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突变

煌煌无尽的黑光从升仙门的四周升起,无数糅杂着血腥味的黑色灵现相互交织,将升仙门整个笼罩住。

邪异鬼魅的气息充斥着任何一个角落,浓浓的压抑感不断从天空中开始迫近。

筑基期以下的弟子,无论是呆在屋子里还是在外面练功。只要还在升仙门内,此刻全部都已经失去意识,倒在地上不醒人事。

没多时,升仙门的上空开始不断落下漆黑的雨珠,不一会就升起了一道黝黑无比的雨幕。

雨幕中隐约能看到,恍惚间有人影在晃动。更加诡异的是,当这黑色雨珠落在地上之时,颜色竟然变成暗红色,犹如猩红的血液,张开了狰狞的獠牙,妖异而摄人。

“滴答,滴答”

与此同时,一道恐怖的狂风从升仙殿上空呼啸而过。随之出现的是黑压压,密闭的人群。

有的舌头垂落在空气中,留下了沾满血腥的唾液。有的眼珠悬挂在脸颊之上,左右不断晃动,恐惧着所有盯住它的人···

“轰隆!”

空云子被正面而来的攻击打飞,在空中拖出一道充满火花的气流轨迹,在堪堪止住身子。

“阁下是谁!”空云子面色极为凝重,紧缩的眉头似乎能将纯铁夹断。

“好弱的元婴期,是吃药提上来的吧?”与空云子面对面凌空而立的黑衣人答非所问,语气间充满了揶揄。

说罢,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尖锐的指甲,一脸嫌弃“那你的血液里面的美味感就要差上许多了,真是扫兴!”

“你!”

撕拉!!

空云子刚准备再度进攻时,立马调转方向,将一旁被击退的升仙门长老接住,紧接着从身上掏出数颗丹药喂他们服下。

“大师姐,老七,老六,你们怎样了”

虎拓喉咙一甜,吞下的丹药立马被吐了出来,携带着血液在空中喷出一道血雨,气息变得更加微弱。

几次想出声提醒,却都无力再做出多余的动作,他的脸上已经再无一丝其他的颜色,惨白如丧纸。

“掌门师兄,这群人至少有三个元婴期的,其他人全都是金丹五层以上!”瑞秋立马替他出声。

刚刚交手的人,境界只有金丹七层,虽然是被三人围攻,但也没受多大伤,并不影响行动。

“什么?这么多,他们到底是谁?”空云子一听到对方的战力,当机立断,直接用灵力裹住了所有人。

“你们先退,开启护宗大阵,我去为你们拖延时间。大师姐,向周围的宗门求援”

将众人送回升仙峰,空云子将藏在衣袖中的一颗紫金丹药服入肚中,随后冲天而起,拦在了天空之下,直接是将这片苍穹分隔了两片区域。

“啧啧啧,想不到好东西还不少,这下你的血液变得好闻多了。鬼眼,他的命就交给我吧,你们去追其他人”最初拦住空云子的那位黑衣人吸溜了口口水,贪婪的望着空云子。

“好,但是餮牙,带回去随便你怎么收拾都行。现在要速战速决,圣主说了,升仙门不简单!”

被称为鬼眼的人正是将眼珠悬挂再脸上的人。虽然样貌极为可怖,但说话间却异常的成熟。“其他人跟我走!”

“你们谁都别想动”空云子突然间欺身而上,一个人挡在了所有人的面前。右手持剑,凌空而立。凌冽的狂风,吹得他衣服簌簌作响。

在他的感知中,除了这群人,还有一群修为全是结丹期的人此刻正在升仙门中肆虐。数量极为恐怖,足足有三百余人。

升仙门中的亲传弟子再加上回去的金丹长老,估计能勉强应付。

如果让这群人再加入战场,怕是今日,升仙门将不复存在。他必须要将这群人尽数挡住。

“你们上,别管他。我稍后就来”餮牙丝毫不在意空云子所说的话,身体中的灵光爆闪,血气弥漫了四周,直冲空云子而去。

“我说过,你们一个都别想动!!!!!”

空云子将剑横在身前,凌空一斩。

刚刚紫金丹药的药力也在空云子的体内奏效,硬生生将他的修为提升道了元婴三层,而且灵力转动之时,还带有阵阵电光。

“破剑诀!”

一道巨大的剑气长影,犹如天堑一般,横在了众人的面前。剑影上蕴含的恐怖威势,似乎要将所有人触碰的物体撕碎,因此将所有人尽数逼退。

甚至冲在前面的金丹期五层修士,眼睛直接被散发出来的剑光刺伤。

两道血泪从眼眶中落下,空云子颤抖着身子,朝空中啐了一嘴,猩红的颜色,也不清楚到底是血液,还是唾液。随后咧嘴一啸。

“今天,你们就和陪老头子我走过这最后的时间吧,哪!!也不能去!”

