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偷人还是劫法场?

  • 霍格沃兹的旅法师
  • 汽水没了气
  • 2493字
  • 2020-09-11 22:07:09

“嗯……唔,你打算怎么救我父亲?”

一个阴暗角落处,艾莉亚大口大口地咬下诺兰用飞来咒偷来的面包,其实他想变几个钱来让艾莉亚去卖来吃,但是在之前的日子里,那个面包摊老板宁愿把馊掉的面包丢到臭水沟里也不肯给她的场面,傲气的临冬城二公主岂能忍受这种侮辱,偷偷捡起臭水沟的面包勉强度日。

因此,艾莉亚阻止了诺兰的‘好意’,就算金钱在失去魔力后会变回原来的样子,她也不想老板获得一分钱,哪怕假的也不行!

“咳咳咳,水!”艾莉亚连吞三个面包,噎住了。诺兰忍住笑,直接对她使了个“安咳消”的魔咒,艾莉亚只觉自己的气管一下子顺畅了,但是她还是坚持要喝水,没办法,她毕竟喝了这么多天的臭水沟,诺兰只好拿着魔杖对着她的嘴巴念道:“清泉如水”,甘冽的清水从杖端流出,艾莉亚尝了一口之后,顺势将魔杖含住,美美地喝了一大口。

“要不要给你来个全身清洁?”

“不用。”

艾莉亚一口回绝,痛快地说道:“等救出我父亲再说吧。”

但是在闻到自己身上那股臭味之后,她还是妥协了,只见她转过身去,双臂张开摆成十字样。

“来吧!”

诺兰咒语都懒的念,直接举着魔杖对准艾莉亚,魔杖就像吹风机一样“呼呼”地吹出一阵阵清凉的风,以及一串串梦幻般的粉色泡沫。在除垢咒强大除污作用下,艾莉亚身上的、衣服上的污垢、臭味渐渐消失。“你不去当清洁工可惜了。”艾莉亚用力在身上嗅着,啊,这该死的清新!诺兰不可置否地笑了笑,让他去当清洁工,岂不是大炮打麻雀?

“你以前可不是这样子的。”

艾莉亚忽然说道,比起一开始在临冬城认识诺兰,尽管两人同为穿越者,但是彼此间的生疏可谓不浅,而现在,他们却能聊得很开。

“别说这个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将你父亲救出来,你不会想着在审判会上劫法场吧?要我说,趁着你父亲还没被八爪蜘蛛给说昏脑袋,我们偷偷地去将他带出来算了。哎,对了,你知道你父亲关在哪吗?”

艾莉亚沉默了,她真的不知道的,这些天一直在躲在跳蚤窝这个贫民窟里面,举目无亲,整天为了那几口吃的作奸犯科,除了控制鸽子、乌鸦四处看风景之外,她并没有找到获得艾德所困的位置。原本以为艾莉亚在君临卧薪尝胆这么多久,一点有用的消息没有获得。

“要不我们去我从红堡里逃出来的密道看看,那个地方我发现好多几大龙脑袋,那黑死神贝勒里恩的脑袋大到比我见过的……”

“停,你怎么变了个人似的?既然我们不知道你父亲的位置,那干脆让他来告诉我们吧。”

在诺兰的记忆中,八爪蜘蛛的“小小鸟儿”遍布七国上下,可以说几乎整个维斯特洛大陆上的风吹草动他都能第一时间获得,因此诺兰打算让艾莉亚直接离开跳蚤窝,主动在别人的地盘上晃悠。

“你会保护着我的,对吗?”艾莉亚弄好了头发后,不安地问了问。

诧异二丫忽然间这么客气,诺兰虽然疑惑,但是也拍胸口打包票,他本来就是来帮她的,怎么会让她羊入虎口呢。得到诺兰的保证,艾莉亚深深吸了一口气,学着大家闺秀的动作向人多的地方走去。

