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大比开始,莫痴的点评

“呼呼呼,咻咻咻,呼咻呼咻呼咻”

一大早莫痴的心情就极为不错,今天便是外门弟子大比的第一天,离大比结束就只有六天时间了。

要开始工作了,自己那一万灵石也用得心安一点。

感受到运道上“中吉”二字,莫痴就更开心了。

“万事俱备,东风已至,走起!”

从屋内揣起专门让人连夜赶制,花费了莫痴十块大灵石,用灵谷烹制而成的爆米花,流光一闪,脚踏惊鸿剑腾空而起,朝着道初峰飞去。

“二长老,早上好啊”

道初峰上,莫痴将爆米花藏在身后,举起右手对着面前的二长老打招呼。

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应莫痴,二长老认真的把手中的灵石按照特定的排列放在了不同位置,那一丝不苟的模样,将举着右手的莫痴晾在原地整整两刻钟的时间。

目光在周围的每一寸土地上来回扫视,确定自己并没有出现错误,最后将一道阵棋插在了一颗巨石之上,满意的点了点头。

做完这一切,二长老才回过身,对莫痴重重哼了一声。

“这次主持大比,你就坐在裁判席上就行了,时刻注意比试的人,受伤可以,危机生命不行,追击可以,可以下黑手不行。其他的就不用管了,你师傅和我都已经安排好了。”

“别仗着天资不错,就给我乱来,哼!”

“拿着”

丢下这段话,二长老将另外一面阵旗丢给莫痴,便拂袖而去。

“知道了,二长老”莫痴见并没有其他责备之语从二长老口中吐出,心中也是松了口气。

二长老名为燕门秋,金丹九层,是师傅那一辈实力排行第三的大前辈。

不过岁数已经到了八百九十岁,自知突破元婴无望,便将心思转向了阵法禁制一道,希望在弥留之际为升仙门留下一些东西。

没想到苦修之下,竟然真的成为了出云国内阵法第一人。

至于二长老对自己不是很待见的原因莫痴也清楚。

当年自己第一次看见大凶的运道可是吓个半死,,那时候可是只有十二岁啊。立马连跑带爬的冲到流云阁中求师傅封不同为自己的洞府设置防护禁制。

可师傅根本对阵法一道一窍不通,拗不过自己的哀求,只好请来了升仙门中以阵法出名的二长老。

本来是没什么问题的,可是自己当时不是为了保险起见,再想着来都来了不要白不要,就希望能给洞府内里外各装一百层禁制嘛,本来这也应该没什么问题。

经过自己师傅的不择手段的苦苦哀求,二长老也答应了。

可是二长老竟然因为这两百层禁止,整整布置了22.2天,然后虚脱了!

虽然每一层都拥有是金丹九重至少两次全力一击才能能打破的防御力。

但二长老竟然把锅甩在了自己的头上,这明显是二长老的持久性不强好吧。

再加上这次,一个小小的外门大比,竟然也把在家认真教导徒弟的二长老叫了出来。

有一些小脾气也很正常的。

越琢磨下去,越感到正确,莫痴不禁也点了点头,抬腿向峰内走去。

到时候看热闹,给二长老多分点爆米花!

“哎,听说了没,这次主持我们大比的是云山的二师兄呢!”

“啊,那岂不是亲传弟子?到时候可要好好表现”

“对啊,之前都是找个内门之内排名比较靠前的师兄们来主持,这次换上了亲传肯定是宗门对我们的期望提高了!”

“听说奖励都比之前好了!不过我还是希望能得到二师兄的指导,上次过后,我可是实力提高了好多!”

“我也是,我也是!之前还能用灵石去报名,现在竟然换成贡献值了,枉我空有两万灵石,贡献值却只有三百啊”

“呆!你这厮竟然当众恶心人!我们连两万灵石都没有,妖怪,纳命来!”莫痴隐藏在弟子之中,乘乱喊了一句话。

这些弟子被莫痴的话刺激到,立马涌向那名有两万灵石之人,场面极度刺激,让莫痴忍不住提前拿除了爆米花。

“让你刺激我,外门弟子竟然能有两万灵石,肯定是那个长老亲戚的弟子,要不就是出云国内名门大族的社会小白,本师兄让你提前感受社会的险恶!”

二长老燕门秋刚刚吩咐完其他的执事弟子,抬头便看得场上这热闹的场面,原本不好的心情更下糟糕。

全身灵力涌动,属于金丹真人的威压微微逸散出。

“都在胡闹些什么,停下!”

“大比就快开始了,给我安分点!别还没开始就有人受伤了!”