带着这么强大的阵势偷袭升仙门,空云子心中非常的清楚,以他们的力量根本无法抵挡。现在只要拖到琉璃玉他们把护宗大阵开启。

起码能够保住道统,拖到支援到来。

他的任务,就是给他们争取这短暂的时间。

而要拖住眼前这些人,元婴一层也太过不足。

他空云子一生天赋也就是金丹九层的命,没有傲视同阶的实力,也没有越阶战斗的潜力,他拥有的仅仅是作为升仙门弟子的这一条性命。

所以,他只有也只能够赌上这一条微不足道的性命。

听到这响彻云霄的声音,正在急速撤退的所有升仙门长老同时回头,握紧了双拳,牙齿紧紧咬在一起,因为太过用力,身躯都在不断猛颤。

“掌门师兄!!”不断又泪水在他们的眼眶中酝酿。

“所有人,跟上,别停下!”琉璃玉刻意出声,疾驰的速度暴涨,飞速驶离的身影变得更快。

而剩下的长老们也都使出了全部的灵力,跟上了琉璃玉。

“老东西,还挺麻烦!”餮牙龇着嘴,轻蔑的笑了一声,不过眼神中却充满了凝重之色。他也是元婴一层,何尝感受不到刚刚那一剑的恐怖。

“所有人,一起上!金丹期的在后面远程骚扰就行,别给他近身的机会,否则你们的命就不归你们自己管了”

言罢,餮牙,鬼眼,和鳌舌同时朝着空云子冲去。

望着眼前的三道血光,空云子满腔愤恨,这是杀了多少人才能够凝结出的煞气!

含怒挥出一击。

“浮云流水剑!”

空云子此刻使出的浮云流水剑等同于当初莫痴在浮云峰用出的加强版,浮云流水,轻松惬意,却处处蕴含杀机,招招针对人体每一处死穴。只取性命,不留声息。

“锵锵锵”

元婴三层的修为完全的崭露出来,空云子完全是一个人压着三人在打,就算他们身后金丹期的灵力冲击,被身上的护体灵力尽数挡下。

不过这样硬抗的代价是,空云子此刻体内的灵力在不断骤减,最关键的是,随着灵力的消散,空云子的眼中开始充满了异样的疲惫感。

原本俊朗的青年模样也开始逐渐衰老,乌黑的头发乍一看染上了一层白光。他的生命力正在逐渐的消耗!

激战良久的空云子不敢使出全身的灵力,面色越来越凝重。刚刚瑞秋长老的话可是深深的印在他的心中。

还有一名元婴境界的敌人没有显露出来,一直潜伏在四周,压迫着自己的神经。

突然间,那名被称为鬼眼的人在与自己剑身碰撞时,后继无力,双手轻微一抖,体内的灵力立马出现了短暂的停顿,露出了一处致命的破绽。

虽然极为隐蔽,但根本逃不过空云子的感知。

好机会!

空云子立马变招,反手一剑,在空中强行将身子一扭,强烈的剑意从体内散发出来,直逼鬼眼而去。

然而,就在空云子接近鬼眼之时,鬼眼眼中出现了一丝得逞之色,冲着空云子邪魅一笑,竟然不带一点闪避,笔直撞了上来。

与此同时,一旁的餮牙和鳌舌立马从两侧同时杀向空云子,与上一式防御的招数衔接的极为流畅,像是早有预料一般。

也就是这个时候,空云子的身后出现了一道凌冽的劲风,恐怖怪异的人影也随之出现。那位迟迟不肯露面的元婴修士也趁机出手了。

“死吧!”

四道攻击直接将空云子包裹住,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不好,有诈!

虽然时刻保留着后力,但空云子此时根本无法撤退,除了硬拼,别无选择。

“砰!!”

撕拉

电光火石之间,升仙门的上空发生了巨大的爆炸,五人立马被一同震飞出去。而爆炸声传到那黑色的灵线上时,却是被尽数吸收。

“好果断!”餮牙捂着胸口上狰狞的剑痕,不断吸着凉气,体内的气息也开始变得非常不稳定,隐隐有掉出元婴期的趋势。

刚刚空云子自知一昧的防御只是会让自己更快的落败,所以狠下心直接用护体灵力硬抗四人的恐怖攻击,然后把矛头对向餮牙一人。

使出了自身最强的剑法,直接是将餮牙打成重伤,根基不稳。

“咳咳!”

被击退的空云子不断在空中咳血,他此刻也不好受,体内的经脉已经变得支离破碎,全身骨头大部分都已经折断。

如果不是有着紫金丹药的药力护住,现在连站立都变得极为困难,更不用说调用灵力了。

看着自己吐出的漆黑血液,落地之后不断腐蚀着周围的一切。

感受着体内不断被蚕食的血肉。

空云子赫然出声。

“邪毒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