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超越生死的非存在

  • 霍格沃兹的旅法师
  • 汽水没了气
  • 3611字
  • 2020-07-27 21:30:17

“诺兰,谢谢你的可乐,嗝...,还有多味豆。”

卢平告知众人,火车还有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要到霍格沃兹了,于是一群人急着回自己行李所在的隔间,换上外套长袍。

“纳威,你还有什么事吗?”

纳威抱着自己的蟾蜍,脚步迟疑地停在门口,似乎有什么话要说,看着诺兰平静的样子,他的嘴角稍微张开,然后咬了咬下唇,抱着莱福逃走似的离开了。

望着纳威离去的身影,诺兰好像明白了什么,也没有放在心上。

有些事,或许只能这样了。

抽出魔杖,诺兰对着行李箱一挥,它轻飘飘地从行李架上落在地上,然后从里面取出几件衣服和长袍穿上。

学生就该有学生的样子。

闻着长袍上的茉莉香味,诺兰开始想念家里的芬达姑妈了。从诺兰记事起,他一直跟着姑妈生活,对于自己的父母并没有什么了解,姑妈也不曾和他提起过。

大概是死了吧。

火车的轰鸣声渐渐散去,霍格沃兹特快停在了一个小站台上,灰暗的天空还飘着雨水,到处都是湿哒哒且冰冷的。

“一年级的到这里来!”

下了火车后,诺兰看见高大的海格正举着一把伞,招呼着那些一年级新生,经历摄魂怪在火车上捣乱之后,这些小家伙们如同小鹌鹑一样,畏畏缩缩地跟着海格,准备经历霍格沃兹学校的古老传统:乘船渡过黑湖。

望着天空连绵的冷雨,诺兰戴上了他的巫师帽,然后跟着其余的学生往站台前面走去。雨水落在诺兰的巫师帽子上面,汇聚成水珠沿着某一侧滑了下来。

防水防湿就是任性!

一条泥泞不堪的道路上,一百多辆马车正在等候着。

只有车,没有马。

许多学生认为这马车和飞天扫帚一样,全靠魔法驱动,但是诺兰很清楚,这些马车前面都由一匹隐形的夜骐拉动。

没有目睹过死亡,并且完全接受它、理解它的人,是无法看见夜骐的。

不知为何,经历过摄魂怪事件后,诺兰能够真真正正地看清这些飞马:龙头马身,全身上下没有一点肉,完全是黑色的外皮包裹着一具高大的骨架子,蝙蝠一样的庞大肉翅。

意识到身旁的诺兰能够看见自己,夜骐那颗像龙的脑袋转了过来,一双没有瞳孔的白色眼珠子瞪着诺兰。

“诺兰,你在看什么呢,快上来,马车就快要出发了。”

坐在马车里的罗恩见到诺兰有点呆毛的样子,催促他上车,一旁的赫敏、哈利也是一脸古怪地看着他。

一人一马深情对视后,诺兰对着夜骐点点头,一溜烟地钻上了马车,坐在了罗恩身边。

“糟糕,我的斑斑又不见了,赫敏,你得看好你那只蠢猫。”

赫敏头疼地撇了罗恩一眼,她也不清楚自己的猫咪为啥那么爱追那个斑斑老鼠。

烦死了。

哈利也是十分头疼,两人都是他的好友,他替谁搭腔也不好使,干脆学着诺兰,两眼只看车外事。

反观诺兰这个局外人,他正盯着夜骐的尾巴,对于夜骐的尾毛十分感兴趣,毕竟邓布利多的老魔杖的杖芯就是夜骐尾毛。

就这样,四人坐在马车上一路颠簸地来到了学校大门。

在巨大的铁铸门前,两名摄魂怪飘在一旁的有翼野猪石柱上方。摄魂怪似乎受到了警告,没有为难下方经过的学生。

一股寒气迫来,马车上的四人骤然一抖,哈利等人连忙把身子缩回马车里头,只有诺兰还在观望着它们。

作为一种非存在的神秘生物,摄魂怪超越了生与死,它们它们不会出生,也不会死亡,因人类的情绪而产生,并以这些情绪为食。

它们永远都在不断出现!

马车穿过校园大门后,罗恩大喘一口气,满脸抱怨。

“为什么学校外面会出现摄魂怪?就是因为那小天狼星布莱克吗?邓布利多怎么会容忍这些怪物徘徊在学校周围?”

“罗恩,我想邓布利多也是没有办法,才向魔法部妥协的,这些都是为了保护哈利。”

“我不需要被保护!”

见到哈利生气,两人也不在说话了。

坐在前面的诺兰,还是如同往常一样波澜不惊,既像外人又不是局外人。

“到了。”

诺兰说完,转身就下了马车,车上三人对视一眼,随后也跟着下了车。三人一踏下校园的土地,却发现诺兰早已融入人群中,黑压压的长袍背影下,根本分不清谁是谁。

诺兰也没看身后的主角团,他径直地穿过橡木大门,看着眼前火光缭绕的前厅,白灰色的大理石楼梯威严地摆在他面前。

诺兰正准备跨入右边的礼堂时,一道严厉的声音传来。

“艾特、波特、格兰杰,你们三个人过来见我。”

诺兰逆着人流看见了麦格教授正庄严地走向他,还是那熟悉的深绿色长袍,还是那熟悉的高发髻。

“跟我走!”

声音不容抗拒。

“教授,那分院仪式?”

