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高兴的事情

  • 霍格沃兹的旅法师
  • 汽水没了气
  • 2600字
  • 2021-07-25 19:50:21

距离琼恩复活的事情已经过去两天了,在亲自吊死四个主犯之后,琼恩将总司令的职位交给了艾迪,看来他真的是伤到了,一心为别人着想,却被手下捅了刀子,说出去谁不心寒。

由于琼恩的复活,他的形象无论是在守夜人还是野人心中,空前地伟岸,整个黑城堡都洋溢着神的气息。

跟以往一样,诺兰在黑城堡的这几天一直深居简出,艾迪除了亲自将鞋子送过去之外,就再也没见过他从客楼里出来。

他尝试过询问红袍女祭司梅丽珊卓,但是后者显得有些心虚,躲躲闪闪来了一句两人不熟便回到自个房间深造去了。

时间又过去了两天,一行人正在大厅里喝着热乎乎的炖羊肉汤,许久不见的诺兰竟然出现在众人面前,托蒙德立即起身招呼他坐下,堂堂的野人首领难得这样友善。

“我以为你已经走了呢。”

琼恩一边说着,一边端着小碗喝着热汤,整个人的气色十分红润,完全不像死过的人。

“呼,是有这样的打算。”

喝了一口热汤之后,诺兰感觉全身暖呼呼的,比温暖咒还要好使。

经过这几天的死宅,他在生命之息的使用上取得了新的进展,如果说以前是单纯地将人的病痛治愈,现在已经可以勉强将半死的人救回来,但是将人复活他是做不到的,虽然没试过,但是诺兰总感觉缺了什么。

“总司令,外边来了三个人,说是你的妹妹珊莎史塔克。”

一名守夜人进入厅报告。

“我已经不是总司令了。”

琼恩擦了擦嘴,起身就往外跑。

瞅着琼恩离去的身影,忧郁的艾迪变得更忧郁了。

过了好一会,琼恩再次返回,身旁还有三个人陪同,分别是珊莎·史塔克,塔斯的布蕾妮和她的侍从波德瑞克。

托蒙德一见到布蕾妮,眼睛都快要看直了,那金色的头发、比他还高的壮硕身子,简直是完美的女人!

三人看起来饿坏了,一坐下餐桌就抓起盘子的食物吃了起来,琼恩为他们舀好羊肉汤,脸上露出幸福的笑意,可惜艾莉亚去了旧镇,要不然三兄妹就能好好团聚了,到时候等到布兰回来,史塔克一家子几乎就齐了。

众人一边吃着,一边听着珊莎去简就轻地谈起了自己的遭遇,乔佛里大帝在自个的婚礼上被疑似是凶手的小恶魔提利昂毒死了,她在小指头的帮助下逃到了自己姨妈鹰巢谷,姨妈死后,小指头居然将她嫁给了小剥皮拉姆斯,在臭佬席恩的帮助下,两人从临冬城逃了出来,幸好遇到布蕾妮,躲过了追兵并安全到达黑城堡。

听完这些,诺兰感到有些疑惑,先前在临冬城,他可是救了席恩,那时他还折磨了一番小剥皮,虽然事后还对小剥皮用了遗忘咒。

难道这遗忘咒阴差阳错地将剧情修正了?

想到这,诺兰忍不住地笑出声来。

还在为珊莎的遭遇感到愤愤不平的众人一下子将目光落到诺兰身上,尤其是布蕾妮,她现在可是珊莎夫人的守护骑士。

见到女神站起来,托蒙德头有点大,一边是女神,一边是男神,好纠结啊!

“你觉得很好笑吗?”

心直口快的布蕾妮发话了,一旁的珊莎并没有出声,虽然在临冬城的时候见过诺兰,也不过一顿晚宴的光景,遭受许多痛苦的她已经不记得诺兰了。

本以为自己骑士的发声会得到支持,但是珊莎却看见自家哥哥琼恩并没有表态,忧郁的艾迪还在埋头吃着东西,大野人托蒙德虽然看起来想支持但又不敢的样子,那个少年究竟是谁?

“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诺兰回应了,场面被打破了。

“什么高兴的事情?”

