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誓师

  • 六界开元纪
  • 夕若悌
  • 3066字
  • 2022-03-30 22:11:22

炎帝的量天杖“笃”的一声顿在地上。炎居站在父亲身旁,气贯丹田喝一声:“停!”

战场上立刻安静下来。

炎居示意把几个九黎人首领模样的人押了过来。

炎帝沉声问道:“原本这里莫家的人怎么样了?”

那首领瑟瑟发抖:“濂纤之境的蚩尤想知道修行者和普通人有什么不同就连同我们一些九黎人都抓走了。那些人都被带到金胜寨边上一个会飞的宫殿里。后来那个宫殿又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突然飞走了。”

此话一出炎帝部落都明白了那个大坑就是整个莫家的葬身之地。一时间人人义愤填膺个个火冲顶梁恨不得冲过来就把这些九黎人剁成碎片。

炎帝顿了顿手里的量天杖大家这才安静下来。

炎帝继续问道:“前几天有一洛家族长你们有没有见到?”

那首领犹豫了一下摇摇头。

另一个九黎人结结巴巴地说:“前几天有几个岚战士说要捉拿一个叛逃者,就在这一带搜捕。然后就连同会飞的宫殿都没回来。会不会被他们抓走了?”

不远处突然听到洛婴低低地“啊!”了一声。

炎帝突然跃起一掌拍在洛婴的天灵盖。

只见洛婴满脸黑气已经晕了过去。炎帝赶忙撬开她的牙关把一粒白色丹药塞了进去。

翩翩跑过来扶住洛婴。

炎帝看看洛家几个长老,轻声对翩翩说:“洛家的人看样子把金丹给了洛婴。刚才激战洛婴真气过度消耗心力已竭又听到父亲有危险一时间急火攻心只怕会一念入魔。你去把她送回洛家看护三日之内不可妄动任何真气。”

洛家几个长老也紧张地围了过来。

炎帝叹了一口气:“诸位也是一番好心,这孩子突遭变故心里终究有太多压力放不下。金丹虽神对于一个孩子来说终究是拔苗助长了。刚才那一战激发她出太多杀性,我已经用丹药压制住了。你们和翩翩把她护送回洛家吧。千万记住三日之内她绝不能再动真气。”

看着洛家一行远去,炎帝安排了一下洛家余下的战士又回到场地中央。

炎帝指挥一些战士把缴获的三百多件九黎人的武器分发下去。这些武器虽然远超他们的想象但是只要逼问一下九黎人还是很容易操作的。

炎帝指指那些较大型的武器接着问那个九黎人首领:“这种东西能打多远?”

九黎人首领分别说了用途和射程大约都在八十里左右。

炎帝让其余战士向西南转进。场地里只剩下风师及二十四子,雨师一众。

炎帝说:“去对准西南四十里打几下我看看。”

九黎人不敢怠慢。轰轰轰各种单管多管的武器各打了一两发。

炎帝点点头。:“不错。这种东西果然厉害。”

歇了一会炎帝继续说:“方向往南再偏一点射程加到五十里。”

轰轰轰又是几发。

炎帝回头看着赤松子笑笑:“这世上还有如此匪夷所思的东西。”

“今天就不要留弹药了。把所有弹药加两里用最快的速度给我全打出去一发不许留。”

那些九黎人只想保命不顾一切的发射着弹药。炎帝中间略为指示他们调整了几次看看弹药将尽向手下修行者招呼一声。八卦大阵瞬间启动一众人等早已向西南撤去。

那些九黎人还兀自没明白发生了什么突然间无数弹药从天而降。一时间整个金胜寨如同炎帝部落一样被打成了一片火海。

炎帝往西南赶去正遇到打援二十家族借着金胜寨的火力覆盖正在零敲碎打九黎人的援军。

这些九黎人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被金胜寨发射的各种弹药在半路上打了个措手不及。

等到他们确定了位置立刻向着发射弹药的金胜寨发动了还击。

这一顿输出要比金胜寨打来的火力不知道高出多少倍。却不知道连续两次中了炎帝借刀杀人计。

炎帝估量了一下眼前的形式。九黎人倾巢而出人数近万战斗机器也有近千。虽然自己用计迎头打掉了他们三停中的一停但是那几个打援的家族大多数战士还没赶来只有几个修行者能够抽空攻击因此收效甚微。

炎帝看看天色将晚马上吩咐赤松子传令下去所有人分散隐蔽撤出战场。

二十四子八卦大阵接应场中各家族修行者撤离。

炎帝和炎居坐在一棵树下。

炎帝问道:“今天这一战你怎么看?”

