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小巫见大巫

  • 霍格沃兹的旅法师
  • 汽水没了气
  • 2847字
  • 2020-11-08 18:43:23

“找回龙再谈吧。”

虽然对于龙妈如此爽快地答应自己的要求感到些许意外,但是诺兰也理解,毕竟那三条龙可以说是龙妈的一切。

“卡丽熙,这事是在我的眼皮底下发生的,找回那三条龙应该由我来做。”

札罗·赞旺·达梭斯急了,之前用自己金库的里的一切来换取龙妈的婚姻都没能成功,自己苦心策划的偷龙计划怎么能让一个不知名的小子来破坏,要提条件也应该是他来提,怎能让诺兰捷足先登?

好家伙,诺兰听到札罗·赞旺·达梭斯的话,心里直呼内行,要不是他知道丢龙事件的内幕,也会相信这个看起来长得还算忠厚的大黑胖子,一个从底层混到魁尔斯城的十三巨子的人,哪有看起来这么简单?

然而,他再怎么费心费力也得不到龙妈的欢心,毕竟丑是原罪,况且龙妈也没那种心思,当寡妇没多久就改嫁,说出去也难听,再说她“风暴降生”丹妮莉丝可是七国唯一传人,怎么会看得上魁尔斯城的小小巨子。

现在龙不见了,龙妈可是第一个怀疑的就是这个大黑胖子,岂能被他几句花言巧语给牵着走?

见到龙妈不说话,札罗·赞旺·达梭斯眼珠子一转,心中思量着下一步该怎么走,三条龙被俳雅·菩厉带回了不朽之殿,他想要从那男巫手中拿回送给龙妈是不可能的了,既然得不到美人,弄个魁尔斯城的王来做做也不错。

“我去召集十三巨子前来和你会面,或者他们知道是谁干的。”

“你也是十三巨子之一!”

龙妈丝毫不给大黑胖子机会,她现在满脑子是自己的龙,无论札罗再怎么说,她都不会相信。

在血盟卫的推搡下,札罗·赞旺·达梭斯不得已离开,然而他走了几步之后,还是不忘回头说:“等十三巨子都到齐了,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丹妮莉丝!”

即便直呼其名也不能使得龙妈施舍大黑胖子一眼,她安排几个多斯拉克人把死去的女仆伊丽抬了出去准备葬送,现场只剩下龙妈和诺兰两人,忽然龙妈一个趔趄,无力地瘫坐在地上,脸上的强势也随之消散。

看着龙妈这副被欺负地委屈的寡妇样,诺兰心想要不要给她来个快乐咒,提高一下她情绪。然而龙妈不亏是真龙传人,她的软弱也只是短暂的几秒,自从马王卓戈和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死去后,她再也没什么抗不过的了。

“你要怎么替我找回龙?”

“你很急吗?”

“当然,它们是我的一切!”

诺兰不由地点点头,转身就离开,却听到龙妈说:“我会答应你的条件,但是你如果是在欺骗我……”

龙妈不亏是龙妈,就算身无外物,那股傲气都依然坚挺。

离开了庄园的诺兰,看着偌大的魁尔斯城,他好像不知道不朽之殿在哪?本想着问下哪个不长眼的,但是诺兰转念一想就打消了这个想法,身为一个巫师,怎么会无能到去问路?周身黑雾赫然出现,笼罩着诺兰迅速飞向了高空。

炎炎烈日下,天空凭空多出了一朵‘黑云’,云团中露出诺兰模糊的样子,俯瞰着魁尔斯城的一寸一瓦。

巡视了一遍整座魁尔斯城后,诺兰终于在这陌生的城镇发现一处看起来好像废墟的灰色建筑群,屋顶的黑色瓦片几乎没有一处是完好,破破烂烂,孤零零坐落在一片树林之中。

不朽之殿?

落在这座废墟面前,诺兰觉得它有点白瞎了这么响亮的名字。

男巫俳雅·菩厉突然出现在诺兰身后,他之前在院子里偷龙的时候,并没有碰到‘躲’在房间里的诺兰,得手之后就将诺兰忘记了,没想到自己把龙放好后,这个名不经传的小子居然找上门了,而且来的这么快,快到连他的眼线也不曾发现。

“任何想要获得启示的人都可以进入殿中,请跟我来。”

见到俳雅·菩厉这般客气,诺兰爽快地跟着他走到大殿的入口,发现旁边的石桌上放着两杯装有蓝色液体的酒杯。

“进入殿内必须喝下夜影之水,它可以使你感受到真理与智慧。”俳雅·菩厉随手捧起其中一杯喝了起来。

诺兰看着他将蓝色的夜影之水一饮而进之后,自己也端起另外的那杯放到嘴边,轻轻地抿了一口。

“呕……”

