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再见伊蒙学士

  • 霍格沃兹的旅法师
  • 汽水没了气
  • 2827字
  • 2021-05-10 09:11:05

北境,临冬城。

一只黑色渡鸦飞入了这座冷清的城堡,落在某个塔楼的围栏上,脚丫处系着一小卷羊皮纸。

忽然一条巨大的蛇形生物挥动着双翼朝渡鸦扑了过去,很明显它比不过小小的一只鸟儿,渡鸦有惊无险地跳开了,但是它脚丫上的羊皮纸却被扯了下来。

“大牙,别闹。”

诺兰走了过来,大牙只能眼巴巴地看着那只渡鸦嘲笑似的飞走。

从大牙口里拿出羊皮纸,诺兰看着上面的内容,原来是守夜人的老学士伊蒙向七大王国发出的警示与请求——总司令杰奥·莫尔豪身死,北方的威胁正在南下……

羊皮纸被捏成一团,诺兰随手将它扔掉,缓缓向屋内走去。人果然无法兼顾许多,虽然对于熊老的印象仅仅停留在黑城堡的那顿早餐上,但是诺兰却不曾想他这么快……已经两年了就领了盒饭。

唉,真是物是人非。

回到房间,诺兰开始收拾行李,其实也没什么东西要拿,不过是一把剑、一个不伦不类的手提箱和几件衣物罢了。

剑是光明使者,箱子自然也不是什么普通玩意,它可是诺兰这几个月来,辛辛苦苦弄出来的巫师旅行箱。

诺兰参照记忆中神奇动物学家纽特·斯卡曼德的神奇动物箱,以无痕伸展咒为主,配合各种气象咒将箱子改造成了随箱空间,但是内部远没有纽特手里的魔法箱复杂和庞大,仅有几颗从神木林里移植过来的树木,勉强能住得下人和几只动物而已。

不得不说,无痕伸展咒的确是居家旅行必备,无论使物体空间内部变得多大,它自身的重量都毫无变化,就像开辟了另外一个维度一样。

这种高等魔法,倘若能吃透它并且进一步运用到某些领域,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一鼓捣将将光明使者和衣物都扔进了箱子后,诺兰看向大牙和莱福,这两个家伙进过一次箱子里面,光秃秃的几颗树木实在让它们呆不下去,这次无论怎么它们也不愿被丢进去。

于是乎,大牙兼任了提箱子的重任,诺兰为它在脖子与双翼交叉处弄了个精美的衣袋绳,箱子非常契合地扣在上面,以至于大牙看起来更加呆萌了。

而莱福很享受地什么都不用做,它只需要趴在大牙的脑袋上就行了。

站在临冬城的广场里,大牙歪着脑袋,差点将莱福给弄了下来,一旁的诺兰深深地看了一眼这座古老造物,掏出了魔杖朝天空点了点,只见原本只有缕缕寒风半空突然下起了小雪,随后一步一个脚印地往临冬城外面走去。

幻影显形太久,踏在结实的土地上也是一种享受。

给足了仪式感,诺兰伸手抱着大牙,一同消失在临冬城的门前。

伴随着蓝礼·拜拉席恩之死、史坦尼斯黑水湾兵败还有铁群岛某传人席恩·葛雷乔伊的失败,唯有北境之王罗柏·史塔克还在与千古一帝乔佛里僵持着,可惜因为凯特琳夫人放走弑君者詹尼·兰尼斯特以及罗柏违反与孪河城的婚约,北境之王的支持者已经少的可怜。

为了重新获得孪河城的支持,罗柏答应孪河城的另外一个联姻——他的舅舅艾德慕·徒利迎娶瓦德·弗雷的女儿。

殊不知弗雷家族已经暗中和兰尼斯特家族的泰温公爵勾结在一起,就等着罗柏带着部队参加这个蓄谋已久的婚礼。

如果同为穿越者的艾莉亚还有一点良心的话,诺兰觉得她会记得这场红色婚礼,提前出手干掉老瓦德,而不是去布拉佛斯受训完再回来报仇。

至于怎么出手,就看她那藏着捏着的本事了。

绝境长城下,黑城堡。

山姆威尔·塔利正在逗弄这一个小婴儿,一旁的吉莉带着对幸福生活的盼头勤快地擦拭着桌椅,时不时抬起清秀的容颜看向这一大一小,却看见门外出现了一个年轻的少年,身边还有一条跟少年齐肩且长着一对翅膀的白色蛇身龙首的奇怪生物,脑袋上坐着一个蛤蟆,脖子上还挂着一个箱子。

即便是见过异鬼的她此刻也免不了被吓到,手中的动作停了下来。

“吉莉,你怎么了?”山姆察觉到了她的异常,抬起头问道,却听见身后传来一道声音:“胖子,伊蒙老学士在哪?”