这妮子,也太那个了吧?看着艾莉亚怪异的表现,诺兰心里说不出的别扭,但是也因为这样,那些“小小鸟儿”们很快就注意到了艾莉亚,随即立刻上报给他们的主人八爪蜘蛛瓦里斯。在某个街道上,不停地走着的艾莉亚四处张望,忽然几个小孩簇拥了过来,推搡间她被强制地带到了一间小屋子里。

“二小姐,你父亲很挂念着你呢。”

艾莉亚只看见一个模糊的人影从暗处里走了出来,伴随着一股脂粉气味,露出了他的真容,正是脑袋光秃秃、身材肥胖的瓦里斯,人送外号“八爪蜘蛛”,维斯特洛大陆的第一情报主管兼太监。

“我父亲在哪?”艾莉亚淹了口吐沫,后退了一两步。

“别担心,孩子,你父亲已经答应认罪了,明天他将会在审判大会上承认一切罪行,那时候他将披上黑衣成为守夜人的一分子,跟你的哥哥、叔叔一同在绝境长城共度余生。还有你的姐姐珊莎,她将会嫁给乔佛里,还有你也会留在红堡里生活,前提是你的哥哥罗柏要向王国投降,结束这场没有意义的战争。”

“你能带我情趣见见我的父亲吗?”艾莉亚不着痕迹地望了望房间四周,却并没有发现诺兰的踪迹。

“尽我所能,孩子。”

瓦里斯伸出手想要牵过她的手,但是艾莉亚躲开了,大总管也没有介意,笑着往房间里面走去。阴脸上阴晴不定的艾莉亚跟了上去,回过头看了一下那进来的房门,心头不由蒙上一层阴翳。

在君临城里的街道上,诺兰百般无聊地在一个石雕旁边蹲着,尽管穿着还算上等,但是他这副姿势是真的像二流子,乞丐看到了都想给他两脚的那种,可惜还没有哪个不长眼的。抬头看了看天色,已经快要日落西斜了,诺兰觉得还得等一等,毕竟月黑风高才是做事的好时机,但是这天气,到时月亮能用多黑?

此刻,万里无云。

“你又来干什么,我已经答应了你的……艾莉亚?你怎么会在这?”

还没等到艾德从邋遢的地板上坐直,艾莉亚早已扑进了他怀里,肩头一抖一抖地抽泣了起来。瓦里斯默默退到一旁,看着这父女情深的场面,即便是他这种见惯世面的人,心中也不免泛起一丝波澜。但是同情归同情,在维斯特洛大陆上,这样的场景屡见不鲜,他要做的,无非是为了那些穷苦大众,毕竟他自己也是苦过来的人。

“艾德大人,请你不要忘记你说过的话,我这样做也是为了和平,令公子对你一片孝心,带着两万大军南下,在你们这些王公贵族的权力游戏里面,永远是无辜的人受苦最多,明天审判大会过后,我希望这一切都能很好的结束。”

“希望你也遵守与我的约定。”

瓦里斯波澜不惊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他知道艾德·史塔克是个遵守诺言的人。

忽然一个陌生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瓦里斯,我才发现你是这样的人,佩服佩服。”这句话让瓦里斯心头一震,看向那声音处,一个黑色短发的小子杵着二郎手在看着他,深邃的黑色双眼连他看不懂深浅。

“诺兰!”

艾莉亚脸上泪痕未干,见到诺兰出现,她心中只觉充满了希望,想不到他真的像姐姐说的那样靠谱。艾德看着诺兰也觉得一阵出奇,隐约间记起眼前的诺兰正是自己的弟弟班扬带到临冬城的那个沉默寡言的小少年,尽管班扬如何讲他的神秘之处以及异鬼的事情,他认为那不过是谎言加鬼扯罢了,因此也不怎么在意,时间一长他渐渐将诺兰这个人抛诸脑后了。

现在再相见,居然长得比艾莉亚还要高,也不知道吃了什么。只是,他怎么来到君临了,莫非他真的像班扬说的那样身怀不可思议的本领?

一丝希望悄然在艾德心里萌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