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我要代表正义拿走你们的灵石!

升仙门的外门弟子历练有三个地点。

一个是不远处的断葬山,山中妖兽成群,但没有什么金丹期的大妖,就连结丹境界的妖兽都只有零星几只。

一个是出云国内的赤沼,这是出云国所有年轻一辈都喜欢历练的地方,怪石林立,妖兽种类多样,最关键的是潜藏着大量的奇珍异宝。

不过赤沼中妖兽的实力也比较强悍,其中有三大金丹境的大妖坐镇其中。因此每一次历练都需要有长老随行护持。

第三种就是受外界的委托,协助长老去剿灭一些小型兽潮,或者覆灭新生的魔教。

而莫痴这次所带领的外门弟子就是其中第三种。

受出云国皇室邀请,剿灭出云国内最近刚刚兴起的黑莲邪教。

这黑莲邪教无恶不作,奸淫掳掠都占全了,让百姓一阵叫苦连天,不仅如此还妄想蜕凡出云国的和平安定的统治。

空云子收到消息,黑莲邪教之中最强也就是一个结丹二层的教主,甚至筑基期都只有不到五位,其余全部都不到结丹期。

稍微思索就决定让莫痴和弱非烟带着外门弟子去完成这个任务。

当然还派遣封不同暗中随行,防止发生意外。

“师妹,记住了,到时候打起来,你就先别出手,我们把那个教主拖住,其他人就交给这些外门弟子了,也让他们好好的历练一次”

走在林荫之间,莫痴扭了扭脖子,非常关心的望着弱非烟,柔声说道。

虽然看似莫痴非常关心同门,不仅出门特地采购了一大批疗伤的止血散,现在还专门为这些外门弟子创造历练环境。

但莫痴的小算盘可是打的明明白白的。

到时候打起来的时候,虽然把教主拖住,但还是有着几个筑基期的修士,这些外门弟子肯定会吃上苦头。

再加上其他的淬体境小喽喽,随行的弟子们肯定会受伤。

那自己带来的这一大批止血散可就有了用武之地了,也不多赚,每包我就赚半颗下品灵石。

这四千人每天就能赚两千颗。

大约估计了一下,差不多两天左右天应该就能完成任务,那自己就能赚四千颗左右。

而且再把那个结丹境界的教主偷偷解决掉,肯定也能赚个几万颗。

剩下筑基期的那几个杂兵就分给非烟妹妹了。

我真是一个受人尊敬,爱护同门的好师兄!

莫痴丝毫不担心有人会在这次任务中失去生命,这是基于自己强大的修为产生的自信。

穿着升仙门特质的衣服,一路上并没有人阻挡莫痴这群人的脚步,一天时间不到,便到达了出云国望京城中。

“拜见各位仙长,吾等恭候多时了。”刚进城,身穿龙袍的出云国皇帝带着一群人就来到了莫痴的面前。

轻微的感知下,这些人竟然只有一人达到了筑基境界,还只是筑基一层。其他的全是淬体期。

怪不得要求援升仙门,凡间无修士这句话还真不是乱说的。

“各位仙长还请稍作休息,我们已经备好了宴席,就至等诸位前来了”从皇帝急切地样子可以看得出来,这次求援,还有着其他的心思。

在心中轻叹了一声,莫痴摇了摇头“既然如此,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然而这顿饭莫痴吃的心里非常的难受,出云国的皇帝频频向莫痴称赞自己的三皇女修炼资质多么的好,悟性是怎样的强。

甚至言语间还有将女儿送给莫痴当侍女的意思。

这可让莫痴当场就想把灵石拿出来亮瞎皇帝的眼睛。

光说这些没用的,一点实际行动都没有,女人?那是什么东西?能用来修炼吗?

正经的来个十万八万的灵石他不香吗?说不定我一高兴。

不说一定是外门弟子,杂役弟子肯定是有的。

之后再随便意思意思一下,购买一节莫痴牌私人指导课,那外门弟子不就手到擒来?

可是不管莫痴怎样暗示,比如“升仙门旗下有多少灵矿,亲传弟子一个月可以领一万下品灵石,自己这一把剑可就花了五十万下品灵石”这些话。

这位出云国的皇帝就是听不明白,反而眼神越来越落寞,最后还转移了话题。

莫痴就恨铁不成钢的看着眼前的出云国最高统治者,直到宴会结束了,这人也没提过提过有关一块灵石的话题。

“朽木不可雕,如此不可教!!!!”回到安排给自己的住所中,莫痴恶狠狠的吐了一口气,连忙把随身携带的上品灵石拿出来,用力吸了一口,才平复躁动的内心。

“莫痴哥哥,你怎么了?”静静望着莫痴脸庞的弱非烟很快就发现了莫痴的异样,柔声询问道。

但这糯糯的声音可谓是火上浇油,让莫痴的内心染上了另外一种躁动。

“咳!咳!没事,刚刚损失了一个亿”说了句让弱非烟似懂非懂的话,莫痴赶紧喝了一口桌子上的茶,一股幽香瞬间传遍了莫痴的脑中。

一切就平静下来了,咂了咂舌,还添了一口嘴巴,点了点头“这茶不错!不仅香,竟然还挺甜的”

