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凛冬将至

  • 霍格沃兹的旅法师
  • 汽水没了气
  • 2930字
  • 2020-08-01 20:51:46

温暖的大厅里,木柴在壁炉里熊熊燃烧,时不时发出支离破碎的噼啪声。

诺兰捧着一大碗炖鹿,有滋有味地吃着,莱福咬了一小块鹿肉,含在嘴里,臃肿的身体配上鼓鼓的大嘴巴,看上去十分可笑。

摄魂怪抱着冰晶长剑如同骑上一样守在诺兰身边,火光落在它身上,在地面留下一滩摇曳的影子。

大厅里除了诺兰,其他守夜人在诺兰的要求下离开了,只剩下莫尔蒙总司令、班扬·史塔克,以及伊蒙老学士,头发鬓白的伊蒙,睁着浑浊的白瞳,他虽然看不见摄魂怪,但是他比谁都能清楚地感受到摄魂怪的存在。

眼睛好,不一定看的更清楚。

“这位客人不享用美食吗?”

班扬、莫尔蒙两人神色动容,他们看见了地上的那道影子,却看不见摄魂怪。

如果是之前,诞生于情绪的摄魂怪,一般人还是能够感受到它的存在,可是穿过长城的隧道之后,摄魂怪身上散发的寒冷气息与负面阴影完全消失不见,就连诺兰也觉得奇怪。

“它吃的不是这些,呃哦,谢谢你们的炖肉。”

食物总是让人幸福的,诺兰舒心地坐在凳子上,享受着饭后余味。

“呵呵,小孩,你是我见过最奇怪的男孩。”

伊蒙蹒跚走到诺兰身边,十分自然地坐在了一旁的凳子上。他伸出手,颤颤地摸向诺兰的黑色长袍,料子十分柔软,完全不像是野人的作品。

“孩子,你能告诉我你从哪里来?你叫什么?威尔和你什么关系?”

老头子如此随和,诺兰也不好放肆,他坐直了身子,看了看一脸沉闷的班扬和莫尔蒙,然后向摄魂怪打了个响指,让它把异鬼的冰晶长剑拿出来。

莫尔蒙、班扬两人古怪地看着变戏法般出现的冰晶长剑,两人先前都见过这柄剑,后者的长剑还被他砍了一刀。

“这是?”

“异鬼你们知道吧,我从他们身上得到的。”

“旧神在上,异鬼已经消失数千年了!八千年前,我们的祖先战胜了异鬼,然后花了数个世纪筑造了这座长达三百英里、七百英尺高的冰雪长城,我们守夜人守护至今,再也没见过异鬼。”

“你们没见过异鬼,不代表他们已经消失。对了,我叫诺兰,诺兰·艾特。”

“诺兰,这名字不错。”

“谢谢,伊蒙学士。”

得知眼前的半透明长剑是异鬼的武器之后,莫尔蒙、班扬两人有点坐不住了。

“你是怎样击败异鬼的?还有威尔是怎么回事?”

诺兰指了指一旁的摄魂怪,尽管三人看不见它。

“我的守护者打败了异鬼,顺手救下了威尔,他本来想着带一具尸鬼回来向你们报告他所见到的一切,可是在森林里,我们遇上了十几个野人,他被射杀了,我的守护者只能为威尔报了仇。”

“原来如此,那个尸鬼呢?”

“趁乱跑了。”

诺兰瞟了一眼莫尔蒙,只见他皱着眉头,似乎他不怎么相信?

“司令大人,我知道的就是这么多了,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反正对我没什么影响。”

摄魂怪挥了挥手里的长剑,半透明的冰晶剑身在火光中冒着寒气,诡异又危险。

这时,伊蒙学士颤颤地从诺兰身边站起来,他走到摄魂怪身前,微微欠身。

“我们不会对一个孩子出手,请阁下不要紧张,司令大人,请你为他们安排一个房间歇息,我想小诺兰路途跋涉,应该需要歇息了。”

既然伊蒙学士表态了,莫尔蒙只好照做。

“班扬,你带这位诺兰少爷去国王塔歇息。”

“好的,熊老。”

诺兰抱起木桌上的莱福,对着两个老人欠首,然后跟在班扬离开了大厅。

“伊蒙老师傅,你觉得这个小子所说的是否属实?”

“莫尔蒙大人,你能看清他那位侍从的面目吗?虽然我看不见,但是那股及其隐秘的危险气息,一直零绕在我的心里。”

“没有,我只看到火光下的一团影子,还有把冒着寒气的长剑。”

“那就得更加小心,在维斯特洛大陆,我还不曾听说过有这样的存在,恐怕只有诸神才能知道了。所以,不管那位小孩所说是否属实,我们必须派游骑兵调查一翻,以及向七国请求增援,凛冬将至!”

