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初次见面

  • 霍格沃兹的旅法师
  • 汽水没了气
  • 2818字
  • 2020-09-03 23:25:26

临冬城构建于八千多年前,整座城堡中最古老的不是那高高在上的残塔,也不是那长眠地底的墓窖,而是神木林。

这是一座占地三英亩的古老林子,万年古木横桓周边。当诺兰一踏入林子,一股潮汐和腐败的味道扑面而来,高耸而笔直的青灰色针叶木、橡木骄傲地林立着;坚硬而黝黑的铁树,它燃烧起来会绽放出蓝色的火焰;以及一些山楂树、岑树、卒松。它们相互攮挤,枝叶交织成一片遮天树顶。他看着地表裸露的树根,心想要是有弹珠,可以在这玩上好一会。

一路前行,诺兰终于来到了那颗‘心树’鱼梁木面前,映入眼帘的便是那雕刻在树干上的怪异人脸,深深凹陷下去的眼窝流淌着如血般的树汁,这是一双古老的眼睛,见证着这世间的种种传说。

与之对视许久,诺兰觉得自己像个傻子,他还以为那三眼乌鸦在看着自己呢。

一阵风掠过,那一泓宁静的池水泛起阵阵波澜,数片深红的叶子缓缓落下,诺兰伸手抓住了其中一片,正要仔细观摩,却发现周围的环境发生了变化,原本算是温暖的林子,转眼间变成一片冰天雪地,周围寒风呼啸,雪花大而猖狂地飞舞着,他抬头望去,连绵参差的山峦跟他遥遥相望,日光之下,更显几分神圣。

“我从不曾见过你这样的人,即便我游历于数千年甚至上万年的时光长河里,也找不出一个像你这样的人。”

在诺兰身后,长着一只红色眼睛的瘦弱老头缓缓走向他,比起剧中那个祥和慈蔼的老头,这个三眼乌鸦更加符合他心中的森林之子绿先知的形象。

明白自己被三眼乌鸦带进了绿之视野里,诺兰显得十分从容。

“很正常,世界这么大,哪怕你是三眼乌鸦,哪怕你是这个世界的记忆,人一老,漏了些什么无可厚非。”

“记忆不会消失,哪怕被遗忘了,它依然存在某个角落了,但是……这里没有属于你的角落。”

“难道你要替这个世界清扫我这个垃圾?”

听到诺兰这样说,三眼乌鸦那枯瘦的脸露出一丝微笑,而周围漫天风雪的景象却忽然改变,天气变得晴朗,日光和煦,这时他们已经身处一处森林。看着周围的环境,诺兰不仅觉得有点熟悉。

鬼影森林?

是了,正是他最初来到权游的地方。

诺兰正要询问三眼乌鸦,发现周围并没有他的身影,目光透过不算密集的大树,他看到了一个熟悉无比的身影,以及领便当的威尔和一个领导着尸鬼的异鬼。

‘这样搞有意思吗?’

望着‘自己’大展神威,挥舞着魔杖击杀异鬼救下了威尔,诺兰只有在一旁看着的份,他跟着‘自己’和威尔一路穿过鬼影森林,当他目睹野人的弓箭射杀威尔之后,‘自己’体内的摄魂怪出现并扑向野人,诺兰有些忍不住了,正要动手,却被现身的三眼乌鸦阻止。

“不要轻易改变过去,干涉时间的后果是无法预料的。”

诺兰看向三眼乌鸦,伸向腰间的手又收了回来,双眼再次望向摄魂怪,神色复杂。

“这个东西比我见过的任何生物都要邪恶,它究竟是什么?”

听到三眼乌鸦询问,诺兰一边盯着大杀四方的摄魂怪一边回答,“摄魂怪,一种黑暗生物,专门以吸食人类的快乐为生。”

“如何消灭它?”

“目前不知道,只能驱赶。”

然而当诺兰想到摄魂怪诡异消失的样子,心中也有些不确定,想起那段光景,他的心头不由蒙上了一层阴霾。不过,他很快就会有机会再看一次了。

画面一转,诺兰和三眼乌鸦已经出现在黑城堡里面了。

这时,诺兰赶忙走向‘自己’所在的房间,那可是他最接近死亡的一刻。当他进入房间里面,‘自己’已经昏倒在床边,摄魂怪已经夺取了默默然的力量,正得意间,不知何故而醒来的‘自己’大发神威,收回了被夺走的力量。而一旁的三眼乌鸦只能退出到外面,身旁的诺兰却不知去处。

“唉!”

