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莫痴赶到

邪毒宗曾经是擎天大陆上的一大毒瘤,杀人放火,奸淫掳掠无恶不作,尤其是他们的核心弟子以合欢,融毒两大派系为首,在修仙界乃至世俗中造下了大量的惨剧。

合欢一脉的人劫掠天资优异的男子或者女子当作鼎炉,以特定的灵药浸泡,待到鼎炉修为大成之时,便会与之交合,将他们的修为连带生命力一同夺取。

而融毒这一脉则是到处肆虐,将抓到人用奇毒灌入他们身体,记录每一种毒药的特性,并且拿修士做实验,寻找最合适的融毒方法。

曾经邪毒宗强盛一世,实力隐隐超越了任何一家圣地神宗,让擎天大陆上人心惶惶,最后还是所有宗门联合一起,才将他们全部铲除。

没想到如今又死灰复燃。

空云子半撑着身子,双眼丝丝盯着对面的众人,厉声喝道“你们竟敢再次出来为祸世间,这一次绝对将你们铲除的一干二净。”

“呵呵,那也要他们知道才行!”餮牙舔了舔尖锐的牙齿,丝毫不在意身上严重的伤势。“我们会不会被铲除我不知道,但是你们今天一定是没命了”

“别废话了,时间不多了!”鳌舌突然打断了两人间的谈话,直接带着其余众人再次朝着空云子飞去。

他早已看出,此刻的空云子已经油尽灯枯,就算临死前反扑,也就最多能重伤他们其中一人,而剩下的人,灭了升仙门绰绰有余。

空云子也不干站着,利用刚刚说话的时间也是恢复了一些灵力,暗地里凝聚的杀招也是准备就绪。

“无当圣剑!!”

莫痴才放入藏功阁一个月的功法竟然是被空云子学会了,用的还有模有样,就是剑招之中逸散的剑意并不凝聚。

“这是什么招数,怎么可能!!”

然而就算是剑意并不浓郁的‘无当圣剑’,在空云子强横的灵力加持下,展露出来的威势比之刚刚使出的破剑诀还有恐怖三分。

让首当其冲的鳌舌三人被震得连连飞退。

“这剑法!!升仙门内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剑法,凌无空明明只是以三大剑诀闻名于世的!”

在后方掠阵的餮牙瞪大了双眼,心中满是赫然。

空云子斩出的这一剑,光是气息上的压迫,就也就让人难以提起抗拒之心。如果是全盛时期的空云子。这一件怕是至少能要了他们其中三人的性命。

“噗噗!!”

仅仅只是这一招过后,空云子直接冲天空中跌落。

他根本没有参透无当圣剑,刚刚全靠灵力支撑强行用出了一招半式,勉强挥动以了一剑而已。

也就是这一剑,反噬之力连紫金丹药都控制不住,强行将体内的筋脉全部搅碎,气海穴报废,灵力已然全无。

空云子此刻已经等同于一个废人。

从天空中急速下落,空云子弥留之际,露出了一丝微笑“凌师叔的厚望我怕是辜负了,但莫痴这小子怕是不会辜负我的厚望,活了这么久也知足了。升仙门,我去了!”

终于,再也坚持不住,意识一松,晕了过去。

突然,即将跌落在地的空云子被一道身影抱入怀中,随后数颗丹药入体,勉强吊住了他的性命。

莫痴在这个时候即使感到,让空云子有了一丝微不足道的生机。

皱着眉头,感受着掌门体内的狼藉,与天空中摄人的气息,莫痴平生第一次有些恐惧,心中产生了退意。

这便是修真吗?还是真够残忍的。

缓缓将空云子平放在地面之上,莫痴将身上所有的灵石,值钱的东西全都塞入空云子的乾坤袋中。

微微叹了口气,冲天而起。

老远,莫痴就用神识感知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奈何修为太低,根本无法立马赶到。原本是打算在旁边偷袭,但一切发生的太快了。

还不等莫痴布好毒阵,空云子久已经倒下了。

而现在,护宗大阵还没有开启,能挡住那群人的,只有自己了。

立马将神识偷偷散布众人之间,所有人的修为在莫痴的感知中一览无余。

一眼望去,莫痴不禁感叹,掌门确实尽力了。这四个元婴一层的,现在最高也就是金丹八层的实力,再加上他们身上的伤势。

发挥出来的实力怕是还要再低一个档次。给自己减轻了偌大的压力。

只是,自己终究还只是结丹啊,更何况那还有一群没怎么受伤的金丹期真人虎视眈眈。今天,自己能行吗?

