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孵蛋的莱福

  • 霍格沃兹的旅法师
  • 汽水没了气
  • 2731字
  • 2020-09-01 23:21:15

“这不比火焰熊熊方便?”

火焰消失,击溃、吞噬那光之王的一小部分之后,布兰竟然获得了其一部分能力,掌握火焰、凝聚生命,至于控制影子,他尝试了一下,并没有成功。他先是心头一喜,随后心头处又添上了阴霾,倘若他自己吞噬光之王就能获得其中部分能力,那为什么在消散的摄魂怪身上没有获得什么特殊之处?

‘我这身体里,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一颗龙蛋忽然滚到了床边,诺兰弯下腰捡了起来,看向另外两颗龙蛋,莱福正努力推搡着,在它的肥胖的的身体以及短小四肢的努力下,又一颗龙蛋滚落到一旁。

“你这家伙,昨晚跑到哪里去了?一回来就知道玩蛋?”

两颗龙蛋被推搡开,剩下的一颗龙蛋周身乳白色,纹路非常漂亮,整体看起来修复的十分完整,不像其它两颗坑坑洼洼,少有的光滑。在诺兰不可思议的目光中,莱福艰难地爬在龙蛋上面趴了下去,四肢大张,努力地控制着龙蛋保持稳定。

“喂,你是个蟾蜍,不是老母鸡,再说这个蛋是死的,你以为能孵出个什么?”

尽管如此,诺兰懒得理会莱福的行为,他把剩下的两颗龙蛋放到床上盖好,稍微整理下就向门外走去,吃个早饭,顺便看看被野猪拱死的劳勃国王有什么派头。

目送完诺兰的离开,莱福闭上双眼,一动不动地趴在了龙蛋上面,像是睡着了,又像是在真的孵蛋。

“大人,还需要别的吗?”

“不用,谢谢。”

一个小屋棚架下面,诺兰望着眼前香气飘飘的各种食物,食指大动,正要把一根肉肠往嘴里送,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小孩,知道妓院怎么走吗?”

他转头看去,一个长得比他还矮的“小孩”,头大得不合比例,前额突出,容貌丑陋,两只眼珠一黑一碧,全身最耀眼的莫过于那一头亮丽的金色长发。

呵,原来是小恶魔提利昂。

“你是史塔克家的几公子?”

提利昂走到桌子前,掺着木桌边缘爬上椅子坐了下去,随手抓过一块鱼干往嘴里送,嚼了几下就吞下肚子。

“唔,这个挺不错的,介意我喝点吗?”

说完,提利昂伸手就要拿起酒壶。

“那是牛奶,不是酒。”

提利昂的手停顿了一下,终究还是伸了过去,一把抓起酒瓶子往嘴里送,乳白色的汁水从嘴角溢出。“吨吨吨!”意犹未尽的提利昂放下瓶子,再次抓起鱼干往嘴里送,看着如此不客气的小恶魔,诺兰只是瞄了一眼,埋头吃着肉肠。

“呃……真是久违的滋味,小子,谢谢你的早餐。”

见到诺兰没有出声,提利昂自觉没趣,跳下椅子就要离开,但是他没走上几步,又停了下来。

“你真不知道妓院在哪吗?嗯,国王就要来了,你们史塔克应该要去迎接他。”

说完,小恶魔真的离开了。

放下杯子,诺兰舔了舔嘴角的残渣,一大早就遇到小恶魔提利昂是他没想到的,亲眼所见之下,果然跟剧中的一毛一样,就是那双眼睛有所不同,这让他想起了曾经看过的一篇帖子,提利昂实际上是疯王的孩子。

虽然这个猜测有待商榷,但是丝毫不影响诺兰对他的感官——极品男人,换句话说就是,他欣赏他,一个非常小的身子能投下巨大的影子。

天色已经非常明亮了,此时的临冬城忽然安静下来,除了马儿的嘶鸣和脚踏声,就剩那辆巨大的马车轱辘的转响声了。史塔克一家子衣着整齐地排站着迎接着,目光热切。

劳勃国王骑着高大的肥膘壮马,在仆人的牵扶下,笨重的从马背上走了下来。艾德眼神复杂地看着眼前的国王、曾经的好兄弟,如今变成了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糙汉子,仿若一个行走的酒桶。

