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不熄的烽火

  • 六界开元纪
  • 夕若悌
  • 3047字
  • 2022-05-25 10:10:54

周公的决心已下八重和殷娇分别带着两队精锐周师悄悄出城。

山顶烽火台下数百僵尸在绕着正方形基座打转。这个基座设计光滑高有一丈五尺。为防止僵尸攀爬而上台上各面都有一人持弓看守。好在僵尸只针对活物发起攻击台上十余人尽可能保持安静不引起僵尸的注意。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台上的引火之物越来越少,人员的粮米饮水也面临枯竭。

如果再没有外援他们只好坠绳下去和僵尸拼命了。

什长是个四十来岁壮硕的西北汉子。他盯着眼前最后的一截木头计算着还有多久火会熄灭。烽火台的木梯都已经作为燃料烧掉了烽火一灭他们的任务就算失败了。这是他从军以来第一次失败。没办法原谅自己,原本在僵尸包围烽火台之前他还可以把下面那根大树拉上来。可是四根绳子在最关键的时刻接连断了三根。大树从最后一根绳头里脱了出去。滚到山下去了,现在最后的这根绳子就是他们冲出去的希望或者是一个勒死自己的绞索。

什长摸出牛皮水袋晃一晃还有可怜的一点水。在这熬人的火焰旁众人都感觉自己要被烤干了。他右手轻轻一扬水袋画一条漂亮的弧线落在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手上。

“分了它。”

命令简短而有力。

三个战士立刻拿起了三面盾牌。木质盾牌四角包铜铜皮裹边在憋屈了几天的战士手里呼呼挥了几下后又顿在地上。

“不喝了,走!”

一个精瘦的汉子拉开弓,“咻!”的一声响箭射了出去。远远地插在地上。

响箭吸引了僵尸成群结队地向着那个方向跑过去。

两个战士抛下长绳精瘦汉子一手拉着绳一个筋斗翻了下去。

脚尖刚一点地,一箭就钉在一个回身观看的僵尸脑门上。

什长看着每个兄弟跳了下去。又看看各处烽火台。“我的错,想不到从军一辈子了居然会犯下如此大错。”

只剩下那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什长伸手要去拉一下他。

少年摇摇头:“我自己能下去。”说完把牛皮水袋别在腰上,抄起梭镖。两人一前一后滑下烽火台。

十名战士成正三角布阵,三面盾裹着众人。为了阵中每个人都能突击闪避阵型并不拥挤成天地人三才阵中却不是什长而是那个少年。

他刚刚加入这个小队就一直在烽火台守卫对阵型并不熟悉。所以众人默契地护在他周围。

僵尸已经发现有生人的气息迅速冲了过来。那速度和冲击力已经不属于人类的范畴。一队人不敢怠慢,什长和精瘦汉子先射一轮,取箭时另外三人再射。五张弓连珠一般响着。

可惜这种战场更接近败退。射出的箭没法捡回射一支便少一支。忽然一张弓卡啦一声被拉断了弓背。弓弦象刀一样削在盾牌手后背好在有木质刀鞘挡了一下但还是破了一条血口。盾牌手感觉背后一热知道血已流出,也没时间回头去看。反手用铜质盾角砸开了一个冲近僵尸的头骨。

弓手也顾不得自己手上流血抽刀在手跳出阵外砍翻两个僵尸又退了回盾后。

什长本打算借着将黑的夜色摔开这些难缠的僵尸。现在僵尸闻着血液的气味愈发地疯狂围了上来。

一个僵尸轰的一声撞在一侧盾上几乎把盾手撞翻在地。盾手短刀扎进对面的眼窝。身边长剑手伏下身子一剑扫断了几个僵尸的小腿。

小队避开倒地僵尸继续前行。

前面一群僵尸高高跃起接二连三地撞过来。卡啦一声一个盾被撞碎阵型立刻出现了破绽。盾手被几只僵尸拖倒在地未及起身已被连续咬了几口。

盾手一边短刀连刺一边反方向滚了几滚。

“快走!”盾手大声叫喊着。他特有的低沉嗓音很快淹没在恐怖的撕扯肌肉和吞咽声中了。

没有时间恐惧,两个盾手各跨一步撞开一个僵尸,队形也随之收紧。

少年的梭镖每一刺都能越过狭窄的人丛钉在一个僵尸的头上。连什长都为之震惊。

“这些僵尸我都不认识。”