山姆连忙抱起婴儿转身看向门外,他也被大牙的奇形怪状吓了一跳,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别害怕,我叫诺兰,跟伊蒙师傅是老熟人了。”

听到诺兰的介绍,山姆的心安定了一下,他将小婴儿抱给吉莉,并且朝她使了个眼色,然后小心翼翼地带着诺兰离开。

一路上,山姆时不时用眼角的余光瞄一眼诺兰和大牙以及它头上的莱福。某人看破不说破,对于山姆这个角色,诺兰还是很有印象的,身为第一个杀死异鬼的人,在整部剧中可谓是四处逢源,更是顺宝小能手。

走了好一会,他们来到了一个空荡荡的房间。

“胖子,这里好像不是伊蒙师傅的住所吧?”

“不是,我只是想为你安排一下和伊蒙学士见面的地方,”山姆挤出一丝微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真诚一点。

“是吗?”

大牙挪动着长躯慢慢靠近山姆,大胖子连忙后退,心中着急地想着守夜人兄弟们怎么还不来。

就在大牙将他逼到死角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脚步声,几个身着黑衣的守夜人出现在门外。“葛兰、派普、戴文!”山姆欣喜万分,灵活地绕过大牙,轻易地走向他心心念念的兄弟们。

“见鬼,这小子和那条长着翅膀的怪蛇到底是怎么回事?”

几个守夜人纷纷拔出长剑,似乎大战一触即发。

“收起你们的剑!”一个长相颇为忧郁的守夜人从后面走了出来,他叫艾迪森·托勒特,在诺兰第一次来黑城堡的时候就已经是莫尔豪总司令的侍从,那一晚所发生的事他还历历在目,“诺兰大人,你怎么来了?”

见到艾迪森恭敬的模样,其余人纷纷收起了武器,心中却有点迷糊,这小子什么来头?

“我收到了伊蒙学士的渡鸦,所以过来看看他老人家。”

听到这,大胖子山姆脸上不由露出一丝尴尬,那些羊皮纸可是他代写的呢。误会解除后,艾迪森让山姆带诺兰去伊蒙学士的住所鸦巢。

这次,倒没有再生事端。

“对不起,我以为你是……”

“是什么?”

“野人,因为你身边这条奇怪的蛇,所以我才……”

“可以啊胖子,难怪你能从异鬼手里活了下来。”

“你怎么知道我从异鬼手里逃脱的?”

“……”

一路辗转,大牙的奇形怪状引起了其他守夜人的骚动,但是一些老资格的守夜人认出了诺兰,纷纷让他们噤声。

“它是从龙蛋里孵出来吧?”伊蒙学士看着趴在火炉附近的大牙,心中不由地传来一丝亲切感,身为坦格利安家族的成员,龙妈丹妮莉丝的曾伯公,他岂能不认得自家龙的模样。

“没错,大牙确实是从龙蛋里孵化出来的。”

一旁的山姆不敢置信,他万万没想到大牙这个看起来像一条会飞的蛇竟然是从龙蛋里孵化出来的,接下来诺兰的话更是让他震惊无比。

“我见到丹妮莉丝,还有她的三个‘孩子’,长得都挺健康的。”

风暴降生的丹妮莉丝?

我滴乖乖,这消息也太劲爆了吧!山姆忽然有点看不透眼前的诺兰了,这个不过十五六岁的男孩怎么就般传奇?

白发苍苍的伊蒙学士听到诺兰提起龙妈虽然表情娴静,但心里也是颇为欣慰,活了一百岁,什么大风大浪他没见过,但是家族依旧是他心中所不能忘怀的。

“她似乎没意识到,她并不是孤单一人,还有琼恩……”伊蒙忽然伸手抓住诺兰的手,阻止了他剧透。

琼恩?他与丹妮莉丝是什么关系?山姆的八卦之火已经烧得非常旺盛了,没想到琼恩与坦格利安家族还扯上了关系,等他回来一定要将这个秘密告诉他。

大胖子得意地想着,忽然发现诺兰正盯着他,那黑色的眼眸看得他心里发毛。

“山姆,你先出去吧。”

时机未到,伊蒙学士并不想让他知道太多。胖子有点失望,只好乖乖地离开,临关上门前,他还是听见了伊蒙学士说道:“一个坦格利安,只身面对世界,是件可怕的事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