嘿,你还揣上了?

诺兰并不想引出名场面,他起身就要离开,布蕾妮还想阻拦,最后在珊莎的眼色下放弃了。

随着诺兰的离场,其他人也纷纷离开,只留下琼恩和珊莎两兄妹互倾亲情。

广场上,诺兰还在悠哉地走着,后面传来了一句,“小子站住!”出声的人正是布蕾妮,但是诺兰并没有理会,继续走着。

布蕾妮还想发作,托蒙德一把拉住了她。

“美人,你千万不要惹到诺兰大人,他可不是一般人。”

“你是谁?”

“咳,我是托蒙德,吹号者、破冰人、雪熊之夫、红厅的蜜酒之王、生灵之父和诸神的代言人,你听我说,诺兰大人是一个很厉害的男巫,他还救活过琼恩那小子,所以美人你就不要惹他了。”

布蕾妮听完一愣,想不到诺兰还有这般能耐,难怪这么拽。

“谢谢,野人先生。”

瞅着布蕾妮离开,托蒙德这糙汉子原地挠了挠自己金胡子,心想刚才是不是应该跟布蕾妮一起让诺兰道歉呢?

下一秒他就将这个念头扼杀了,女神没了可以再找,但是能得到男神的眷顾那可真是血赚。

回到自己房里的诺兰开始准备离开,大牙和莱福一直待在箱子里,但是一直拎着箱子总觉得有点别扭,大牙还小的时候挂在它身上还行,但是随着它的躯体日益变大就不大合适了。

拿上拿下的多麻烦。

于是乎,诺兰干脆再用无痕伸展咒,将一个小布袋扩增一下空间,既能装下箱子,又能装一下其它东西,携带也方便,挂在腰上和放在怀里都行。

驾轻就熟,小布袋变成了储物袋,诺兰刚要将箱子放进去,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艾迪说你准备离开了?”

琼恩推开门走了进来,虽然自认不再是守夜人的总司令,他心中依旧怀着危机感,异鬼一直是他心头的那根刺。

“哦,是的,对了,忘了告诉你,你需要的龙晶在龙石岛上,很多。”

“太好了,我还愁着对付异鬼的武器呢,上次我在艰难屯见到了夜王,但是他不像你说的那样。”

“什么意思?”

“他不是女的,也没有那头巨龙,要不然我们也不可能把野人都运回来。”

又一个夜王?

看着沉吟中的诺兰,琼恩再次说道:“艾莉亚她带走了光明使者。”

“什么,她这么矮,挥得动那把大剑吗?”

“额,之前都是她一直保管着光明使者,而且……”琼恩靠近了一些,“她长高了!”

这些话听得诺兰一愣一愣的,分别也不过一个多月,就算长身体,又能长得多高?史塔克一家六个兄弟姐妹,就属艾莉亚最有特点,矮得非常突出。

“那她有说些什么吗?”

琼恩摇了摇头,说起了之前艾莉亚告诉了他关于自己和寒神的一些秘密,后来人就变得不妥了,不仅沉默寡言,连看向他的眼神也少了几分亲近,反而多了一丝不属于人的神色。

“正常,青春期嘛,女孩子就是这样,事多。”

虽然嘴上这么说,诺兰心里也没底,弄出这样的蛾子,除了那个神秘的光之王,他想不到是谁了。

真好,两大敌对神明共用了同一具身体。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珊莎打算让我联合野人夺回临冬城。”

“你答应她了?”

琼恩点了头,怎么可能不答应,毕竟临冬城是他的家啊。

“我发了信鸽给奔流城的罗柏,他的处境不太好,泰温公爵虽然死了,但是兰尼斯特依旧步步紧逼而且还联合了南方的提利尔家族,所以我想他应该要退守北境,就必须夺回临冬城。”

“那挺好,到时候你们兄弟齐心,南北夹击之下,很快就可以夺回临冬城了。”

“但是,瑞肯在拉姆斯手里。”

嗯哼,诺兰眼神一凝,他猜到了琼恩的主要来意。

“我想请求你将他救出来。”

琼恩有点忐忑,他并不了解诺兰与瑞肯的关系。

“没问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