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师兄,你要不回去前先洗个澡?

“忒!”

“忒”

主动冲向赵私的莫痴并没有选择缠斗,利用赵私白痴的理智,凭借自己可以在筑基期称霸的身法,特地远离了昏迷的风无痕,不停在密林之中转圈,溜着赵私。

期间还不停朝着身后的赵私吐口水。

赵私也应了莫痴所想,百分百正面接招的机制让莫痴的口水全部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而当口水落下,赵私的每一寸皮肤逐渐变得青黑,然后开始腐烂融化。

想不到吧,我这口水有毒。

这可是丹青之毒,中毒者,轻者浑身腐烂,重者连骨头都给你化掉。

就看你几时完!

并且莫痴在每一次闪烁之时,都会将身上暗藏的粉末洒向空中,每一次落脚之时,都会摆上一个怪异的针孔。

期间莫痴还不停往嘴里嗑解毒丹。

半个时辰过后,一切都顺利完成。

看着眼前,脸上的皮肤已经全部化掉,不断嘶吼的赵私,莫痴微微一笑,摘下一根竹竿,用同样的方式朝着他丢去。

“无当圣剑!”

借着反震之力迅速落地,莫痴转过身,穿上了防化服和防毒面具,缓缓对着身前的空气鞠了一躬。

真男人从不看爆炸。

右手打了一个响指,周围的针筒迅速喷出绿色的烟雾。将这片区域完全笼罩住。

“嗷!!!”

处在这种类繁多,数目庞大的生化武器爆发正中心之处,赵私的嘶吼声逐渐朝着哀嚎声转变。

瞬间,便化为了一滩墨绿色的液体。

境界着,一道臃肿的身影从浓郁的毒雾中出现,走到了这摊液体旁,摇了摇头,心中想到。

兄弟,走好!既然这么不想当人,下辈子记得找个好牲畜家,就投了吧,我觉得狗就不错。

听话,身上还干净,挺讨人喜的。

随后赶紧将散落在地上的乾坤袋捡起,离开这片毒物笼罩的地带。

他忘记做消毒液清理事后了!

刚一离开,莫痴立马脱下防毒面具,扶着周围的树,冲口中呕吐出各种七彩的东西。

神识一直持续了这么久,早已消耗了莫痴的剧烈心神,赵私的模样还给了自己内心一道重拳。

精神上可谓是伤上加伤。

此时的莫痴,额头布满了冷汗,身体已经快要虚脱。

又是险胜!太难了。

······

“嗯哼”

风无痕闷哼一声,随后突然睁开眼睛,豁然起身,咆哮道:“师弟,快跑!”,随后发现事情不对。

周围一片狼藉。

那恐怖的金丹老者眼睛没了踪迹,二师弟正在扶着树不断呕吐,自己穿在身上的外衣也消失不见。

看了看四周,将散落的衣服穿上,带着插在地上惊鸿剑,朝莫痴疾驰而去。

“师弟,怎么样了,那金丹期的恶徒呢?”

刚停下呕吐,莫痴一转过头就看见自己大师兄套在身上的外套,腹部一阵翻腾,又开始干呕起来。

良久,才缓过神来。

“那位前辈其实挺好说话的,我们之间存在着一些误会,所以太才对我们动手。解开之后,他就离开了。还是我亲自送走的。

师兄放心,那位前辈绝对不会再出现了”

将手中的惊鸿剑递给莫痴,风无痕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那人曾经提过一次翠花师侄,而我们之前坑杀的那群人中也呼喊过一声翠花师侄。

恐怕这位金丹期的老者就是那群人的长辈,是过来寻他们的踪迹,而且从他行动来看,明显是通过某种手段确定了我们。

怎么可能把他劝走?二师弟,难道我们的师傅来了?”

翠花?那被称作翠花的女子,分明没有一个女人的模样,用磕碜来形容她都算得上是侮辱。

之前看这赵私的表情,分明是和翠花有些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

赵私此人,恐怖如斯啊!果然是没想当人。

听了这话,莫痴想扯过风无痕的身子,但伸到一半的突然手又收了回来,撇了一眼风无痕身上的外套,身上生出了无数鸡皮疙瘩。

后指了指身后的毒雾“没有啊,我没有劝他,只不过和他讲了讲道理而已,不过,他好像讲不过我”

风无痕顺着莫痴的手指看去,远在百米之外,已经是模糊一片,浓烈的绿色毒雾阻挡着人们的视线。并且还在不断向外蔓延。

面无表情沉默了片刻,风无痕手微微一抬,灵力喷动,包裹着一块的碎木朝前方急射而去。

眼睁睁看着那块碎木经历了从有到无的过程,风无痕瞪大了双眼。这还没眨眼睛,这么厚一块木头,上面还包裹着自己的灵力,就被腐蚀殆尽了!