莫尔蒙叹了一口气,随着时间的流逝,建立守夜人军团的目的逐渐淡化,而由于七大王国对长城的忽视,守夜人军团的人力也越来越少,异鬼,现在对于他们来讲,也只是用来吓唬小孩子的传说罢了。

如今,守夜人良莠不齐,农民,还不起债务的人,偷猎者,强奸犯,小偷以及私生子成为了补充军团的主要力量,或许也只有北方的一些贵族还把守夜人当作是一份荣耀。

诺兰和班扬来到了一座100尺高的塔楼下面,正是为贵宾准备的国王塔,已经许久没有人来光顾这座塔楼了。

“请跟我来。”

班扬推开了橡木大门,领着诺兰来到了一个房间,由于鲜有生客居住,房间的一切摆放都是老旧而又崭新。

诺兰坐在床上,摸着柔软的羊毛被子,闻着上面点点霉味,心想终于能好好睡上一觉了。

“如果没有什么其它的吩咐,我就先告退了。”

点燃了火炉里的火之后,班扬对着摄魂怪微微欠首,看了一眼床上的诺兰就关上房间离开了。

“唉,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走了,实在太没有礼貌了。莱福,你说是不是?”

“呱?”

有摄魂怪守着,诺兰也懒得去布置防护魔咒,只是草草地给木门上了一道锁定咒,没有他的阿拉霍洞开,除非把门劈了,否则别人休想打开门。

裹着柔软厚重的羊皮,诺兰眯上了沉重的眼皮,不一会就睡着了。

原本躲进被子里的莱福钻了出来,死死地盯着摄魂怪。

果然,像昨晚一样,摄魂怪再次来到诺兰身边,无视了莱福的怒目,悠长而缓慢地吐纳了起来,看不见的东西在它与诺兰之间传递。

“呱!”

只见莱福铆足了劲,全身的力气都用在它的小肥腿上,然后,它跳了,它跌在了地上!

跳远跳高皆失败的传奇蟾蜍看着高高的床脚,它放弃了跳回床上的念头,挪着身子爬到了火炉旁边睡了起来。

此刻深深入睡的诺兰,正眉头紧皱,小脸十分痛苦的样子,似乎做了什么噩梦一样,额头冒出一滴滴冷汗。摄魂怪没有理会,继续保持一呼一吸的状态。

离开国王塔之后,班扬回到了大厅,守夜人的高层人员都聚在那里,讨论着关于诺兰所说的事情。

“班扬,那个孩子睡着了?”

“司令大人,他一上床就睡了,至于那个神秘侍从,我还是没有看见他。”

“班扬大人,我听说你去接他的时候,曾被那个神秘侍从用那把古怪的剑砍了一刀?”

班扬看了一眼艾里沙·索恩,然后从剑鞘抽出自己的佩剑。当其他人看到剑身上面的白霜与裂痕,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凝重。

“这、这把剑?”

“废了。”

莫尔蒙眼光毒辣,一眼就瞧出这把精钢所制的长剑已经脆弱不堪,他抽出了自己的佩剑长爪,由瓦雷利亚钢锻造,是熊岛莫尔蒙家族的祖传宝物。

只见他挥舞着长爪,用力地砍在班扬的剑上,两剑相撞,班扬的精钢长剑轰然碎裂,如同冰渣子掉了一地。

众人看着地上钢铁碎片,沉默不已。

如此恐怖的武器,那么制造它的异鬼得有多么可怕?

“司令大人,我们?”

“都退下吧,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我们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班扬,你留下。”

房间里,班扬看着莫尔蒙憔悴的样子,此前他是老当益壮、意气风发,现在却...。

“班扬,你相信那个孩子所说的话吗?”

“熊老。我不知道,但是我选择相信他。”

“或许也只有我们守夜人相信他了!”

“大人!”

“班扬,找个机会,你带上那个孩子去向你的哥哥奈德说明一切,等你回来之后,带领游骑兵北上侦察。”

“大人,万一诺兰·艾特不愿意跟我一同去凛冬城怎么办,他身边还有个神秘随从。”

“他会去的,我相信你可以做到的。”

班扬:“...”

忽然,外面传来一阵慌乱,两人离开了房间,来到了广场。只见诺兰所在的木门从国王塔上撞出了一个大窟窿,丝丝的黑气环绕着整座塔飞舞着。

众人看到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人形生物,手握一把冒着寒气的半透明长剑从国王塔飞了出来,月光的照耀下,人们看清了他的脸:灰白色的褶皱枯脸,空洞的眼窝蒙着一层薄薄的结痂皮,以及那张丑陋大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