“波特,你又不是新生,而且我只是跟你们几个说一些话,韦斯莱,你别磨蹭了,到那边去。”

于是,诺兰、哈利、赫敏三人并肩跟在麦格教授后面,踏上大理石楼梯,来到了二楼走廊边上,有一间小书房,正是麦格教授的办公室。

诺兰第一次进麦格教授的办公室,壁炉里的火焰令他倍感温暖。

“坐吧。”

三人挨着坐在沙发上,麦格教授则坐在她的办公桌后面,方形眼镜下的目光盯着他们。

“卢平教授派了一只猫头鹰过来,说了在火车上发生的事情。现在,你们觉得怎么样了?”

“我没事,麦格教授。”

“艾特,你呢?听卢平教授说你最严重?”

诺兰一副惊讶的样子,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我很好,可能是受惊吓过度而已。”

谈话间,校医院的庞弗雷夫人敲响了门,然后着急地走了进来。

不由诺兰和哈利反应过来,她便替二人检查了一下,询问他们有没有什么不适。

“庞弗雷,是一个摄魂怪。”

听到麦格教授的话之后,庞弗雷夫人更加卖力地询问两人,忧心忡忡地叨念着:

“让这些可怕的东西驻扎在校园里,都不知道魔法部和校长是怎么想的,万一其他孩子...,你们两个需要卧床休息吗?我觉得你们今晚就在校医室里度过就好了。”

“不要,我很好。”

哈利首先忍不住了。

“那好吧,你们要多吃点巧克力。”

庞弗雷夫人检查完之后,和麦格教授说了几句就离开了办公室。

“你们两个既然坚信自己没事,那么就先出去走廊等着,我有些事情要和格兰杰小姐说。”

如逢大赦,诺兰和哈利连忙起身退出了房间,只留下愁眉苦脸的赫敏。

“诺兰,你说麦格教授为什么要单独留下赫敏?”

看了一眼哈利,诺兰无所谓地摇摇头,表示不清楚,然后说了一句:“可能这就是优秀学生的待遇吧。”

哈利赞同地点点头,赫敏作为格兰芬多乃至整个霍格沃兹的学霸,麦格教授对她重点关注也无可厚非。

“哈利,密室就是在三楼的盥洗室打开的吧?”

“嗯。”

密室事件可是哈利的高光时刻,不仅拯救了他的未来老婆,挫败了伏地魔的阴谋,还解放了家养小精灵多比,年度英雄非他莫属!

“听起来挺酷的,千年蛇怪居然被你打败了。”

“要不是邓布利多的福克斯帮助我,恐怕我就要被蛇怪杀死了。”

那条恐怖的蛇怪,要不是凤凰福克斯抓瞎了它的眼睛,哈利也没办法用格兰芬多之剑刺穿蛇怪。

“真可惜,没机会见识到凤凰和蛇怪的风采!”

哈利听着这句话感觉有点怪怪的,看着诺兰风轻云淡的样子,还没来得及多想,办公室的门就被打开了,赫敏满脸喜色走了出来。

“看来她们谈妥了?”

“嗯。”

看着如此高兴的赫敏,诺兰明白她一定从麦格教授手里获得了时间转换器。

时间转换器这种禁忌物品,受到魔法部神秘事物司严密监管,也不知道麦格教授是怎么和魔法部谈妥的,尽管规定赫敏只能用在课程上面。

时间转换器在对旅行者和时间本身都不造成任何可能的严重损害的前提下,时间旅行的最长期限约为五个小时。

它虽然能让人回到过去,可是在多出的这几个小时里,人的身体依旧在成长和衰老。

时间,真是世界上最神秘的东西。

比起时间转换器,诺兰更在意的是制造它的魔咒:小时逆转咒。这是一种危险、极其不稳定的魔咒,可以回溯时间,为了更稳定地运用它,所以将其移植到时间转换器里,以致于更好地发挥它的效果。

可惜的是,诺兰还不清楚小时逆转咒的具体咒语。

一行四人来到了礼堂,分院仪式刚刚结束,弗立维教授正在搬走分院帽和三角凳。

见到诺兰等人入席之后,教师席上的邓布利多站了起来。

“欢迎!欢迎回到霍格沃兹!”

“在各位被美餐撑得迷迷糊糊之前,我有一些事情向大家宣布!”

“首先就是,莱姆斯·约翰·卢平教授将担任新的黑魔法防御课老师。”

礼堂上响起稀疏零落的一点掌声,其大部分来自于哈利等人,坐在其中的诺兰也跟着鼓起了掌,毕竟相对于其他光鲜亮丽的教授而言,穿着一身老旧西装的卢平教授实在勾引不了眼球。

“接着就是,我们的保护神奇生物课教师,凯特尔·伯恩教授在去年年底退休了,接替他的正是鲁伯·海格,他已经同意担任狩猎场看守,兼任教师之职。”

又是一阵掌声响起,诺兰瞅着坐在麦格教授旁边的大个子,开心得有点无措。

“最后,应魔法部得要求,我们学校将接待一批特殊得客人,来自阿兹卡班得摄魂怪。它们将驻扎在学校场地的所有入口,直到小天狼星落网为止。”

“虽然魔法部保证,摄魂怪的存在不会影响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但是有一点我要提醒大家,摄魂怪是最邪恶的生物,天生不懂得什么是借口或什么是请求,它们不会被任何东西蒙蔽或欺骗,哪怕是隐形衣。”

话讲到这里,诺兰和哈利等人感觉到邓布利多不一样的目光。

“因此,我警告你们每一个人,不要让摄魂怪有机会伤害到你们。”

“好了,我想重要的事已经说完了,那么,请开始用餐吧。”

四条长桌上的盘子和酒杯突然之间就盛满各种食品和饮料,那些一年级新生都惊呆了,纷纷伸出手抓起食物、饮料大吃大喝了起来。

这一招,百试不爽。

“诺兰、哈利,我听纳威说你们在火车上糟到摄魂怪的袭击,这是不是真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