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被族人厌恶的天凤圣女
  • 梧凰在上
  • 长俪
  • 1986字
  • 2022-01-14 15:15:12

“啊!!!”

惨叫声,从黄雾弥漫的葬魂渊里响起,再与周遭岩壁碰撞的过程中,遥遥传荡开去。

听见这来自深渊底部的叫声后,那依偎在奢华飞撵中的男女均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

“云溪哥哥,我们回吧,即便是大罗真仙落入这葬魂渊中,也断无生还之理,她一个已经被废掉仙根的人,有岂会逃脱得了呢!”

“确实如此,走吧!从今以后,城儿你就是我天族储妃,待回去后我就同父君禀明,正式给你下聘书!”

“嗯,多谢云溪哥哥......”

奢华的双龙飞撵已经踏风离去,整个寂灭山巅恢复到以往那般寂静。

没有丝毫生物活动的声音,也没有任何草木绿色。

被无数死寂薄雾所笼罩的寂灭山巅上,只有那一道巨大峡谷内,黄雾依旧在翻涌。

这黄雾不是寻常黄雾,而是由无数死气与怨念凝聚出来的毒雾。

盘踞在这葬魂渊里数万年未曾消散过。

在这不断翻涌的毒雾之中,一道残破得不成样子的身躯不断下坠着。

身影所过之处,滚滚毒雾蜂拥而至。

随着这股浓郁毒雾逼近,一种极为诡异的低笑声悄然响起,就好似这雾内有什么东西般,牵引的毒雾去追逐那道身影。

毒雾越聚越多越聚越浓,当凝聚到一定程度后,便如潜伏已久的猎食者般,不再隐藏自己的爪牙,化作滚滚长蛇向着那道残破身躯狠扑去!

疼......无边无际的疼......

一声‘嘤咛’响起,被滚滚毒雾长蛇包裹住的人儿发出一声呻吟,那紧锁的眉宇之间,尽是一片哀伤之色,以及一股浓郁的死意。

“尘归尘,土归土,梧桐树下埋凤骨......”

熟悉的歌谣响彻在她意识之中,既然生无所恋,那么死又何妨?

就这样静静死去也挺好的,不是吗?

可是,真是不甘心啊!

难道真要永眠于此吗?

念头刚刚才脑中划过,意识便已经被无边黑暗所吞没。

冰冷的身躯上,再也泛不起丝毫生气。

失去了时间,忘却了空间。

有的,只是无边黑与寂,和那没有尽头的沉沦。

不知过了多久,恍惚间,似有看见了她的阿母。

似幻似真,仿佛回到了往昔童年。

“阿母,你怎么又在唱这首曲子了?”

“怎么了?我的小羽儿听腻了吗?”

“没有啊!这么美的曲子,我怎么会听腻呢!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阿母会如此钟爱这首曲子呢?”

“小傻瓜,因为这是你阿父唱给我的啊!”

说着,阿母脸上顿时洋溢出幸福的神采,但紧跟着,又黯然失色。

芳华尽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浓郁哀思,浓郁沉重得让人无法喘息。

“阿父?”小羽儿困惑不解。

“嗯,等小羽儿长大了,替我唱给他听好吗?”

阿母抚摸着小羽儿的脑袋,眼神中满是宠溺和追思,却又呢喃叹息道:“此曲恐怕也只有他能听懂吧!”

“阿母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唱给他听的!”小羽儿边说边用力地点了点头。

婉转悠扬,却又略带几分悲怆的曲声充斥整个空间。

曲声之中,回忆退去,哀意四起,紧接着,一股滔天恨意冲天而起,焚尽了黑暗,冲开了迷雾。

“阿母,这首曲子我也听懂了!”

一曲凤求凰,羡煞天下人,初识曲中意,不识曲中人。

原来至爱之曲,也是至哀之曲,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娘亲,对不起,是他们逼我的!”

一滴泪无声落下的同时,这残破身体内部,好似有一道无形锁链也彻底崩裂开。

一段玄奥又古老的咒术,如传承一般直印心底。

“以...我...之情...为...祭,开...远古神魔...之门,召...不死之灵降临己身......”

随着这空灵声音响起,一串又一串的奇异能量震荡开来!

而在这咒文传出的同时,一股诡异力量忽然包裹住不断下坠的凤倾羽。

同时,她身体上散溢出的那些纯白星点,也尽数被这股能量吸收。

凤凰真火自她体表升腾而起,缠绕在她周身的毒雾发出阵阵尖叫,四散逃去。

一股虽不浓郁,却又无不坚定的生机在她残破身躯上悄然升起,随着下坠之势加快,那股生机也愈发强大起来。

阴风呼啸,毒雾如刀。

混沌中,一道古老又透着无尽沧桑的话语,从虚无传入她的识海。

“如...尔...所...愿...”

声音落下,散溢出的光点也跟着暴增,就好似开了闸的洪水,化成一道白色洪流,穿过空间壁垒消失在虚无中!

随着这些光点消失,一块熊熊燃烧的陨石破开世界屏障,穿透无尽虚空,由极远处向着太黄天东虚疾驰而来!

同一时间,一道黯淡得几乎快要消失的黑影,也受那股诡异力量吸引,被硬生生从深渊底部抽出,后又被已经陷入沉睡的凤倾羽吸入体内。

疼,无边无尽的疼......

好似有无数条冤魂在啃噬她的身体,又好似有无数只恶鬼在往她灵魂里面钉钉。

本已经陷入昏迷当中的凤倾羽硬生生被这股剧痛给折磨醒。

浓雾之中,那道破败身躯依旧飞速下坠着。

只是此刻,她的双目已经再度睁开,不过那绝美又带着几分凄凉的眼眸中,却满是迷茫之色。

“我是谁??”

不过才刚刚尝试着去回忆,剧痛便如潮水般涌来,疼得她浑身痉挛,以至于毒雾所带来的腐蚀之痛,都跟着减轻许多。

飞速下坠的她疼得不断翻滚,那凄厉至极的叫声在这深渊内不停回荡。

折腾了将尽一刻钟,那下坠的残破身影才缓缓伸展开,与此同时,那冰冷至极的目光迸射而出,寒天动地!

“我是凤倾羽!我是仙界天凤族的圣女!!”

意识虽然已经回过,不过剧痛,却依旧连绵不断地冲击她那残破身体,可此时的凤倾羽似感受不到丁点儿痛苦般,就那样仰面望着隐藏在黄雾最上端的那抹光线,目光愈发悠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