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我还是个学生,没毕业呢

  • 霍格沃兹的旅法师
  • 汽水没了气
  • 2815字
  • 2021-07-06 22:02:57

“我们又见面了,诺兰。”

当诺兰还在为异鬼败退感到可惜时,三眼乌鸦出现在了他的身旁。

“选了这么个场景,老乌鸦你是不是有什么古老的秘密要告诉我?”

老乌鸦?

哑言失笑的三眼乌鸦随手一挥,异鬼、联军统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苍茫的冰天雪地,巍峨磅礴的山脉连绵成海,既像天堑亦如紧闭的高门,将日光完全隔绝开来,寒冷、黑暗、死亡是它永恒的归宿。

“这是?”

“数千年前,先民、森林之子以及巨人之间为了种族的繁衍生息与生存空间的扩张,不时发生大大小小的战争,渐感灭族之机日益加重,森林之子受到了一股神秘的力量,它蛊惑了森林之子将不该出现在维斯特洛大陆的异鬼从永冬之地释放了出来。”

“在异鬼的协助下,森林之子从孱弱变得强大,无论是体型巨大的巨人还是数量众多的人类先民,渐渐沦为一具具尸骸,森林重回大地,巨人退回山间与地下,先民则据守一隅。”

“就在三个种族在和平共处之时,异鬼却露出了它们的真面目,在其背后的神秘主人的控制下,那些倒下的尸骸破土而出,化作尸鬼无情地屠戮一切、吞噬一切。”

“原来是这样,这么说这里就是永冬之地?”

“没错。”

听完三眼乌鸦的讲古,诺兰回想起自己印象中的记忆,两者差别不大,唯一没有提及的就是永冬之地,不知道这背后藏着哪个大人物。

难不成是……远古异神?

“老乌鸦,你知道远古异神吗?我听某个神邸的信徒说,异鬼是远古异神的仆从。”

当诺兰说出远古异神的时候,他面前的永冬之地忽然传来一股奇异的波动,周围掀起了阵阵强烈的旋风,一头遮天蔽日的巨兽出现在两人上空。

三眼乌鸦神情骤变,连忙抓过诺兰的手臂,接着周围的环境瞬息万变,片刻之后,诺兰发现自己回到了鱼梁木的底下的洞口前。

“诺兰,我们终于到了,你看那棵鱼梁木,三眼乌鸦给我看……”

“我知道了。”

兴奋的布兰牵过诺兰的手,走了这么久,经历了这么多的磨难,他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怎能不激动,至于梅拉和玖健两姐弟,更是牵起了阿多的手踢踏踢踏地转起了圈子。

“三眼乌鸦在里面等着你们,请跟我进来。”

森林之子率先走向洞口,布兰、梅拉和玖健以及阿多快步跟上,冰原狼夏天也是屁颠屁颠地溜了进去,唯独诺兰站在洞口外面,抬起1头看向那棵鱼梁木,它的叶子看起来没有那么鲜红了。

大牙重重地落在了诺兰肩上,小小的肩头已经盛不下它硕大的身躯了。

“都进去了吗?我们也走吧。”

恍惚地说了一句,诺兰带着大牙一同向洞口走去,脑海中不断闪过刚才见到的那头巨兽,它的身体好像是蓝色的……

穿过裸露着鱼梁木树根的岩壁,诺兰和大牙来到了洞穴内部,在他正前方,一个由鱼梁木的树根编织而成的座椅,三眼乌鸦正坐在上面,比起在幻境中的形象,现实中的三眼乌鸦看起来更像三眼乌鸦。

不得不说,诺兰更喜欢老乌鸦这副模样,丑陋起来够神秘,神秘起来够气势,简单的用两个字来概括——格局。

“诺兰,快过来,他就是三眼乌鸦,三眼乌鸦,这位就是诺兰和他的宠物大牙,多亏他我们才能安全地到达这里。”

布兰一一为两人做出介绍,诺兰也不含糊,朝着树根上的三眼乌鸦点点头,后者则微微颔首回礼。

虽然在幻境中见过两次,但毕竟现实中还是第一次见面,客气一点还是要的。

心照不宣后,诺兰跟着森林之子前往洞穴深处,应该是安排房间去了,至于布兰、梅拉和玖健两姐弟并没有任何安排,他们要做的就是日夜待在三眼乌鸦旁边,至于傻大个阿多和冰原狼夏天,彻底沦为守门的先锋。

