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黄家军
  • 六界开元纪
  • 夕若悌
  • 3037字
  • 2022-05-27 23:40:44

队长将战车分为两队。手指着烽火台。“我带一队由此往南去那几个烽火台。由此往北拜托兄弟你了。”

八重得到周公令符就急急跟随他们出征了。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还没请教大哥尊姓大名。”

那队长高喝一声:“黄家将士!”

“诺!”百余人同时应答声威震天。

“战无退!”

“战无退!”

原来这就是当年追随黄飞虎杀出五关投奔西岐威震天下的黄家将后人。

“我叫黄维信。”

八重深施一礼看着黄维信拨转车头带着一队黄家军绝尘而去。

八重向北策马而行。

八重明白这一队人马自己就是不指挥也能去打最硬的阵仗。黄维信将他们交给自己是对自己最大的信任。

八重暗暗发誓这队人绝不能折损一个。烽火台不能再熄灭一座。

八重在路上做好标记留给殷娇的后续辎重队。

来吧!

八重一马当先向着第一个烽火台冲过去。黄家军弓箭手控制住两侧在后面紧紧跟随。

这里的僵尸已经开始往上攀附了。烽火台上弓箭已经耗尽只能用手中兵刃还击。八重啸叫一声攻进僵尸群中巨尾如钢鞭般切割着早已腐烂的躯体。

但是僵尸的速度和力量极为惊人只要巨尾稍有停滞便有一侧僵尸扑击过来。八重再次冲天跃起半空中力喝:“射!”

八重以一己之力为黄家军争取到整队和瞄准的时间。二十张弓绵绵密密如下雨般射向僵尸群。

那些僵尸来了生人不管不顾地向黄家军奔袭而来。

八重落在队前护住本队。命令各车调转车头往回退去。

这一次的僵尸数量比刚才多了一倍,而黄家军却正好少了一半。所以象刚才一样的硬顶就变得不智了。好在马速远高于僵尸黄家军边走边射又是还停下来等僵尸靠近。

八重看看僵尸渐渐稀少。再次整队用长戈收割余下的僵尸。

烽火台上见援军已至什长也缒城而下。黄家军简单招呼一声放下一些水粮急急赶赴下一个烽火台。

一辆车追了上来。八重不知道什么事慢了下来。车上的黄家军嗫嚅着欲言又止。八重勒住缰绳干脆停下来等他说下去。

那个黄家军一急:“黄家军战无退!”

半晌八重才明白他的意思:“你是说我刚才让你们边退边战吗?”

另一个黄家军高声说:“我们尊重你本领高强,可是再战我们黄家军是不再后退了。”

八重哑然。

八重自小也见过西北汉子耿直起来实在难缠。想不到这些黄家军会耿直到这种地步。

一番话倒是提醒了八重。

八重高举右手等着黄家军围拢过来。

看看大家都到了八重说:“烽火台相隔遥远,我们这一路赶过去迟早都会累死。你们就在这里结阵。我去把所有僵尸引过来。聚而歼之大家觉得怎样?”

众人都愣在那里。甚至不明白八重说的是真是假?一个人冒险让僵尸追?这相去近百里来回也就是二百里稍有差池后果不堪设想。何况八重手持周公将符必是周公心腹。他们也见过八重法力,虽说不是想象中封神大战的模样也是让人叹为观止的实力。这种实力让他给僵尸追着落荒而逃?黄家军自问没人想做这种事。

“我是认真的。你们看!”八重见黄家众人不说话用手一指:“前面那个山沟你们在山上埋伏,沟里多设路障我去把僵尸引过来。务必在此全歼他们。”

那个向八重提意见的黄家战士有些尴尬:“布阵的事八重兄不必担心黄家军被人包围不是一次两次了。都是靠坚固阵型转危为安的。只是这一去委屈了八重兄。一人独闯僵尸群又实在凶险。”

八重笑笑:“都是自家兄弟何必客气?布阵等我!”余音在耳八重已在数十丈外。

这段时间八重学会了瞬移,如果是在上梅山前就有这个本事玄丘一定逃不掉。如果再看到玄丘看他还有什么办法打败自己。

想到玄丘,八重心里就一紧。玄丘和姬光羽去哪里了。只是看到一个满嘴胡话的家伙说起一个比山还大的机器。玄丘贼得很如有危险他一定跑得比谁都快。今天已经过了半个月了这两个镐京的支柱知不知道镐京的危局?