十人中只有少年是本地人其它都是随周军东来的异乡人。所以少年的话里面似乎包含着大量的信息可是就连什长在这种危机时刻也无暇细想。

后方一声惨叫,又一个战士被僵尸拖走。

无穷无尽的僵尸的连续冲击让每一个人的心脏都达到了极限。

什长很想让队伍歇歇。可是一时却没有容身之地。他看了看瘦高个汉子两人护住队伍背后。

为了保持这种紧密的战阵队伍每个人脚步顿地有声。

前面有一小片树林。

正好天色将黑。

什长喝一声“住!”队伍连续两顿足停了下来。

所有的兵刃都对着外口。什长取出引火之物急急地开始点火。

照明是把双刃剑,如果摸黑前行只怕一会都会被僵尸拉去啃个干净。反之则会吸引僵尸更加密集的攻击。

最不能做的就是把僵尸点燃否则这些不顾生死的家伙扑过来战阵也抵挡不住。

好不容易点燃了几个树枝什长递给瘦高个。

那瘦子早得到授意心领神会。

高高把一个火把扔到一棵树杈上。再等一会火把点燃了树枝又变成一个巨大的火把。把僵尸吸引了一部分过去却不会把它们烧着。

瘦高个跑出队形对前面几棵大树如法炮制点燃了树枝又跑回阵中。一队人绕着树林前行借着燃烧的大树还能看到点光亮。

可是还是有两个战士被拉走转眼就没了身影。

两面盾护住六个人再往前一旦走出火光只能听天由命了。

突然间一个身高力壮的僵尸双手扳住一面木盾,盾手一急奋力拉扯。木盾早已伤痕累累双方互不相让咔嚓一下把木盾扭成两半。

那盾手立时被僵尸咬去大半个脸。少年梭镖只差半步此时自下而上笃的一声将盾手和僵尸两个头串在一起。再想拔出梭镖又谈何容易。吧嗒一下梭镖断为两截。前面一半兀自在两个头上颤动不已。

此时各人兵器都已卷刃僵尸却越聚越多。

“马蹄声!”

喊出这一声的战士同时听到自己喉头被咬碎的声音。

只有一面盾一切防御都形同虚设了。

马车在八重的驱使下已经达到了极限。

他带着一队战车早已看到一处烽火台已然熄灭急急赶过来。

还是迟了些许。八重顾不得马匹还在飞驰双脚一点车辕冲天而起。

什长见多识广看八重身穿周军服饰向自己飞落而来。知道是来救自己的。把少年对着八重一推。

“救他!我没用了。”

八重在半空中看见什长背后血肉模糊知道他已然被咬自己回天乏术。一把抓住少年翻身又跳回车上。

只这一瞬间全队便无一幸存。

八重大怒。双手一晃已变成蝎钳,背后巨尾抢先甩了出去。僵尸遇到蝎尾立刻被劈为两半。

修行最忌过度的喜怒哀乐忧恐惊,自跟从师父姬光羽修行以来八重自认心静如水。

今天却按捺不住。这些僵尸人不人鬼不鬼究竟是什么妖孽把活生生的人变成这种诡异模样让神州大陆自相残杀?

现在没时间考虑,僵尸也回答不了这些问题。八重感觉气血翻涌定了定神。

“冲!”

周师的战力让八重信心满满。驷马重车被皮甲包覆,为了对付僵尸还在重要部位加装了刀刃。这些刀刃借助马的冲击力可以轻易切开僵尸的身体。“江山社稷无非为保护居住在此的生灵。邦畿千里维民所止。我们大周军队如果连在这些灾难中都不能帮我们的父母妻儿扛下来的话还留着何用?”周师的一个队长一边整顿队形一边大声向手下大声说着。

八重打心底喜欢这支百战雄师。灾难开始以来一切都能井然有序。所有重要关隘被牢牢掌控。轻车游骑每天都能把关于僵尸的方方面面消息汇集到镐京。就连今天他们使用的车辆都是根据这些大周各级官兵收集的资料改造的。烽火台已经在缺粮少食的状况下燃烧了整整十天。不能让这些人的努力付诸东流。

僵尸看到大量血食开始向着这队周军扑过来。

那队长大手一挥战车上箭如飞蝗枝枝直取僵尸眉心。紧接着车队粼粼冲向僵尸群。由于这一队人大约五十辆战车在此铺开分成前后两队还是超过了挤在一起的僵尸群的宽度。两边不必担心僵尸的袭击所以只需要一路前行长戈上下挥舞。不消片刻僵尸群便被砍翻马踏如泥。

八重车上的少年突然挣扎着爬下车子,满地翻找。终于在一地尸骸中看到了什长。那少年把腰间水袋里的几滴水倒在什长尸体旁边放声痛哭。咚咚咚地磕着头那声音重重砸在每一个周军的心上。

八重不忍打断少年和周军队长商议留下一辆战车同少年一起处理这一地尸体。

所有的尸体必须用火烧掉撒上石灰深埋。这是大周抗疫铁律,少年尽量把队友的尸骨挑出来单独焚烧。

还有一众烽火台等着他们去解围送去水食补给,大队人马不能停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