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野人

  • 霍格沃兹的旅法师
  • 汽水没了气
  • 3064字
  • 2021-07-26 18:50:52

幽暗阴森的鬼影森林,几缕月光勉强挤过厚厚的树枝,如同发光的银针斜斜地插入黑暗里。

“嗷呜...!”

一声狼嚎从远处传来,熊熊的火堆时不时发出木柴燃烧破碎的声音。

诺兰倚着树干睡得不是很舒服,可怕的低温不停地敲打着他的皮肤,身子不自觉地蜷缩了起来。莱福从他的黑色巫师袍里溜了出来,一双浑圆的小眼睛盯着诺兰好一会儿,然后抬起头看向摄魂怪。

黑色的破烂斗篷随风而动,黑色兜帽露出了丑陋的嘴巴,一呼一吸,悠长而缓慢却富有旋律,看不见的东西在诺兰与摄魂怪之间相互传递。

“呱!”

摄魂怪略微看了它一眼,继续汲取着、吐纳着,喉咙发出瘆人的咯咯声。

地上的火堆并没有熄灭,不断地辐射着光亮与温度。

莱福跳到诺兰的面前,它看着那张难受的小脸,眉头紧皱,仿佛经历巨大的折磨一样,但是它什么也做不了。

无奈的莱福只好爬回黑色长袍下面,安心地享受诺兰怀里的温暖。

一夜过去了,地上的火堆早已燃烧殆尽,只留下一堆黑炭。雪花在空中飘舞着,但是没有一片落在诺兰所在的地方。

勉强睁开双眼的诺兰,皱着眉头从地上站了起来,只觉浑身酸痛,神色靡靡。挂在他胸前的莱福一下子掉了下来,摔醒了。

“早啊,莱福!”

“呱!”

诺兰撇了撇嘴,不再理会小东西,转过头看向摄魂怪,它对着诺兰点了点头,兜帽下看不清表情。

这年头,连摄魂怪都会打招呼了。

揉着略微迷糊的脑瓜子,诺兰发现一旁的威尔还没有醒来,而那个尸鬼女孩正在挣扎着,但是它身上的粗绳子死死地把它捆住,动弹不得。

诺兰抽出魔杖,正想要对威尔使用复苏咒,不知为何,他感到一点点的阻塞,非常不流畅的感觉,就好像是第一次使用魔法一样。

生涩!

见鬼了?

“快快复苏!”

白光一闪而过,地上的威尔渐渐醒了过来,他睁开双眼,看见脸色阴晴不定的诺兰,原本想要说些什么的他都憋回心里。

“诺兰大人!”

“带上你的尸鬼,我们现在就出发。”

“是的,大人。”

诺兰心烦意乱,一股若有若无的恐惧感压在心头。

“诺兰大人,你的剑。”

威尔双手恭敬地捧着半透明的长剑,弯着身子递给了诺兰。

诺兰接过长剑,一股寒气直冲面门,异鬼不知用了什么魔法,凝结了冰晶,铸造成如此奇特的武器,能轻易冻结、斩碎钢铁。

这把冰晶长剑剑身细长,十三岁的诺兰把长剑握在手里,依旧有些吃力,思索了一会,他把长剑还给了威尔。

“这把剑你拿着吧。”

“谢谢诺兰大人的赏赐!”

“暂时的。”

尽管如此,威尔还是满脸喜色地收好了长剑,然后跑到尸鬼少女身边,看到它身上的粗绳子,再一次惊叹诺兰的‘神力’,一把拎起绳头,拉着挣扎的尸鬼上路。

“诺兰大人,请让我为你带路。”

没有理会威尔的献媚,诺兰挪动着脚步,踏上前往绝境长城的路,地上的莱福一边跳着跟在他身后,一边呱呱地叫着。

威尔手里拎着绳头,尽量保持着距离,他隐约感到诺兰身边有一个奇怪的东西,虽然看不见,但是他能感受到那股可怕。

鬼影森林上方的太阳艳挂高空,即便如此,气温依旧低迷。

奇葩的队伍不知行走了多久,诺兰看了看手腕上的机械表,十点三十五分,也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时间是否同步,或许差不多吧。

经过一棵鱼梁木的时候,诺兰隐约感到有种东西在窥探他,不由地停下了脚步,仔细地瞧了瞧那如骨头般灰白树干,深红如血的叶子随着寒风摇曳。

“诺兰大人,这是一棵鱼梁木。”

“为什么没有人脸?”

