第43章 死战

莫痴从未想过会和这么多金丹期的人一起战斗,甚至还牵扯到了元婴大能。

尤其是刚刚自己竟然真的坑杀了一群金丹期的真人。

原本按照他的想法,老老实实修炼,努力在云山做个宅男,等到几年之后修为大成,然后出来威震修真界。

然而现实却给他上了残酷的一课。

望着空中抱团的四人,莫痴苦笑着。

老天爷诚不欺我,大凶的运道就不适合出门!

就在这时,升仙门内开始出现一道巨大的水蓝色护罩,并且还在逐渐扩大,一直把升仙门整个包围才结束。

莫痴先是面色一喜。终于得救了,等会回去包个饺子吃!

随后望着刚好蔓延到自己身后不远处就停止的水罩,突然有些想哭。

这个护宗大阵就不能智能一点?自己还没被囊括,为啥就停止了,为什么就不能分裂一下,弄几个小水罩把宗门内的所有人给保护住啊。

这设计得太不科学了!

远在天空之中的鳌舌四人,此刻眼中满是癫狂之色。他的判断没有错,这升仙门内的化神期大能很可能已经没有战斗的能力。

要是把升仙门灭了,想想化神境的身家,今天这伤受的不亏!

“小子,死来吧!!”餮牙率先出手,带着身后急速旋转的灵光,朝着莫痴直冲而去。

感受道餮牙恐怖的威势,莫痴眼中满是忌惮。

绝对不能硬拼,我的修为比他们低,不说打不打得过,长时间打下去,我就被会拖垮!

眼神一凝,莫痴做出佯攻的样子,暗地里已经将毒丹抓在了手上。

“浮云流水剑!”

凌厉的剑意从惊鸿剑上散发出来,将所触碰到的一切全部撕碎。

“好强的天才,就算是当初那群圣地里面的人,都不可能将剑意掌握到如此地步,更何况这人还能同时涌出三种剑招,升仙门从哪找来的妖孽,难道是凌无空留下的后手?”

紧随餮牙身后的鳌舌暗自心惊,他自问天资聪慧,不到千岁便修炼到元婴境。但与莫痴同境时,连莫痴的一半都比不上。

“哈哈哈!我最喜欢杀的就是你们这些没有成长完全的天才,天资比我高的都要死!!!”餮牙心中狂怒,莫痴越是表现得强悍,他的杀心就更胜一筹。

乓!!!

“怎么可能!!一个人怎么能精通那么多的功法,他不用修炼的吗!”

就在莫痴即将与餮牙的血爪相碰撞时,突然使出了数道不同的身法,完美避开了餮牙的每一次攻击,还将手中的毒丹丢到餮牙的手掌,并爆炸开来。

散发出恐怖的毒雾。

“呼!呼!!”

莫痴在空中喘着粗气,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水。

刚刚看起来自己躲避的非常轻松,餮牙连自己的一丝衣袖都没有摸到。但其中的困难只有自己知道。

为了精准判断餮牙每次攻击的落点,莫痴可是将神识开到了最大,每一次躲避,都心神消耗了巨大的心神。

精神上的疲倦可远比身体上的疲倦要可怕的多。

如果不是生死间的强烈刺激,莫痴现在连眼睛都不想眨一下。

不过好在自己的暗手终于是成功了,那颗毒丹可是最近的加强版,特意找六长老为里面添加了令金丹期都恐惧的毒物。

这毒丹金丹七层沾上一点,怕是都会惹一身麻烦。

然而令莫痴没有想到的是,那餮牙看见毒物散开时,不仅没有一丝焦急的神色,反而面露喜色。

毒丹爆炸所散发的毒物竟是被他主动吸收干净了。

“哈哈哈!为了不暴漏踪迹,我们每次行动都不会带上一丝与毒有关的东西,没想到你这小东西竟然喜欢玩毒。

知道吗,我们可算是万毒的老祖宗了,所有毒药对于我们来说都是大补之物!多谢你的款待,我的伤势又好了很多!!”

餮牙仰天长笑,身上的拿到剑痕也在慢慢的修复,起码血已经是止住了。

“你这毒还挺烈,竟然能够帮我把血止住,可惜了,你不应该投在这升仙门下的,去死吧!!”

如果莫痴没有拼死挡住他们,餮牙有理由相信,自己有机会将莫痴收入邪毒宗内。但莫痴这拼死一战,以结丹战金丹。

说莫痴能对升仙门生出二心,餮牙愿意把脑袋给莫痴当球踢。

不管用!!!