三眼乌鸦一声叹息,尽管他有着回溯过去的力量,却不能随便干涉过去(当然他也没那个能力),否则造成的后果有可能带来一系列不可预知的灾祸。

不过祸福相依,是灾是福自有人定。

过了好一会儿,诺兰不知何时就已经出现在三眼乌鸦身旁。

“多谢。”

听着这一声道谢,三眼乌鸦面无改色,心中却有点复杂。

“现在,这个世界有属于你的一处角落了。”

“不需要。”

“你会需要的。”

三眼乌鸦意味深长地看了诺兰一样,他连同周围的城堡、绝境长城一起消失不见。回过神来,诺兰已经身处灰白树干、叶子如血的鱼梁木旁,看着手中的叶子,他一阵感慨。

绿之视野,果然谁用谁知道。

瑞肯的冰原狼‘毛毛狗’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诺兰脚下,它用脑袋轻轻地蹭了他一下,然后咬住一小块裤脚,示意诺兰跟着它走。之前相当一段长的时间里,它一开始除了瑞肯的话,鸟都不鸟其他人,诺兰也不例外,整天龇牙咧嘴,后来被诺兰用变形咒变成一个二哈之后,它便每天笑意相迎,一见到诺兰就撒娇示好,也不知道是变形咒残留效果还是它本身基因不纯正。

跟着‘毛毛狗’一路小走,诺兰发现它带着自己来到了墓窖的入口,而且面前的铁木门被推开了一小道。

“现在天还没黑,这么进别人家的墓地不太好吧?”

“毛毛狗”却没有停下,一个闪身便钻了进去,诺兰只好跟上。再次进入墓窖,他只感觉这窖中的寒气更加厚重,呼吸都要小心翼翼,免得呛到。墓窖每隔几天就会有人来为它添上蜡烛,但也仅限第一层。

跟着‘毛毛狗’的脚步,诺兰来到了第二层,比起铺满蜡烛的第一层,第二层墓窖就显得十分寒酸,仅仅在入口处立着两株火把和寥寥几枚燃烧殆尽的蜡烛。一道亮光咋现,不停前进的‘毛毛狗’回头一看,原来是诺兰举着发光的魔杖,荧光照耀下,它的眼睛如同鬼魅的绿宝石。

继续行进,一狼一人已经走到通向第三层的楼梯通道,上次寻找破碎龙蛋时被诺兰修复了。

“毛毛狗,瑞肯在里面?”

‘毛毛狗’理会诺兰,它的速度骤然加快,一下子就窜入了黑暗的楼梯当中。虽然觉得有些诧异,诺兰还是跟了上去。到达第三层,空洞感越发清晰,稍微用力踏上几步,形成脚步回音久久都不能消散。

有问题。

一颗荧光球从魔杖尖端分离出来,随后飘到了天花板处,接着是第二颗、第三颗……,直到巨大的墓窖被荧光所照亮。

好像没问题?

望着空荡荡的墓窖,诺兰心中的诡异感依旧挥散不去。

咦?毛毛狗呢?难道它隐身了?

“汪!”

听到毛毛狗的叫声之后,诺兰赶紧跟着声音的方向走去,终于在一个拐角处发现了它的身影。上次来的匆匆,去的也匆匆,因此连第四层的入口也没有看过,这次在毛毛狗的带领下,他终于一睹真容。

荧光之下,居然是一处乌漆嘛黑的宽阔裂缝,就在楼梯入口处直接断裂开来,连同一部分楼梯都是断裂开来的。虽然知道墓窖年久失修,但是诺兰也没想到它烂的那么严重,看来第三层入口楼梯掉落必是人为,为的就是阻止某些人乱入。

毛毛狗带他来着这里,莫非……瑞肯掉下去了?

天花板上的一颗荧光球落入了诺兰手中,他稍微思索,握着荧光球的手往下一翻一松,过了一会儿,他才看见那黯淡的光点,有够深的。毛毛狗再次蹭了蹭诺兰的裤脚,然后眼巴巴地盯着断口下方。

“行吧,我带你玩一次魔术戏法。”说完,诺兰一脚把毛毛狗踹了下去。

下坠了好一会儿,毛毛狗惊恐地发现自己距离地面仅有一公分的地方悬空了,然后下一刻就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狼狈地爬起身,毛毛狗幽怨地看着诺兰。

“我这个人算的很准,绝对不会把你摔成肉饼的。”

与上面的墓窖相比,诺兰感觉这里的温度异常的燥热,并且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细微的味道,就像臭鸡蛋一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