恐怖如斯,恐怕是金丹期进入其中,真的会身死道消。

师弟竟然能用这种方法困杀金丹真人,虽说境界还不是很强,但实力也着实不容小觑了。

只不过,这些毒···怎么比邪教用的还要恐怖。

“师弟,你这毒怎么来的,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啊”风无痕表情有些疑惑,但语气中充满了小心翼翼。

“哦,随便弄的,就是把各种毒丹混在一起。混来混去,就弄出来了。怎么?师兄也有兴趣?刚好我这里还剩的有不少,各个种类都有,就送给师兄了”

莫痴眼神一亮,。

从出云国回来之后,自己弄这些东西可是废了一番功夫,想不到大师兄对这方面也有些想法。

终于有同道中人了。

到时候可以找大师兄探讨一下,正好我这里还有一些想法,如果成功了,说不定还能坑一坑金丹高品的真人。

风无痕扯了扯嘴角,连忙摇了摇手,谢绝了莫痴的‘好意’。

随便弄弄?

随便弄弄就能有这么恐怖的威力?师弟你是不是天赋点的有些歪了?

又或者是,拜错门派了···

况且这么强的毒药,别说用了,带在身上都担惊受怕的,万一哪天不小心拿错了,或者打翻了,不是要人命了?

二师弟的心真大。

“那既然如此,师弟我们就赶紧离开此地,说不好那人还有后援”风无痕带着莫痴连退几步,避开了蔓延的毒物,有些担忧的说道。

与风无痕保持了几个身为的距离,莫痴连忙应了声“好!”随后又有些欲言又止,踌躇了片刻,最后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

“大师兄”

“嗯?”

“我觉得你回去之前还是洗个澡比较好”

“嗯?为何要这样说?”

风无痕起初有些差异,连忙闻了闻衣袖,恍然大悟。

“是有些异味,不知道是哪里蹭来的,谢谢师弟提醒。哎,师弟你怎么了?怎么又干呕起来了?这个味道如此令师弟承受不住吗”

“没,没,我只是受了毒物的影响,换上了不呕吐不舒服的斌,吐着吐着就习惯了,师兄你不用管我”

·····

回到升仙门后,莫痴就开始闭门不出,清理这一趟的收获。

嘶!!!

怎么才全部10W的下品灵石?这群人这么穷?根本不像是一个结丹期该有的身家!一看平时就不努力。

我要是你们长辈,平时非要抽死你们不可。

人人有我这么努力,到时候出门刷野的时候,爆的战利品不就能维持修炼好几个月?

一点也不知道资源互换这个道理。

没花多久时间,莫痴就把那群结丹期弟子的乾坤袋清理完毕了,可惜收获并不像想象中那样丰厚,甚至连最低标准都没有达到。

按照自己分分钟上万的标准来说,这群人起码分分钟上百应该差不多吧。

可几十个人才这么点,差评!

将空了的乾坤袋整齐的摆好。这些乾坤袋也是能卖点灵石的。

随后莫痴将目光移向了赵私的乾坤袋上,心中充满了期待,金丹真人已经不会让我失望吧。

一打开袋子,莫痴就被四块灵石闪瞎了108K镶钻金刚石狗眼。

上品灵石!竟然是上品灵石!

这赵私看来平时没少搞些犯罪的活动啊。不论到哪个宗门,上品灵石对于金丹真人来说都是难得的资源,

而这赵私竟然有四块!

不错,不枉我对你的期待,当时怕爆炸,没有用火把你剩下的那摊水蒸发掉果然是对的。

好心有好报啊!

有了这个开门红,莫痴对后面的东西也越来越期待起来。

聚灵丹,蜕金丹,筑基丹,凝血丹····

看着杂七杂八的丹药拜访在面前,莫痴的笑容越来越圆润了。

咦!

这时一块黑色的玉牌引起了莫痴的注意。

好眼熟!这东西应该在哪见过。

莫痴陷入了沉思,皱着眉头苦苦思索。

蓦然,莫痴自己的乾坤袋打开,仔细寻找一番后,从里面拿出了一块与之非常相似的黑色玉牌。

只不过赵私的玉牌上面刻着蛇,自己手上这一块上面刻着虫。

而这块刻着虫的玉牌,莫痴分明记得是从那黑莲教主的乾坤袋里面找到的。

他俩应该是没有关联的才对。

而且那个毒丹怎么看都不像是正经人用的东西。

这里面有故事!

莫痴留了个心眼,各种现象,和曾经的经验都能表明:这个玉牌一定会引出一个庞大的组织。

自己现在修为不高,这么强的副本一定刷不过去,得苟一阵子再说。

暗自下定决心后,莫痴深怕这两块玉牌有什么手段藏在其中。准备明天赶紧找个地方丢了再说。

一切盘点完毕了,回过头看着一旁被隔离出来的瓶瓶罐罐,还有凌乱的衣物莫痴深吸了一口气。

好了,该想想这些女人妖艳的衣服和这些要命的虎狼之药怎么解决了。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升仙门的夜晚总是来的如此即使,如此的迅速。

两个时辰零两分钟后,莫痴的双眼不停在两者之间打断,最终放弃了心中不切实际的幻想,准备把衣服烧掉。药也融掉,顺便掺入到新配的毒药秘方里面。

我可是个正经人!怎么可能需要这些东西,这不是怀疑我的能力?

下定决心后,莫痴立马拿起了这些充满诱惑力的东西,准备付诸行动。

忽然间,从其中一间极为简洁的衣物中,调出了一块玉牌。

盯着地上的玉牌,莫痴股起了腮帮。

原来是你这东西,害我吐了一整天。

今天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不弄碎你,我跟你姓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