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防火防盗防二师兄

“哎,又是一千四百四十块下品灵石没了,以后的日子该怎么办啊,都揭不开锅了!”

云山洞府内,莫痴掰着手指一颗一颗数着乾坤袋里面为数不多的灵石。

虽然袋子之中还有接近二十万的灵石堆积着,但莫痴总有种一平如洗的感觉。

自从那日四长老告诫莫痴之后,就再也揽不到那样赚钱的活了。

宗门贡献任务又不想做,痴如今只好眼巴巴的求着各位师兄弟施舍一点灵石。

最好一人给个几万颗。

可现实并没有莫痴想象中那么美好,就连对自己最好的大师兄都只借给自己一千块,更不用说其他师弟了。

将挂机模式开着,莫痴撑着下巴不断思考着自己惨淡的未来。

目光瞥向一旁盛水的竹碗,眼神一动。

“大师兄似乎几年前栽了一片灵竹在后山,算算日子也差不多了。反正到时候肯定会给我几颗,我先拿走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突然想到此处,迅速检查了今天的运道,中吉,万事俱备!

莫痴赶紧飞出洞府,确定大师兄现在正在修炼,点了点头。东风已至!

云山的大师兄五年前参加宗门大比,力战数名天才弟子,鏖战多日,最终闯入升仙门前三之中。

这灵竹便是当时的前三特有的奖励之一,成熟之后能够转化空气中的灵气。

在灵竹旁修炼可以有效的提高修炼的效率。是非常珍贵的宝贝,基本有价无市。

灵光闪烁之间,莫痴的身影在云层之中飞速穿梭,没多久便落在了后山之上。

映入眼帘的不仅仅是清雅脱俗,墨绿挺直的小片竹林。

还有那繁花似锦,俏丽夺目的各种灵花;披红抹绿,晶莹剔透的各色灵果;

无数灵禽展翅而起,盘旋挪移发出阵阵鸣叫,再加上一旁潺潺而过的清澈小溪。

溪流相互击打的声音与动物的鸣叫声相互缠绕,韵律骤起,在莫痴的耳中异常的动听。

双眼之中满是$.$这样的图形。

“这可都是大笔的灵石啊,早知道有这么个好地方,我那么辛苦干嘛!!”

莫痴感觉没有任何的词语能够形容此刻心中喜悦的心情。

“哈哈,发财了!”

手忙脚乱之下,莫痴迅速的在灵田之中闪转腾挪,迅速转动的双眼寻找着那些已经成熟的灵植。

这颗竹子不错,够长!咦?下面还有竹笋,今天

这躲花好肥的灵气,摘了!

哎,这个果子看起来好好吃,一定能卖个小价钱,嘶!!好甜,多采几个,我和师兄关系那么深,一定不会在意的,嘿嘿,再拿几个。

可惜,这溪水不值钱,大路货!

因为几位师弟都是在这十年之中通过选拔晋升上来的。再加上七张老封不同并不喜爱花草这些。

所以后山之上的所有灵植都是大师兄风无痕一个人亲手培育的,就连这些小动物都是精挑细选跳出来的。

几个时辰过去了,天空之中垂挂的烈阳也渐渐将最后一丝余晖洒落,开始缓缓地步入湖面之下。

终于将后山灵田上能摘得都摘光了的莫痴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了看乾坤袋中还有几分余地,不由挑了挑眉。

这个乾坤袋可是专门从掌门那求来的,什么都没有,就只有一个特点,大!

现在果然没有让莫痴失望。

眼光扫视了这些灵植一眼,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摘得了。毕竟没有成熟得并不是很值钱。

然而,耳旁突然传来一声鸣叫,声音中透漏着饥饿。

显然是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了。

莫痴有些悬疑的望了望这些充满灵气的小动物,随即才反应过来。

自己怕是把他们吃的果子也给拿了。

但已经到手的东西,莫痴可是从来都没有再拿出来过。眼神一转,莫痴搓着双手一脸阴险地走向这些小动物。

“叽叽,嘎!!”

几根羽毛飘向天空之中,随后缓缓落下。

接下来莫痴可是在云山之中开始寻找任何能够兑换成灵石的东西,无所不用其极。

佩剑?这个值钱,赶紧换了。

什么,师弟你竟然还有多余的灵石喝酒,赶紧把酒壶给师兄,下次不能再喝了,要专注修炼。

哇!师弟你竟然花灵石去买了一件衣服,我们修道之人怎么能在乎这些俗物?赶紧脱下来,让为兄替你毁了,重整道心!

哎!师弟,为兄掐指一算,今日你面色发黑,恐有祸事随身,赶紧给师兄二百灵石,让师兄为你破财消灾!。

…………

就这样日月轮转,天地交替,几日之后,云山之上一声怒吼响彻云霄,将苍穹之众的云雾都震散了几分。

“我的竹子!!我的雪果!我的小灵鹊!!!”

