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光明使者

  • 霍格沃兹的旅法师
  • 汽水没了气
  • 2663字
  • 2020-09-07 18:34:55

临冬城据说是“筑城者”布兰登于八千多年以前在巨人帮助下建造的,矗立在一眼温泉之上而成。而温泉有两种形成方式,一是受地表水渗透循环作用所形成,二是地壳内部的岩浆作用所形成,或为火山喷发所伴随产生。

缭绕在鼻尖的那股细微味道,诺兰心想自己是来到地心世界了?

毛毛狗念主心切,好像嗅到一些与众不同的味道之后,它立即撒腿就往前冲了过去,留下诺兰一人原地发呆。在荧光的照明下,诺兰仔细查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从他刚才跳下来到落在地面,时间虽然不长,但是也不算短,从这样高的地方掉下来,没有减速咒,瑞肯那个九岁小孩不得摔的四分五裂?

但是他的尸体呢?

目光停留在毛毛狗离开的方向,是一条狭窄的路,以诺兰的身高也得弯下腰前进,但是他身为一个巫师,岂能像一条二哈一样?不假思索,他化作一团黑雾一往无前地飞了进去。这条路比诺兰想象的要长、直,而且他感觉这条洞穴之路就像才形成不久似的。

在诺兰离开后,遗留在地上那颗荧光球忽然光芒大作,绽放出了最后的光芒,然后戛然消散。

不知前进了多久,诺兰终于看见尽头处的一丝光亮,当他冲出洞口后,豁然开朗,映入眼帘竟是一个恢弘古老的宫殿,在入口处,两边各放着一个巨人石像,一大一小,身差高可达两米。它们手持巨大的铁剑摆着战斗的姿势,火焰在铁剑上无根地燃烧着。

看见这两个大家伙以及它们手中燃烧的巨剑,诺兰心中一跳,这肯定与那光之王有关。

看了周围一圈,诺兰并没有发现毛毛狗的踪影,随后他把目光转移到宫殿的入口,想必它已经进去了。

“汪……哇!”

毛毛狗的叫声从里面传了出来,而且声音有些狂躁,来不及忖量,诺兰快速地走向了宫殿入口。当他经过那两道石像的时候,觉得它们像是有灵魂一般。

踏入大殿之后,诺兰望着这比临冬城还要古老的建筑,心中的那股震撼感久久难以平复,能够在地底下筑造这么气势恢宏的石头宫殿,着实惊艳了众生,虽然不及绝境长城,但是也相差无几。瞧瞧那黝黑而光滑的擎天石柱,看看那栩栩如生雕刻在石墙上的壁画,最奇怪的是那宫殿的地面,它们是被切割铸成各种蜿蜒的河流形状,滚烫的岩浆在下方奔腾流淌着,有些地方凝了厚厚的白色晶体

而在地面宫殿中央,一个奇怪的祭坛,上面插着一柄燃烧着熊熊烈焰的长剑,瑞肯·史塔克正站在它面前不远处。

“汪汪汪……!”

毛毛狗不敢踏入那岩浆河流,只能在岸边无能地嚎叫着,当它见到诺兰来了之后,立马停止了狂吠。

“瑞肯!”诺兰尝试地叫了一声。

然而祭坛前的瑞肯不为所动,一步又一步地往那祭坛顶部走去。见到如此情形,诺兰站不住了,刚想要踏上那奇形怪状的地板,原本尚是平静的岩浆瞬间变得狂暴,似乎想要从岩浆河里跳出来和他拼命。

此情此景,诺兰停下了,当然这不代表他怕了,只是想看看瑞肯到底要做什么,拔剑吗小孩?

如同看电影一样,短短几步路,瑞肯愣是用了一生来行走似的,当他来到了祭坛中央的火焰长剑跟前,远处看着的诺兰不由地长吐一口大气,但是他看到瑞肯下一步动作时,顿时哭笑不得。只见瑞肯伸出稚嫩的双手紧紧握住了那柄燃烧着的长剑,努力地拔出一截后发现这长剑比他还要高,剩下的一大截依旧插在石头里。

“长剑飞来!”

