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人形美杜莎

  • 霍格沃兹的旅法师
  • 汽水没了气
  • 2609字
  • 2021-07-31 00:44:49

“你居然敢来找我?你以为这堵墙真的能守护得了人类?”

月光黯淡,两团截然相反的意志泾渭分明地存在绝境长城的上空,一个光明似火,一个黑暗寒冷,正是两大古老的神明,寒神与光之王。

寒神有着一张轮廓分明的美丽女人脸,而光之王只是一团跳动的火焰。

“从诞生到现在,你我之间的斗争从未停止,这是命运必然的结果,这份平衡……”

“狗屁命运,去它的平衡,你注定会陨落在我的手中!”

听着那狂妄的话语,光之王明白,眼前的寒神已经被人性中的堕落给污染,不再是执掌黑暗、代表死亡的神,更像是一个拥有强大力量的人,而且不断地在这份力量里迷失。

孩子,你把握不住啊!

“拉赫洛,多么美好的名字,只因为你是众生万物生命的体现,掌管着世界上所有的光辉,就被这群愚蠢的造物奉为真主,而我成了那个遭受唾弃、避之不及的邪神。”

寒神嗤笑一声,继续她的演讲。

“可是没有谁真正明白,生与死,轮回不止,我,是万事万物的终点!”

“既然你明白这一点,为什么要执着地打破这份平衡?”

“因为……他们不配!”

“既然它们如此畏惧死亡,我干脆让它们彻底沦为死亡的一部分!”

美丽的脸庞变得寒冷阴翳,具象化的双眼充满憎恨,此刻的寒神进一步地将她的阴暗面展露出来,一股恐怖的黑暗冰冷气息从她身上扩散开来,在她对面的光之王也不由地一阵黯淡,火焰有种要熄灭的颓败感。

“你好像越来越弱了,呵,看来连你尊崇的命运也在为我让路!”

光之王沉默不已,自从那一次分身被诺兰摧毁且夺走的那一小部分力量,它与寒神间的平衡就已经被打破,就连命运的轨迹也变得模糊不清。

“怎么,不出声就能瞒得过我了?我现在就要你命!”

无视绝境长城蕴含的魔法,寒神突然发难,以她为中心,绝强的黑暗气息加上极致的寒冷,径直地朝着光之王的那团火焰冲去。

火焰疯狂摇曳,热浪滚滚,不断与扑面而来的滔天黑暗相互纠缠、抵消,奈何寒神日益强大,缺失一小部分力量的光之王根本抵抗不了多久,两者焦灼了好一会,最终一光之王的落败告终。

落败的光之王只剩一缕将熄未熄的焰火,化作一道流光坠向不知何处,寒神并没有追击,只要生命还存在,光之王就不会消失。

在另一块大陆的诺兰并不知道穿越者同行完成了打败神的壮举,此刻的他还在苦恼着为什么会闹出这一幺蛾子,本想着一探大牙体内的秘密,却导致了大牙的昏迷。

看着地上一个昏迷、一个被石化的两个家伙,诺兰诺兰就感觉头大。

不断回想刚才进入大牙身体里的情况,意外是在他碰到那团纯白之后才发生,从而导致大牙产生极大的痛苦,并且因为他的意识存在大牙身体里,间接与直接地感受到这份痛楚。

问题就出在自己身上。

如果此时有一面镜子的话,诺兰将会发现自己的瞳孔周围多了一圈细小的白色。

忽然一头黑山羊从林子窜了出来,那是诺兰在潘托斯的时候让伊利里欧运来扩充箱子物种多样性,简单地来讲就是拿来吃的。

当诺兰的目光与黑山羊的目光相接触,黑山羊瞬间定住在原地,与石化的莱福一个样。

见到这一幕,诺兰终于明白了,他居然也拥有了致死之眼的能力!

