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初见不安
  • 盗梦神探
  • 柒玥狸
  • 3071字
  • 2020-07-01 12:43:26

那年冬至,雪刚落的季节,遥远的M国,温度更低,雪下得更大。

随着那扇厚重的门推开,苏唯意识到这会是一个棘手的案件。

果然,接下来的交谈中确认了这件事。

M国的华府,位于M国东北部,是M国的首都,生活水准很高,经历十分发达的地区,但即便如此,这里的社会治安同样存在一定的问题,

华府被称为M国最富裕的地区,虽然如此,仍然无法避免的贫富差距。

无论,白天这里多么光鲜亮丽,到了晚上,罪恶仍旧会弥漫。

一个星期前,这里失踪案频频发生,经联邦调查,这些失踪人口多是女性,而且一般都是一些风尘女子。

联邦调查局的能力一向很强,接到案件后,很快就确定了这些失踪人口的身份,她们都是处于社会底层的女性。

因此失踪后也不会被人重视,即便被人发现失踪报警后,调查起来并不轻松。

警方花费了大量的人力、财力和物力来寻找关键线索。

但,收效甚微。

即便交给联邦后,案件开展依旧不顺利。

直到交给美帝犯罪研究所,苏唯接下后,第三天,终于发现端倪。

然而,因为失踪人口不断增加,造成人心惶惶,引起不少骚动,几方迫于压力不得不加紧调查。

此前,警方下足血本,耗费大量人力和财力,甚至为了引出罪犯,还采取了卧底形式,最后依然没有任何效果。

而在分析这些行动以及收集资料的过程中,苏唯立刻确定重大嫌疑人。

抓捕行动确定在第二天,苏唯坐在警车里,还没赶到郊外,一场爆炸就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几辆车相撞,造成重大事故,直接堵住他们的去路。

爆炸响起时,她听到极为微弱的呼救声,不顾其他人的阻扰,下车去查看情况。

大火燃起,烟尘阵阵,仍旧没有拦住她的去路。

最终,她在路边的花坛前看到一个女孩,受了些擦伤,但精神状况很不好。

苏唯立即打电话将她送到医院,看到医护人员将她抬上救护车,刚准备走,衣摆就被人扯住。

女孩张了张嘴,“不要……不要走!”

医院里,医生给女孩做了全面检查,看到苏唯时,忍不住摇头,“病人伤势不重,但我建议精神科的医生过来一趟。”

“怎么回事?”病床上的女孩已经睡着了,却不安稳,眉头皱起,像是梦到什么可怕的事。

苏唯拍了拍她的手背,女孩的眉头一松。

医生看了口气,“她的精神……”

……

三年后,M国。

美帝犯罪研究所接到一起十分严重的高智商犯罪案件,距离他们接到案子已经过了近一个星期,受害人数已经达到10人。

起初,是由当地警局负责侦查,随着受害人数的增加,不得已只能惊动联邦调查局,作为M国打击犯罪最为有效的机构,拿到所有资料后,即便规划了无数种捉拿罪犯的方式,最后依旧没办法捉拿最后的真凶。

出于和美帝犯罪研究所的合作关系,只能寻求他们的帮助。

一座玻璃墙的大楼,不算太高,只有36层,门口有一块石头,形状十分独特,却是一整块石头切割成金字塔的形状,上面有几个大字:美帝犯罪研究所,石头的旁边有一块很大的盾牌,上面有着英文和拉丁文,翻译过来就是:正义女神从不缺席!

一楼是大厅,正面都是钢化玻璃。

从里面可以看清外面,而外面,却不能。

夏天,这里很热,好在空调制冷效果极好,里面的温度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一道道光通过玻璃射进来,像是一把利刃,想要穿透什么。

但其实,没有任何的威力,甚至连温度也没有。

冰冷的钢化玻璃,让这里更加冰冷。

里面的人行色匆忙,黑色的制服,腰间配着黑色手枪,手上戴着皮质手套,一整套黑色系。

似乎只有这样,才显得多么出众,又多么冷酷。

这里,向来没什么感情,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找出犯罪的依据,进行正义而公平的审判。

一个强壮而身材高大的男人敲了敲门,得到里面的回应,这才推开门。

他面无表情,说,“长官,证据确凿,相信很快会定罪。”