今天的艾莉亚像是换了一个人,饶有兴趣地看着那些骑士,当她看到“猎狗”桑铎·克里冈时,看着那狰狞的烧伤只觉丑陋无比,忍不住转过小脸,目光却遇上王子乔佛里,发现他正和自己的姐姐珊莎在对望,颇有狗男女间的眉目传情之意。

某座高塔上,诺兰悠哉地看着这一切,心想这北境的好日子自此就要到头了,也不知道艾莉亚会怎么做,是否让这一切都按着原来的剧本走下去。北境似乎只有冬天,至少在诺兰看来是这样的,此时还是夏末,但是在他来临冬城的路上,却也经历了好几场雪,每一阵风吹过,都会带走无辜的雪花。

夜幕降临,临冬城却更加热闹,尤其是在大厅里,盛宴正进行的欢畅,艾莉亚左顾右盼,但是没有发现诺兰的身影,她以为他会参加的,还有小恶魔提利昂,她可是想念了好久也不曾见到他。

‘这个宴会真够无聊!’

想让‘姐姐’出来代替,但是当她看到姐姐珊莎目不转睛地盯着乔佛里的时候,她忍不住抓起一把果泥扔到她脸上。

“艾莉亚?!”

珊莎发出一声尖叫,周围的人发出一阵哄笑,见状不妙的艾莉亚立马调皮地逃离了大厅。她一路奔走,原本想要回到自己房里看望自己的龙宝宝,却不知为何来到了客楼。

俨然变了个人,艾莉亚径直地往诺兰所在的房间走去。

“谁?”

躺在床上把玩着火焰的诺兰听到了敲门声,随即散去火焰叫到。

“是我,艾莉亚。”

木门无人自开,艾莉亚却看不到开门的人,她走了进去,看到诺兰还躺在床上,腰间的魔杖露了出来。

“真好。”

“什么真好?”

“说真的,你的魔法我可以学吗?借你的魔杖给我耍耍呗?”

“嗯?”

见着她一副不像开玩笑的样子,诺兰不由地坐直了身子,并且把魔杖拿了出来,递给了艾莉亚。

“你可以试试。”

艾莉亚见状,脸露喜色地走到床边,小手微颤地抓住了魔杖的一端,然后紧紧地握在手里。看着她那副如获至宝的模样,诺兰平静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你知道吗,我看的第一部奇幻电影就是哈利波特,即便过了很久,里面的咒语我都记得很清楚,荧光闪烁!”

魔杖不为所动,艾莉亚就像在握着一根筷子。

“荧光闪烁!”

魔杖的尖端冒出柔和的荧光,可惜魔咒是诺兰念的。艾莉亚看着发光的魔杖,另一只手伸出想要触碰,但是下一刻,魔杖就脱手而出,稳稳地落入了诺兰的手里。

“看来你是个麻瓜。”

荧光消失,只剩房间里的烛火在摇曳。一时间,艾莉亚觉得这个房间是如此的阴暗。

“说吧,你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瑟曦来了。”

“我看见了,长得比电视里的还漂亮。”

“还有她那奸夫弟弟,詹姆·兰尼斯特,布兰到时候就会被他推下塔。”

“他不会死的,毕竟是三眼乌鸦的传人。”

“可是还有我父亲……”

“没有可是,很晚了,你该回去喂你的龙宝宝了。”

眼神复杂的艾莉亚站在门外,她抬起双手,然后用力的紧握着,随后坚定地离开了。

莱福像是冬眠似的趴在了龙蛋上,不曾动过,这让诺兰产生一丝错觉,就像它真的可以将龙蛋孵化一样。

收回目光,诺兰仰躺在床上,眼中似有火焰在跳动,他心里却在想着,艾莉亚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从刚才的对话来看,她似乎想要拯救史塔克一家子。不过也是,即使艾莉亚是个穿越者,但是她在临冬城生活了这么多年,对这里的一砖一瓦都有了感情,更何况自己身体上的父母以及兄弟姐妹。

也不知道学校怎么样了?姑妈的信,唉……

时间来的快,去的也快,自打国王到来临冬城已经过了两个星期,整座城堡一改往日的风格,一日比一日热闹,不定时的举办宴会,以及公子与王子间的戏斗,在这样氛围下,就连空气中都洋溢着快活的气息。

但是好景不长,史塔克家的二儿子布兰·史塔克从塔上掉了下来,生命垂危,城堡一下子被一股悲伤所笼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