莫痴目瞪欲裂,他隐藏的强悍杀招竟然是成为了敌人的补品。我这是帮着敌人打自己?看敌人打的不爽,还主动把脸凑过去?

“受死吧!!”鳌舌直接越过餮牙朝着莫痴袭去。

他和餮牙一起行动这么多次了,无论如何都受不了餮牙这战斗时喜欢嘲讽的习惯。

直接把人杀了不就完了?

这样嘲讽不是在给别人拖延时间?升仙门内的护宗大阵已经升起了,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把眼前这蝼蚁杀了,然后想办法破了这大阵。

不过,幸好,圣主早有预料,每次行动之前都会把事情每一个后路都想到。这次让自己带了钻神钉,专破你这各种护宗大阵!

“就是现在!”莫痴暗自等待着,手中已然握着那恐怖的毒丹,神识全功率运转着。

待到鳌舌贴近之时,莫痴又用同样的方法冲去,不过当毒丹散开之时,莫痴还打了一道灵力过去,想要引爆毒丹。

而紧接着,另外三人竟然同时出现在莫痴的四周。

有诈!!

再也顾不上太多,莫痴直接将兜里暗藏的所有毒丹引爆,同时还不断朝四周吐着口水。然后全身灵力暴动,似乎要引爆毒物,与他们同归于尽。

“想太多了!!”又是餮牙在哈哈大笑,刺耳的声音,让莫痴想起了曾经荼灵的笑声。

不!比荼灵的笑声还要刺耳。

荼灵的笑声可以算是一根指甲划黑板。餮牙这个等于是个人一起用手划黑板。差点将莫痴给膈应死。

“你用过一次的东西,还想用第二次?”

那十二个金丹手下死亡的画面可还没从脑子里面忘记。更何况他们尸体的焦味现在都能闻到。

餮牙怎么可能给莫痴情景重现的机会。当毒丹爆发的一瞬间,四人就将所有毒物尽数吸收干净了。

根本不给莫痴引爆的机会。

不过为了躲避莫痴打过来的灵力,四人倒是从莫痴的周围全部散开,给了莫痴后退的空间。

擦了擦脸上的口水,餮牙突然一顿,竟然是将手指在口中吮吸了一下。“你还真算的上是个小毒物,浑身上下都带着毒。比我门圣女也不遑多让了,她··”

“餮牙!!”那一直没发声的人影突然提醒,打断了餮牙的话。

“对不起,我的”餮牙也是意识到错误,连忙改口“狻耳,别打我小报告!”

“哼!注意的你言辞,圣女大人岂是你能私下编排的?”狻耳脸上充满了怒意,似乎圣女这二字就是他的逆鳞。

一旁飞速后退的莫痴此刻却是邪魅一笑,盯着眼前四人,眼中满是揶揄之色。

就使劲吸吧,全部吸完之后。你们要是能把虎狼之药也练成补药,我就回去对给你们表演一个倒立排泄。

这一次,是莫痴主动进攻。

“无当圣剑!!!”

莫痴手中的无当圣剑第一次完完全全将它原本的威力展现在世人的眼前。那股凝实的剑意,似要将这片苍穹斩断。

此刻莫痴的身影已经变得虚幻起来,任何一处的幻影都是他,任何一处的幻影也都不是他。

连天空中的云层遇见莫痴时,竟然都主动退让,像是在害怕莫痴一半,留出了一道万里无云的通路。

“这剑!!!”在‘无当圣剑’再次出现的瞬间,餮牙四人面露惧色。心中忽然闪过一丝退意。

空云子刚刚那一剑横空的画面历历在目,他们此刻跌落的境界就是心中恐惧的来源。那令人害怕的阴影又布上了众人的心头。

莫痴这一件的威势比空云子当时的还要恐怖三分。

后退的身子忽然被扯住,餮牙,鳌舌,鬼眼充满怒意的转过头望着狻耳。

我门平时也没什么深仇大恨啊,因为餮牙诽谤了一下圣女,就要拉着我们一起死?难道他是内奸???

之间狻耳面无表情的指了指那横空的剑影,嘴里吐出两字。

“境界”

餮牙三人才恍然大悟,莫痴这到剑影虽然气势非常可怖,但是逸散出来的气息却是结丹七层,比空云子元婴三层可要弱了不止一筹。

“哼!不自量力!”餮牙对莫痴怒目而视。他竟然被结丹期的小崽子吓退了!“给我,马上,立刻,就地死来!!”

四人朝着莫痴直冲而来,手上散发的无尽的灵光,打算硬解莫痴这一剑。

“哐当!!”

