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明天一定会是个好天气

“不错!”

“不错!”

“不愧是我徒儿!”

流云阁内封不同不断在莫痴的身上扫视,含笑点头。

一直被是师兄压住这么多年,昨日莫痴出来之后,可算给自己涨了一波面子,脑海里面回忆起他们嫉妒的表情。

封不同可是狠狠出了口恶气。

“昨日你气息不稳,隐隐有突破的迹象,这几日你就留在云山哪也别去,好好巩固一下,早日步入结丹之境,也算了却了为师一桩心愿。”

“呃。。昨天回来的时候不小心就突破了”莫痴嘴里咬着鹤腿流,手上拿着鹤翅,露了一丝结丹一层境界的气息。“师傅,要不要来一根”

“好!!好!!”再也掩饰不住自己的笑意,封不同的嘴角拉到了一个夸张的弧度。平时并不吃这些俗物的封不同,也是接过鹤翅啃了起来。

今年莫痴才满十八岁,十八岁的结丹境啊!这升仙门终于是要再出一位化神大能了。

而且还是自己教出来的,到时候师兄欺负的时候,我就以己之道还彼之身,让莫痴踢他屁股!让他也尝尝这个滋味!

余光一扫,封不同刚好发现走进阁内的风无痕,连忙招手。

“无痕,你最近修为怎么样了,你师弟现在都已经结丹一层了,你也要好好修炼!之后出去游历之时,多带带你师弟。

你师弟上山这么多年,也就去过出云国,现在也该出去见见世面了,会一会其他门派的弟子。”

“师傅,前几日弟子刚好突破到结丹七层。”一身白袍,仙剑负于身后,剑目星眉,淡然潇洒的风无痕对着封不同行了一礼。

随后又转身看着莫痴,笑了一笑,“小师弟果然天资聪慧,正好,七日后,师兄要去东海采一些落仙花回来。

二师弟便跟着我去看看吧,见识一下外面的妖兽,修士们,说不定运气好还能碰见升灵草,巩固一下自己的修为。”

七日后?我出不出去与我自己的想法无关啊。

莫痴一愣,他都不知道明天能不能出云山,万一运道变了,不是中吉怎么办?

“大师兄,七日后我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啊,可能去不了”每当修为有一次提升后,莫痴心里都会想出去秀一秀。这次也不列外。

在升仙宗内闷了十多年,如果真的一心求仙问长生的人或许还能继续坚持下去。可莫痴前世经历了那么多花花绿绿的尘世,而且这辈子也没认真修炼过。

全凭想象出来的被凌辱场面,才当了这么多年的终极宅男。

被二师兄这么稍微诱惑一下,道心立马就不坚定了。说了个模糊的回答。

莫痴决定,如果七日后运道是中吉,那就是老天爷都要我出去,也就只能勉为其难接受了。

“无妨,七日后,山中云雾褪去之时,我会去你洞府知会你一声,如果有事耽搁,我一人去也行。”风无痕脸色还是那么风轻云淡。

今年他刚好满五十岁,已经是结丹七层之境,想必百岁之时金丹有望,或许还用不了一百岁。

并且当初五年前的宗门大比,风无痕用结丹六层的修为与结丹九层的烟霞峰大弟子打了个旗鼓相当,最后因为灵力不足而惜败。

可以说,他才是升仙门当之无愧天纵奇才,这次也圣灵泉应当给他的。

看着面前是兄弟两人聊得渐入佳境,明显忘记他们的师傅还站在一旁,封不同赶紧咳嗽两声,拿起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

“那无痕你今日来此是有什么事吗?”

待话音刚落,莫痴斜眼一瞟,暗暗挑眉,这茶杯是刚换的,看品色比之前卖的那个还要值钱不少,不错。

“嗯,弟子想问师傅拿一小瓶坤灵泉,加固一下刚突破的修为,”风无痕微微倾斜了下身子,恭声道,“顺便还想问一下,师傅您看到我的流云鹤了吗”

嗯?流云鹤?莫痴拿着鹤翅的右手立马僵住,然后缓缓放在了身后。

“流云鹤?它不是每天早上都会绕着云山盘旋,莫非今天不见了吗?”封不同双眼中尽是疑惑。“我今日也没看见过”

流云鹤是一只快要通灵的妖兽,平时也是受到云山上众位弟子的喜爱,吃的好穿的好,按道理来说不会莫名其妙消失啊。

突然,封不同瞥了眼手上的鹤翅,似乎有些眼熟。扯了扯眼角,将目光转向莫痴“莫痴,今天有看见过你师兄的流云鹤吗?”

“呵呵。。大概?可能?也许?是见过”莫痴吞了口口水,说这话时有些支支吾吾。

早上叫的自己脑瓜子嗡嗡叫,被自己烤了吃的那只仙鹤估计就是流云鹤了。

可是这也不能怪我啊,昨天晚上可是熬了大半夜,好不容易补个回笼觉。

大清早就被吵醒,搁谁,谁不生气啊。也没注意,就削微的惩戒了一番,让它下辈子张张记性而已。

想到此处,莫痴又嚼了两口鹤腿,嗯,这不是我的错,我只是被迫反击,戒律上不能判我有罪!