迅速地幻影显形到湖泊旁边,诺兰看着水面倒映出来的出来的模样,他发现了自己的眼睛多了一小圈白色,与大牙睁眼的白色以及在大牙身体里见到是一个样的。

原来他窃取了致死之眼,才会导致大牙的痛苦与昏迷。

不由地产生一丝愧疚,诺兰用手摸了摸眼睛,忽然想到了什么,一丝生命之息凝聚在之间,他再次看向水中自己的模样,眼中居然有火焰在跳动!

收回生命之息,诺兰长叹一声,果然穿越者都是有福利的。

一开始在临冬城的时候,他与降临在米娅身上的光之王的化身打了一架,光之王不敌之后进入了诺兰体内,却不曾想,暗藏在诺兰意识之中的隐藏福利,或者说金手指,不但打败了光之王,还吸取了光之王的一部份能力。

当时诺兰还以为是自己用默默然模式取胜的,没想到靠的还是金手指。

刚想离开的诺兰忽然又转过身看着湖面,他的半截身子黑雾化,当他看见瞳孔中一丝细微的黑雾在游离的时候,不由地苦笑一声。

“原来这个也是!老乌鸦,你是对的。”

不知道为什么,对于金手指,诺兰觉得自己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兴,他收到霍格沃茨的录取通知书的时候,还没察觉到金手指的存在,但是他依旧没有不甘。

能够成为一个巫师,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

在先知先觉的优势下,诺兰在学校安分守己,不惹事、不结团,孑然一身好好学习魔法,在短短两年内,他就已经掌握许多高年级学生都不会的魔法。

这种天赋,哪怕是赫敏、哈利,甚至伏地魔也不过如此。

所以,他不希望自己所努力的一切随随便便地被所谓的外挂、系统、金手指给掩盖了。

或许有了这些东西之后,以后的路会好走一些。

对于这个默默无闻却又两次救自己于大难之中的金手指,诺兰可谓一点都不了解,只知道它都是通过意识的接触来吞噬并且获得能力,无论是摄魂怪还是光之王,都是如此。

唉,要是有个说明书就好了,至少让他知道上限有多高也好。

回到大牙身边,诺兰看到它已经醒了过来,尽管那对翅膀无力地低垂着,小东西已经可以蠕动蛇行了。

察觉到诺兰居然不躲避自己的眼睛,大牙赶紧转过头,它可不想将自己的主人石化了,诺兰见状,心中欣慰有加,果然只有他这么善良的主人才能潜移默化出如此乖巧懂事的大牙。

“不用躲着我了,你的眼睛对我已经无效了。”

小心翼翼地将自己脑袋面向诺兰,大牙慢慢睁开双眼,当它看到诺兰一脸笑眯眯地看着自己时,大牙一阵雀跃,立即靠了过去,用它那白溜溜的鳞片磨蹭着诺兰的脸。

虽然通过金手指获得了致死之瞳,不,应该是石化之眼,毕竟它现在的威力与石化咒相当,但是诺兰还没有能够完全掌控这个能力,无法自由关闭始终是个麻烦,他可不想当个人形美杜莎。

看着还在石化中的莱福以及不远处的黑山羊,诺兰顿时有了主意。

“大牙,跟我来。”

只见诺兰扬起自信的脸往林子里走去,大牙紧跟其后。

想要掌控一样东西,就必须不断地练习,石化之眼也是如此。

在潘托斯的时候,他让伊利里欧准备了那么多鸡鸭牛羊鸟,现在是时候发掘它们的另一个用途了。

一夜过去了,在诺兰与大牙的不懈努力下,终于将地上走,空中飞的,甚至是水里游的一一祸害了,石化一遍又一遍,就连从石化中恢复过来的莱福也躲不过这份厚礼。

功夫不负有心人,折腾了一整夜,诺兰在石化最后一只鸡的时候,他捕捉到石化之眼的魔法轨迹,最终顺利地将存在于瞳孔边的那圈纯白给收起来了。

大牙作为石化之眼的原有者,它比诺兰更快地掌控了这一瞳术。

面对遍地石化的动物,诺兰揉了揉酸涩的眼睛,一般的石化咒都可以用咒立停来接解除,但是与蛇怪同源的石化之眼,除了曼德拉草复活药剂,暂时找不到比时间更有效的方法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