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场面一度焦灼

  • 霍格沃兹的旅法师
  • 汽水没了气
  • 2609字
  • 2021-08-06 12:14:48

“你说咋办吧,反正你待在这里跟坐牢没差别,被我石化一下就当养生咯。”

从石化中恢复过来的莱福,对于这种动弹不得但意识清醒的遭遇相当的不满,任凭诺兰怎么说都消不了它的气。

一旁的大牙更是不敢面对它的‘老父亲’莱福,毕竟它也是同伙。

“行吧,这事先欠着,等你想通了再找我。”

像个负责任的渣男,诺兰丢下一句话就离开了,反正莱福也没说话,权当它答应了。

见到诺兰离开了,大牙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只能卑微地低耸着脑袋凑到莱福身旁,轻轻地碰一下它。

看着这个辛辛苦苦孵出来的好大儿,莱福可是一点脾气都没得,抬起短小肥壮的前爪,莱福狠狠地朝着大牙的脸锤了几下。

伤害为负的小肥爪落在大牙脸上,如同按摩一般舒适。

以为老父亲原谅自己了,大牙再次用它的大脸亲昵地蹭了蹭莱福,还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这样的攻势下,莱福终是原谅了大牙,但是某人的渣男行为它是不会忘记的。

出来到房间后,诺兰收拾好箱子便离开,一路上悠悠转转,无垢者们见到也不阻拦,显然龙妈已经吩咐过了。

“你拒绝了一个真正爱你的人,就因为他可能成为你在七大王国的负担,但正是这种自我牺牲,让你成为一个伟大的统治者,如果这么说能安慰你的话……”

“不能。”

“我也觉得不能,我不擅长安慰别人。”

大殿上,龙妈正和满脸胡须的小恶魔提利昂在谈人生,诺兰闯了进来,显然不是故意的。

“你醒了?介绍一下,这是提……”

“提利昂,我见过他。”

“你是……我好像见过,在临冬城,对,我想起来了,两年前,我在那场宴会上见过你,当时我还以为你是史塔克家的孩子呢,你怎么会在这里?”

提利昂颇为意外,弥林和维斯特洛这么远,诺兰怎么就到了这里,而且和龙妈这么熟,待遇比他还好的样子,真是太奇怪了。

一身黑色长裙的龙妈从台阶上起身,神情淡然,显然琼恩的身世对她没有多大影响,至少在诺兰眼中是这样的。

“喝一杯?”提利昂拿起了酒瓶。

“也行。”诺兰自然地接过。

“给我也来一杯。”龙妈不甘落下。

于是就有了这一场面,三人在辉宏的女王大殿里,就这么坐在台阶上喝着酒、聊着天。

“你们知道我最害怕的是什么吗?我与一个爱我的男人告别,一个我以为我在乎的人,但是我毫无感觉,只是不耐烦得说出来。”

龙妈毫不掩饰地显在场的两个男人表露自己的心情,提利昂一副暖男模样盯着她的精致面容,说道:“他不是第一个爱你的人,也不是最后一个爱你的人。”

“好吧,你安慰我这件事,彻底失败了。”龙妈放下手里的酒杯,面朝着诺兰,“你呢,我的朋友,你好像一句话都没说。”

不紧不慢地喝下一口红酒,诺兰面对着龙妈的发问,摊开双手,一朵朵绚丽的魔法烟花从他手心升起,噼里啪啦的,非常的具有观赏性。

一旁的提利昂看着这画面,眼睛瞪的老大,这神情跟他第一次见到卓耿的时候差不多,“你是个男巫?”

“你总算做了点有意义的事,很漂亮,要是再大一点就好了。”

龙妈露出一丝笑容,眼神迷醉地看着这场手心烟花,她还没见过除了巨龙喷火以外的盛景呢。

表演落幕,诺兰重新坐到台阶上,再次端起酒杯喝着,提利昂缓过神来,双手捧着酒瓶子,往诺兰的杯里倒了倒,神情显得有些拘谨,他有些明白诺兰为什么会和龙妈成为朋友了。

“提利昂,我……给你做了样东西,不知道做的对不对。”

龙妈忽然拿出了一枚徽章,是一只手掌的模样,提利昂见状,连忙起身,眼中蕴含着丰富的情感看向她,直到那枚代表着女王之手的徽章扣在他胸前。

“提利昂·兰尼斯特,我命你为女王之手。”

徽章加身,提利昂单膝跪下,正对着龙妈宣誓着他的效忠。

诺兰瞅着,眼睛都不眨一下,他甚至觉的自己是不是应该鼓掌?

