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这玉牌卖便宜了

直到现在,莫痴终于确定,一定是自己长得太帅了,上天派弱非烟来克制自己的。

每次和弱非烟在一起的时候,总会损失一大笔灵石。

就如同当初,自己怎么会脑抽说出保管嫁妆这种话?

随便找人制作一个地球上的风靡少女的玩具和卖给她,它不香吗。

搞得现在自己都不得不时刻躲着弱非烟。

而现在,又眼睁睁的看着眼前即将有一大堆灵石消失,莫痴的心哇凉哇凉的。

但没办法,不能暴漏实力,就是不能暴漏实力,必须要安稳成长到元婴期,在这期间,不能受到特别的关注。

否则哪天被嫉妒的人找上门,又正好是大凶的运道,那自己不是凉凉了?

强忍着心中悲伤的情绪,莫痴直接将弱非烟抗在肩旁上,将气息压制到筑基九品,朝身后飞去。

“风紧,扯呼!”

鹰邪惊讶的看着眼前莫痴夸张的表情变化,从疑惑到狂喜,又从狂喜到绝望。比跟凡间唱戏的还要精彩。

还以为被自己威武的身子,雄伟的气势所震撼到。

内心兴奋不已,身子停顿了一秒,被莫痴抓住机会逃了出去。

“想跑?我那两个徒弟失踪一定与你有关!”

鹰邪迅速反应过来,运转身体内的灵力,朝着莫痴急速飞掠而去。

“莫痴哥哥能放我下来吗”被抗在肩膀上的弱非烟面色有些羞涩,抿着嘴对莫痴说道。

“不行啊,没看见身后那人就要追上来了,我还得加快速度!”

因为只能使用筑基九层的修为,无论莫痴灵力再怎样精纯,速度都不可能快过结丹九层的鹰邪。

不过还好,莫痴那日学习了升仙门大多数的功法,专用于逃跑躲避的身法当然也精通了不少。

凭借这些身法以及他们延伸出来的各种布置陷阱的方法,莫痴也就勉强跑在了鹰邪的前方。

不过两人之间的距离还是被缓缓地拉近,修为上吃亏太多了。

听见莫痴的话,弱非烟也就没再多说些什么,只是腰腹用力,缓缓转动着身子。

“嗯?”感受到肩膀上的一样,莫痴用余光一扫,顿时知道弱非烟说这句话的原因了。

自己着急之下,竟然把弱非烟反向扛着,肩膀不由得触碰了一些比较柔软的地方。

干咳一声,直接将弱非烟背在了背上,脚下一动,速度又加快了几分。

“师兄,为什么你不捏碎叔叔给我们的玉牌啊?”当取消这尴尬的姿势后,弱非烟也是迅速思考起当前的局势,很快便说出了解救的方法。

“啊?玉牌?”经过弱非烟的提醒,莫痴才反应过来,尴尬的一笑。

当初接到师傅给自己玉牌时,莫痴就敢断定这块玉牌一定不简单,制作的原料都是中品灵石,更何况其中还隐隐有着强力的灵力流动。

仔细对比之下,这绝对是金丹期的灵力。

这可让莫痴心头狂喜,这块玉牌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之后也是不出自己所料,他把玉牌卖给了嫡仙儿。

顺便喜提二十万快下品灵石。

所以现在的莫痴哪会想到这个方法,他身上哪还有玉牌啊。

“啊!我忘记了,实在太关心师妹的安慰了,只想着带非烟师妹逃离困境,一时间没想到这个方法,

咳咳,你看我现在这么忙,根本腾不出手捏碎玉牌,要不非烟师妹来捏吧”

眼珠一转,莫痴也灵机一动,想出了这个绝妙的方法。

“嗯,好的莫痴哥哥”

弱非烟被莫痴的马屁拍的脸又是一红,感受到撑着自己的双手,根本没有怀疑莫痴的话,注入灵力捏碎了衣衫下的玉牌。

原本是乳白色的玉牌被弱非烟用灵力注入后,逐渐开始破裂,瞬间散发出阵阵深蓝色的灵光。

强悍的灵力瞬间包裹了两人,将一切事物都隔绝在外。

莫痴被这股突然出现的灵力护罩下了一挑,一时间都忘了躲避前方的障碍,笔直的撞了上去。

“砰!”

