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有话好好说

  • 霍格沃兹的旅法师
  • 汽水没了气
  • 2545字
  • 2021-07-25 17:32:08

“你们看,这里有一个活着的神明,琼恩这小子肯定有救了。”

托蒙德双眼瞪的老大,双手对着诺兰,他那浓密的金色胡子随着嘴巴的大张一抖一抖的,整张脸看上去颇有喜感。

“梅丽珊卓,好久不见,你的光辉黯淡了不少。”

“是你?”

比起之前在龙石岛的模样,现在的梅丽珊卓显得憔悴一些,昔日脸上的自信也消散不少,她对着诺兰稍微欠身,旁边的洋葱骑士戴佛斯看的有点迷糊,这眼前的少年究竟是谁?居然让这个可怕的红袍祭司这样尊敬地对待?

还有,那颗像月亮一样的光球莫非是他弄出来的?

“请原谅我的打断,这位……”

“是诺兰大人,戴佛斯爵士。”梅丽珊卓在一旁提醒。

“额,诺兰大人,请你将琼恩救……”

还没等戴佛斯讲完,诺兰就对着他摆摆手,说道:“我并没有将人复活的能力。”

在场三人表情变得失望起来,唯有梅丽珊卓不太相信,在她眼中,诺兰身上的光辉仅次于光之王,凭他的能力怎么会复活不了琼恩呢?

“你们什么表情,我虽然复活不了琼恩,但是梅丽珊卓可以,我正想观摩一下呢。”

这下子轮到梅丽珊卓不好了,尽管信仰光之王,也曾了解其他红袍祭司将人复活的事,但是她一直以来还没真真切切地复活过一个人,反倒是杀过许多人。

众目睽睽之下,梅丽珊卓深吸一口气,她走到琼恩旁边,开口说道:“替我拿一些水、盆子还有火盆进来。”

忧郁的艾迪和托蒙德连忙走到房间外面,不一会儿两人分别捧着一壶清水和几个空盆子进来。

“是火盆,不是空盆,要有火!”

梅丽珊卓没好气地将毛巾放进清水盆里,托蒙德不以为意,嘴里喊道:“你们女巫不是“嘭”地一下就能变出火来吗?”

“白痴!诺兰大人,拜托了。”

诺兰会意,举起魔杖对着那几个空盆子一点,熊熊火焰“嘭”地升起,这魔幻的手法看呆了托蒙德。

准备齐全,梅丽珊卓开始用毛巾擦拭琼恩胸前的血迹,接着用水壶打湿他的头发,清理完污垢之后,她掏出一把小剪刀剪下一小撮头发,并且将它们放进了一个火盆里,同时嘴里念叨着诺兰听不懂的词语。

做完这些,梅拉珊卓双手放在琼恩心脏处,重复地开始祷告、念咒。

过了好一会,琼恩的脸色依旧如死人般苍白,梅丽珊卓也停止了做法,她黯然地看着众人,看样子是失败了。

托蒙德接受不了希望的破灭,他推开门溜了,艾迪也是如此,后脚便离开了。

“诺兰大人,我……”

梅丽珊卓脸上布满阴翳,她忙活了这些功夫,依旧感受不到光之王的光辉,就好像被抛弃了一样。

诺兰并没有理会,他凝视着琼恩的尸体,眼神倒映着周围火焰跳动的影子,先前空中的那颗荧光球悄然破碎,化作数缕白雾消散了。

“成了。”

仿佛听到了诺兰的话一样,躺在床板上的琼恩突然睁开了双眼,大口地喘着粗气,接着缓缓从板子上坐了起来,他眼神茫然,眼光先是落在同样在地板上起身的白灵,赤裸的身体冻得颤抖并挣扎着站了起来,一旁的戴佛斯赶紧脱下一件外衣给他批着。

“慢点、慢点。”

在戴佛斯的掺扶下,琼恩勉强站稳了身子,双眼充满了后怕之色。

“你都记得些什么?”