顿时灵山之上人影攒动,飞速的向流云阁汇聚。

“我走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封不同满脸通红,用颤抖的右手指着莫痴,已经不能言语。

自己才出去多久,这流云阁之中怎么就大变模样?

我的紫云赤金椅去哪了?我五百灵石买来的浮梦杯怎么没了?我那三千灵石换的长河绘山图怎么变成了墨汁齐飞图?

封不同重重的手拍在了他五万灵石才拿下的聚仙桌上。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什么怎么回事,我们云山被人洗劫了?”

这聚仙桌可是用上好的琉璃石锤炼而成,坚固耐看,平时深受封不同的喜爱。每次教训莫痴的时候都要拍一拍这张桌子,非常有感觉。

可就在他这一巴掌拍下去,聚仙桌,碎了。。。

看着一地的碎石,封不同感觉自己的心也碎了,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

将身后的佩剑取出,阴森寒冷的声音在众人的心头响起:“说吧,到底是谁干的,师傅给你们报仇,让他感受一下云山所有人的怒火!”

莫痴在师傅封不同抽出佩剑那一刹那,先是眼光一亮,随即赶紧甩了甩头,将心中不切实际的想法压住。

现在可不是这样做的时候。

待到封不同的话音刚落之时,殿内所有人的眼睛都移向的莫痴,深深的凝视着,阐幽明微的目光似乎要将莫痴刺穿一般。

尤其是大师兄目光,摄人而噬。

这诡异的场面很快便引起了封不同的注意,修行这么多年的他怎能不理解。

端起旁边的茶杯,准备润润嗓子,可发现手感明显不对后,又嫌弃的放下。

封不同莫名了看了一眼莫痴,出声道:“都说说吧,今天我在这里,没人能限制你们!”随后右手一挥,体内浩瀚的灵力喷涌而出。

在空中不断盘旋,形成一个碧水波纹的透明水罩,缓缓将莫痴包裹住,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见此情况,七师弟严苍立马向前跨步,起身不停诉说自己的委屈,声音让人感觉无尽的可怜。

“师傅啊,二师兄这几天感觉变了一个人一样,只要能够换成灵石的,二师兄见到一个就借(偷)走一个。”

“不论我们这些师弟们怎么掩藏,二师兄都能准确的找到,灵山现在除了这些房子还值些灵石,其他真的是一滴都不剩了!”

“还有………”

听到这话,莫痴在心中狠狠锤了自己一拳,“房子,自己怎么没想到!现在没了啊!!!真是造孽啊!!!”

针对莫痴的混合批斗会整整持续了两个时辰,七位师弟绘声绘色的将莫痴的罪行数落的淋漓尽致,就连一向沉稳的大师兄都出来指责了莫痴两句。

“防火防盗防二师兄啊!!师傅”

最后由七师弟厉声疾色的这句话作为收尾,结束了这场令人痛心的批斗会。

封不同静静的沉思一会儿,将笼罩莫痴的灵力水罩散去,拍了拍莫痴的肩膀,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

“痴儿啊,真不是为师不护着你,你也看到了,实在是你做的事情太过分了,前些日子临渊秘境你没有赶上,刚好四长老最近正在寻找玄沧瀑布的看守者,要不你就先去那玩几个月?”

玄沧瀑布是升仙门最有特色的一个地点,作用与临渊秘境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不过如果说临渊秘境是一座大山,玄沧瀑布就是大山上的一块小石头。

玄沧瀑布每天有无数蕴含灵气的激流落下,会形成一股折磨人的灵压,会阻碍经脉中灵力的运转,离得越近,灵压就越强。

但在这股灵压之下修炼,会极大的提升灵力的凝练度和韧性。离开灵压范围会有明显的修为提升。

如果在瀑布之下修炼,可是能够有接近两倍的修炼速度。

这次机会可是封不同用过命的交情从四长老云飞战那换来的。

刚好趁着此时提出,可谓是一举两得。

“莫痴!这次你还能有什么理由拒绝!”

“好吧,我去总行了吧”

莫痴见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了,虽然自己真的只是“借”一下师弟们的灵石,以后真的会还得。

但也没有辩解下去,刚好这次收获颇丰,俗话说:在哪挂机不是挂机,莫痴也就同意了。

转过身准备去洞府里面带一些饭后、睡前小灵食再出发。

可周围得人迅速后退两步,捂着衣兜谨慎的打量着莫痴。

“至于吗,我平时从不与人争斗,能用灵石解决的都用灵石解决了,不能用灵石解决的也用灵石解决了,都是平易近人对不对,这么害怕干嘛”

“再说,我不也把东西全卖了嘛”

莫痴感觉自己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