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命运难改

  • 霍格沃兹的旅法师
  • 汽水没了气
  • 2867字
  • 2021-08-19 15:12:53

数百艘船只横行在海面上,海浪也不敢造次,但是跟舰队上的人相比,它这点平静还远远不及。

龙妈扶着栏杆,死死地盯着从空中坠落的雷加和韦赛里斯,当它们彻底沉入海中,龙妈眼眶通红,在她看来,这两条龙已经死了。

“卓耿!”

龙妈用瓦雷利亚语朝空中大喊一声,没过几秒,与大牙缠斗的卓耿俯冲落下,最后双足踩在了海面上,龙妈跨过船杆,跳到了它背上,手里还拿着诺兰的魔杖。

“飞!”

龙妈一手紧握卓耿背上的尖刺,卓耿一踩水面,双翼一振,掀起一股旋风,朝着天空飞去。

就在这时,原本埋葬雷加、韦赛里斯的那处海面,忽然变得沸腾起来,随后两颗硕大的龙头钻了了出来,并且发出巨大的嘶吼声,船只上围观的众人不禁为之鼓舞!

无敌的巨龙怎么会轻易死去呢?

但是,失去理智龙妈已经听不到了,骑着卓耿的她要用诺兰的魔杖狠狠地教训一下大牙。

伴随着一人一龙穿过厚密的云层,炫目的日光落下,龙妈四处观望,极力地想要找到大牙的身影,忽然卓耿脚下的云层翻涌,龙妈连忙驱使着卓耿飞离,死死地盯着快要破开的云面。

不曾想,从云层里钻出来却是雷加和韦赛里斯。

“雷加?韦赛里斯!”

看到自家的龙崽子安然无恙,那份失而复得的感觉填满了龙妈的心灵,要知道不是碍着诺兰的情面,她都快要黑化了。

三头不可一世的巨龙徘徊在云巅,龙妈目光辗转,却也无法寻找到那道纯白的身影,心头有点凌乱的她对着四方喊了几声:“大牙!”

或许是不熟,或许是真的像它的主人一样消失不见,等了好一会的龙妈终是放弃了,骑着卓耿往下方的舰队飞去,韦赛里斯和雷加亦紧跟其后。

海面上,密密麻麻的船只在漂浮着,小恶魔提利昂望着空中滑翔的三头巨龙,心头不由一松,他可不想自己的女王受到丁点伤害。

拽着手里的小布袋,提利昂来到船头,递给了从卓耿身上下来的龙妈。

“你们看到大牙……那个白色的生物吗?”

龙妈开口问道,船上的众人纷纷摇头,他们也很想知道那个脑袋像龙身体却像蛇的大牙去哪了,还有它的主人国师诺兰,除了龙妈和女王之手提利昂以及席恩,其他人只闻其人不见其身。

有一个堪比巨龙的宠物,那它的主人得多神秘?

北境临冬城,原本挂在波顿家族旗帜的城墙早已换上了史塔克家族的冰原狼旗帜。

不久之前,为了夺回临冬城,著名的私生子琼恩·雪诺带领着野人与另一个比较出名私生子波顿·拉姆斯展开了大战。

虽然剧情变得有些曲折,但是情况还是那个情况,北境之王罗柏带领着残余军队想要与琼恩夹击临冬城,却不曾在途中遭受到兰尼斯特军队的伏击,全军覆没,其妻子、母亲也被残忍杀害。

血色婚礼没发生的终究是发生了。

世界的修正率何其强大,许多看似被改变的,依旧逃不过他们的命运。

私生子之战中,琼恩一度危急,他带领的野人军队也死的七七八八了,幸运的是,珊莎和小指头带着鹰巢谷的谷地骑士半路杀出,扭转了局面,小剥皮拉姆斯溃逃回临冬城,但最终还是被琼恩带领着剩余的野人击败,成功的夺回了临冬城。

夺回家园的喜悦并没持续多久,罗柏全军覆没的消息传到两兄妹耳中之后,两人一度沉默。

家回来了,人却又少了几个。

小儿子瑞肯像是早已知晓一切,他冲进了墓窖里头,那里有他父亲以及家人的回音。

“嘿,瑞肯,来帮姐夫打开这道门。”

还没有被喂狗的拉姆斯被珊莎关押在了墓窖,他隔着栅栏,满脸血污带着奸诈的微笑,一股强烈的求生欲望尽显。

瑞肯也是经历了风风雨雨的人了,他只是瞟了拉姆斯一眼,随即往墓窖深处走去。

隔着铁栏,拉姆斯无力地垂下脑袋,身上的绳索紧紧地捆着他的四肢,感受着脸上的疼痛,他的脑海中断断续续传来一些陌生的画面。

还没等他细细回味,又是一阵脚步声传来。

“珊莎,你好啊,珊莎,这里……就是我要待的地方吗?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到了尽头,咳……没关系,你不能杀我,我现在是你的一部分。”

拉姆斯仰起头,看着眼前光鲜亮丽的珊莎,这可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啊。

面对阶下囚的拉姆斯,珊莎心中的悲伤瞬间被仇恨冲散,之前的一切种种一下子涌进了她的脑海里,她要眼前的这个恶魔痛苦地死去,看着他死去!

