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妭魃

  • 六界开元纪
  • 夕若悌
  • 3018字
  • 2022-04-21 15:27:41

迎接蚩尤的是四个人。

应龙的出手是四十倍音速的陨石。无数的陨石带着一浪浪的冲击波和灼热的温度从天而降。三万飞行器防御火力全开陨石半空中化作齑粉四下散开。无数陨石碎片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翻滚着撞在几个飞行器上。体积较小的碰上防御罩发出巨大的火光没能撼动飞行器分毫。但是几个体积较大的碎片推动防御罩撞在了飞行器上。蚩尤看着有五个飞行器被自己的防御罩生生撕裂开来。紧接着防御罩因失去来自内部波束的控制也消失在虚无之中。

蚩尤也曾设想过这种攻击方式,就是用砸碎铁柜里的玻璃方法把飞行器脆弱的核心消灭掉。所以在各个薄弱部位飞行器都填充了大量缓冲物。

他只是想不到狡猾的神州大陆修仙者居然一上来就用了这个唯一破解之法。

没关系。好在自己还有数量优势。神州大陆绝不可能再能力发动下一次陨石攻击。这点损失微不足道。何况这种陨石攻击需要天时地利。能够打掉五个飞行器运气已经爆棚了。

风师于吉的攻击让他的彻底打消了轻蔑的想法。

实际上四人的攻击是同时发动的。只是应龙在这个距离上到达得更快。

于吉从地下升起了四道细小的风。轻轻地贴着地在微不可闻地向前移动。

在所有岚战士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陨石之上的时候。那风吸收着天地的能量。宫商角徵羽一个音节一个音节地攀升,转而一个八度一个八度地跨越。当蚩尤注意到它的危险时四道风瞬间变成席卷天地的四条巨形龙卷。缠住了四个悬停在前方的飞行器。那四个飞行器在恐惧中打开全部动力挣扎着想冲出死亡的卷吸。

风在反复震荡就像一个秋千借着飞行器拼死挣扎的能量被越推越高。

几个靠近的飞行器立刻赶过去支援。嗡的开启了消震武器。四道撼动天地的龙卷被强大的反向能量抵消发出一声高亢的啸叫连同他们包裹的飞行器化成片片蝶衣飘落下去。精卫已经偷偷消灭了飞行器里的岚完全控制了所在的飞行器。在她这个距离上还没法确认四个修仙者的身份。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那四个修仙者发动攻击以后就连续闪现离开了战场。

无数的攻击追击过去都落在虚空之中。热传感器和光学传感器显示了四个修仙者处于不同的位置显然他们使用了视觉欺骗的法术。但是所有的传感器都不能解释他们从一个点到另一个点为什么中间没有任何路径和过程。唯一知道的是他们正向东撤去。

精卫感到一丝安慰。自己在濂纤之境获得信息现在已经被炎黄二族想出了破解之策。

不过四人中两人已经出手。第一种方法不能复制而于吉的攻击岚战士已经知道了破解之法何况这四人已经是炎黄二族的顶级高手。随着濂纤之境岚战士的展开恐怕象这样的攻击收获会小很多。

战局依然岌岌可危。

精卫转而又觉得没那么糟糕。就像自己全力一撞没能产生任何效果时总感觉濂纤之境是无法击败的。可是首战炎黄二族就找到了办法。那些看上去无法战胜的敌人在大能高德的人眼中却羸弱不堪。

