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绝境长城

  • 霍格沃兹的旅法师
  • 汽水没了气
  • 3199字
  • 2020-07-31 22:16:04

“终究还是领了便当,唉……”

诺兰看着倒下的威尔,他的手里还紧紧握着那根绳头。这么活生生的一个人死在他面前,心里难免一阵悲凉。

人就是这么脆弱。

野人们被飞沙走石咒炸飞之后,除了当场死亡的三个人,其余的挣扎着爬起来,恐惧地望着诺兰,心里想要逃走,但是双腿还没挪动几步,一股黑暗、绝望便已经笼罩他们。

摄魂怪!

它如同死神般追向野人,吸取着他们身上仅存的快乐,使绝望、恐惧的情绪不断加深,最终野人们都瘫软在地上,无法逃走了。

“恶、恶魔!”

为首的野人尚存一点理智,在摄魂怪追逐、吸取他的情绪时,他就已经能看见这个可怕的怪物,一身破烂黑袍,兜帽下可怕的怪嘴悠长而缓慢地吐吸着。

“一个不留。”

不含一丝感情,摄魂怪听到诺兰的命令之后,兜帽完全解开,恐怖如异鬼般的嘴脸,慢慢地凑近了地上的野人。

所有野人的灵魂尽数被摄魂怪吸出,变成一堆行尸走肉,某种情况下,他们变成了和尸鬼差不多的存在。

吸取了十几个野人的灵魂之后,摄魂怪回到了诺兰身边,异常满足。

“我都有点怀念你围着我,叫我诺兰大人了,威尔。”

火焰从魔杖喷出,落到威尔的尸体上面,熊熊燃烧了起来。紧接着,诺兰对准了一旁的空地,淡蓝色的火光直击地面,“嘣”地一声炸开了一个小坑。

“嘣!嘣!嘣!”

连续数道飞沙走石咒,终于在地上炸开了一个足够深的坑,足以让威尔的尸体长眠地底。

“或许霹雳爆炸会好用点,可惜我还没练呢。”

诺兰神色看上去有点靡靡,几次使用飞沙走石Max化,以他目前的身体还不足以支撑这么高强度的魔法。

尸体足足烧了半个小时,只留下一堆烧焦的骨头,随着魔杖一会,所有的骸骨全都飞进深坑里,接着一大堆石头、积雪把深坑填上,直到形成一个小土堆。

“牌子就不做了,太费劲了,再见了,威尔。粉身碎骨!”

一道白光击中了艰难逃跑的尸鬼小女孩,整个躯体被炸得粉碎。

“走了,莱福!”

一个尸鬼能证明得了什么?

拖着疲倦、寒冷的身体,诺兰捡起地上的莱福,带着摄魂怪往绝境长城走去。

“喂,你能不能背着我飞过去?”

望着即将昏暗的天空,诺兰停下脚步,撑着冰晶长剑看向摄魂怪。接近三米高的摄魂怪对比着诺兰十三岁的身躯,画面感十足。

摄魂怪没有动作,黑色兜帽下的脸嘴脸无法看清,它依旧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看来骑着摄魂怪飞过长城的奢望做不成了,诺兰继续闷着脸拄着长剑继续赶路,森林还是那般茂密,天气还是那般寒冷。

太阳依然沉睡,月亮还未升起,整座鬼影森林渐渐被黑暗吞噬。

“呱!”

莱福盯着诺兰手里的鸡腿,两双小眼睛看不出是生气还是什么,嘴巴鼓鼓的。

“你不是已经吃了几个小昆虫了嘛?再说,我这个也不管饱,消化在肚子的终究是水。”

莱福转过身去,跳到一旁的火堆旁边,伸出两只小前爪对着火堆取暖。

“难道你要把自己烤了给我吃?这不太好吧,烤蟾蜍我还没吃过呢?”

玩笑过后,诺兰咬了最后一口鸡腿,正想要把骨头扔到一旁,却发现嘴里的鸡肉已经化为雪水,猝不及防之下,诺兰把嘴里的雪水吐了出来,手里的鸡骨头也变成雪棍子。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诺兰很不解,他实在搞不明白自己的魔法怎么这么快就失效,还有那股施放魔咒伴随的那股生涩感,实在太诡异了。

万一再也放不出魔法怎么办?

这个念头一起,诺兰再也坐不住了,急忙站了起来,抱起火堆旁的莱福,准备连夜赶路,尽快地离开鬼影森林。

“这把剑你拿着总可以吧?”

摄魂怪伸出枯瘦、灰白色的手,接过了长剑,轻轻地挥舞几下,似乎很合适。

“你拿得动呀,我不就比它重一点嘛?你说呢,莱福?”

“呱?”

不得不说,摄魂怪把长剑抱在怀里的样子,有那么一丢丢小帅,如同孤傲的剑客,漂浮在半空中,遗世独立。

高达两百米的绝境长城上,一名穿着黑色大衣的守夜人,顶着寒风站在长城的边缘,正要解开裤带,往脚下撒一泡畅快淋漓的尿。

迷糊之间,守夜人看见长城脚下半英里以外的树林里出现了一道移动的火光,他急忙提好裤带,走向了另外一名黑衣守夜人。

“有情况!”