师父平时很是沉稳虽然自己只是学习了一点她的心法就已经突飞猛进了。师父应该比自己强得更多。

奔跑间前面一个出来找食的小野猪在夜色里哼哼唧唧的乱拱。

八重一把提溜起来:“老兄算你倒霉。”

八重奔向的第一座烽火台。台上的人听见一声猪叫。因为自己在亮出看不清台下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那奇怪的猪叫此起彼落。转了又转僵尸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召唤开始寻着猪叫声追逐着什么。

但是哪只猪好像快过了最好的战马。每次叫声都间隔很远,然后停在那里再叫几声。什长也从睡梦里醒来。看着黑洞洞的台下研究着倒底有多少猪在扰人清梦?

然后就看见一支箭飞了上来正中胸口。下了他一声冷汗。疼是有点那箭却没有箭头。

捆在箭上的一个小羊皮卷写着我把僵尸带走了,后援很快会来。

能制造这么大动静的还是人吗?就是说有人拎着一只猪把僵尸吸引走了?

八重看见大堆僵尸开始追自己还不敢太快跑走。走走停停等着离烽火台已经很远了才甩开僵尸向下一个烽火台跑去。

可怜那小猪在八重的手里动弹不得。每到一处八重便在它肉厚的地方划两刀放点血,那猪凄厉的叫着吸引僵尸追自己。

这游戏实在太刺激了。八重想着当年玄丘就这么玩自己的。后来他们两又这么玩了铜燎余畏。以现在的本事要是自己能这么玩一次玄丘足以吹一辈子。

可是玄丘你在哪?不知不觉已到了最后一座烽火台。天光也已大亮。

烽火台上瞭哨早已看见一个人形物体扛着头小猪向着他们飞奔。弓箭手挽弓搭箭戒备很快发现一切都是徒劳。那人形物体一闪就是数十丈只怕再好的神箭手也是枉然。

倒是八重在小猪屁股上又划了一刀却没听到猪叫,定睛一看小猪不知何时已经死了。

八重无奈放下小猪对着烽火台射去一支信箭。

嘴里说着:“可怜。刚才划了你几刀我现在还你。”

八重拿刀在自己手臂上哧地划了一下。鲜血立时流出,口中呼喝:“来呀,这里有血。”

说着还往地上滴了几滴。

正在八重引诱僵尸之时那地上小猪腾楞跳了起来。八重一惊该不会小猪也会诈尸?哪知那猪刚才可能只是晕厥了。现在发现自己还活着撒腿就往远处一路跑下去。

八重又好气又好笑,现在连笨猪都这么精的吗?

八重也不追赶由着小猪一路远遁。

看看僵尸围拢过来。八重嘴里一边喊着一边往回跑去。

其实引诱僵尸难就难在控制速度上。既不能给他们追着又不能让后面的僵尸掉队。

幸好八重可以闪现到僵尸后面去让僵尸回头收紧队伍。

正值八重神功小有长进,八重倒也乐此不疲。

姬光羽所授五雷正法虽然只是初级层次但是固本培元每一步都扎扎实实。让八重不会再重蹈他母亲的覆辙。八重挑了些实在跟不上节奏的僵尸顺手把他们一刀两断。天将近中午了。八重发现一个尴尬的问题。原本想给黄家军多一些布阵时间肚子却不给力了。原本也准备了些干粮走得时候实在太帅了什么都忘了。

小猪要是没跑估计这会就下肚了。玄丘和师父都会辟谷了他们就没这方面的烦恼。

又想起玄丘。哎。那一次玄丘给自己找的食物可真香啊。

这些黄家军更像老黄衮的性格。打仗勇猛有余思考能力却不强。经历几场战争八重更信奉玄丘的思想。战争应该去用脑杀伤敌人更要学会在逆境中保护自己。去等待胜利的契机。以我之不可胜待敌之可胜。《孙子兵法》。

如果那一队黄家军也是这样的话恐怕要吃亏。

八重想到这里不由得加快了速度。被他清理掉的僵尸也开始增多。

黄昏时分黄家军看到八重领着接近五千的僵尸浩浩荡荡掩杀过来。如果不是事先早有约定一定会以为八重就是这次灾难的祸首。

在八重眼里这些黄家军没浪费一天一夜的宝贵时间。

整个山谷此时已是一个完美的屠场。

几个黄家军在那里呼呼喝喝吸引僵尸群。八重借机就跑到山头得赶紧找到自己的马车腿都饿得抬不起来了。

同车的军士倒也机灵,给八重递来一碗西北黄米粥和薄饼。八重端起来一边美滋滋地吃着一边兴致勃勃看山下的战况。

僵尸群迎头撞向一排排尖木棍、竹棍。上前面的僵尸并不懂得绕开。后面的僵尸推着他们就一个个被刺穿了。

僵尸的数量实在太多。它们踏着前面的尸体继续往前。第一层防线如纸糊一般被踏碎。

由于这一处两边山坡较缓黄家军用木桩搭成驻马桩挡在两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