虽然不知道三眼乌鸦为什么对于幻象中的事闭口不提,但是诺兰也没有深究的想法,来日方长,不急着一时就将所有东西敞开来。

“诺兰大人,那边的通道可以离开这里去到外面,如果还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说。”

大人?还尽管纷纷?看来老乌鸦肯定有事求我……

看着离去的森林之子,诺兰坐在树根编织而成的床上,不得不说确实有点舒服,难怪三眼乌鸦坐着这么一大捆树根的座椅都不带挪一下的。

打开了魔法箱,大牙首当其冲就钻了进去,许久不见莱福,就连诺兰也有点想念它了。

箱子内部在无痕伸展咒的神奇加持下,小小的空间被扩增的非常宽广,但是比起纽特的神奇动物箱,诺兰的这个箱子只有孤零零的十几棵从临冬城的神木林移植过来的树木和一个迷你湖泊,就连一间简陋的床铺小房子都没有。

魔法造出来的日光与月光智能地交替着,诺兰脚踩结实的土块,来到一棵冷杉木前,臭小子莱福正趴在大牙的脑门上,一同穿行在纵横交错的枝叶间,时而掠过顶上的日光球,时而冲进宁静的湖面,在培养亲子关系的同时,也为这个人工生态献上几分生机。

惬意地倚靠着粗壮的树干坐下,诺兰忽然感觉有些疲倦,就这么睡着过去了。

洞穴中央,布兰等人也陷入睡梦中,三眼乌鸦并没有急着进行传承,反而先让这些奔波数日的年轻人好好歇息一会。

白色的长发下,枯瘦脸上那只红色眼睛仿佛能看穿一切,只见他望向诺兰所在树根制的床上,只有一个被打开箱子,并无诺兰的身影。

褶皱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然后缓缓地闭上了那只红色独眼。

“你这地方不错,用来养老是个不错选择。”

“过分了老乌鸦,就连我睡觉都要来打搅我,你可真是为老不尊。”

还是箱子内部,三眼乌鸦与诺兰的身影浮现,树木还是那些树木,湖泊依旧无波,唯独少了大牙与莱福。

“它已经找到我了。”

三眼乌鸦走到一块空地旁边,弯下腰挖了一个小土凹,然后丢了一颗奇怪的种子下去,随后拨弄泥土轻轻将它掩埋起来。

刚掊好土,就见诺兰双手舀着一捧水过来,哗啦地洒了上去。

一阵微风不知从何而来,数片枯叶从那十几棵树木上掉落,知春逢冬,夏去秋来,一抹亮色破开了土块,白色的枝干不断延伸,一片片似火如血的叶子挂满了枝头。

“我用生长咒也没这么快,老乌鸦,你是真滴秀。”

虽然不太能理解诺兰的话,三眼乌鸦大概明白这份调侃,他伸手扯下一片鱼梁木的叶子,没等诺兰看清,树叶忽然焚烧了起来,化作一缕流光飘到空中。

接着鱼梁木上的其它叶子也纷纷燃烧起来,整棵树顿时散发出耀眼的光芒,一旁的诺兰真切地感受那股强烈的温暖,他看向三眼乌鸦,好像明白些什么。

“生命与死亡,它们是永恒的存在,会一直对抗、纠缠下去,有光明就有黑暗,它们便是世间一切的起点与终点,二者诞生了光明、热量、生命的光之王与黑暗、冰冷、死亡的寒神,亘古至今,它们便一直存在这个世界上。”

“先前听你提起远古异神,我便已明白,你才是这场人类浩劫、神明相争的关键!”

啥玩意?我怎么就成了关键人物?

听着三眼乌鸦的胡扯,诺兰耐着心没有反驳,毕竟尊敬老人家是他身上为数不多闪光点之一。

“尽管从它们存在之时就无时无刻不在对抗着,但是它们之间的平衡从未被打破,但是不久前,寒神与光之王的界限遭受了冲击,命运的砝码彻底将平衡打破,所以我相信同为命运之外的你来修复这份平衡。”

听到这,诺兰大概明白了,感情夜王身上的穿越者就是寒神的化身,难怪一出场就是巅峰。

“你就这么肯定我会维护这份平衡?就不许我和那个夜王合作,加速这个平衡被打破?”

“呵呵,你不会的。”三眼乌鸦走到诺兰身边,伸出皱巴巴的手放到他的肩上,意味深长的说道:“你既然已经选择了光明,又怎会轻易堕入黑暗?”

“这可难说,我还是个学生,没毕业呢。”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