前方瞬间被莫痴装出了一个深洞。

“这么强?”

看了看身后深邃的洞,莫痴肠子都悔青了。

没想到终日打猎的自己,竟然也会被猎物给啄到。

这块玉牌卖便宜了!

原以为只是用来联络的灵力,谁知道玉牌之中的灵力竟然是一种防护手段。

要早知道是这种情况,这块玉牌没一百万莫痴都不带搭理的。

想着从手上损失的大比灵石,在看看身后的人型灵石怪,莫痴的脸有些扭曲了。

“师兄你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感受到护照的强的,弱非烟也从莫痴的背上跳了下来,发现莫痴挤在一起的面容,关心道。

自己昏迷的时候,以师兄的修为,为了保护自己肯定费了很大的代价。

扫了眼莫痴身上的泥土,弱非烟不由产生了一丝担忧。

“没什么,就是大难不死,喜极而泣”将手指在舌头上沾了点水,往脸上抹去。

布满泥土的脸让这道水迹显得非常的清楚。

“没事啦,我们安全了,这应该是叔叔灵力形成的护罩,以叔叔金丹七层的修为,那人绝对打不破的”用手绢将莫痴脸上的泥土擦干净,弱非烟轻轻一笑。

这道笑容再配上她此时羸弱的身姿,让莫痴心头一热。

…………

封不同正在带着身后的外门弟子朝升仙门而去,突然心生感应,神色变得有些慌张,丢下一句

“你们自己回去,我还有事!”

便消失在原地。

金丹期强横的气势瞬间从天空之上掠过,惊得无数的修士呆楞在空中。

“发生了什么事竟然令这么恐怖的金丹真人如此慌忙”

“快让其他人避让开,别阻碍了真人的行动!”

“快让开,别挡在那里,小心你命没了!”

而远在升仙门内的诸位长老也是感应到玉牌的破碎。同时腾空而起。

升仙门上空顿时升起了一道八色彩虹。

“掌门师兄!”

“我留守师门,你们全部出动,一定要快!”

“是!”

七道虹光从升仙门上空射出,散发出的威势直接是让所到之处的任何有生命全都震慑在原地。

知道消失两刻钟才从恐惧中回过神来,迅速远离这个虹光掠过的方向。

…………

看着突然出现的灵力护照,鹰邪急速冲刺的身影被他硬生生的强行停在了半空之中。

稍微用灵力感知了一下,熟悉的金丹威压传递在脑海之中。

想也不想,鹰邪直接转身离开。

这灵力护罩就连自己全盛时期都打不破,更不用说现在的残废之身了。

而且这两人如此年纪就有这样的修为,必然是升仙宗的亲传弟子,要么就是某些长老的嫡系。

身上肯定是有紧急联络宗门的工具。

刚刚一直在逃跑,现在却停下来,并且有灵罩护体。

一定是通知了升仙门的内长老,说不定现在那不知名的长老都快抵达这个地方。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活着才是硬道理!

鹰邪甚至都用上了一些刺激根基,代价巨大的手段,将速度暴增至极限,眨眼间从莫痴的眼前消失。

深深的忘了眼天边,莫痴叹了口气。

可恶啊,就差一点点,只要弱非烟再晚一个时辰醒来,自己就能把事情做完,亲历现场外加洗个澡了。

不过没关系,我已经把鹰邪的样貌深深的记载了脑子里,

我有预感我们一定会再碰面的!

等下次见面,哼哼哼!

摸了摸自己的乾坤袋,莫痴心中也算有些安慰。

还好,有三个安慰奖!

就在这个时候,强大至极的威压从天空中压了下来。

四长老烟波客带着一声关怀的询问,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

“没受什么大伤吧!”

而另外一边。

先是一道身影拦住了不断疾驰的鹰邪,随后又是六道恐怖身影将他完全包围了。

感受着身旁令人绝望的气息,鹰邪颤抖着身子凌空跪了下来。

“我有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