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跑龙套

  • 六界开元纪
  • 夕若悌
  • 3141字
  • 2022-05-30 16:18:28

僵尸群还在追赶前面的黄家军。黄家军站在一处峭壁下用弓弩射了几轮。

峭壁之上便坠下几个木架把人拉了上去。八重呵呵一笑这不叫退却吗?看样子研究黄家军阵势的那个人并不像现在的黄家军这样刻板。

紧接着木架再次放下几只受伤的小兽,那些小兽看见僵尸蜂蛹而至急忙向山谷深处逃窜。僵尸见了血腥更加疯狂地往前追逐。

山谷外一些僵尸被前面堵塞开始顺着山坡往上攀爬。此时的黄家军并不慌乱任由僵尸三路并进。

八重看出各人有恃无恐也不动声色爬上战车躺了下来。

沿着山脊冲过来的僵尸眨眼间已到了刚才用木架吊黄家军的峭壁上方。忽然像是有僵尸触动了机关数根巨木上插刀刃象钟摆一样来回扫荡着僵尸群。无数僵尸被切成两半掉下山谷。僵尸群并不知道停留依然不顾一切往前冲。很快巨木不再摆动僵尸丫丫叉叉的推动着巨木不消一会这些巨木就被拉扯着或落地或滚下了山坡。

山坡道路难行上面的僵尸推进较慢此时山谷内的尸群已经走过了山谷一半路程。忽然轰隆一声尸群掉进一个大坑坑里插着竹签噗噗噗刺穿了僵尸的身体。

只可惜一个坑很快就被僵尸的身体填平后面的僵尸依然向前不顾一切地前进。

那些受伤的小兽早已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地上只留着斑斑血迹。那血腥味成了僵尸前进的动力。一个个狰狞着面孔的僵尸双手前伸边走边胡乱的抓着。

过了连续数个大坑僵尸损失并不多。

此时山上的僵尸走到一块木板上。木板下面被挖空。当走到木板上的僵尸达到一定数量木板咔嚓一下翻起所有站在木板上的僵尸就会顺着下面的空洞掉进山谷。木板被清空以后便又恢复平直的模样等着下一波僵尸走上去。

能碰巧走过木板的僵尸寥寥无几。这才有数个黄家军用弓箭射杀。

但是僵尸的优势还是很明显数量多且不死不休。特别是僵尸没有太多的智慧不会像人类一样产生混乱。他们只按照一定的方向前进,彼此间连碰撞的机会都很少。这种群体的同一性也是一种不同寻常的战斗力。如果不能清理干净一样会有很大威胁。八重倒要看看黄家军怎么解决。究竟是黄家军低估了僵尸还是

终于最后一批僵尸也走进了山谷。先头的僵尸也接近了山谷另一个出口。僵尸群拉得依然很长队形或密或疏气势上还是让人胆寒。在山谷的出口黄家军把所有的力量集中在这里。

借助天然的下坡黄家军在这里立起一个三面木石墙。将去路堵死。正面墙上站立八十名弓箭手。为防止僵尸群冲撞墙体在墙五尺处留着孔洞二十几个矛手负责利用空洞刺穿接近墙体的僵尸。

墙下一片空地只简单地放了些木质驻马桩上面插着削尖的木棒和谷口一样。这种守株待兔的武器也只能对付无脑的僵尸。

两侧突出的短墙上各站六名黄家军。由他们推动两个悬吊巨木,巨木之上满是刀刃。这种武器刚才在山坡上就已经有过部署只是这一次由两侧士兵来回推动保持巨木能够反复摆动。

八重知道这就是最终决战之地。却没有什么新意。空地上的设施简陋大多只用枯草掩盖一下。甚至场地最中央就是一些枯草朽木和坑洞只消片刻就被僵尸群压碎了填满了。

这里如此敷衍还不如山势平缓处用了堵塞这些缺口的刺桩做的严谨。

八重不明白即使所有弓箭手箭无虚发也很难清理掉五千僵尸。箭支用完了以后该怎么办?

八重拔出长刀闪现到墙上。

夜晚再次降临,墙上点燃了火把。

僵尸群看见亮光发了疯般的冲近这道屏障。与此同时墙上黄家军箭发如雨。大批僵尸中箭倒地或被巨木撞飞。然而更多的僵尸还是顶住巨木和箭支靠近了木石墙。墙后的战士不停用长矛刺向僵尸。箭支如流水一般消耗很快就将耗尽。

墙上的战士拿起长短武器抵死不让僵尸攀缘上来。

来回摆动的巨木此时被僵尸群用血肉之躯抵挡住噶然停了下来。更多的僵尸靠近了土木墙墙下的,僵尸扶墙而上土接近顶部。黄家军翻动一块块木板。木板象伞一样盖在僵尸群头顶。要想登上墙顶就必须仰身爬过这些平行于地面的带有利刃的顶盖。黄家军却可以通过木板缝隙用刀剑斩杀下方的攻击者。

