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我们还会再见吗

  • 霍格沃兹的旅法师
  • 汽水没了气
  • 2690字
  • 2021-07-27 09:06:54

爽快地答应了琼恩的请求,不为别的,当初在临冬城的时候,瑞克这小屁孩经常跟着诺兰混,狗都能养出感情,更何况是个天天喊自己诺兰哥哥的人。

得到诺兰的承诺,琼恩并没再追问下去,以诺兰那神出鬼没的消失方式和神奇魔法,救出瑞肯应该非常简单。

至于收复临冬城,就由他们史塔克家来完成。

琼恩离开后,诺兰也消失在房间之间,但是他并没有直接离开黑城堡,反而来到了绝境长城上。

第二次光临这座古老悠久且神秘的伟大建筑,诺兰站在长城的边上,再往外一步就是无尽深渊,凛冽的寒风夹杂着冰雪掠过他的身子,冰冷而刺骨。抬起双眼极力眺望远方,诺兰并没有对自己施加任何魔咒,真真切切地感受着这份雪之洗礼。

“好巧呢,诺兰大人。”

一身红袍的梅丽珊卓出现在诺兰身后,她身上的衣物依旧很薄。

虽然上次的某种友谊赛遭到拒绝,但是这个外表妩媚的女祭司并没有觉得不妥,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女人的身子在她看来不过是红粉骷髅,随时都可以用来获得更加有用的东西。

“梅丽珊卓,你一直在为光之王做事,但你有没有想过它让你做的事,是不是正确的?”

“凡人皆须抉择,无论男女,老少,贵贱,容我冒昧地说一句,诺兰大人你的选择是什么?远古异神与光之王之间,说真的我不知道你倾向哪一方。”

“你就当我是中立的吧,”诺兰转过身,盯着梅丽珊卓的红色眼眸看了许久,缓缓说道:“毕竟我不是凡人。”

说完,诺兰的身影渐渐没入了越来越大的风雪之中。

尽管梅丽珊卓外表美丽妖艳,但是她实际上是个不知多少岁月的老妪,在光之王的光辉下,一年又一年地活着。

听着诺兰有些狂妄的话,梅丽珊卓十分的赞同,比起自己所付出的、所获得的,诺兰所拥有的、所掌握的,二者间的差距犹如天堑,但是在她心里,没有谁能比得上光之王。

“你逃避不了的,诺兰,哪怕你……”

朝着诺兰消失的方向,梅丽珊卓呼喊着,声音却被呼啸的狂风给淹没。

离开黑城堡后,诺兰身形变幻,几个幻影显形下来,他落在了临冬城最高处——残塔。

相较于之前离开时的模样,临冬城这座古堡已经盖上厚厚积雪,宛如冰雪秘境一般。

此刻城堡内部,挂满了粉底上的红色剥皮人旗帜,渗人的狗吠声不断从墓窖里传出,那程度应该是饿足了好几天。

“早知道当初弄死他好了。”

看见小剥皮拉姆斯在一群人的簇拥下正在肆意地在临冬城内晃荡,诺兰觉得自己还是太过善良了。不过现在也不算太迟,趁着这个机会,他打算好好享受惩治坏人的正义感,幻影显形到一个拐角,诺兰静静地等待着小剥皮的经过。

“小剥皮,好久不见了。”

看着突然冒出来的诺兰,小剥皮眼皮不由地一跳,敢这样称呼他的人,用来喂自己的狗再合适不过了。

不过,这张脸看起来有点面熟……

“琼恩·雪诺那个野种派你来的?”

小剥皮身边的卫兵们刚想要上前抓住诺兰,却发现他们身体周围冒出一缕缕诡异的黑雾,缭绕在他们身体周围,几个较胆小的开始慌乱地叫了起来,小剥皮见状,撒腿就跑。

还没有等他跑出几步,一缕黑雾出现在他脚下,猝不及防地将他绊倒,狠狠扑在揉夹着泥土的积雪里。

刚要爬起来,一股力量将他整个人翻了过来并将他像个小鸡一样拎了起来。

“啧啧啧,北境守护者就这副德性?”

诺兰慢悠悠地来到小剥皮面前,那几个卫兵浑身骨骼断裂,早已倒地不起。

“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再想想?”

