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那蓝色的花朵

2000年,西伯利亚。

第二次崩坏的发生将人烟稀少的西伯利亚彻底变成了禁区。

那时的我,还是个孩子,连步伐都有点蹒跚。

我看见了擎天的巨树,还有那钢铁流星。

火光,热浪,我无处可躲,无处可逃。

就在那地狱般的火焰要吞噬我的时候,一朵蓝色的花在我的眼前绽放。

花朵里伸出一双巨大的手臂将我护在中间。

而我,则在这场灾难中幸存。

2014年,千羽学院。

“又是这个梦。”揉揉惺忪的双眼,看着脖子上那蓝色的结晶做成的吊坠。

“徐清穹,你又睡着啦?”一个男生推了推他的后背。

“八成又在做那个梦吧,真的是,这个世界有崩坏,但怎么可能有蓝色的巨人啊?哈哈哈。”一个女生附和道。

这个班级,他是受排挤的人,因为他特例独行,而且因为他的相貌偏中性,所以班里的男生都叫我娘炮。

放学之后,人们纷纷整理书包向外走。

徐清穹整的很慢,因为他不想跟人群接触。

当他看着项链发着愣向着门走时,突然撞到了一个人。

“对……对不起。”

那个女生看了我一眼,径直走出了门。

她叫雷电芽衣,跟他一样也受着班级的排挤,听说是因为父亲入狱了。

虽说曾经试着跟她交朋友,但她并没有答应,准确的说,她一直躲着我,可能是因为我跟别人根本不同吧。

傍晚,徐清穹走在前往宿舍的道路上,看着那些人成群结队的往回走。

“有点羡慕呢。”悄悄的说着,这话可不能让人听见,嘲笑可不止一天两天了。

抬头往上看,天黑压压的。

“快下雷雨了吧。”心里默默的想着,不禁加快了脚步。

“轰隆”雷电划过天空,照亮了大地。

这个寝室只有他一人,突然的闪光照亮了寝室,徐清穹缩在被子里。

这是曾经烙下的病根。

“到明天就结束了,到明天就结束了!”徐清穹默念着,渐渐沉入了梦乡。

又是那个梦,蓝色的巨人守护着自己,挡下了那崩坏裂变弹的火浪。

但这次,有所不同。

自己转过身,看着他的脸。

他的脸没有表情,但能够感觉到他十分的温柔。

徐清穹慢慢的伸出手,向着他胸膛的蓝色光球碰去。

就在要碰到的时候,一声尖叫打破了他的美梦。

“大清早的干什么啊?”

门一拉开,徐清穹就感觉有什么东西撞在了门上,而那个男生连头也不回的逃走了。

“那个,对不……”刚想道个歉的徐清穹愣住了。

那个人正是自己的自己的后座,但此时的他面容扭曲,腐烂,毫无生气可言。

“跑!”这是徐清穹唯一的想法,他刚想去楼梯,一堆只能称为丧尸的家伙已经向他冲了过来。

“呯,咔啦”徐清穹果断关上并卡主了门。

“怎么办?”徐清穹望了望四周,最终定格在阳台。

自己在二楼,阳台下面是草坪,如果注意一下身姿应该不会受重伤。

门已经要被冲开了,已经容不得他考虑了。

“嘿!”幸亏徐清穹体育成绩在班里排中上,他轻易的越过围栏,尽量蜷缩身躯。

“嘭”“嘶,果然电影都是骗人的!”拍了拍又痛又麻的腿,徐清穹果断往学校边缘跑。

校门?那就是找死!

一路狂奔,在付出外衣被抓烂的代价后,徐清穹终于跑出了校园。

“真是穷追不舍!”毕竟不是游戏,那些丧尸直接翻过围墙。

就在徐清穹几乎绝望时,“轰”一边的加油站突然爆炸,徐清穹瞬间被气浪掀翻,但也因此和丧尸群隔绝开来。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虽说身体几乎没有一处不是痛的,但这总比被丧尸活活撕碎好。

“呼”再三确认过那个小超市没人后,徐清穹悄悄走了进去。

他紧紧的握着项链,以此增加自己的勇气。

“啪沙,啪沙”虽说灾难降临的突然,但徐清穹可是经常看末世片,玩末世游戏的。

在自己还无法制作工具的时候,超市之类的地方可以在近期很快的满足自己的温饱。

“这些应该足够了。”早上糊里糊涂的醒来,还被丧尸一路追到中午,徐清穹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轻声的填饱肚子后,他还从货架上取下一个书包。

经过再三衡量,他终于还是放弃了那一升容量的水瓶。

“怪不得游戏里水总比食物带的少,这也太重了。”

悄悄的推门,悄悄的走出,悄悄的……

和一只丧尸对视……

“我今天出门绝对没看黄历!”

被丧尸追着的徐清穹骂了一句。

“呼呼!”刚吃完饭的徐清穹肚子越来越痛,速度也慢慢降了下来。

最终被一个家具垃圾绊倒了。

摸着发肿的脚腕,徐清穹面露苦笑。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啊。”

丧尸一步步逼近,徐清穹随时拿起一旁的玻璃碎片指向丧尸做着临死挣扎。

双手因为用力过猛而流出了鲜血,随着穿堂风一吹,几滴血液滴在了项链的蓝色晶体上。

血液被晶体慢慢吸收,尔后晶体发出了夺目的光。

一朵三瓣花盛开,遮住了徐清穹的身形。

庞大的能量形成了风将丧尸吹开。

徐清穹被光刺的睁不开眼,蓝色结晶融入了身体,在右手背上纹出了三瓣花的样式。

强光散去,徐清穹站稳了身姿,源源不断的力量充满了全身。

“嗷”被吹开的丧尸再次冲了过来。

“啊!”如同被指示一般,徐清穹一拳轰在丧尸身上。

“嘭”被打飞的丧尸砸穿了墙面,随后被掉落的混凝土掩埋了。

徐清穹收回了拳头,慢慢的走过去查看了下情况。

十秒过后,“呕”景象过于震惊,徐清穹直接把午饭吐了出来。

“这是什么情况啊!”吐完之后,徐清穹注意到一丝异样。

一丝紫色的能量飞了出来没入了体内,给身体造成了一丝痛觉。

“我的身体到底发生了什么?”挥了挥拳头,突然他听到了一丝动静,好像来自较远的地方。

“先找个安全的躲一下吧,说不定救援队很快就会来的。”

现在还是得关心一下人生安全,剩下的,桥到船头自然直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