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污秽的洞
  • 六界开元纪
  • 夕若悌
  • 3026字
  • 2022-06-09 16:37:33

八重道:“黄兄你们不如休息一下。我去帮你们警戒。”

黄维智低下头像在想什么。片刻抬起头对黄家军大声说:“八重大哥帮我们守一阵,黄家军将士原地休息。”

两天来黄家军连夜奔波。筑起此处大阵又经历刚才惊心动魄的一战早已疲惫不堪。饶是如此黄家军依然将马围成一圈护住圈内众人方才躺下。幸好大火依然在噼噼啪啪地燃烧烤得周围滚热。黄家军把燃烧的土木墙上一些倒下的木桩取回来三五成群就地睡了。那些刚才连衣服都扔到火里的战士也顾不得自己赤条条的模样找了点草木便垫着呼呼打起鼾来。

只有黄维智看着跃上山脊的八重背影兀自发了会愣方才睡下。

大火还在山谷燃烧已经听不到刚才鬼哭狼嚎的声音。八重向南看着那几座烽火台。最近的两处都还燃着烽火再往前便看不见了。

八重仔细推敲刚才战斗过程。这土木墙的结构确保了如此薄弱的一道墙只是借助天然山沟的土堆就能成为不可逾越的坚强堡垒。真是在粗糙中提现细腻的心思。

那些山坡上滚下的草球之所以没有提前点燃实在是因为这些黄家军人数过少。他们刻意清理了谷底周围的杂草树木但是山坡上面就没办法保证清理干净了。也就是说防火的空地只能维持最小的极限所以他们不能过早点火。先扔下去的石头也是一道防火屏障同时防止了僵尸往山坡上爬。否则山火蔓延那就不堪设想了。

其他细节更是不胜枚举。堵塞僵尸后路的通道正好是山谷最细的地方还用驻马桩进一步缩小了尺寸,并且这些驻马桩事先已经倒了火油以减少所需堵路的山石的数量。那个空地正好能让全部僵尸挤进去既不过大也不过小。

黄维智啊。他那个脑袋里面装的东西让人细思极恐。

殷娇看着眼前的一汪浊水背上一阵冰凉。细密的汗珠还在顺着脊梁往下流淌。如果玄丘在的话该有多好。

现在殷娇甚至有些后悔接了这个任务。

镐京的东面是一座叫臼的小城。小城依山傍水修筑十分坚固。谁也不知道山上有多少窑洞。这里最大的优势是所有物资可以通过滑道直接装车运走。非特殊公干任何人不得随意进入。所以这里是整个镐京粮秣的存储重地。每个窑洞都是大疫之下镐京的命根。

连接镐京到臼的是一条封闭甬道。每隔一段都会有屯卫一面修缮一面保护甬道。

每年周公和姜子牙都会对这一带巡视一遍确保镐京这个根本重地万无一失。

以周公之周密子牙之大略都没能想到臼会出现重大危机。

甬道上真的涌进来无数的僵尸。一夜间无数屯卫死于非命,粮道断绝!

这个消息一旦泄露周公和姜子牙的所有努力都将化为泡影。

甬道险绝派出的游哨没有人能够摸清情况。只知道臼城周旗还在飘扬。

纸里包不住火。如今的镐京涌进了数倍于平时的难民。三天后粮尽之日便是镐京崩溃之时。

殷娇主动请命要夺回甬道。

一千步卒,四千临时征召的民夫带着牲口浩浩荡荡进入了甬道。另有殷无涯,班继考,楚怀远协助。

浊水里漂浮着尸块,破碎的衣物和不知道是什么的古怪东西。一漾一漾的还散发着阵阵恶臭。殷娇把一缕头发横在嘴里拼命地咬住。

这一路艰苦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在地狱里走了一遭。一面要正面硬钢成群的僵尸一面又有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僵尸从甬道的墙上跳下来在人群中撕咬。