看见师傅和二师弟在眉目传意,又看了看两人手上的鹤翅,风无痕嘴角抽了抽,他到这个时候哪还不明白,许是莫痴又把自己养的灵禽给吃掉了。

毕竟自从莫痴上山以来,吃掉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

心中满是可惜,风无痕叹了口气拍了拍莫痴的后背“说了多少次了,要想吃的话,对师兄说一声就好了,后山上还有许多未吸收灵气的珍兽。

这流云鹤能养成现在这样可不容易”

“知道了,大师兄,我下次吃之前一定跟你说!”拍了拍胸脯,莫痴非常珍重的做出了保证。

喉咙一咽,风无痕差点被口水呛道,笑着摇了摇头,这么大了二师弟还是没变。

就在此时,风无痕突然眼神一凝,非常自然的说道:“那没什么事,弟子就先告退了”紧接着转身离开。

“等等,你的坤灵泉!”封不同手指微动,一个小巧的玉瓶从乾坤袋中飞出,射向了风无痕。

“多谢师傅!”将玉瓶拿在手上,风无痕立马消失的无影无踪。

封不同目送大徒弟的离去,随后又撇了眼莫痴,抿了口茶,暗自露出了莫名的笑意。“莫痴,你等会再走,我一会还有事情对你说”

“什么事?”莫痴还以为又有什么试炼要让他带队,心中一万个不愿意。

想到刚才出现在感知中的五长老,眨眼间便想出了二千二百二十二个拒绝的理由。

“师傅,我最近和五长老有约,怕是没有多余的时间”

说完还用眼神暗示了一下封不同:师傅,和五长老的约定可是要紧的事,如果要我去带师弟们历练这类的事,得加钱!

与此同时,五长老清脆悦耳的声音浮现在两人的耳旁。

“七师弟,师姐来看你们来了,还给你们带了很多灵果!”

所谓声未至,人已现。在话还没说完的时候。五长老铃梦就已经站在了莫痴师徒二人的眼前。

五长老铃梦,浮云峰当代峰主,修为也是金丹七层,早年在外历练之时,以一套浮云流水剑将法出云国境内的邪修杀得干干净净,闻风丧胆。

并且相貌在周围仙门中数一数二,是众多金丹期单身修士的理想女神,已婚修士的梦中情人,大多数夫人们的头号仇敌。

与琉璃玉并称升仙双绝,因而有一个美称,浮水仙子。

只见她将丝带随意系在腰间,垂吊在半空随风飘荡,手腕上环带着一一条金丝玉镯,灵光闪闪。

最明显的时那一身快要被撑破的蓝衣长裙,和披在肩旁上的三千青丝宛如青色的瀑布悬垂与半空。

嗯。。。还有那挑人心弦的阵阵幽香,莫痴不禁点了点头外界的传言果然不实,明显无法将五长老的特点完整的描述出来。

“哟,莫痴也在这里啊,”当铃梦看见一旁的莫痴时,眼神一闪,眼睛笑眯眯的,装作才发现的样子。

“五长老早上好呀!”莫痴非常乖巧,有礼貌,对着铃梦打了声招呼。

“嘴真甜!这块玉镯给你了,到时候见到喜欢的女子就送给她!”铃梦开心的拍了拍莫痴的脑袋,将手中的玉镯解下,放在了莫痴的手上。

“谢谢五长老!”将玉镯拿在手上,莫痴的笑容更开心了。

果然嘴甜的孩子有饭吃!

“咳咳,师姐来这里还是为了那件事?”一旁的封不同赶紧干咳了一声。

“果然师弟还是最了解师姐的嘛!”

莫痴听到这里,眉头一皱,觉得此事并不简单。刚刚大师兄那么着急的走,难道?有情况!

“师姐一定是来找莫痴的吧,刚刚莫痴正好说道与师姐有约,我仔细一想,也就是那件事了!”封不同笑得也很开心,得意的看了一眼莫痴,露出了得逞的表情。

小样,你师傅还是你师傅!

“果然是小莫痴啊!”铃梦笑得更加的开心了,对莫痴的称呼前都加上了一个‘小’字“每年都是小无痕,我浮云峰的那些徒弟们都腻了!”

然后再次拍了拍莫痴的脑袋

“小莫痴,五师叔先谢谢你啦,当时候看见有喜欢的女生一定主动要把玉镯送给她哦,我们浮云峰的弟子们各个又漂亮,又文静,要抓住机会哦!”

紧接着对着封不同挥了挥手“事情就这么定了,那师姐就先走了,明天见,小莫痴!”

五长老真如风儿一般,来的快,去的也快,莫痴都还没说两句话,人就不见了。

“师傅,五长老说的是什么事啊?”五长老这次的行为明显透露着古怪,要做什么事直接通知一会不就好了,竟然还专门来送了礼物。

莫痴看了眼那些灵果,明显是上了年份,对修炼极为有用的东西。

所以,莫痴觉得,此事绝对不是一间美差。

“你不是和师姐早有约定吗?问我干嘛?放心!事成之后,师姐还会给你很多报酬的,你大师兄很大一部分修炼资源都是这么来的!”

不论莫痴如何询问,封不同总是一副笑脸,露出莫名的表情。

“好了,快回去准备吧,明天你可有的忙了。”挥了挥手,封不同催着莫痴离开了流云阁。

师兄一定知道,回去问问他!

这件事一时不弄清楚,莫痴觉得今晚可能就睡不着觉了。

灵力涌动,云山上一道流光掠过,落在了风无痕的洞府前。

“大师兄?在。。。”

“什么事?莫痴师弟”还没等莫痴说完,风无痕便出现在莫痴的眼前,神色中隐约有一些担忧。

“今天五长老来说是有什么是要我们帮忙,师傅让我去了,听说大师兄你也去做过,我想问问到底是什么事。”

听到莫痴这句话,风无痕瞳孔中精光一闪,嘴角不由扯出了一抹弧度,明显有了喜色。

“哦,是那件事啊,师傅没告诉你吗?可能是想到时候给你个惊喜!”

惊喜!莫痴也露出了笑容,“听大师兄这么说,那五长老这件事应该算好事?”

“嗯。。。我觉得对于莫痴师弟来说,应该可以享受享受”风无痕摸着下巴沉思了一会。

“享受?”

莫痴,觉得,明天一定会是个好天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