只见火焰长剑忽然挣脱了瑞肯,“铮”地从祭坛飞了出来,剑身上的火焰掠作一条小尾巴,稳稳地落入了诺兰手中,那岩浆河再次翻涌,想要挣脱引力的束缚给他来个温暖的岩浆澡,然而诺兰得到长剑之后就迅速后退了好几步,表情得意看着那翻滚的岩浆。

不让我过去还不许我拿,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长剑落入诺兰手中,剑身上的火焰突然散去,露出它本身的颜色——全身赤红,就好像用是鲜血来冷却剑身,而长剑亦饮饱了鲜血而透体通红。凝视长剑许久,诺兰恍惚间好似见到一个伟岸的男人,将铸造了百天百夜的长剑插入心爱女人的心脏,此后男人凭借此剑带领人们击败了异鬼,传颂千古,而此剑被称为光明使者,亦叫英雄之长剑。

看完走马灯似的英雄传奇,诺兰终于明白一个道理:凡是以心爱之人所铸成的剑,必将大杀四方!

只是有一点诺兰不太明白,按照预言,获得这把光明使者的人应该是后来被光之王复活的琼恩才对,怎么就由一个十岁的瑞肯·史塔克给拔了头筹呢?

“汪!”

毛毛狗见到诺兰对着光明使者发呆,它的主人瑞肯还待在那个岩浆翻滚的祭坛之中,急得它二哈般地乱叫。被提醒的诺兰甩掉心中的疑惑,抬头看向祭坛上的瑞肯,发现他也在看着自己。四目相对之下,两人均从对方眼中看到火焰在跳动。

又是你,光之王!

“不要紧张,我不会伤害这个孩子的。”

剑张弩拔的气氛瞬间被打破,那些翻涌的岩浆也变得平静下来。

“我是亚梭尔·亚亥,已经在这里守候了八千年。”

八千年,亚梭尔·亚亥?诺兰看了一眼手中的光明使者,莫非他就是画面中的那个男人!

“我的灵魂快要熄灭,因此只能出此通过这样的方法引来布兰登·史塔克的后人,黑暗、寒冷再次降临,光明却日渐腐朽、黯淡,为了这个世界,请务必将这把剑交给预言之子。我看见了你身体里的光芒,请接受我最后一缕火焰,希望你能为这个世界点亮一盏明灯!”

瑞肯一步步走向诺兰,每前进一步,他眼中的火焰就黯淡一分,当瑞肯完全离开岩浆河的区域时,亚梭尔·亚亥的灵魂从他身上离开飘到空中,无限眷念地看了一眼光明使者,最终消散于这个世界上,只留下一缕火焰流光,飞入了诺兰体内。

光明使者赤红的剑身忽然爆发一股焰浪,一瞬间诺兰好似听见一个女子哭泣,又像是欢喜的声音。

“诺兰哥哥,这里是哪儿?”

瑞肯清醒过来,看着陌生的宫殿,还没见过什么世面的他吓得紧紧抱住诺兰大腿。

“别怕,你家的祖先都在看着。”诺兰摸了摸他的小脑袋,看着墙上的壁画,它们一一记载那场远古大战,无数人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而这一切都源于神明间的斗争,不免感到唏嘘。或许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并不是没有原因的,感受着体内的亚梭尔·亚亥灵魂馈赠的余烬,诺兰竟觉得它是如此沉重。

带着瑞肯走出了宫殿,诺兰发现除了那狗洞般的入口,还有一条更为宽广的楼梯,可惜早已被坍塌的巨石给堵住了。虽然不是很愿意再次通过那条狗洞离开,但是毛毛狗一离开宫殿就冲了进去,可能这是与生俱来的吧,贪玩的瑞肯见到爱狼这么勇猛,他也不甘示弱地钻了进去。

诶,就是贪玩。

离别之际,诺兰回头望月,认认真真地看了一眼宫殿,便化作一团黑雾进入了洞口里面。当所有人离开后,两座石像上的火焰也随即熄灭,尘归尘、土归土,这次,是真的长眠了。

带着光明使者、瑞肯以及毛毛狗回到第三层墓窖之后,诺兰看着那一断裂处,心里想着要不要彻底把它封上,免得哪个不长眼一不小心摔下去,但是转念之间,他又觉得给后来者一个瞻仰祖先的机会也好。诺兰终究没有把封上这出断裂口,一来是怕麻烦,二来还是怕麻烦。

星星东西,这不是鼓励别人盗墓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