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一路向南

  • 霍格沃兹的旅法师
  • 汽水没了气
  • 2964字
  • 2020-08-08 20:56:07

莫尔蒙离开了,大厅只剩诺兰、班扬两人,壁炉里发出柴火燃烧的噼啪声。

“班扬,既然你决意要跟着我,那么我也不能亏待你,剑来!”

一番话听得班扬云里雾里,他看到诺兰站在炉壁前,莫名奇妙地伸出右手,似乎在等待什么。

忽然,一把冰晶长剑从大厅门口飞了进来,然后稳稳地落入诺兰的手中。

诺兰拎着长剑来到班扬前,发现他只是愣了一会,并没有太多惊讶。

“看来装逼失败了呀,呐,你的剑。”

班扬看着诺兰递过来的长剑,愣是没有伸手去接。

“拿着呀,你不会觉得我拎着这把剑很轻松吧?”

班扬闻言,赶紧接过长剑,一股寒气环绕着剑身。

“诺兰,这个真的要送给我吗?”

“你觉得我像是耍剑的人吗?你觉得我需要剑吗?这把破剑我分分钟弄碎它,你信不信?”

班扬捧着长剑,直愣愣地听着诺兰噼里啪啦地说着,他一句也听不懂。

“唉。”

手掌往脑门一搭,诺兰看着眼前的班扬,心想自己是不是有点草率了,居然会答应他跟着自己?

时间已经过了两天,诺兰在黑城堡待的有点腻了,除了在绝境长城上蹦极和撒泡尿之外,实在没别的想玩,一开始的惊艳早已褪去,如此冷冰冰的天气,他实在不想再受罪。

黑城堡的一处塔楼里,莫尔蒙远远地望着那两道身影,直到消失不见,长叹一声离开了塔楼。

塞外极北,一座山丘下方的洞穴里,三眼乌鸦布林登坐在由鱼梁木编织的王座上,苍白的长刘海遮住了他的一只眼睛,而另一只眼睛则透着红光。

三眼乌鸦一动不动,如同一具尸体化石一般,然而在他的心里,却泛起波澜,在诺兰来到这个这个世界的时候,他通过绿之视野,看见了诺兰的种种神奇,无论是那奇怪的魔法、神秘的摄魂怪都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

“奇怪的魔法师,你到底来自哪里?”

国王大道上,诺兰慢悠悠地骑着马驹,任由缰绳散落,似乎丝毫不担心胯下的这匹马发狂。但是如果仔细一瞧,一缕黑色的细丝正牵引着马匹,魔法驭马,恐怖如斯。

而一旁的班扬渍渍称奇,因为减震咒,他第一次感受到原来骑马也能这么平稳,一点也不觉得硌胯,魔法果真神奇方便又实用。

“班扬,我们离临冬城还有多远?”

“按照我们的速度,还有七天就能抵达。”

躺在马背上的诺兰霍然起身,他和班扬已经骑了三天的马,减震咒再厉害也不见得能使旅途有多舒服,一路上都是荒原与草地,牛羊也不曾见过几只,再这样下去,他整个人都要枯萎了。

“要是有飞天扫把就好了。”

听到诺兰的嘟囔,班扬很好奇。

“什么是飞天扫把?”

“就是,算了,说了你也不懂。”

诺兰趴在马背上,静静地闭上了双眼。

见怪不怪的班扬也不在意,紧牵着缰绳守护在一旁。

第四天,班扬和诺兰离开了荒原,穿过一处深林,来到了一个村落,只是早已破败不堪。班扬望着眼前的景象,心中有些悲凉,尽管有绝境长城的阻挡,依旧有许多塞外野人会偷偷攀爬绝壁,在北境的眼皮底下偷偷抢掠。

“呱!”

莱福身先士卒,从诺兰怀里跳了下来,只是它低估了马背与地面的高度,肥美的身子一落到地上,震的它不想动弹。

“嘿,平时怎么不见你这么勇敢?”

诺兰一把拎起它,往村子里走去,大概今天是要在这里歇息一天了。

等候班扬牵好两匹马之后,领着诺兰来到了一处看着较为完整的房子前。

身为守夜人的游骑兵,班扬嗅出了一丝不同寻常。

“我先进去看看。”

不由分说,班扬抽出长剑,正是诺兰送给他的那柄冰晶长剑,寒气蹭蹭地往外冒,谨慎地往房子里走去。

诺兰无聊地打了个呵欠,抱着莱福静静的等待。

“啊!”

忽然,里面传来一个刺耳的尖叫声,随着几声乒铃乓啷过后,班扬一脸谨慎地从房子里面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个戚戚颤颤的女孩,个子比诺兰还要高。

“班扬,什么情况?”

“咻!”

还没等班扬回答,一支箭破空而来!

