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你还真是神

  • 霍格沃兹的旅法师
  • 汽水没了气
  • 2589字
  • 2021-07-24 11:39:20

为了防止某些意外,诺兰费力地将一双鞋子变成了门钥匙,给布兰、梅拉等人留下希望的种子,寒神始终会找上门的,他布置的那些防护魔法根本阻止不了这么一尊知根不知底的神明,只能拖延一下子。

“老乌鸦,希望你来得及。”

鱼梁木依旧鲜红如血,底下的山洞里头,布兰、玖健等人从神游中醒了过来,梅拉告知了他们关于诺兰离开的情况,两小子听完之后相视一叹,原来告别是这般无声的。

“他给我们留下这些,还有一双鞋子,诺兰说是在最后一刻抓住它。”

梅拉指了指阿多怀里的以及堆放在一旁的肉干,她不太明白那双鞋子的用意,毕竟诺兰走的太急,还留下这么一句搞不懂的话,真是有够调皮的。

树根上的三眼乌鸦独眼一睁,他存活了上千年,树根早就和他的身体长在一起,寒神降临之时,便是他陨落之日,而现在他唯一要做的就是帮助布兰成为新的三眼乌鸦。

“你们先休息,改天再继续。”

说完,三眼乌鸦含上眼睛,跟树根化作一体好似睡着了一样,布兰、玖健也不在意,两人先是来到阿多身边各种抓起一块肉干嚼了起来,先前森林之子提供给他们的食物没有一点肉味,可难为这两个小年轻了。

“诺兰还有别的话留下吗?”布兰咽下嘴里的肉干,再次拿起一块开吃。

“没有。”

梅拉将水袋递了过去,她的弟弟玖健迅速接过喝了一口,眼光落在那双鞋子上面,虽然诺兰说这鞋子是最后一刻才能用,但是他按捺不住好奇心,快步走到鞋子旁,小心的拎起了其中一只。

“玖健不要!”“玖健!”

梅拉和布兰一同开声阻止,奇怪的是并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玖健还是安全地站在原地。

看着平安无事的玖健,梅拉和布兰也有点迷糊了,难不成诺兰是在糊弄他们?

“我以为他会……啊!”

还没说完,玖健只觉鞋子里传一股强大吸力,一下子就将他整个人扯了进去,连同鞋子一起消失不见。

“玖健!”

梅拉着急地冲过去,无奈扑了个空,跌坐在地上无声地哭泣,抬头看见另一只还没被动过的鞋子,小姑娘咬了咬牙,伸出手想要抓住它,却被走过来的布兰阻止。

“诺兰的魔法不会害我们的,既然他说这鞋子是最后一刻使用,想必它是用来逃跑的。”

梅拉慢慢平复了心情,刚才玖健被鞋子吸走的模样与诺兰幻影显形的情形何其相似,敢情鞋子的用法是这样子的。

问题是,这鞋子会把他们带到哪里?

卡斯特的堡垒,这个地方早已化作一个废墟,玖健虚弱地躺在地上,手上的鞋子不知掉在了哪里,幸亏积雪足够厚,小伙子并没有摔得很惨,他脸色苍白地爬起来,这是第一次用门钥匙进行魔法旅行的后遗症,简称晕、反胃。

看着周围的林子、积雪以及那个熟悉的废墟,玖健揉着脑袋坐好,原来鞋子的用处是这样,居然将他传送到了离长城不远的地方。

缓了半会,玖健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诺兰不把地点直接设置到黑城堡呢?

恢复的差不多之后,玖健在不远处的积雪里找到了鞋子,幸运的是,门钥匙是双程票,再次接触会把人带回到原来的地方,小伙子经历了一次空间传送,他紧紧抓住鞋跟,熟悉的吸力传来,身形再次消失。

山洞里头,布兰还在安慰着梅拉,玖健的身体忽然出现在两人头顶,直直地砸了下去。

狼狈的三人起身对视,梅拉瞪了一眼自家弟弟,气鼓鼓地走到阿多旁边坐下,拎起一块肉干狠狠地嚼了起来,大块头阿多睡得正香,对于刚才发生的事情一概没有察觉。

“姐姐,你知道吗,我刚才回到了卡斯特的堡垒,原来这鞋子可以将人传送,诺兰的魔法真的太厉害了。”

舔着笑容的玖健走到梅拉面前,开始述说自己在传送期间的感觉,小姐姐还是心疼自家弟弟的,听完便原谅他的所作所为。

“下次再这样,我怕你被摔死!”