“你的言语会消失,你的家族、姓氏,所有关于你的一切都永远会消失。”

这句话从珊莎嘴里说出,平静无比。

拉姆斯咽下口腔里的混合着血液的吐沫,脑海中传来的画面越发的清晰,这时一阵低沉的嘶鸣传来,他望了一眼,正是他的猎犬。

“我的猎犬绝对不会伤害我。”

“你已经七天没有喂过它们了,你说的。”

“它们是忠犬。”

“的确,但是它们现在饿疯了。”

拉姆斯再次咽了口吐沫,目光不安地扫过那两条猎犬,心中的恐惧越演越烈。

在巨大的恐惧面前,拉姆斯脑海中清晰地涌现许多画面,诺兰施展在他身上的遗忘咒已然被打破。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对我做这些?!”

听着拉姆斯的话,珊莎以为是对她讲的,心中复仇的快意更加舒适了。

两条猎犬流着哈喇子凑近了拉姆斯,从开始的舌头小舔到大口撕咬,拉姆斯挣扎着,尖叫着,依旧无法逃脱被自己爱犬吃掉的命运。

虽然场面血腥至极,但是珊莎很享受,她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傻女孩了。

“鬼……魂……传说!”

发出最后的呼喊,剥皮爱好者拉姆斯,猝!

珊莎没有在意这句话,扭头离开,她要叫人把这两条狗宰了,毕竟这可是她家的墓窖,有关于拉姆斯的一切她都要清洗、扫除!

离开墓窖之后,悲伤再度回到珊莎心中,她依旧不能接受自己的哥哥罗柏以及母亲凯特琳死去的消息,抹去眼角一滴泪水,珊莎抬头看了天空中的银月。

呵,真圆。

塞外,原本无风也无雪的先民拳峰,一头巨大的黑影降落在山头,在月光的照耀下展露了它的真身,赫然是寒神的冰蓝巨龙,展开的双翼几乎覆盖了先民拳峰的山顶,巨大的体型即便是卓耿也难以匹敌,恐怕只有黑死神贝勒里恩能够与它一决高下。

“吼!”

伴随着蓝龙发出的一声怒吼,天空开始刮起了狂风,无数雪花开始飘零。

数不清的异鬼、尸鬼填满了先民拳峰的山脚,它们开始前进,一部分往绝境长城,另一部分往三眼乌鸦所在的鱼梁木洞穴,而那冰蓝巨龙并没有动作,俨然化作雕像,威严地立在先民拳峰之上。

兴许是在等它的主人吧。

一座隐秘的山峰上,鱼梁木的叶子随风飘落,底下的洞穴里头,三眼乌鸦、布兰、玖健紧闭着双眼,他们此刻还在绿色之梦里遨游。

洞穴外面,玖健的姐姐无聊地看着月色,她偶尔会转过头看一下洞口,好希望布兰或者自己的弟弟会突然出来陪陪她。

随手拾起一块石子扔了出去,梅拉感到一阵倦意袭来,便要起身回到洞穴里面休息。

就在这时,无云的夜空突然变得风起云涌,月亮也被吓得躲起来,一阵刺耳啸叫从不远处传来。

梅拉紧了紧衣服,倦意顿时全消,她不安地望着外面,月光被掩,黑漆漆的一片好像有什么东西要跳出来一样。

山洞上的鱼梁木忽然钻出来好几个森林之子,他们手握龙晶匕首如同面临大敌。

冰原狼夏天忽然从洞穴里跑了出来,对着地面一顿狂吠,梅拉和森林之子纷纷退到洞口处,死死地盯着堆满积雪的地面。

忽然一只枯手戳破了雪面,接着第二只、第三只……

十几具尸鬼从雪面爬了出来,它们尖叫着冲向洞穴处的梅拉和森林之子,就在尸鬼快要碰到他们的时候,一股力量将这些尸鬼撕碎,只是几块骨头空落落地掉在地上。

森林之子非但不喜,反而越发紧张,他们让梅拉进入洞穴里面叫醒布兰等人,尸鬼的出现就意味着异鬼已经找到了他们,夜王很快就会到来。

梅拉也不含糊,拔腿就冲进了洞穴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