“他们捅了我,奥利……他一刀捅进我的心脏,呼……我应该死了的。”

“红袍女士令你死而复生,还有诺兰大人也好像出了份力。”

听到戴佛斯提起诺兰,琼恩才发觉屋子里还有好几个人,他紧了紧身上的外衣,整个人看起来还有些混沌。

“后来呢,他们捅了你之后,你死之后,去了什么地方?看到了些什么?”

梅丽珊卓迫切地想要知道,之前她坚定地认为史坦尼斯是预言中的王子,直到前些日子与小剥皮的战争中,光之王忽然放弃了他,梅丽珊卓因此消愁地回到黑城堡寻求答案。

“没有,什么都没有。”

“真主带你回来一定是有原因的,史坦尼斯并非预言中的王子,但总要有人是,你……”

“梅丽珊卓。”

诺兰打断了她的问话,琼恩死而复生,还是让他歇一会先。

意识到自己的不妥,梅丽珊卓对着诺兰欠了欠首,然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诺兰,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刚刚,艾莉亚呢?”

“她和山姆一起去了旧镇。”

听到这,诺兰有些惭愧,心想是不是应该告诉琼恩异鬼的克星龙晶就藏在龙石岛上呢,有一点他不太理解艾莉亚为什么要跟着去旧镇,那里一堆老头学士,去到那岂不是当丫鬟天天端屎端尿?

“布兰他怎么样了?”

“很安全,接受完三眼乌鸦的传承之后就会回来的。”

“那你?”

“嗯,随便逛逛。”

“……”

一旁的戴佛斯有点急了,诺兰让梅丽珊卓不要问这么多,反而他自己有一句每一句地聊起天来,到底有没有考虑别人的感受?

“你刚复活,有什么事迟一点再谈,我去弄双鞋子穿。”

意识到某个老男人要迫不及待地为琼恩开导,诺兰起身开溜,刚才看了梅丽珊卓复活琼恩的那些神神秘秘,虽然他一点都看不懂,但是他意识到自己对于生命之息的运用有所欠缺,是时候好好研究一下了,毕竟复活这种能力,放到哪里都是很吃香的。

看着光着脚拎着箱子的诺兰一步一步地离开房间,戴佛斯怎么都觉得别扭。

来到广场上,守夜人和野人们还在守候着,先前离开的艾迪和托蒙德也像个失意的乡巴佬耸拉着蹲坐在阶梯上。

“艾迪,替我搞双鞋子,实在没有就帮我量脚定制一双。”

“诺兰大人,琼恩他真的……”

“真的,你不信就进去看看。”

“不用了,托蒙德,你去准备柴火,让我们为琼恩做上最后的送别,诺兰大人,你先去休息,我等会派人将鞋子送到你那里去。”

这哥们俩显然会错意,但是诺兰也懒得纠正,他转身就离开。

之前在黑城堡也待过一些日子,诺兰轻车熟路去到客房所在的塔楼,随便挑了一间空房子,刚要进去,梅丽珊卓忽然冒了出来。

“诺兰大人,能允许我跟你说几句吗?”

“进来吧。”

进入房间里头,四周显得有些老旧,将箱子放到床头边,诺兰拿出魔杖对着周围一会,一股无名之风扫过,空气由浑浊变得清新许多,而熄灭的羊脂蜡烛也无火自燃,点点光亮透过门缝宣示着人的存在。

“诺兰大人的魔法真让我大开眼界。”

“梅丽珊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那个了,我们也算是见过两次了,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好的,大人。”

“等等,你为什么要脱衣服,快……点穿上。”

诺兰义正言辞地阻止梅丽珊卓的动作,可是她穿的比较清凉透薄,轻轻一扯,身上的衣物就掉在地上了。

看着越来越靠近的尤物,诺兰终于忍不住了。

“统统石化!”

魔杖配合咒语,加强版的石化咒狠狠地射在梅丽珊卓身上,她惊愕地发现自己动弹不得,整个人失去了控制,直直地倒在了床边。

“有话不能好好说吗,非得脱,你怎么知道我不答应你?”

拎起箱子,诺兰狠狠地撇了一眼趴在地上的梅丽珊卓,快步离开了房间,感受着门外寒风扑面,他感觉舒服多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