面对着越来越近的诺兰,小剥皮的心底恐惧越发加深,早知道临冬城的鬼魂传说是真的话,他早该带着人马回到恐怖堡了。

瞳孔骤然怒睁,在极致的恐惧下,小剥皮身上的遗忘咒开始慢慢失效,先前被掩盖的记忆逐渐回到他的脑海中。

“原来是你?!”

“意外吗?”

“啊……!你他妈的!我就应该明白,哈哈哈哈……你还在等什么?难道你又要像上次那样修改我的记忆?对了,你可以像上次那样,放了我,好不好?无论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新仇旧恨种种,小剥皮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嘴,一直以来只有他玩弄别人,却不曾想这种报应会落在自己身上,他有点能体会到席恩的遭遇了。

“好吧,见你这么有诚意,不过你得告诉我,你将瑞肯·史塔克关在了哪里?”

“瑞肯·史塔克?他在狗舍那里,你放了我,我马上派人将他带给你……不,我亲自将他带来给你!”

察觉到生的希望,小剥皮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冷静。

但是就算再多的计谋,在超凡的魔法面前又能掀起多大风浪呢?

“那你去吧。”

黑雾离开了小剥皮的身体,恢复自由的他一下子踩在地上,他清晰地感到生命的真切是那么地令人感动。

“多……谢。”

看似镇定的小剥皮转身往狗舍走去,他不敢跑,努力维持着步伐的稳定,这一幕,与他数次放走席恩又将他抓回来的情形何其相似。

直到确定自己完全消失在诺兰的视线后,小剥皮大口地喘着粗气,耳边回旋着心脏“咚咚咚”的狂跳声,如果这次能活下来,他要好好地向旧神以及其它乱七八糟的神好好祷告一番。

实在太吓人了。

大厅里头,诺兰享受着女仆地斟茶递水,一旁瑞肯则显得有些沉默,他不敢相信许久不见的诺兰哥哥居然来救他了,可惜欧莎死了,毛毛狗也被制成了皮革。

“瑞肯大人,这是你的冰原狼。”

小剥皮双手捧着毛毛狗的毛皮以及那颗风干的狼脑袋递向了瑞肯,至于冰原狼的骨头和肉实在找不回来了,因为早就喂了狗。

“还有别的什么要吩咐吗?我拉姆斯·波顿会竭尽全力去完成的。”

卑微如此,瑞肯有点不敢相信这是臭名昭著的波顿家族该有的样子,诺兰哥哥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让他这样听话?

“很好,瑞肯我们走,你的哥哥姐姐很想你了。”

阔别许久,瑞肯也从当初的小屁孩长成了青少年,个头比布兰还要高,他抱着毛毛狗的皮毛与脑袋,来到诺兰身旁。

在小剥皮殷切的目光中,诺兰带着瑞肯一步一步地走出了大厅,直到两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小剥皮瘫坐在椅子上,一旁的侍女见状跑过去掺扶,一道绿光从门外射了进来。

还没等小剥皮反应过来,在他恐惧的目光中,绿色的光芒将他和身边的侍女击中,两人顿时昏迷了过去。

过了一会,两人悠悠醒来,小剥皮看着一脸茫然趴在自己旁边的侍女,眼冒凶光,当场开始了保暖运动。

凛冬将至,确实需要保暖一下。

“你为什么不直接杀了那个家伙,他杀死了毛毛狗还有欧莎!”

距离临冬城不远的森林里,瑞肯不满地向诺兰问道,颠沛流离这么久,他早已变得暴躁许多,与昔日小正太相去甚远。

“这些事就留给你哥哥姐姐去解决,我先将你送回黑城堡,他们还急着见你。”

本以为会叙叙旧,但是没有,诺兰从小布袋里拿出一截抹布,“门托斯!”光芒内验,抹布瞬间变成了门钥匙。

“来,抓紧它,无论如何都不要放手,到了黑城堡后就将它扔了。”

瑞肯先是一愣,然后接过抹布,说道:“我们还会再见吗?”看着他蕴含歉意的双眼,诺兰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点了点头。

忽然一股强大的吸力从抹布传来,瑞肯措不及防之下被吸了进去便消失不见。

一旁的诺兰随即也身形变幻,幻影显形离开了,过了不到一会,一截抹布出现了在原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