炎居沉默了很长时间抬起头看着父亲:“侥幸。”

炎帝:“哦?什么意思?”

炎居道:“今日之战我们虽然有金丹助力风师二十四子的大阵威力被激发出来,各个服用金丹的修行者也势如破竹可惜只是消灭了九黎人的一小部。九黎人输在自以为是如果我们进攻金胜寨之前或者过程中他们的援军能够赶到只怕我们还是会全军覆没。”

“武器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炎帝看着炎居等他说下去。

炎居说:“今日之战可以看出所有的普通战士以及不少修行者在这个战场上作用非常有限。一些实力强大的修行者还要分出精力保护他们,这一战我方伤亡有数十。在对付九黎人主力的时候这些战士和修行者只能防卫外围不可轻易交战否则就是无谓的送死。”

“凭我们五六十个修行者要打败所有敌人和战斗机器只怕绝无可能。”

转而他看看父亲的脸:“你对战场上很多关键点总是能预先知道,是不是那个影子在帮我们?”

炎帝眉头微蹙:“这不是你的性格啊。你对修行都满怀信心,为什么却对战胜这些九黎人丧失了斗志?”

炎居沉默了很久:“仅仅是九黎人还是有办法战胜的。”

炎帝道:“你是担心濂纤之境的岚战士?”

炎居摇摇头:“濂纤之境的岚战士是外部的敌人,只要我们还活着就一定能够斗争下去。可是如果敌人来自内部就成了自相残杀。我担心的是濂纤之境的武器如此先进对于九黎人九黎人具有无比巨大的诱惑。一旦濂纤之境的统治者懂得用武器拉拢其他部落给我们制造敌人的话我们这些修行者就会陷入无休无止的杀戮当中。长期处于自相残杀中的我们还能保留多少善良的心性实在是不敢想象。现在我们部落大多数人要离开战场以免不必要的伤亡。我们这些修行者远离我们的族人,长此以往每个人充满着杀意却消失了人性,那时我们的这场抗争会不会失去意义?”

炎帝道:“那我们这些修行者也不能放弃保护身边的人。否则我们的修行又有什么意义?这也是修行者必经的痛苦的抉择。喜怒哀乐之未发,发而皆中节谓之和。哪怕是被迫的武力也要尽可能缩小到最小的范围。要阻止更多的族群倒向濂纤之境。我们必须用霹雳手段打掉侵略者以及他们扶植的九黎人,让那些自甘屈服于濂纤之境的人有所忌惮。只有这样才能阻止更多的族群被濂纤之境拉拢。明天我们打得越狠才能打出背后的岚战士阻止神州大陆的自相残杀。也才能不背离我们维护神州大陆和平稳定的仁爱之心。”

炎帝说完将右掌摊开,一个七彩的火球腾空而起。火球在半空炸裂出七彩的烟雾。

炎帝轻声问炎居:“你能看见那烟里的信号吗?”

炎居抬头看了看,天色已黑天空中乌云翻滚那道烟早已溶在将雪的层云间了。炎居点点头:“你是在召唤我们部落的人。而且让看见的人直接过来不得和别人提起。”

炎帝说:“这种火球是用我的内力所化对于修行不够的人来说只不过是浮光掠影而达到一定道行的修行者就会直入心灵根本不需要去看也能感受到。”

炎居突然说了声:“谢谢。”

炎帝笑了笑:“谢我什么?”

炎居说:“谢谢你没有用父亲的威严强行要我服食金丹。”

炎帝叹了口气:“我也年少过别人给我画的路我也故意走偏过。但是有些人注定要背负很多东西比如家族,亲情,责任。我也希望治下的每个孩子都能在自己的天空翱翔。可是我们背负的东西会给我们栓上笼头套上辕。这也是一种修行拉得再重我们也一样要做志在千里的龙。”

炎居:“我知道。我没有把那些看作负担,而是把他们看作这世间最美好部分。哪怕是付出最珍贵的东西我也要捍卫这份美好。就像精卫姐姐一样。”

炎帝眼眶湿润了:“是的。像你的姐姐一样。”

半空中站立着四十四个炎帝部落最强的修行者,赤松子和十个部落里的长老借土遁也赶了过来。

炎帝:“我们不足六十人明天将要挑战上万的九黎人以及那些令人生畏的机器你们有信心吗?”

众人齐声应和道:“有!”

炎帝点点头:“九黎人的武器非常可怕。他们能在暗夜看清我们的一举一动,能在遥远的距离摧毁我们的总坛,然而他们选错了对手为了神州大陆的和平与宁静我们将会让他们以十倍的代价偿还他们所做的一切。”

天被火光烧的雪亮,雪在呐喊里变得滚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