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神识初体验

今天还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天气,比起昨天来说,莫痴觉得简直是人间仙境,尤其是刚刚还收获了一批灵石作为昨天那不堪回首经历的安慰。

拍了拍严苍师弟有些单薄的肩膀,鼓励道:“七师弟,以后不要再这么冒冒失失了,今天幸好遇见的是我,要是遇见别人可就难说了,走我们去师父那,

你不是说师父被掌门抓走了吗,我们去看看戏……我们替师傅求求情”

温暖的日光洒在身上,和风拂过,严苍却莫名的感觉有些冷,身子不禁打了个寒颤。

他终于是感觉道了社会的险恶,道德的沦丧,人心的恶毒以及下次出门见二师兄一块灵石都不要带在身上,这个道理!

不!只要是值钱的东西都不能带。

刚刚莫痴从倒塌的洞府内一出来,明明脸上的笑容特别热烈,让人见了都如沐春光一般。

可是到了自己面前时,二话不说就把自己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部拿走了,连身上穿的内甲都被扒走了!这是何等的世风益下啊!

不过还好,乾坤袋没有被发现。

紧了紧身上的衬衫,严苍的手抓了抓空气,朝着某个方向一晃一晃,有些犹豫不定。

听到莫痴的询问,赶忙回答道“好的,师兄我们赶紧走吧!”

“哎,等等,师弟你在抓什么呢?”莫痴很快就发现了七师弟的异样,这股透露着鬼鬼祟祟的模样,一定有些不可告人的目的。

眼睛一眯,莫痴在不经意间逐渐靠近了严苍,往他手晃动的方向瞅了瞅,精光一闪,“师弟,你下面这怎么鼓出了一点点,那是什么?”

这一下可把严苍给吓到了,语气有些哽咽“二师兄,我真的就只有这些东西了,给我留点吧!”

“当然,你把我想成什么样的人了!快拿出来,好东西要和师兄分享分享嘛!”莫痴此刻就像看见了老鼠的猫,声音充满了魔性。

一把将严苍取出来的乾坤袋拿在手上,仔细翻了翻,留了一些疗伤的丹药,和换洗的衣服,其他的东西全都放在了自己的乾坤袋里面。

看着已经差不多空了的乾坤袋,莫痴想了想,从自己的乾坤袋中把上次没有用到的止血散全部塞了进了去,立马就又变成一个满满的乾坤袋。

“走吧,一会师傅可能就从掌门那回来了”做完这一切之后,莫痴点了点头,几天不见没想到师弟这么有钱了!

为了让师弟不被金钱所迷惑,我得替师弟去禁受金钱的折磨。

我果然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好师兄!

随后拍了拍手,莫痴朝着升仙峰飞了过去。

莫痴并没有看到,严苍在身后做了个欢呼的动作,并且还小声庆祝了一句“大师兄的方法果然有用!没有被二师兄找到”

刚落地,莫痴就听到了掌门空云子响彻整个天空的咆哮声,眼中一亮,这是剧情进行到高潮了!

脚步立马加快,拖着严苍冲进了升仙殿。严苍被横着身子拖在了半空,双脚离地一甩一甩,像极了木偶。

“你到底干了什么!昨天莫痴怎么变成那个样子了,是不是你又不教他功法?”空云子双眼喷着怒火,带着一些血丝瞪着眼前低头的封不同。

莫痴现在可是升仙门天资最强的人,以前封不同不教他功法,还可以说是不知道莫痴的天分。

现在,要是真敢这么做,空云子觉得自己能当场撕了他,揉碎之后再让他回炉重造。

“冤枉啊,我没有啊!师兄,我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嘛!”一提到这件事,封不同可是满肚子的怨气。

他都快把功法塞到莫痴嘴里了,就差替莫痴修炼了,就算这样,他这二徒弟还是不学,他能有什么办法。

再说,莫痴那几天一直给外门弟子收费指导,明显就是有两把刷子的。

刚进来就看见自己师傅这怨妇的表情,莫痴极力控制着自己,还好用双手把脸给捂住了,不然差点喷了出来。

没想到平时一直喜欢训自己的师傅也能做出这种模样。

“咳!咳!”轻咳两声,把空云子和封不同的注意力吸引过来,“掌门,这个你确实愿望我师傅了,其实我早就把那些功法学会了,只是没有展示而已。

当初我为师弟们指导修炼上的不足,也包括对他们功法的讲解。”

尽管非常想要看自己师傅笑话,但这并不是师傅的错,师傅平时对自己还是很不错的,莫痴得替他解释清楚。

“哼!看看你徒弟,比你强多了,还知道维护长辈,当初你怎么做不到他这样!”

然而莫痴这句话可并没有打消空云子的怒火,反而让他更加愤怒了,对着封不同就是一阵咆哮。

口水横飞,唾液四溅,弄了封不同一脸。

当初?难道掌门曾经发生过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有故事!