就算在无当圣剑中穿插着浮云流水剑以及空山新雨剑,这样硬拼四位金丹高品的修士也是远远不够的。

莫痴直接被四人击飞,鲜血从口中不要命的涌出,在空中形成了一道血雨。

刺啦!!

被惯性在地上拖移了数十米才停止,莫痴缓缓站起身,全身颤抖,骨头都已经出现了裂缝。眼前是一条被自己淌过的血路。

将带着内藏的鲜血从口中吐出,莫痴却觉得自己稍微好受了一点,心中一凝。

不会是回光吧?

然而空中四人可不给莫痴休息的时间,尽管交手之时,也是受了一些轻伤。但带着滴落的鲜血也是直逼莫痴而来。

“小东西,今天就算把升仙门灭了。留下你,我们心中难安!”

餮牙四人的惊讶已经不能用篮子来盛了,用桶装都还会溢出。

试问这上下几万万年的擎天大陆,哪一个结丹期能有这么强?不仅硬拼他们四人不死,还让他们受了伤!

“那就看你们够不够那个资格了!”莫痴长啸一声,也是给自己打气,竭力拿稳惊鸿剑,朝着四人冲去。

四周已经被护宗大阵包围了,他此刻进不去升仙门,唯有一战才能夺那一线生机。

“锵!锵!锵!”

每一次交手,莫痴都会狂喷一口血,身体也更加的颤抖,骨头中的裂缝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

而餮牙则是越大越心惊,甚至心中都充满了恐惧之意,比空云子那一剑还要害怕。

这还算是人吗?他的身体上明明都已经遍布了裂纹,下一秒就要支离破碎。可是总是能撑住那最后一下。

就算他们四人许多攻击都被莫痴躲过,但总有一些攻击能打到莫痴。可莫痴的身体竟然还能坚持住,这可是实打实的金丹期灵力啊!

他的身体比妖兽还要恐怖!

终于,在餮牙四人的一次碰撞时,莫痴再也拿不稳手中的剑。

随着惊鸿剑被打飞,莫痴也随之坠落在地,额头上已经满是鲜血。甚至那浓厚的血珠已经将莫痴的眼睛给遮蔽了。

然而,倒在地上的莫痴却笑了,咧开了一个血腥的笑容。

以力正道,古人诚不欺我!

这被强化过的身体终究还是将所有抗下,撑到了最后一秒。

身体是革命的唯一本钱!

天空中的餮牙四人此时却没有再度进攻,而是呆立在半空之中,全身通红无比,摇摇欲坠。

“怎么可能,我体内的灵力怎么开始暴动了!”随着餮牙一声惊呼,四人的瞳孔布满了无尽的疯狂,没有任何的焦距。

明显是失去了神智。被特殊处理过的虎狼之药此刻终于将所有的药力发挥出来,通过双方战斗的时间,一点一滴将四人的神智完全吞噬。

而且因为战斗之时灵力在急速运转,当药效起作用后,引起经脉中灵力逆流,与顺流的灵力相互碰撞,在四人的身体中产生了剧烈的爆炸。

“砰!砰!砰!”

这恐怖的灵力暴动直接将由内到外炸成了残废。

透过血幕看到从空中落下的四道彩色烟花,莫痴疲惫的笑了笑,偏过头。

真男人从不看爆炸。

随后朝着空云子方向伸了伸手,想到走过去拿些什么,但他实在太累了。

连续的全功率消耗神识,此刻魂海内一滴水迹都没有,完全干涸。他已经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身体已经完全是一个废品处理厂,专门处理他那残缺的内脏,断裂的骨头。

呵呵,这次回去,掌门不给我几亿我就把他胡子全给拔掉!

终究还是险胜!

突然,那十二道烧焦的尸体不断颤抖,如同当初赵私一半,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几位恶心。

朝着场上唯一的生命-莫痴急速冲去。

莫痴眉毛一颤,那凌厉的劲风都快把他连给刮伤了。

哎!剧本不是这样的!你们有病吧,死了还不让自己安息。

师傅,快来救救我啊,你的宝贝徒弟又要死了!!!

掌门开起来啊,我知道你在装,准备给他们突然一击,现在是时候了,救我!!

话说···给你们生死仇人一个面字,别抓脸可好,起码让我带着这帅气的面庞死去,到时候下去还能有脸别人吹牛。

就在莫痴快要认命的时候,身后的护宗大阵突然打开,闪出几道人影,将十二道腐尸怪物尽数拦住。

“莫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