当空云子从空中跌落之时,餮牙等人也是终于松了口气,如果他还能再战的话,恐怕自己这四人中可真的就要死人了。

不过,万幸,还在掌控之内。

然而莫痴突然的出现,着实让他们吓了一跳,还以为有变故发生。直到看清莫痴的修为时,结丹七层,放心的同时也带了一丝后怕。

如果再晚个几年,等到眼前这人成长起来,怕是真的要将他们全留在升仙门了。

“老东西死了,怎么小东西却蹦出来了?”耐心观察了一遍,发现再也没有其他人在场,餮牙又开始取笑道。

“不过你这小东西蹦的妙啊,不然以后恐怕还有大麻烦”

“别再废话了,餮牙!小心有诈,这小子在拖延时间”话音还未落,鬼眼已经是出现在莫痴的眼前。

空云子已经基本上算是死人了,现在必须马上将升仙门全灭,不然走漏一点风声,今天的努力就全都白费了。

他们冒着这么大危险来灭门,就是因为邪毒宗的圣令有两块丢失了。

人可以死,但令不可以丢。如果被有心人发现,那么邪毒宗还残存于世的消息就一定会走漏。

因此升仙门,必灭不可!而且只要他们手脚干净,就一定不会让别人联想到邪毒宗。

这方面,他们可是非常熟练的,毕竟这百年来干过的次数已经超过双手之数了。

“御剑诀!”

“浮云流水剑”

“破剑诀”

在鬼眼出现的时候,莫痴早已将全身灵力注入手中的惊鸿剑,连续三道剑招直逼鬼眼的面门。

“砰!!!”

一声巨响,莫痴立马被震飞出去,握剑的右手都是有些轻轻颤抖。刚刚那一击,接的太勉强了。

“这人有古怪!一起上!”鬼眼揉了揉发酸的手,连声呼喊。

刚刚那一刻,莫痴竟然是同时使用了三道不同的剑法,而且衔接的非常顺畅。每一道上面的灵力都十分可观。

不仅接下了他的招式,还有多余的劲力传到他的身上。

“鬼眼,你是不是被那老头打傻了?一个结丹期的小鳖孙都要人帮忙”虽然嘴上说笑,但其余人受伤的动作却不慢。

眨眼间就已经将莫痴给包围了。身后的金丹期修士也同时飞来。

此刻的莫痴已经岌岌可危。

“小子,可以自豪了。你可是这修真历史上唯一一个被四大元婴,十二名金丹包围的结丹境,安息吧。

要怪,就怪你们拿了不该拿的东西!”

无数道恐怖的灵光已然是将莫痴包围,生死间的危机感不断催促莫痴的神经,身体的上的寒毛已经全部竖立起来。

就在这时,恐怖的神识突然笼罩了在场的所有人,直接将他们灵力阻塞,强行打断了围攻的招式。

与此同时,莫痴将手中的毒丹全部捏碎,漫漫的黑雾开始在天空之中蔓延。

“化神境!”所有人的头上笼罩了一层阴影,刚刚出现的神识绝对是化神境才能拥有的,难道升仙门有化神期大能?

鬼眼右手做了一个手势后,顿时所有人全部集合在一起,警惕的看着四周,对扩散的毒雾丝毫没有在意。

“圣主说过,升仙门绝对没有化神期,可是刚刚那股神识是什么回事?”

“不知道,有可能是情报有误。”

“不对劲,要是化神期在此,怎么可能让那老头拼命?一只手就能将我们全灭,而且那股神识威压过后,却没有任何的灵力波动!”

“我觉得要么就是这化神境已经快要死了,要么就是有什么快要发出化神期神识的宝物。”

“有道理,等会让后面那群人试探一下,要是真有化神期,我们就分开跑,看谁命好了。但如果像你们所说,那今天收获可就太大了,化神期的收藏,可够我们几百年的身家了!”

四人不断传音交流,迅速将眼前局势分析清楚并且还做出了相应的计划。

餮牙朝后面使了一个眼神,“你们上去,把那小子杀了,我们帮你们对付那个化神境!”

“多谢护法!”十二名金丹期立马恭敬的应道,随后朝着莫痴直掠而去。同样,对身旁的毒雾没有任何在意。

望着分散的人群,莫痴捂着佝偻的身子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刚刚那一瞬间,为了能抓好他们出招的机会,让所有人的灵力同时断掉,自己可是废了不少心神。

而且就算招式断了,之前发出的劲风可是实实在在打到了自己的身上,还是受了些轻伤。

但只要能拖延到时间,这一切也就算值了。

随着身体渐渐被毒雾所掩盖,莫痴从乾坤袋中拿出了最后一套特制防化服,和许许多多的瓶瓶罐罐。

来吧,就看看这最新的毒药,你们能不能抗住了。

十二名金丹真人背靠背在毒雾中穿梭,细看下去,会发现他们所过之处,所有毒雾触碰到他们的身体时,都会被吸收。

而随着毒雾的吸收,他们的灵力竟然便强了一分。

该死,怎么散的这么快?他们是吃毒药长大的吗?这都没事!

另外一侧,莫痴一边不停捏碎手中的毒丹,一边抱怨着。

这毒雾的消散速度明显不对劲,如果不是自己不停的补充,怕是很快就要没了。

“找到了,他在这里!”十二人中突然有人眼睛一亮,发现了莫痴的身影。

“冲!”