黄帝和自己的父亲以及岐伯就是这样让人信赖的人。

蚩尤的斗志被激起。如果“相”还活着一定会把岚战士组织好根本不会有如此难堪的境遇。这些低级文明居然敢在他太岁头上动土。那些岚战士竟然没能做出有效的反击。

蚩尤命令所有飞行器全速追击无论付出多大代价一定要把这股力量的喉咙死死扼住。

悬停的飞行器铺排开来以四倍音速向那四个修仙者追击过去。空中音爆之声震耳欲聋。

炎居的阵势叫纵横。

纵横就是一纵一横。

横在岚战士前面的是一堵气墙三个飞行器撞在气墙上。纵是这道气墙的经络。理论上来说飞行器经受四倍音速的撞击是能够用缓冲层化解掉的。

但是纵横如网把三个飞行器纠缠在一起。又把这三个飞行器反方向弹回去。

蚩尤一惊赶紧向三个飞行器下令关闭动力装置。

可惜还是晚了。三个飞行器不约而同的把推力加到最大打算挣脱出去。

被纵横借力打力反复震荡也象前几个飞行器一样在空中解体了。

精卫不由想起炎帝对自己说过,个人的修炼可以看作是器而如何正确使用的方法就是术顺应天道人心就是道。虽说器到极致可以胜术甚至可以逆天改命,但终究器不如术,术不如道。

自己的魂战实力不可谓不高但是群策群力的术才真正找到了克敌制胜的突破口。

蚩尤也注意到来的四个人除了老者是掩护那三个撤退的之外。三个攻击的修仙者各自法力不同方法却是大同小异。

不能再养虎为患了。

三万飞行器还没全部走出时空裂隙也无需再等了。压过去解决掉这里的战事。

蚩尤的命令各自为战宁枉勿纵。大量的飞行器垂直冲向大气层之外。更多的无人飞行器领先向东搜索前进,后队的飞行器密密匝匝的象一堵墙往前推进。既然修仙者一次只能攻击三四个飞行器密集队形就易于相互照应减少损失。

事实证明濂纤之境的岚战士只要给他们表现的机会他们的智慧并不比任何人低。

大气层之外广袤的外太空肯定是修仙者想象不到的路径和方向,即使他们能够想到也没有实力和岚战士在这个方向上一较短长。

唯一让蚩尤隐隐不安的是四个修仙者那么直白地引诱自己向东的企图究竟是什么?

四倍音速去追寻的答案自然来的非常快。

天空中站立着一个人,长袍广袖顶天立地。

“吾乃东皇。神州大陆的守护者。退回濂纤之境可免尔等一死。”

蚩尤不由得嗤了一声:“装神弄鬼。搞了一个激光全息成像就想吓走我们吗?再说这家伙的情商也太低了。这么直白的欺骗,世间哪有那么多傻子?”

几个飞行器象征性的用几枚高能弹药做了回答。东皇还站在那里愣愣地看着眼前无数的敌人。

那眼神是悲悯是王之蔑视?

蚩尤决定不理睬他。见怪不怪其怪自败。

果然东皇闪了一下便消失不见了。

精卫注意到现在已经很接近东昆仑了。以前这里万物繁茂,现在的东昆仑一片凋敝。就连她熟悉的几条溪流也已干涸。露出水底被磨砺的光滑的鹅石竟然也缺少了光泽。

蚩尤看到了一个立方体悬在半空中。太不可思议了。这个连基本器具都那么原始的文明居然有如此手段制造出如此的庞然大物?火焰,金盾,森林,河流都是非自然的形态。是谁造了这么一个古怪玩意?

岚战士不管那么多。他们只知道蚩尤让他们摧毁这里的一切。所有火力构成一道立体的网。

任何一轮攻击都可以把这个上下数千米的东西连同不可一世的东皇碾成粉末。

一个红色狰狞的怪物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古怪的建筑前头顶上悬浮着一个蓝色的象大海一般深邃的球。那怪物举止僵硬然而浑身散发出白炽的火焰让人目眩。

建筑已经非常巨大了可是蚩尤很难解释如此巨大的怪物是怎么塞进那建筑的。而且蚩尤也没看到建筑有什么通道可以进出。

没工夫考虑这些不相干的问题。这个怪物如同僵尸一样正在寻找自己的猎物。蚩尤可以肯定那绝不会和刚才东皇一样是一个虚影。集中火力炸烂它。

可是几乎所有的攻击无论是物质团还是爆炸物甚至激光和电流在撞到那道火焰墙之前就被气化了。

可控核聚变。

狂风中那个怪物本身就是一个托卡马克聚变炉。

濂纤之境通过封闭的磁约束把聚变燃料集中在一个狭小空间里再用激光点燃使聚变反应持续不断产生能量。

这个怪物居然如同恒星一样就是一团聚变燃料体。那个蓝色海洋似乎持续不断地为它补充燃料。蚩尤不明白为什么它能约束住这些聚变燃料。理论上只有恒星级引力才能点燃并且维持住这种聚变方式。

精卫看到东皇领着八个东昆仑修仙者围绕在那个巨型女人周围。她就是妭?不现在她已经是魃了。

当初和自己一同在东昆仑参悟的黄帝之女。自己是以血肉炼魂,她却是以魂炼火。

那些东昆仑修仙者耗尽功力控制她的魂力点燃了无比强大的三昧真火。一切物质只要靠近她就会瞬间到达等离子态。

岚战士飞行器打出的等离子射流就像黄河注入大海不见海增不见海减毫无波澜。

魃仰天长啸无数灼热的射流喷薄而出。

岚战士的凝聚态保护层在这种极致的力量面前和狂风中的落叶没什么分别。

那些密集队形的飞行器只在魃的一扫间立刻灰飞烟灭。

岚战士没有退路只得继续加大火力期望有奇迹出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