办公室里的人抬起头,面前是一堆文件,手上还拿着一支笔,办公室里一阵安静,几乎听不到任何声音。

仿若,里面压根就没有任何人。

准确来说,这里的每一间办公室都是这样。

所有人一心都只在工作上,工作效率极高,思维也很敏捷,行动力更是超出常人。

不管什么时候,他们看起来更像是机器,只会做事,没有感情。

这样的情况,在这个城市,乃至这个国家,都是如此。

男人向她解释,“就是还有一个小小的问题。”

工作要是想做到出色,乃至极致,哪怕是微不足道的部分,都要有一定的了解。

就好像,人要想过得幸福,同样也要学会这样。

常识就是如此,无论是工作,还是幸福,都与细节有关。

对于精英而言,什么都不懂,甚至不灵通,随时都会出问题,甚至让一开始的完美计划功亏一篑。

女人面无表情,平静地犹如没有任何波纹的湖水,“什么问题?还有什么会影响整个案子?”

还有什么会影响整个案子?

这句话无疑是最大的问题所在,就像多米诺骨牌,一块牌不注意,稍稍一推,就会砰然倒塌。

女人有着一张极为美丽的脸,身材高挑,穿着深色的西装套装,柔顺黑亮的长发高高扎起,一抹红唇,简直能和最为艳丽的玫瑰媲美。

她,很年轻,也很强势,却有这样的资本,目空一切,不将任何放在眼中。

“通过鉴定,发现犯罪嫌疑人存在精神上的问题,在判刑上可能……”男人战战兢兢,说道最后一梗。

女人微挑了下眉,看起来引起了她的兴趣,缓慢开口,“所以,”她将手里的笔格外文件夹上,说道,“现在打算怎么处理?”

她从座位上起身,那双银色的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哒哒作响,她的声音如同暴风雨前的宁静,“是想告诉我,坐牢的时间或者看守的地方会有变化吗?”

这时,她走到巨大的落地窗边,看着外面的风景,足够高的楼层,看到的风景果然别具一格。

男人宽厚的额头隐隐透着些许汗意,内心紧张极了,“不是,探长想请问是否有其他的解决方案,国家的法律不容任何人亵渎。”

女人唇角一勾,似笑非笑地抱着胳膊,目光深沉,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男人依旧在说着,详细的将可能发生的结果以及他们想要的结果告知于她,自然,这名犯罪嫌疑人所犯下的罪孽不可饶恕,如果不是他们的国家没有死刑,恐怕这个人会立刻被处以死刑,而不是现在这般被动。

男人重复道,“我们是不可能放任这样的犯罪分子继续回到社会上。”

从心理学角度来说,这样的犯罪分子在接受惩罚后,并不会轻易改变冲动暴躁的本性,反而会在出狱后产生报复心理。

这样的事实不计其数,所以为了社会的和谐,他们不可能冒这样的险。

女人转过身来,说道,“从本质上来讲,这样的犯罪分子心理确实存在一定的问题,但这并不是他们逃脱审判的理由,我们的存在就是抑制犯罪,维护城市和平。”

所以,才会花费大量的资金,建造这样的研究所,专门用来研究各种犯罪。

她走到桌边,拿起那部被她遗忘许久的炫彩蓝手机,极快的按下一串数字,“喂,现在在哪里?”

随着电话那头的出声,她再一次开口,“正好,我需要你的帮忙,半个小时后,我会安排人去接你。”

女人抿着嘴唇,“对,利用你的专业能力,出具一份详细的报告。”然后她抬起右手,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朝着男人做了一个手势。

男人了然,转身走出办公室。

确保犯罪分子能够得到最后的审判,有时候需要多种专业人才的通力合作。

萧赞,著名心理学专家,从事心理学研究八年,曾经是著名学府心理学专业客座教授,现在任职于国内著名心理研究所,拥有自己的实验室,是不可多得专业型人才。

而作为他的朋友,苏唯和他有过几次合作,即便没有萧绎,他们的关系依旧不错。

现在的问题,只有他可以化解。

当然,他出具的报告,任何人不会怀疑。

苏唯坐在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摆着两杯咖啡。

她拿起一杯,说道,“事情经过大致这样,我希望你能给这位……boss做一个详细的鉴定,老规矩。”

所谓的老规矩,就是以事实说话,不能存在任何纰漏。

“没问题,我听说你准备回国,要一起吗?”萧赞十分绅士地整理了衣服,起身时开口。

苏唯摇头,“我还有一些事,过段时间回去。”随后,想到什么一般,“也许,很快又需要你的帮忙。”

她刚送走萧赞,门外再次传来敲门声。

“请进!”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