又闭着眼享受了一会,莫痴放下茶杯转身准备出门“师妹,我先去探查一下地形,你们在这里等我回来在行动。”

“嗖!”的一声,灵光闪烁,莫痴便消失在了屋子之中。

弱非烟呆呆的站在原地,只是“哦”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一直盯着莫痴放在桌子上已经空了的茶杯,面色有些潮红。

“那个杯子里面的茶,刚刚自己才喝了一口。”

望京城外的一处树林里,空气中不断出现一阵模糊的感觉,悬挂的枝叶在这无风之时不停的晃动。

一片嫩叶从半空中缓缓落下,就在快要接触地面时,莫痴突然凌空出现,接住了这片叶子。

“不能留下一丝痕迹!”

又从衣袖中拿出一个玉瓶,将里面的水洒在了身上。

“嘿嘿,我可是将整颗隐匿丹泡在了这瓶水中,保证不会留下一点气味!”

笑了笑,莫痴灵力一转,又消失在空中。

就这样每到一个地方,莫痴都会消除自己留下的痕迹,就连气味也不可能放过。

几经波折,莫痴隐藏在一座房屋之中,终于是来到了黑莲邪教的老巢。

突然莫痴耳朵一动,“从屋子里传来的声音怎么那么让人误会?”

在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下,莫痴鬼鬼祟祟来到了卧室旁。

“咳!咳!”出师不利,莫痴刚到目的地就受到了来自敌人的一万点暴击。

虽然被宴会耽搁了一段时间,但是外面的太阳还在天上,大片的余光洒在地上。

眼前的两人竟然在做一些如此刺激人的事情!!!

这让上辈子与右手作伴二十年,外加如今母胎SOLO十七年的莫痴如何能忍?

先掏出问师傅要的隔音禁制,随手打开。

然后瞪着阴险的眼神,偷摸飘到女人的身后一个手刀便把她敲晕,对着面前的男人做了一个鬼脸。

“啊啊!!!!!”

这一声尖叫蕴含了这人无比难过的情绪,他彻底不行了!

“嘿嘿嘿!叫你不仅做了坏人,还大白天不干正事,尽整这些有的没的,这就是报应!”得意的笑了几声,莫痴眉头一挑,俯下了身子。

从床底下拉出一个麻袋,里面赫然是大批的下品灵石。

仔细数了数,至少有几百块!

但这并不是让莫痴笑得合不拢嘴得原因。

一个人贡献几百块,那这黑莲邪教至少有几千人,可能都上万。

那如果全部洗劫了,岂不是??

想到了不久之后即将撒灵石得场面,莫痴咧开的嘴角流出了一滴口水。

“我要代表正义拿走你们的灵石”

…………

“莫痴哥哥怎么还不回来啊!”

望京城内,弱非烟看着窗外已经布满星辰的天空,有些担忧的想到。

她在考虑是不是捏碎手中的玉牌求援。

此次的外门历练,不仅有封不同的随行保护,弱非烟和莫痴两人都被赐予了一枚呼救玉牌。

只要捏碎这块玉牌,升仙门所有的长老都会有感应。

到那个时候升仙门内就只留下空云子坐镇,其他的长老全部将全部出动过来支援。

思考良久之后,弱非烟决定还是等等,两枚玉牌相互之间是有感应的。

莫痴那块现在并没有碎掉,说明情况不是很严重。

而黑莲邪教的基地旁,封不同嘴角不停的抽搐,金丹期的他此刻就站在整个基地的上空,并不会被人发现。

因此他莫痴从头到尾的一举一动都被他尽收眼底。

这个逆徒在搞些什么东西,就算要打探情报也不用把每个屋子全都逛遍吧?

不过莫痴并没有受到危险,封不同也就任他行动了。

到宗门里够管不了,到外面就更不好管了。

封不同不禁感叹“一愣神的时间,想不到莫痴都已经这么大了啊”

…………

“哈哈哈!”

经过两个时辰的不懈努力,莫痴将黑莲邪教内除了教主之外的所有人全部洗劫了一遍。

收获了六十多万快下品灵石,不仅把惊鸿剑五十万的缺口补齐了,还多了十万的盈余。

在最后一间房子里,莫痴亿本正经发出了魔性的笑声。

“发财啦!”

随后离开了这个令人开心的地方。

第二天,黑莲圣地之中响起了无数人的尖叫声。

所有人醒来之后发现,他们此刻都变成了一个一贫如洗的邪教坏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