“会不会是游骑兵回来了?”

“看不清,只能见到一道火光,先敲响钟声。”

“咚!”

一道钟鸣声响起,响彻整个冰墙绝壁。

森林里面,诺兰抱着莱福,手里拿着魔杖,一支燃烧着的火把漂浮在他身边来回环绕着,火光随着寒风摇曳,不断散发着可怜的热量。

当诺兰离开鬼影森林的最后一棵树木时,广大的苍白冰壁映入他的眼中,心中不由一阵颤抖。

“这要是在我们那里,妥妥的网红地啊!”

“呱?”

忽然,长城底下的隧道大门被升起,几名骑着马的守夜人,身裹黑羊皮大衣,举着火把从里面冲了出来,方向正是诺兰所在的位置。

诺兰看着飞奔而来的守夜人,环绕在他身旁的火把立马掉在了雪地上,不甘地燃烧着。

“怎么是个男孩?”

马蹄声渐听,总共五名守夜人,当他们看清楚诺兰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年时,他们大失所望,接着又好奇了起来,一个衣着单薄的黑袍少年,是如何穿过神秘的鬼影森林到达长城的?

“孩子,你是谁?你怎么来到这里的?”

诺兰抬起头看向为首的守夜人,脸庞消瘦,厚密的胡渣子,一双锐利的灰蓝色眼睛。

“班扬大人,这小子不会是个哑巴吧?或者说是个傻子!”

这句话一说出,守夜人都哄笑了起来,只有那个被称为班扬大人的守夜人凝视着诺兰,下一刻,他从马背上跳了下来,谨慎地靠近诺兰。

虽然摄魂怪收敛了气息,班扬还是能感受到若有若无的负面气息,他眼前的这个少年,越发神秘。

“你是班扬·史塔克?”

“你知道我?”

“威尔提起过,说你是守夜人的首席游骑兵,长得很帅气,如今一看,确实是个有故事的人。”

咋一听之下,班扬觉得眼前这个少年在骂自己,但是他又没有证据。

“你见过威尔,他在哪?”

“死了,我埋的。”

听到诺兰埋了威尔,班扬立马抽出了长剑戒备了起来。

“你到底是谁?”

“我不喜欢别人拿着剑对我说话,太没有礼貌了。”

一把半透明的长剑凭空出现,狠狠地斩在了班扬的剑上,紧接着,钢铁长剑的剑身结满了白霜。

突如其来的非金属碰撞声震惊了其余的守夜人,他们纷纷抽出长剑,死死地盯着诺兰和那柄半透明的长剑。

“都收起来!”

班扬呵斥着守夜人,他看着自己手中长剑结满了白霜,直觉告诉他,这精钢锻造的长剑已经崩溃了。

守夜人听到班扬的命令,不甘、害怕地把自己的长剑收了起来,那把凭空出现的冰晶长剑实在太可怕了。

场面一度死寂,所有的守夜人畏惧看着诺兰。

“这里风太大,我们找个温暖的地方再说。”

形势比人强,班扬不得不听从诺兰的要求,他收起来自己的长剑,然后让诺兰和自己共骑回到长城内的黑城堡。

“别想着耍什么花样,我不是你们的敌人,威尔也不是我杀的,他是被一群野人射死的。”

“那...”

“别说话,我要歇会,抱紧我。”

诺兰靠着班扬眯上了双眼,摄魂怪手持冰晶长剑跟随在一旁,守夜人只看到长剑跟着他们一起移动,说不出的怪异。班扬双手握紧缰绳,他看着怀里歇息的诺兰,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哥哥的几个孩子。

守夜人骑着马带着诺兰一路慢慢地往长城隧道口走去,半英里长的路程愣是走了许久才到达精钢所制的升降门下。

一大群黑衣人正在隧道口守候,当他们看到首席游骑兵班扬抱着一个少年,边上还挂着一把凌空的冰晶长剑之后,每一个守夜人都愣住了。

“诸神在上,这到底是?”

班扬看着守夜人的杰奥·莫尔蒙总司令,摇了摇头,然后抱着诺兰从马鞍上下来,一旁的摄魂怪也把冰晶长剑藏回到自己的斗篷里。众人看着消失的长剑又是一阵议论,班扬大人到底带回来什么东西?

这时莱福从诺兰怀里跳到地上,班扬才发现诺兰还抱着这么丑的一个蟾蜍。

“呱!”

“有什么吃的吗?我饿了。”

迫切需要一个解释的莫尔蒙来到班扬身边,指着诺兰说道:“班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出去怎么带回来一个男孩?还有刚才那把消失的长剑?究竟发生了什么?”

“莫尔蒙大人,我...”

班扬也是有苦说不出,诺兰一言不合就砍了他的剑,让自己把他带回黑城堡,现在又囔囔着要吃的,半知不解的他实在说不清。

“威尔死了,我埋的。”

语不惊人死不休,诺兰一开口,莫尔蒙等守夜人以一种奇怪、震惊的眼神看着眼前的少年。这时,一个瘦小的老人走了出来,满脸皱纹,眼瞳全白,颈上挂着一条金属学士项链。

“带着这位客人,我们去大厅里再说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