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想象力可以再丰富一点!

“你真的没事?有什么想法就跟师傅说说,师傅尽量满足你”

封不同将两位徒弟送回云山之后,就专门守在流云阁内等着他们醒过来,想要替他们开导开导心灵,不要被那股化神期神识留下破绽。

可谁知道两人醒过来之后都一副没事人的模样,说是根本没有感受道那股威压就晕了过去。

严苍说的话封不同还是有几分相信的,但莫痴说的话封不同是一百个不相信。

平时里严苍性子直,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根本不会有一些掩藏。

但莫痴可就是个老滑头了,一句话十个字中,有九个都是假的,剩下的一个可能是可能是还没来得及编造才说出来的。

而莫痴也正是他这群弟子中天赋最好的,封不同这次真的不敢有丝毫放松,不然一个不小心,就痛失了未来给他养老的人!

“真没事,师傅,你放心吧,我现在一蹦都能三尺高,身体倍儿棒!”

好说歹说之下,莫痴才终于让封不同相信他真的没事,而不是假的没事。

送走了自己的师傅之后,莫痴瞟了一眼也准备离开的七师弟,和善的说道“七师弟,别忙着走啊,我们俩兄弟再交流交流”

严苍看着眼前逐渐靠近的莫痴,内心一阵惶恐。

你不要过来呀!!!!

夕阳西下,断桥人在天涯。

洞府外,莫痴朝高兴的挥舞着双手,正在送别前方离去的七师弟。

七师弟严苍的身影孤单的朝前方走去,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他最后的一点身家终于是被掏空了。

几滴泪水从他的脸上落下,滴在了手中的竹简上。

实在是太让人难以置信了,二师兄竟然把这么强大的剑法传授给自己,刚刚那些东西是不是太少了?

想不到二师兄是这样的人,我以前错怪他了!

一定要多攒点灵石,过几天那天去补偿师兄一点!

随着严苍的手指在竹简上拂过,《无当圣剑》四个大字赫然出现在竹简的最前方。

如今洞府之中又只剩下莫痴一个人了。

看着周围狼藉的环境,与头顶那能看到整个天空的巨大“天窗”,摇了摇头“今天怕是要享受一把月光浴了。

睡觉的时候一定要多穿好衣服,不能被别人把我这盛世美颜的身体看光了去!”

也没有收拾,莫痴掏出了前天从藏功阁四楼带出来的破旧秘籍,想道

“就看看消耗一天圣眷级别的运势拿到的功法到底是什么来头!”

前有神识作伴,后有秘籍保底,莫痴觉得昨天那痛苦的经历也不算太亏。

怀揣着期待的心情,静静等待着绝世神功的降临

一道指影在眼中闪烁。

“一指移山,二指断苍穹,三至碎虚空,四指镇苍生。《虚神指》截天地之脉,镇苍生之巅。”

亦如领悟空山新雨剑一样,莫痴脑海中又出现了一部看不懂内容的经法残卷内容。

好吧,今天莫痴的想法落空的,他并不需要多穿衣服。

因为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哦耶!!!”

云山上发出了一道巨大的声音,将山上的灵兽从睡眠中惊醒,至于其他的人,早已熟练的开启了隔音禁制。

第二天天一亮,莫痴蹦蹦跳跳的冲到流云阁中,将流着口水,不知道做着什么梦的封不同惊醒。

“师傅师傅,你快看这本功法!!”

“徒儿你干什么,这大清早上的让不让人睡觉了,以前我去叫你的时候,你说扰人清梦等同于杀人性命,今天怎么你也来杀我性命了?”

封不同很不情愿的从床上爬了起来,整了整被睡皱了的外衣,训斥道。

随手拿过了莫痴手上的秘籍嘟囔“现在知道你师傅我的苦心了?专门为你做了记号,这本《回真决》看来非常对你的胃口啊”

突然,封不同感觉这本秘籍的手感不对,自己给莫痴特意放置的秘籍不可能这么粗糙,连忙往手中看去。

“这!!!!你怎么把这本心法拿出来了?”极度惊讶,不可思议之下,封不同的语气中充满了绝望的情绪。

“这不是师傅您叫我拿的吗,四楼左边最角落,我可是找了好一阵了!”

“找了好一阵?我不是专门把那本秘籍抽出来一半吗,那么明显的痕迹,还用找?”封不同看着眼前莫痴的表情,忽然有点明白自己的师兄为什么这么想抽自己了。

“呃?”莫痴忽然想到了那本吐出半个身子的秘籍,嘴角抽了抽“原来那是您专门替我做的”

“当然,《回真决》可是师叔自创的功法,师叔他就是凭借这本心法突破大成境,飞升仙界的!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师叔规定这本心法非有缘人不能修炼。如果我不告诉你位置,你怕是一辈子都找不到他。

我可是废了大代价,才从师兄那确定这本功法的位置,还专门给你做了那么明显的记号,你竟然没拿到?”