“大人,鱼梁木上的人脸是雕刻上去的,鬼影森林里有许多鱼梁木,并不是所有的鱼梁木会雕刻上人脸的。”

原来如此。

诺兰拿出魔杖,指着鱼梁木,伴随着那股生涩、阻塞感,他像是握了把刀子一样在树干上切割了起来,鲜红如血般的汁液从树皮里流了出来,滴在地上。

看到诺兰手里好像握着一把无形的剑,威尔才明白诺兰为什么不稀罕异鬼的长剑,心中对诺兰的敬畏无以复加,之前的小心思也一起消失了。

随着诺兰的一阵比划,一个人脸完成了,正是诺兰自己的模样,只不过血红色的汁液模糊了整张脸。但是不到片刻,那些汁液消失的无影无踪,雕刻出来的轮廓清晰可见。

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总得留下点记号。

一年级时,诺兰在有求必应室没少练习切割咒,一般巫师只是用来切布、切水果什么的,他可是丝毫不怀疑这道魔咒的潜力。

“走了。”

“大人,我对你的敬仰...”

“别废话,带路!”

“是,大人!”

诺兰等人离开之后,鱼梁木上原本不再流出汁液的人脸,似乎活了过来,两道如血般的汁液从眼睛中流了出来。

每踏出一个脚步,鬼影森林茂密的树木就稀疏一分,行走了大半天的诺兰和威尔,两人已经可以透过树林看见那巍峨雄壮的绝境长城。

“诺兰大人,我们快到了,你瞧见那长城了吗?”

“我还没瞎呢。”

威尔讪讪一笑,手里紧紧拽着绳子,那尸鬼少女不断地挣扎着,他怎么也想象不了,一个死人小女孩还有这么大的力气。

诺兰找了棵看起来比较舒服的树木,靠着坐了下去,莱福趴在他旁边,很不满地叫着,似乎是为了吃的,似乎也不是。原本能听懂莱福叫声的诺兰,在睡了一觉之后,已经不懂这个胖蟾蜍的呱叫了。

冰凉的积雪咯得诺兰十分难受,如果他的变形术学得高深一点的话,就能弄出张温暖的毛毯,甚至一张床,大胆一点的话,弄出一顶帐篷也是可以的。

可惜,变形学比魔咒学难太多了,天才如诺兰,他只能做到变变小动物、鸡腿什么的。

在霍格沃兹的两年里,诺兰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魔咒学和黑魔法的练习上面,其它真的是及格就好。

歇息了不到一会儿,威尔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带着尸鬼回到黑城堡,守夜人的总部,向莫尔蒙总司令报告他在黑影森林里所看到的一切。

想到这,他看向正坐在地上诺兰,这个神秘少年,要不是他,自己就死在异鬼手里了。

“诺兰大人,我们现在加快脚步的话,就能在天黑前离开鬼影森林,到达绝境长城脚下,我相信守夜人兄弟就会看到我们,那时候就安全了。”

“怎么,跟我在一起很危险?”

“不不不,诺兰大人,遇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要不是因为你,我早就变成尸鬼了。我恨不得...”

“好了,我们走吧。”

“是,诺兰大人。”

再度启程,威尔感受到诺兰似乎没有那么嫌弃自己,紧绷的身体难得地放松,就连拉着尸鬼少女也不觉得费力了。

“诺兰大人,容许我问一下,你是来自哪里的?”

“霍格沃兹。”

“可是,诺兰大人,我从未听说过在维斯特洛大陆有这么一个地方。”

“不知道就算了。”

威尔一时间觉得心好累了。

行走了一段路程之后,忽然数道破空声袭来,数支箭矢从阴影中射来,直冲诺兰、威尔两人。

一瞬间,箭矢就已经淹没了两人。

不远处,十几个穿着羊皮大衣的野人出现在他们面前,身上挂着一些奇怪的骨头制品,还有背着数袋不知道什么。

这些人正是绝境长城以北的掠夺者,似乎不久前才掠夺完物资回来,攀爬穿过了长城正想要返回塞外,刚好就碰上赶路的诺兰和威尔。

“谁射的箭?连个小孩子都射不死?”

看到诺兰还完好无损地站在那里,为首的野人掠夺者很生气地朝弓箭手骂道,然后从一个野人手里夺下长弓,并从他的箭袋里抽出一支箭矢,瞄准了诺兰。

“唰!”

信心满满的野人不以为然地看着即将死在箭下的诺兰,下一秒他的眼珠子都被震惊地要掉出来了。

只见携着破空之势的箭矢好像撞上了一个屏障一样,箭矢弹开掉在了地上。

“七层地狱!”

野人恐惧地举起长弓,再次瞄准诺兰,其他野人弓箭手也纷纷瞄准,箭矢再次射出,毫无意外,所有的箭矢都被挡住弹开了。

还没等野人们架好箭矢,一道淡蓝色的光从诺兰手中汹涌而出,愤怒地冲向他们,震惊中的野人没有来得及躲开,魔咒就在他们之间炸开,强大的冲击波撕裂了范围中心的野人,其余的则被冲击得七零八落。

“诺兰大人,咳咳...咳。”

鲜血从威尔嘴里流出,先前野人的箭矢,无差别地落在他和诺兰身上,由于两人站的比较远,诺兰的铁甲咒没有来得及罩住他,导致他被数支箭矢穿入身体。

“请务必...把尸鬼带、带到长城,拜托了!”

艰难地说完这句话之后,威尔倒了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