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偷渡

  • 霍格沃兹的旅法师
  • 汽水没了气
  • 2835字
  • 2021-04-16 12:15:59

“这位叫诺兰的少爷,我不知道你……”瓦里斯还没讲完,他只看见眼前这个陌生的小子从衣服里掏出一根黑不溜秋的小木棒,红色的光芒“咻”地射向了自己,之后,之后就不醒人事了。

见到瓦里斯昏倒在地,艾德以及他怀中的艾莉亚都怔住了,凭什么一根小木棒能射出红色的光芒,还能将肥肥胖胖的瓦里斯弄昏,这世界忽然间就这么不讲道理了吗?惊愕过后,艾莉亚就盯着诺兰的魔杖,恨不得自己也有一支。

“艾德大人,你还能走路吗?”

“嗯……可以。”

在自家姑娘的掺扶下,艾德战战颤颤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诺兰拿着魔杖来到艾德身边,看见他大腿的伤口还在淌血,心里有点发忖,他对于治疗魔法不是很熟练,也不知道能不能将被长枪贯穿的大腿治好,要有有白鲜就好了,这玩意连斯内普的神锋无影都能治愈,治疗大腿贯穿应该不成问题。

“你这根东西能给我看看吗?”艾莉亚忽然问道,诺兰对上她那望眼欲穿的眼神,心想她之前不是摸过了吗,怎么一副饥渴难耐的样子?

“有的是机会给你看,还能摸呢。快快愈合!”

诺兰一边说着,一边对准艾德大腿上的伤口使用了治疗魔法,几秒之后,伤口不再淌血。看到这神奇的一幕,艾莉亚和艾德两父女再次被震惊得说不出话。

“还疼不?”

“不痛。”

“走两步?”

艾德犹豫且轻轻地迈了迈右腿,尽管隐约中还感觉到一丝痛楚,但是没有那么刺骨,同时心中波澜再次,他真的没想到这个诺兰竟然有如此能耐,他有点后悔了,后悔当初没把班扬的话放在心上。

看着蹦跶的艾德,诺兰颇为满意,毕竟是第一次充当医生,虽然有练习魔法的嫌疑,但是移除伤者病痛的满足感是无可比拟的。

艾德忽然说道:“诺兰,你能将瓦里斯弄醒吗?”

“为什么,你还想要跟他告别吗?”

“你们要离开君临,就少不了瓦里斯的帮忙。”

“父亲,你不跟我们一起离开吗?”

艾莉亚急忙问起,明明可以三个人一起离开的呀,之前做的一切不都白费了吗?艾德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珊莎还在皇宫里,我已经和瓦里斯谈好了,只要我承认那所谓的叛国罪,瑟曦不会伤害她的,到时候乔佛里依旧会迎娶她做王后,而我将会加入守夜人,到时候就可以离开君临了,这是最好的办法了。”

说完,艾德脸上尽是无奈之色。

“艾德大人,其实不用那么麻烦,我完全有能力将你们一起带回临冬城,根本不需要瓦里斯的帮助,稍微问一句,你晕船吗?”

哈?还有这种好事?艾德心中希望的火苗更盛,见识了诺兰的魔法之后,他深深地认可着,但是术业有专攻,瓦里斯作为侍奉“疯王”的前朝遗老,不仅情报出色,其他手段也是绝顶,即使是这样,瓦里斯也不敢说光明正大将他从君临城里安全地离开,诺兰要怎么做到?

“先离开地牢再说。”

诺兰转身就走,只留下艾德与艾莉亚面面相觑。

离开前,艾德望了一眼倒地不起的瓦里斯,叹息一声,不知道瑟曦得知自己离开君临,瓦里斯将会如何面对她的怒火。

一路上,地牢走廊的守卫全都倒地不起,三人畅通无阻地走出了地牢。月明星稀,君临城的东面是一处海湾,名叫黑水湾。艾德和艾莉亚此刻躲在一处暗礁之中,红堡就在两人脑袋上方,可惜月光再亮,也无法照出他们的位置,在诺兰“伪装咒”的保护下,灯塔、悬崖上的守卫根本发现不了。

“父亲,你说珊莎在君临会很安全吗?我们一走,就只有她一个人面对瑟曦和乔佛里了。”

“艾莉亚,现在罗柏在河间地同兰尼斯特交战,瑟曦他们需要人质来威胁他,在我们离开后,史塔克家的人就只有珊莎在君临,到时候我们联合龙石岛的史坦尼斯·拜拉席恩,一起讨伐瑟曦,救出珊莎。”

尽管诺兰说不要担心被发现,这两父女依旧小小翼翼,连讲话的声音都差点被浪涛声所淹没。两人等待许久,终于看见海面出现了一首小船,诺兰坐在上面,两只船筏自动地划着。

“你们还想在君临待多久?快上船!”