后世墨家守城也有类似方法。

不会攀爬的僵尸开始对着土木墙手刨肩撞。幸好土木墙设计精巧下方留有攻击孔洞。墙面上又有大量锐器僵尸群撞上去的力度并不大。

与此同时六名负责推动巨木的战士他们所处的突出短墙并没有下方保护。被僵尸群冲击的摇摇欲坠。这一边六人刚刚退回到长墙之上他们所在的短墙便卡啦一声倒了下去。

由于中间悬挂着巨木短墙倒向场地中间砸的下方僵尸血肉横飞。并且挡住了后面僵尸群冲击长土木墙的通道。时间仓促土木墙看似粗制滥造实则设计精巧往往一物多用。

这十二人并没帮忙守城而是通过土木墙往山上跑去。

僵尸越聚越多越聚越紧加上弓箭耗尽。时间刚刚过了半炷香黄家军似乎就已经抵挡不住了。有些黄家军的兵器也断折了。看样子再有半炷香这道木石墙就可能土崩瓦解。也真难为这些战士了一百多凡人了。仅凭一百二十来人和一些畜力就在一天一夜间搞了这么大阵仗实属不易。

八重打定主意如果真到了最不可解的地步自己只有和他们拼死一战了。

那个和自己说话的黄家军却看着山头表情淡定。

忽然山头上火光一闪一灭。紧接着如雷鸣一般轰轰作响。

黄家军全体都似乎舒了一口气。八重借着火光尽全力方才看清是山上滚下无数的巨石。

巨石砸在僵尸队伍里造成大量杀伤也把一些零散的僵尸聚集到墙下。原本就挤在一起的僵尸潮现在更加集中了。更多的木石封住了僵尸群的背后。

八重心想黄家军果然刚强这时候还想着全歼僵尸。

紧接着山上滚下很多草球。草球却不能伤到僵尸分毫,委实奇怪。

墙上所有的黄家军拿起原本堆在地上的坛子扔向僵尸群。坛子落地破碎迸溅开来空气中立时散发出一股古怪刺鼻的味道。

八重知道了是火油。可能还有硫磺烟硝。

墙上战士扔完坛坛罐罐开始胡乱扔着引火之物就连随身的铺盖也点燃了往下扔。甚至有些战士脱掉衣服燃烧起来扔了下去。

黄家军意犹未尽就连墙上火把也被取下扔向僵尸群。

八重忽然明白了难怪场地中间会堆放那么多无用的看似毫无杀伤力的杂草碎木。而且有意让两侧短墙倒向场地中间所有设计只为了这一最终的致命一击。

混乱中那个黄家军战士呼哨一声大家撤下木石墙。

隔着木石墙八重也能看到墙内火光冲天。无数僵尸在大火里扑腾挣扎。

那个黄家军战士走过来:“我们人太少了,如果不能把僵尸集中在一起就算火攻也会挂一漏万。幸好我们撑到了所有僵尸都集中到了谷底。只看这把火的威力了。”

黄家军牵着战马站在墙外严阵以待。

八重看着百思不解:“你们的战车呢?”

那个黄家军把土木墙也泼上火油点燃方才撤了下来。

听到八重询问脸上一红:“除了你那一辆是周公亲赠其余都拆了。木头做了驻马桩,铜铁改成了各种机关。没用的丢在墙前引火用了。”八重哈哈大笑:“这才叫打仗!随机应变,用有限的消耗获得最大的胜利。”

那个黄家军说道:“为了迟滞僵尸群先头队伍使后队跟到墙前最终让他们集中在一起我们把所有家传法门全用上了。四下都够不着的地方我们也预先放了引火之物。”

山头上的黄家军也撤了回来。向着那个黄家军战士报告:“大哥那边全部都烧起来了。”

八重忍不住问道:“不知这位兄弟怎么称呼?”

那个黄家军道:“不才黄维智。”

八重点点头那就是还有维礼,维仁一干众将了。

八重一拱手:“黄兄失敬失敬。我有点好奇刚才看你们黄家军作战始终没什么人发号施令啊。”

黄维智挺了挺胸膛。

“天下军队皆是等级森严号令一出莫敢不从。唯我黄家生来皆是战士,每战必先彼此商议。所有作战方案都细化到每人每时做什么?一般由两到三人领一个任务(今天的工厂里我们称为工序)哪怕有一人出了差错也会有别人补上去。这样战时每个人只需尽力做好自己的那份不必再由别人发号施令。直到任务全部结束。普天之下只怕也只有我们黄家军能够做到了。”

这种方式就如同流水生产线一般。根据生产总进度完成每道工序直到产品完成。

但是这在战争中却很难做到战场千变万化普通人很难把握准确时机却正对应黄家军少而精特别是这种守城之战任务可以细化他们过去也不知演练了多少遍才有今天一战成功。

八重现在深深地怀疑当初这家伙所谓战无退不过是个借口。目的就是让自己跑这个引僵尸的龙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