“不会,我试过了,只要抓紧就不会有事了,姐,要不你也来试一试?”

听到这句话,梅拉小姐姐明显有些意动,就连嘴里的肉干也忘记嚼了,一旁的布兰也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多试练几次,等到真正要用的时候我们就不怕了。”

年少心扬,在玖健的‘蛊惑’下,三人一同来到鞋子面前,同时伸手抓住了它,数秒之后,他们的身形一阵扭曲,瞬间消失不见。

洞穴的某个角落,冰原狼夏天嘴里叼住一个鞋子撕咬着,完美地表现了犬科动物的属性。洞穴中央与树根融为一体的三眼乌鸦依旧闭着独眼,轻不可闻的叹息从他嘴里发出。

穿过了长城的诺兰停止了幻影显形,他转过身远远地望着山洞所在的方向,心中莫名地传来一阵不安,因为是他第一次制作门钥匙,目前来讲只能使用一次,而它本身的双程票制是门钥匙自带的属性,有去必有回。

压下心底的不安,诺兰再次幻影显形,来到了黑城堡,比起往日的热闹,此刻这座古老的城堡显得有些破败,但同时又显得几分热闹,貌似人更多了。

广场上,不仅有穿着黑衣的守夜人,还有其他各色各异的野人也聚集在此,他们都是琼恩在艰难屯里从异鬼手中救出来的。

守夜人和野人和平共处,能让两者这样做的,除了琼恩,诺兰也想不到有谁可以做到。

看见忽然出现的少年,野人纷纷以奇怪的目光看着诺兰,他们少说也在黑城堡里待了好些天,哪儿来人他们都清清楚楚,现在凭空冒出一个光着脚,手里还提着一个箱子的少年,确实有点离谱。

“诺兰大人!”

一名黑衣守夜人从野人堆里挤了出来,诺兰一看,正是当日在卡斯特堡垒与琼恩一起的艾迪森·托勒特,人称忧郁的艾迪。

不得不说,这么多守夜人当中,诺兰看他最顺眼。

“你是什么时候来的,琼恩他……死了。”

死了?

诺兰一愣,想不到剧情进展的这么快,没当上总司令几天,琼恩就被手下的几名守夜人捅了刀子。

“带我去看看他。”

艾迪立即为诺兰带路,野人虽然不知道眼前的少年是谁,但是他们也不敢问,乖乖地让出一条路来,但是有个长得就像野人首领的挡在了他们面前。

“这光脚的男孩是谁?”

“托蒙德,他是诺兰大人,赶紧让开,他可以救琼恩!”

救琼恩?

诺兰诧异地看着艾迪,他什么时候说过自己可以救琼恩了?

听到艾迪这样讲,托蒙德也不含糊,一同跟着前往琼恩所在的停尸房。

进到房间后,琼恩此刻衣服被剥光,赤裸裸地躺在一块板子上,胸前以及腹部上的伤口狰狞可见。浑身白色的冰原狼白灵瘫痪般地趴在地上,抬起头用猩红的眼睛瞄了一眼来人之后便再次耸拉着脑袋。

“诺兰大人,你有什么办法可以救琼恩吗?”

“忧郁的艾迪,琼恩已经死了,除非是神,否则没有人可以复活他。”

“托蒙德,诺兰大人堪比神明。”

没有理会两人的争辩,诺兰右手微张,一颗充满光亮的荧光球从他手里缓缓升起,整个房间变得明亮起来。两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光明窒止了声音,托蒙德甚至忍不住要伸手去触碰那颗漂浮在空中的荧光球。

“天啊,你还真是神?!”

这时,房门忽然被打开,一个满脸胡须的中年人和一个身着红袍的美丽女子走了进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