看见所有的外门弟子都安静下来之后,二长老对莫痴和各位执事用眼神示意了一下。

随后周围流光顿起,身子缓缓升空,凌空而立。

“今日便是外门弟子大比之时,我们升仙门祖师····(此处省略一万字)”

一大段开场白演讲后,二长老一早上没有喝水的嗓子也是干涩得不行。

咽了咽口水,正是宣布。

“外门大比,正式开始!”

…………

日上三竿,炙热得烈阳脱去了他温顺的外衣,将炽烈得阳光照射在大地之上。

升仙门今日如火如荼的外门大比到截至目前为止也已经过去了一半。

不得不说,莫痴觉得今年的外门弟子确实比往常要优秀许多。

擂台上各种自带五毛特效的招式相互对撞,也有几分仙侠片的味道。

让莫痴手中的爆米花减少的速度都快了不少。

果然花了灵石找自己调教之后,明显变强不少嘛,掌门竟然说违反规定。

要知道便宜没好货!

二长老此时心中却是一阵愤怒,自从比赛开始到现在,坐在自己身旁的莫痴嘴巴就一直没有停下来。

自己那七师弟将一切都安排好,让他来这里不是看热闹的。

是让他来这里向自己请教修炼上的指导,顺便主持这次外门大比的。

燕门秋心中对此可是非常的清楚,要不然为什么会让一个亲传弟子加上一位长老来主持外门大比,自己又不是闲得慌。

明明已经准备好回答莫痴的各种问题,也把筑基期修炼上会遇到的各种困难都罗列出来了。

这个莫痴竟然拿着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一边吃,一遍看戏。

真是孺子不可教也!

但是回想起老七这些年为了莫痴费劲心思,凄惨的样子,二长老心中一软。

主动出声:“莫痴,你看这场上二人出招之间都有哪些问题”

先把话题引向修炼方面,莫痴从来不修武技可是出了名的,就算之前为了指导这些人恶补了一些,但肯定不够精通。

自己再稍微指点,引导一下,就能将话题转到自己想象中的轨迹上。

也算对得起老七了!

莫痴听得二长老这样问,心中一喜‘我之前可以说是把外门功法全都翻译了一遍,这个问题不是小case嘛!’

‘等我把这个问题完美回答,改变二长老对我的印象,然后再举一反三,二长老一定会提高我的映像分,最后趁胜追击,让二长老给我再布置一些阵法,这次要求不多,和之前的一起,总数达到222道就行!’

越想越兴奋,莫痴感觉自己真是个小天才。

立马停下手上的动作,指着场上对战的两人,嘴巴像机关枪一样吐出一段话:

“二长老您看,场上正在进攻那人,明显使用的是《撼山拳》,但出招之间略带一丝犹豫,根本没有巨石撼山的味道,而且左路明显大空,非常容易被人抓住机会反制其身。

我觉得这名弟子可以将双腿利用起来,与拳法配合,顺势攻击敌人的下方脆弱之处,必然一击见血,支离破碎,让敌人失去战斗能力。”

“再看防守的这名弟子,修炼《血沙掌》明显不久,太多招式用起来都非常生疏,出掌之间太过遵循招式,没有任何变通的想法,以至于修为明显高于别人却陷入了被动挨打的局面。

并且我觉得他还可以将在对敌之时,突然双掌弯曲成爪,灌输灵力,携带凌厉劲风,以点破面,将双爪击中敌人的胸腔之上,必然事半功倍,让敌人气血不通,血液逆流,面部涨红当场,缴械投降!”

“铿!铿!”拿起一旁早已准备好灵果榨成的果汁,润了润嗓子“二长老,您看我说的如何”

说完,便发现二长老睁着通红的双眼瞪着自己!

莫痴立马看了看身上,发现也没有什么污渍。

实在找不到二长老生气的原因,莫痴只好将手中所剩不多的爆米花递了过去。

“二长老,您吃!”

不停压抑怒火的二长老终于被引爆了,右手一挥,莫痴的后脑勺便挨上了重重的一巴掌。

“你这些年到底从你师傅那学到了什么!我要去亲自问问,这么好的资质竟然被那家伙给糟蹋成这样!!暴殄天物!暴殄天物!!!”

刚刚莫痴那一段对两人点评在燕门秋的眼中可是非常精彩的,就连他也找不到一丝错误。可见莫痴在武技上的天赋亦是非常的优秀。

二长老心中连叹‘不愧是能领悟出那样剑法的人’

可是,之后说的那些招式都是些什么阴损的招式,升仙门如此正大光明的宗门,莫痴是怎样才能变成这样的!

“封不同,你不给我个交代,我跟你没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