殷娇不得不把队伍分成几段拉开距离。防止后面的人胡乱发箭造成误伤。楚怀远带着工匠负责修复破损的甬道,班继考领一队战士保护。殷无涯以及周师将领众各带一队护着民夫。

殷娇自己带着一百弓箭手和几十盾刀手在第一队开道。

殷娇跃上甬道一侧墙壁观察前后有无僵尸突袭。其实她忍受不了激战之后甬道里浓浓的恶臭。更不想践踏着腐烂的尸体前进。

这些僵尸从服饰上看是都是郊野的村民来不及撤进镐京就中了尸毒。想到整家整族甚至整村的人都化成了僵尸。殷娇更不忍踏着他们的尸骨前行。

殷娇站在浊水边脱去了小牛皮战靴,露出雪白纤细的脚。

楚怀远,班继考,殷无涯眼睛都看直了。倒不是他们有什么非分之想。只是实在不敢相信这么一个千娇百媚的仙女竟要下到如此污浊的水里,而且很可能有去无回。

有心想劝殷娇不要去但是事关全镐京万千百姓的生死又怎么能劝得了。

三个顶级的脑袋在飞速旋转着恨不得马上就能生出一条妙计。

殷娇把玄丘送的夜明珠紧紧的系在左手腕上。

楚怀远在想我有没有判断错呢?很快他就否定了这个想法。

当殷娇领着第一队杀到这里的时候一下子找到了为什么甬道会被攻破的原因。

夯土和石块垒砌的侧墙被没顶的洪水淹没了。一部分甬道经不住洪水的冲刷已经垮塌。那些尸群并不需要冲破甬道就可以借着水流在甬道里横行无忌。

殷娇想不到原因只好让后队楚怀远上来勘测。

楚怀远二话不说带着班继考和殷无涯就去了洪水的上下游。

一个多时辰以后楚怀远回报。这段甬道地势低洼是建在一条地下河上的。

河流出口在下游大约两里处。原本是一个瀑布现在瀑布虽还有水流出但是水量明显比平日稀少。说到这里楚怀远非常犯难的低下头。

殷娇在焦急地等待他的下半句。楚怀远低声说道。“现在来看是有东西堵住了地下河。”

听到这里连殷娇都不由打了个冷战。

没必要再问了。从楚怀远吞吞吐吐的话里大家都知道了大概情况。

大量尸潮顺着河流行走。被水冲进了地下河堵塞了河流。

殷娇问道:“地下河的入口在哪?”

楚怀远说:“根据河岸走势应该在上游半里处。”

上游半里下游两里。不用算也知道整条地下河长三里左右。要想疏通河道就得派人下去进入地下河。

常人根本没办法一口气游过三里的距离。何况地下河水路不明又不知道是否还有僵尸待机而噬。

殷娇自幼生活在江南水乡。在被惑困住的三年里时常在水中与火猴较量。也历经过生死考验。师从姬光羽以后殷娇的吐纳之法已能半日不呼不吸。

这一队人如果有能力到地下河一探究竟的也只有殷娇一人。

班继考,楚怀远也曾商量过绕过这一段路程。可惜现场来看这段水域上下游都是瀑布那就要翻山越岭。现在遍地僵尸当初臼直通镐京的优势变成最大的劣势了。

镐京就要绝粮了。

殷娇解开束甲的袍带。

殷无涯,楚怀远,班继考众将士同时转过身去。

楚怀远长叹一口气。

这是九死一生的旅途。如果下水以后殷娇找不到出口纵使有天大本领也不可能再活着出来了。

殷娇脱去甲胄露出雪白的后背肌肤。殷无涯恍然想起了冲到一队民夫中间拿起一条栓货物的麻绳反手将一头扔给殷娇。

“系上!如果遇到危难就拉绳子。”

殷娇左手换作长剑右手龙纹钺。掂了掂。在水下这种组合或许会更称手一些。

此时的殷娇只穿着贴身的亵衣依然圣洁出尘。

既然打定了主意越犹豫就越害怕。可惜有一件事还没来得及和玄丘说。

殷娇心入空灵深吸一口或许这是最后一次闻到人家的味道。可惜实在太臭了。殷娇玉足在地上一点化作一道飞虹扎入水中。

众将士听见水声急忙回身拉住绳子一头。

绳子并不够长众人拼命接续着。

殷娇水性极佳不仅是她在水下穿梭如鱼也包括她对水本身的认识。

这个绳索无论怎么放很快就会变成累赘。因为绳子会慢慢吸水沉下去。遇到勾挂就会断掉或缠绕。

但是殷无涯不通水性又是一片好心自己不好拒绝。

带着绳子一里地后就不得不解除掉。水路曲折岸上的人想拉也不可能把自己拉扯出去了。那时就全靠自己了。

洪水腐臭腻滑时不时还有各种污物撞击过来。

殷娇没空理会略一加速向前游去。果然有一处洞口。殷娇一侧身钻了进去。

一进洞口殷娇就感觉到水有一股吸力那是因为另一头还是有水能够流出去的。自己只要顺着水流游动就可以了。

殷娇尽量保持一个较快的恒定速度。黑暗中唯一的光来自手上的夜明珠。

忽然间背后绳索一紧。殷娇知道背后水域还算空旷显然不是勾挂到了什么。

殷娇横剑当胸慢慢向右侧洞壁贴过去。伸手一摸已到了洞壁边缘。

忽然在想如果用铜钉顶部做一个环每隔一段就用钉钉在洞壁上再用绳索从孔洞穿过去。这样一路排过去就能进退自如了。

岸上的楚怀远看着浊水潭正自发愣忽然说道:“我想到了!我想到了!快让殷娇回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