然而暗箭有失水准,直直地钉在木墙上。

莱福不安地缩在诺兰怀里,鼓鼓的眼珠子四处瞪望着,生怕下一支箭要了它老命。

“咻、咻、咻!”

数支箭再次从暗处袭来,破空之势有来无回。

然而诡异的事情发生了,这些箭矢纷纷停滞在诺兰身前,它们仿佛被定住了一样,接着如同失去动力般纷纷落在地面。

手握冰晶长剑的班扬看的也是一脸呆滞,他本来准备好挥舞长剑试着挡下这些箭矢,心想决不能让诺兰受到一丝伤害,却不曾想过会出现这样的场面。

也许是暗处的人被这一幕给震住了,并没有再次射出暗箭。

诺兰扬起手中的魔杖,对着一大片空中挥舞喊道:“弓、箭飞来!”

紧接着,数把弓和箭受到飞来咒的牵引,纷纷从林子里飞了出来并落在诺兰面前。

这一手不仅惊呆了班扬,就来暗处的那些人也发出见鬼般的惊呼,不要命似的逃离。

“是野人!”

见到野人们暴露,班扬握着长剑就要追上去,但是他回头看了看诺兰,发觉他好像没有追杀野人的意思,于是他硬生生停地了下来。

“想不到这些野人在北境里如此猖狂,我一定要通知艾德加强境内的戒严!”

撂下一句狠话,班扬收好长剑,伸手牵过先前那个女孩来到诺兰面前。女孩个子长得比诺兰还要高一些,一头金色的长发散落在肩头,营养不良的脸蛋却不曾掩饰那份灵动,暗棕色的双眼带着一丝怯懦。

“她叫米娅,父母被野人杀害了。”

“所以?”

“我想带她跟我们一起去临冬城。”

“哦,你喜欢就好。”

米娅并没有反驳,身为一个陌生人,目睹了诺兰神秘的手段之后,心中除了敬畏,还是敬畏。至于临冬城,她以前就听养父母提起过,那里是北境最美好的地方。

队伍多了个米娅之后,南下之路似乎多了几分生气,原来一直待在诺兰身边的莱福也转投少女的怀抱中,不苟言笑的班扬也爽朗了几分。

几日之后,三人终于来到了临冬城附近。

“班扬大人,这就是临冬城吗?”

“是的,以后这里就是你生活的地方了。”

米娅和班扬共骑一马,两人你一问我一答,俨然不把诺兰当作外人。

看着不远处的城堡,诺兰只觉它比自己在剧中见到的更为美丽、庄严,印象中总觉得临冬城很小,如今亲眼所见,确实非同凡响,不愧是“筑城者”布兰登八千多年前建立的城堡。

三人来到临冬城的北大门,几个守卫见到之后,他们认出了班扬,立马前来牵过缰绳。

诺兰等人一落地,城门里面就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

“班扬叔叔!”

一个瘦小的小男孩从大门里跑了出来,后面跟着两个高大英俊少年和一个趾高气扬的棕黑发色青年。

诺兰瞧得真真切切,那个一头栗色,长着一双蓝色眼睛的小男孩正是布兰,后面的三人分别是他哥哥罗柏,私生子琼恩,以及奈德的养子席恩·葛雷乔伊。

班扬立马抱着米娅从马背上跳了下来,然后跑过去一把抱起布兰,高兴地举起他转了几圈。

“布兰,你都长这么大个了!”

十岁的布兰被班扬强有力的双手举在半空,心里十分开心。先前他爬上了临冬城的残塔,远远就看见诺兰等人。

“班扬叔叔!”

“班扬叔叔!”

“班扬大人。”

放下了布兰,班扬和罗柏、琼恩一一拥抱,久别重逢总是令人喜悦的,以至于他们把诺兰和米娅都冷落了,只有那席恩一直把目光放在诺兰和米娅身上。

“班扬大人,这两个孩子是?”

听到席恩提起,三兄弟也把注意力转移到诺兰、米娅两人身上,小女孩米娅和布兰年纪差不多,虽然一身破旧麻布衣服,也难以掩饰她可爱、灵气十足的容貌。

“我们进去再说。”

诺兰没有出声,跟着班扬一路走进城堡里。

忽然,一道娇小的身影冲了出来。

艾莉亚!

诺兰一眼就认出了她,样貌比起剧中的艾莉亚,稍微漂亮一些,但是相差不大,希望不要长歪了。

艾莉亚来到四人面前,她的目光首先快速掠过布兰和琼恩,接着是米娅,最后落到诺兰身上,并且仔细地端详着他的穿着。

“哈利波特?”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对于艾莉亚不怎么在意,唯独诺兰皱起了眉头,能够一眼认出自己的着装并提到了哈利波特,这个艾莉亚恐怕是个穿越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