涛声依旧,父女俩只看到诺兰对着他们招手,但是足够了,两人离开了伪装咒的保护,快步走向海边。然而当他们离小船只有几米的距离时,身后忽然响起一阵嘈杂的声音,只见无数的火把出现在他们身后的悬崖下面。

糟糕,追上来了!原来是巡视换班的地牢守卫发现瓦里斯晕倒在里面,艾德·史塔克不见以后,立即就上报给瑟曦,展开了全城大搜查。

“放箭!不要让他们跑了!”

弓箭手们纷纷瞄准了还在艰难涉水的艾德和艾莉亚,短短几步之路竟难如跨越山河。

“咻咻咻!”

数不清的箭矢化作一阵箭雨,随时能将父女俩钉死在海边。小船上的诺兰却不慌不忙,左手握着魔杖,右手对着两人,开口念道:“飞来!”只见一大一小好似被无形的大手抓住衣服,一下子就把他们捞到了船上,这一手海边捞人看呆了冲过来的守备队,但是弓箭手们并没有发呆,他们再次举弓,用力将弓弦满上,又是一轮箭雨袭来,这次的目标是小船。

死里逃生的两父女彼此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眼中看见无限眷念与不舍,紧紧地抱在了一起,然而过了好一会,发现自己并没有被万箭穿心,抬头一看,只见诺兰站在船头,所有箭矢纷纷被弹开,这一刻,艾德觉得他像一个神!

‘原来他真的能保护我!’艾莉亚双眼大睁,似要将此情此景深深刻入脑中,就连呼吸也忘记了。

在海边金袍子的注视下,小船慢慢地驶向远方,临冬城的领主、前任御前首相、叛国者艾德·史塔克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在他们眼皮底下离开了君临。

“大人,我们需要乘船去追吗?”

“去、去吧,希望我们不会葬身大海。”

目睹了诺兰的神威,这些金袍子还哪有追逐的勇气,万一他随手招来一个浪花将他们打翻的话?

第二天早上,整个君临都在谣传,叛国者艾德·史塔克在大海神明的帮助下,离开了君临。这一消息很快也传到了正在与兰尼斯特军队交战的北境大军耳中,军营一下子炸开了锅,无论是士兵还封臣和侯爵们纷纷欢呼,在他们心里,艾德·史塔克一直是他们最仰慕和尊敬的英雄,这次战争也是因他而起,如今他逃离了君临城,真是比捷报还喜报!

一部分的士兵心中也有了个问题,战争是不是就要结束了?

“恭喜,夫人,艾德大人终于可以回来了!”

“一想到艾德大人将再次领导我们,我都等不及要杀光那些兰尼斯特了!”

“夫人,恭喜……”

凯特琳一路走着,遇到的北境封臣和侯爵纷纷祝贺,她一一回礼,只觉心中的那沉重的石头稍微可以放下了一些。

“母亲!”罗柏一下子抱住凯特琳,身为这次战争的发起者、领导者,并且作为艾德·史塔克的儿子,大部分封臣和侯爵完全是因为他父亲的荣光才响应他的号召,由此可知他所肩负的一点也不比凯特琳少,即便生擒了“弑君者”詹姆·兰尼斯特,也难以消除他心中的忧虑。

“我就知道,罗柏,我就知道你父亲会平安无事的!”凯特琳眼眶有点湿润,她的脆弱从来只留给自己的亲人。

“母亲,父亲一离开君临,那么瑟曦手里只有珊莎和艾莉亚,我们抓住了她的弟弟詹姆·兰尼斯特,这场战争无论如何都还未结束。”

一提起自己的两个女儿,凯特琳欢喜的心情一下去了大半,她悔不当初接受珊莎嫁给乔佛里的提议,更后悔将这两姐妹送到君临。

然而却少有人知道,艾莉亚也跟着艾德一同离开了君临,而间接帮助了他们逃离的八爪蜘蛛瓦里斯,相信此刻他还在焦头烂额地面对着瑟曦的轰炸。

平静的海面上,一首小船正缓缓地往龙石岛的方向驶去,奇怪的是它的船桨在无人摆动的情况下一本正经地划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