一口入腹,诺兰就忍不住要发呕,这浓稠的像蜂蜜的夜影之水比他在霍格沃兹上魔药课时喝到的药剂还要恶心。

“它就像真理一样,须细细评味才能享受其真味。”

再次端起酒杯,诺兰干脆闭上眼睛,一股脑将整杯夜影之水灌了下去,浓稠的液体一进入体内之后,一丝丝卷须在胸中扩散,仿佛烈焰缠绕心脏,舌尖则油然而生蜂蜜、茴香和奶油的味道。这种奇妙的味觉体验让他想起了魔法糖果,虽然感受不到魔法,但在某些方面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是体验过一次就够了,第一口下去的糟糕感受诺兰再也不想体会。

“你可以进去了。”

耳边传来俳雅·菩厉的声音,但是诺兰身边却找不到他的身影,好像幻象一样消失了。

在空荡荡的大殿门前,诺兰双眼微凝,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便缓缓走入殿内。

跨过一道门,诺兰发现殿内还有三扇门,秉着最右原则,他踏入最右边的门口,当他进入那道门之后,周围的环境忽然一变,原本黑漆漆一片的空房子骤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宽敞明亮且空无一人的大厅,四条长櫈安静地摆放着,空中漂浮着永远烧不完的蜡烛,以及那施了魔法的天花板。

“幻象?”

还未等诺兰回过神来,场景再次变幻,喧嚣的声音不断涌入他耳中,周围满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他们推着大堆小堆的行李往站台赶去,铁轨上那一列深红色蒸汽火车尤为醒目。

“诺兰,记得给我写信!”

芬达姑妈在不远处挥着手向诺兰告别,他一回头,人群的喧闹声、列车的轰鸣声一下子隐匿了起来,诺大的国王十字车站变得空无一人,安静的诡异且可怕。

一丝冻意袭来,轻扶诺兰的皮肤,他仿佛听见有人在耳边低鸣。

“总有一天,我会将你埋葬在永远的黑暗之中……”

就在诺兰沉迷低语时,一团黑影在他上方出现,破烂的黑色斗篷下露出一副丑陋的嘴脸,赫然是一个摄魂怪!它浑身黑雾绽放,以笼罩之势冲向诺兰。

当摄魂怪快要得逞的时候,诺兰从迷茫中清醒过来,左手举着魔杖对准了摄魂怪。

“呼神护卫!”

另一只摄魂怪浑身银光地出现了,银白色的光雾与黑雾不断地对抗着,两只迥然不同却大相径庭的家伙缠斗了在一起。

然而令诺兰意想不到的是,银白色的摄魂怪即将胜利的时候,它却与黑色的摄魂怪融合了在一起,变成了一团银白与黑色相间的云雾直冲诺兰面门。

“嗯?”

诺兰连忙举着他的魔杖施展了盔甲护身,半透明的防护罩与冲过来的那团诡异云雾撞在了一起,但是下一刻,防护罩悄然碎裂,银黑相间的云雾一下子进入诺兰体内,魔杖在他恍惚间掉落到地上。

场景再次变幻,火车站已然消失不见,变回了黯淡无光的空房间,只有诺兰半跪着大口地喘息。

“没想到你也是一个男巫,而且你的魔法简直让我闻所未闻,这根东西就是你施法的关键吧?”俳雅·菩厉一手拿着魔杖来到了诺兰面前,脸上尽是贪婪之色。

“告诉我,怎样才能召唤出那个银色怪物?”

有一个俳雅·菩厉出现在诺兰身后,手里牵着一条铁链,用力地往墙壁上的铁孔拉拽着,而半跪在地上的诺兰双手也被铁链给锁住,整个人也被扯了起来,但是他的脑袋依然低耸着,一副神志不清的样子。

手里拿着魔杖的俳雅·菩厉靠到诺兰面前,他伸出蓝紫色的、干瘪瘪的手对着诺兰的脸一捏,发现诺兰的眼睛紧闭,气息十分微弱。他与另外一个俳雅·菩厉对视一眼,好像在问,夜影之水配合不朽之殿的效果有这么强吗?

还是说诺兰被自己弄出来怪物给反噬了?

端详了一会的俳雅·菩厉正要松开,双眼紧闭的诺兰忽然睁开眼睛,直盯着俳雅·菩厉另一只手上的魔杖,愣是把整个男巫给吓了一跳。

这双眼睛里居然没有瞳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