莫痴的好奇心顿时被勾引了出来,静静等待着空云子的下文。

但空云子除了没有动手外,一直在在数落自己师傅的缺点,一点也没有说后续的想法,让莫痴很是失望。

刚开始看着这情况还是挺有趣的,但是一直看下去可就无聊的多了,说来说去也就是那同样的几句话。

师傅在自己进门之后,就一直低着头,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时不时擦擦脸上的口水,这让莫痴觉得还不如回去睡觉来的有意思得多。

瞧瞧一旁得严苍师弟,都已经熟练的拿出小型隔音禁制开始修炼起来了,平时怕是没有少做准备。

而且看着这道禁制,莫痴可惜得锤了锤手,心里一阵惊呼“没有搜干净!肯定还有好东西落下了。”

虽有又用复杂得目光看向严苍“识别三日,刮目相看啊,师弟你变了,你竟然学会了对师兄有戒心!!”

眼见着面前两人的戏还不准备结束,莫痴把嘴里叼着的树叶吐了出来,吐槽了一句“掌门和师傅都是这么高修为的人,还是这么能闹腾,羡慕啊!

不像我天天就为了那点灵石发愁”

等等,修为!掌门不正好是元婴期嘛!自己可以用他来试一试神识。

如果能把掌门吓住,其他的元婴期应该也差不多。

那到时候装杯有望啊!

莫痴眼神一亮,觉得现在就是一个绝世好机会!一个迈出世界的好机会!

于是偷偷调动了魂海中的神识力量,将整个升仙殿覆盖住了。

瞬间,空云子说话的声音戛然而止,面色凝重的抬起了头,些许冷汗从额头上冒了出来。

而封不同则全身紧绷,体内的灵力迅速流动,一副随时都准备着拼死的样子。

“那位化神前辈路过我们升仙门,怎么不打声招呼,好让我们这些人尽一下地主之谊,好好的招待前辈休息片刻呀”

空云子朝着面前的空气行了一个晚辈对长辈表示欢迎的礼,语气中充满了尊敬,但又隐约带着一丝戒备。

将神识力量放出来后,莫痴发现自己不仅能够威慑别人,还能够感知别人身体内的灵力流动。

这是对自己用的时候完全收集不到的信息。

就像掌门空云子,现在体内灵力流动的非常平缓,与往常没有任何的区别。

而自己的师傅封不同,体力灵力在急速流转,明显是要动手的样子。

一旁的空云子似乎也发现了封不同的情况,很自然的将手搭在了封不同的肩膀上,灵力顺流而下,直接将封不同体内躁动的灵力压制住。

继续恭声说道:“晚辈是升仙门的掌门空云子,这位是晚辈的师弟,也是升仙门的七长老,封不同,刚刚让您看了笑话,还请多担待几分”

说着,带着封不同对着空气又拜了一礼,并且一直呈90度弓着身子,没有抬头。

“对了前辈,当初的无空仙人正是从我们升仙门飞升的,在后山上留下了一座茅屋,与周围的景色形成了特殊的意境,

前辈既然来了这个地方,不妨去看看,也许能有一些感悟,对前辈的修行也是有帮助的,

前几天玄冰派都派了他们的天才弟子池星月去那座茅屋观摩了一二,想必也是有了些许收获”

此时空云子内心极为的焦虑,他深知化神期神识的厉害,生怕刚刚自己师弟的一举一动触怒了这位化神期大佬。

虽然升仙门有着一些底蕴,抵抗一位化神期并不会很难,但万一没有杀掉这位化神期,到时候被记恨上,可就麻烦了。

所以才透漏出玄冰派和升仙门的关系,想借此给这位化神期大能一个台阶。

一旁的莫痴也非常的焦急,他不知道怎样用神识说话!刚刚这一段时间,一直在探索用神识说话的方法。

要是不能用神识说话,那以后还忽悠个屁!

而且要是不说话就撤了这股神识,怕是不知道掌门会做些什么预防措施,升仙门以后估计可能都要大变了。

僵持了一段时间之后,空云子都感觉自己的衣服已经全部湿透了,持续这么长时间得强烈精神压力让他整个人都有些恍惚,

如果不是时不时咬下舌尖,用疼痛刺激自己,怕是要倒在地上了。

而封不同现在身体没有的力气,真个人都是被空云子拖在手上的。

至于莫痴身边的严苍,现在都已经晕了过去。

终于,虚空之中传来了一道声音

“嗯”

这股不断折磨人的神识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呼!!”放松之下的空云子如释重负的吐了一口气,坚持不住瘫坐在了地上。

“师兄,我刚刚……真的对不起”封不同充满歉意的说道,他在空云子拍自己肩膀的瞬间就明白了自己的行为怕是可能会给升仙门带来一场劫难。

“没事,师叔也还是有几分薄面的,那人应该只是路过看戏罢了”用手撑着地面的此时空云子没在多谈论这件事,他怕那人还没有走远。

看了看一旁趴在地上的位弟子,无力的挥了挥手“他们俩修为不够,应该被这股威压震晕了,一会回去以后,你好好开导一下,别让他们留下心里阴影。

不然到后面转化成心魔就不好了”

“是”

随后两人便开始修炼,稳固失衡的心态。

在地上装晕的莫痴虽然感觉挺对不起掌门和师傅的,但对一旁的严苍可是没有一点愧疚。

他可不是被神识震晕的,他是被莫痴自己给敲晕的。

心魔?不存在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