提利昂起身后,满脸的胡须遮不住他眼含热泪的神情,那种被人承认的感觉如同甘露一般荡涤着他那颗饱受苦难的心灵。

“诺兰·艾特,你是否愿意成为我的国师?”

哈?我也有?

没有勋章,只有龙妈的一句话。

看着龙妈向自己伸出的纤细长手,诺兰微微迟疑,也伸出了自己的手搭了上去,站在台阶上的提利昂立即会意,也伸出手搭了上去。

三双眼睛各自对了一眼,意味着这次会面圆满成功。

提利昂离开了,他现在要履行他身为女王之手的义务,准备好舰队,带着龙妈的军队降临七大王国。

“我怎么觉得你是故意的?”

“不然呢,你既是我的朋友又是我的国师,这并不冲突。”

诺兰不可置否地扬了扬嘴唇,拿起那杯属于他的酒,一下灌完。

“看来你已经有了决定,铁王座你是一定要坐下的了。”

“对,我不会再让自己软弱、忍让下去,无论琼恩·雪诺的身份是什么,我都不会放弃铁王座。”

龙妈眼神坚定,现在的她不可能将这一切拱手让人,哪怕是具有真正继承铁王座权利的琼恩。

意识到自己的剧透使得龙妈发生了些改变,诺兰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妥,或许正是这个决定能够避免一场伦理大戏的发生,从而不会导致龙妈在爱情、亲情与权利之间左右为难。

“你还有别的要说吗?没有的话,我的国师大人,你该准备登船了。”

龙妈讲完,便转身往殿外走去。

看着龙妈婀娜自信的从容步伐,诺兰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他好像有些什么关键东西忘说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诺兰也没有东西要收拾,稍微歇息便要彻底离开大金字塔了。

忽然一股香风传来,诺兰眉头一皱,这股香气不同于龙妈,反而有点像梅丽珊卓。

一个穿着与梅丽珊卓同样打扮的美丽女人走了进来,她胸前的红宝石更加耀眼,同时她身后还有一个同样身着红裙的少女,低垂着头颅,让诺兰看不清模样,但是始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我是瓦兰提斯红神庙的至高牧师辛瓦拉,真相之火、睿智之光、光之王的首仆。”

辛瓦拉?

看着眼前这个容貌不输于梅丽珊卓的女人,诺兰心中一阵感慨,又是一个驻颜有术的老巫婆啊!

“你找我有什么事?”

“遵循光之王的旨意!”

辛瓦拉忽然退开,身后的少女慢步走上前来,当她抬起头的一瞬间,诺兰的眼神顿时一滞。

“诺兰大人。”

少女正是当初被光之王占据身体的米娅。

诺兰心情有点复杂,在临冬城的墓窖的时候,他被还是同行的艾莉亚所展示出来的寒神气息所沾染,导致附在米娅身上的光之王与诺兰大打出手,最终诺兰凭借自己体内隐藏的神秘击败了光之王的那一小部分化身,并且夺取了它的生命之息的能力。

燃尽了生命力的米娅被诺兰救起,随后便离开了临冬城。

以为没有相见的可能,偏偏相逢总在不经意间。

“看来你过的还不错。”

米娅点点头,并没有说些什么,只见她身上光芒突现,永恒的火焰落在她身上,一袭红裙瞬间化作灰烬,一旁的辛瓦拉狂热地跪拜了在地上。

看着眼前炽热裸露的米娅,诺兰左手悄悄地伸到腰间,握住了他那根宝贝。

米娅双臂大张,一副任由宰割的模样,秀发随着火焰跳动,滚滚热浪朝着诺兰的面门扑去。

“来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