一声令下,十二人直扑莫痴而去。

“来不及了!”莫痴心中赫然,直到再也不能等待下去。直接拿出了两颗火石,在空气中相互一擦。

顿时一道火花出现在毒雾之中。并且当火花与毒雾接触之后,发生了剧烈的反应。

“轰隆!!!”

升仙门的上空火光四起,天空大爆炸之下,一朵巨大的蘑菇云出现。十三道身影当场横飞。身后还带着燃烧的火焰和袅袅升起的青烟。

“咳,咳”

莫痴从地上的大坑中爬起,拍了拍身上的碎石,抖动着身体,吐了几口血,隐约从血迹当中可以看到一些内脏碎片。

曾经那飘逸的长发,此刻已经全部消失,离光头也就差了那么一毫米的距离。

我就知道这东西被点燃之后要爆炸,没想到威力这么大。我这特制的防化服,结丹七层的护体灵力,还有被强化过的身体,三种防御之下。

竟然都震得我受了内伤,骨头也断了很多根。果然,科学在这个地方有些方面还挺实用的。

看着从天空中落下十二具烧焦的尸体,自己以伤换命非常的成功。但莫痴眼中却没有任何的喜色,相反还涌上了无尽的焦虑。

将目光移向另外一方紧紧依靠在一起的四人,心中已经快要绝望。

师傅他们怎么还没开启护宗大阵!他现在真的要顶不住了。

·····

一道剑光闪过,封不同面无表情将面前的人斩成两截,紧接着就朝着另外一侧疾驰而去。握剑地双手上不停地朝地面滴落血液。

有些是别人的,有些却是他的。

可以发现,他的身后已经留下了一条血路,细长的血液小溪在上面缓缓地流动。不断跟着封不同往前方覆盖而去。

三百余名结丹境的黑衣人,也是让升仙门的众人一阵忙活。纵然一名长老能同时对付十名,甚至数十名。

但总量还是太多了,并且各个都是结丹高品,要彻底解决他们根本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更何况有些长老还在围攻中受了重伤。

“老大,你去支援其他峰的人,要快!”封不同对着身旁并肩战斗的风无痕急忙说道。

他明显看到有些结丹低品的亲传弟子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

而当风无痕离去之后,此刻就只剩下封不同一人独自面对眼前这十名结丹八层的敌人了。

“自从那一年回来,我就再也没有打的这么开心了,看看你们能不能让我更加尽兴一点,到时候这条命也不是不可以给你们!!”

捂着右臂,封不同仰天长啸,口中的鲜血从嘴角直落。当他举起武器时,右臂上赫然有一条血槽在往外不停渗血。

“来吧,比一比谁的剑更快!”

封不同化为一刀渗血的流光涌入了人群之中。

“风无痕你干什么!!!”铃梦目瞪欲裂,看着从敌人的大刀之下救下自己弟子的风无痕,握紧了双拳。“你们云山现在就你一个结丹境还在老七身边,你来了。

那你师傅怎么办!!!他们挨一刀又不会死!!”

而被风无痕救下的女子,目光也是有些闪烁,隐约有一些气愤,似乎刚刚风无痕并不该出现在这里。

风无痕面无表情,只不过握着利剑的手上,青筋暴起,手中剑身都是有些颤抖。语气竭力保持平静的说道“师傅他好久没有动手了,说是到了兴头上怕误伤了徒儿,让我走远一点。

而且师傅平常总是念叨着升仙门未来可期,他的未来也就可期。我觉得如果打扰到他,恐怕会让他失望。”

铃梦语气一顿,眼中有些泪珠在酝酿。她何尝不清楚封不同在想些什么。自从那一日之后,封不同的未来早已断绝。

他现在只想让升仙门的未来保留下来,让这群结丹弟子保留下来!

老七,怕是要拼命了。

连忙闭上眼睛,努力不让里面的泪水流下来,铃梦无力的挥了挥手。“那你跟着她们,我会护你周全的!”

被那群神秘人围攻之后,就属她和烟波客伤势最低,虎拓已经完全没有了战斗的能力,大长老伤势也比较严峻,其他的人也或多或少实力受损。

现在就只能靠她和烟波客来顾及这群青传弟子了。

深吸了一口气,铃梦提醒道“注意安全,打不过就把人往我这里引!”随后直接冲入了前方的人潮之中。

顿时刀光剑影,血肉横飞。

地上的无数的血河隐隐有汇聚的迹象。

就在此刻,宛若一个血人的琉璃玉撑着身子,靠在插入地上的秀剑之上,露出了一丝凌厉的笑容。

配着脸上不断流淌的血流,头发上不断掉落的血滴。变得格外的妖异,恐怖。微微露出的牙齿上,竟然也在不断滴落着血珠。

似乎她最终的唾液已然是换成了血液。

仔细望去,她的牙缝中全是血迹,在阳光的照射下,清晰的映照出了她身后无尽的尸海,磅礴的血河。

用手擦了擦脸,抹下一手的血腥气味,琉璃玉舔了舔牙齿上的血液,轻声道。

“终于是到了啊,这些小孩子太顽皮了,总是拖着了,果然还是要替他们家大人教训一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