眨了眨眼睛,莫痴有些无奈的摸了摸后脑勺。

谁知道那么明显像陷阱的功法真的是师傅要自己拿的功法。再说自己拿的这本说不定更好啊。

“那师傅为什么不直接给我啊”

“要是直接给你,师兄不就知道是我做了吗?师兄最遵守师叔的命令了,到时候痛的是我,又不是你!”

封不同在莫痴的面前来回踱步,脸上充满了懊恼的神色。

莫痴咧嘴一笑,认为师傅并不知道手上这本功法的奥秘,虽然自己之时领悟了筑基期的内容。

但以小见大之下可以看出,这本《虚神指》绝对是一本了不得的心法,更不说那《虚空道经》了。

听名字就非常高大上,怕不是真的绝世神功。

“师傅,没事,这本心法也……”还不等莫痴说完,封不同就打断了他的话。

“这本心法是师叔从虚神道君洞府里面得来的,你是不是想说这本心法看起来玄奥无比,蕴藏着绝世神功?”

嗤笑了一声,莫痴发现自己的师傅明显是在自嘲。

“其实不光你这么认为,我们这些人连带师叔都是这么认为的!

虚神道君啊,传说是这擎天大陆天资最强的人,身具擎天大陆从过去到未来十万年的气运,三岁筑基,十岁金丹,二十岁便是化神大能了。

从此会尽天下各路豪杰,同辈之中无一败绩,五十岁那年踏入大成巅峰之境,举世最强。

最关键的是,他在百岁那年破碎虚空踏入了传说中的天仙之境,但!他竟然没有飞升到仙界,而是打破天劫,强行滞留在擎天大陆。

据记载,他说天仙也不是修为最终的顶点,他还能感觉到更高的层次,所以虚神道君准备自创功法,独自摸索着我门不知道的那一境界。

我想如果真的有更高的修炼境界,想必飞升仙界之后,我们也就算个最低等的人吧。

以虚神道君的性子,怕是不想在仙界寄人篱下,要以最强之势降临仙界。”

原本听故事听得很开心的莫痴,甚至有些想吃爆米花了。

突然发现师傅竟然停下来了,急忙催促道“还有呢,之后怎么样了”

封不同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发现莫痴不为所动,不由得冷哼一声,站起来仅仅给自己泡了一壶灵茶,一饮而尽。

语气极为平淡,没了刚刚说话时的抑扬顿挫。

“之后虚神道君摸到了那个境界,但是没扛过天雷,被劈死了!”

“啊?就完了?”原本以为即将迎来故事的高潮,没曾想兴致还没提起来,就结束了,莫痴觉得师傅一定是故意的!

“那不然呢?你认为是怎样?虚神道君打破枷锁冲进仙界君临天下?”封不同语气逐渐变得莫名,表情逐渐发生了改变。

莫痴见此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连忙转身准备溜走。

就在这时,一只大手抓住了莫痴的后领,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

“所以,你就不要想从这本功法里面学到什么,你有虚神道君那个天分?这本功法对你来说一文不值!安安稳稳修炼才是正道,别老想那些有的没的,

一步登天对你来说是不可能的,按部就班之下金丹肯定没问题!你要做的是努力突破元婴。

或许有一天还能到化神,那时候一个神识就能把你师傅我和掌门压在地上,不敢喘气,懂吗?

别以为你自己现在这个年纪就能修炼到筑基九层,比起你师傅我差远了!我当年可是…,算了,说出来怕打击你的自信心。

反正就一点,既然天资这么好就给我努力修炼,别一天天的睡懒觉,跑去外面瞎混!缺什么就给师傅说,师傅有!”

“…………”

低着头,莫痴经受了长达一个时辰,不带一丝停顿的话语轰击。

莫痴感觉感觉他承受了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期望。

明明我是要脚踏大成期,拳锤世外仙的人,怎么师傅你仅仅就认为,我!可能!达到化神?

咱这目标是不是有点小了?能不能想象力丰富一点?胆子大一点?

到时候我威震天下的时候,还可以找点灵丹妙药帮师傅你突破现在的境界,延年益寿!

封不同咳了咳嗓子,这一个时辰不间断的数落加劝导,爽是挺爽的,就是有点费嗓子。

喝了口茶润润喉咙后,说道:

“好了,这几个月慢慢准备,沐浴圣灵泉的时候一定要保证是巅峰状态!”

于是,一月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