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仙丹

  • 六界开元纪
  • 夕若悌
  • 3003字
  • 2022-03-28 21:43:36

修仙者谁都知道仙丹妙用无穷。何况这仙丹是炎帝和黄帝合作之物再加上岐伯助力世间只怕再也没有比此物更珍贵更具有灵力的东西了。岐伯一下子拿出四十八枚这分量实在太大了。

赤松子不敢去接又不能推辞一时愣在那里。

岐伯微微一笑:“你既然是炎帝雨师自然该得一枚,你先服下待我运功祝你一臂之力。其余务必交于炎帝。炎帝自有安排。一切皆为神州大陆不受外敌侵犯雨师也不必客套。”

说完自盒里取出一枚递与赤松子。仙丹通体赤红托在手里异香立时布满四周,赤松子微一张嘴仙丹已顺十二重楼直入肺腑。

赤松子不敢怠慢盘膝坐下仙丹刚刚服下岐伯双手已搭在赤松子肩头。赤松子闭目内视弹指间体内便见如旷野起一龙脉贯穿奇经八脉建亭台楼阁转瞬间又散而为烟再聚而为神神又化气,气凝成珠珠走十二正经再重塑任督二脉,延至带脉冲脉。又一转眼一切归于虚无缥缈。天地间只留下赤松子似乎什么也没发生。

赤松子明白这就是大道无形的道理越是精深的法术越是不着形态。

岐伯微微一笑:“雨师自幼修行还是童子之身得此仙丹老朽稍加助力你已可御剑飞行了。”

赤松子脸上一红嗫嚅了半天也不知道说出什么来。

岐伯转过头去自言自语道:“天地人伦,男女之事本是天和。修行得当并不会有碍道行。”

赤松子走出门外抽剑在手喝一声“疾。”化一道剑光射了出去。

炎帝部落。

赤松子满心欢喜地赶到这里,刚刚收住剑势大吃一惊。

哪里还有昔日的家园。星星点灯的火焰兀自未熄。甚至还有些火焰会突然爆裂直冲云霄。

赤松子四处检视还好没有一具人的尸体。

炎帝身边上下近万人不可能全部毁灭的干干净净。

只有一个地方可以找到答案。

风师于吉虽然自恃道行高深又有风师二十四子相助为人孤高可是今日之战他也知道厉害。

“风生于地,起于青萍之末。”

风师的八卦阵每一次起落都在积蓄能量。现在就是阵法发动之时。

八卦阵瞬息之间随风消弭于山野之中。再现时已无声无息到了金胜寨制高点。

于吉四下观望。

二十五个人都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

他们落脚的山头本是一个阵地。现在依然可以看到这里布满枝枝丫丫的金属管和一些不知道用途的非金非银的片装物。有的被一些管线连接有些原本孤独的立在一边。

现在这些都只能称为残骸。有人先他们一步打动了攻击。

这些还不足以让这些身经百战的修行者忌惮,山下才是一场火力的盛宴。

密密麻麻的都是三苗人发出的光束,如此的密度落点的立成齑粉的毁伤度都是让人胆寒的。可是他们看不见三苗人的对手。似乎三苗人只是在炫耀武力对着假想敌喷射各种火焰。

风师却知道没那么简单。一个三苗人的地堡突然从内部喷出火焰紧接着整个地堡被掀起灼热的气浪一下子盖过了所有武器。

三苗人被什么看不见的对手蹂躏了。

如果不是身处战场风师二十四子几乎要跳起来欢呼了。

一个三苗人象遇到了鬼一样跳起来想逃可是这种举动立刻引来同伴的火力。在半空中就变成了一个火球。

一个如狗似马的机器突然象被什么踹了一脚踉踉跄跄地倒向一个地沟。那里藏着几个三苗人被这个机器胡乱打出的光柱烧烤成焦炭。其余的三苗人不顾一切地对着这个机器泼洒这弹药转瞬间那机器殉爆的一切把周围烧成了焦土。

这一次三苗人还在噼噼啪啪打得好不热闹但是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被攻击。

风师及二十四子等了很久按捺不住,风师喝一声“起!”二十四子全力往天上一推一道旋风凭空升起。

风师于吉怒吼一声“破天!”破天锤击在旋风之上如触实物。旋风对着山下直冲下去。那威势携着万钧雷霆扫荡沿途的一切风过处树木都被连根拔起。

一个土堆下突然跃起一个球形机器浑身蓝光一闪硬撞向这道旋风。

即使在漫山的爆破声中也能听到一阵牙酸齿冷的金属破碎的锐啸。

那个球形机器毕竟在一路倒退中挡住了这道旋风。只是不一会自己也炸成了碎片。

于吉暗叫可惜。

这一击合二十五人之力,本可以扫荡更大区域不想被一个小小机器给抵挡住了。

这一击已然暴露了他们的位置三苗人徒劳的攻击立刻找到了目标。恐惧,仇恨,残暴以及所有负面情绪都化成交织的火网对着不大的小山包倾泻而出。

二十四子再聚一道风墙于吉一锤砸出风墙罩定八卦阵的周围。

这罡风随烈对实体弹丸或是摧毁或是推向了一边但是对以光线和等离子体之类的武

器效果却不佳。于吉马上意识到赤松子劝自己不要来的原因就在这里。

几道光线和等离子体几乎就要打在二十四子身上。索幸刚才三苗人被吓得够呛只是胡乱发射火力。

于吉破天锤一挥“散!”八卦阵息呼间已到了山的反斜面。

这样一来只有部分实体弹丸可以曲射过来,光线和等离子体被山阻隔住了。

可怜这些三苗人刚才还在和看不见的敌人交战。现在眼睁睁看着二十五人突然就消失了。如此诡异的敌人不由得让他们胆寒。

风师二十四子这一次尽可能把风墙托高,当风墙高过山体时于吉奋力跃起一锤击出风墙回旋扫荡着沿途的一切。

三苗人也发现他们只是到了山背后。曲射火力也一样极为充沛虽一时还没确定方向但是往大致的地点倾泻而来。

这种没有精度只靠运气的霸道行为还是让于吉心生忌惮。

八卦阵每出击一次便换一个地方。于吉的攻击准度和频次也都飞速下降。

这几次于吉跳起来注意到几个怪异的机器正向山体两侧移动看样子是要包抄自己。这些机器远比三苗人更懂得打仗。

于吉招呼二十四子停下来。

“南侧过来的机器数量较少。我们迎上去送他们一个惊喜。”

突然间一道虚影拦在他们前面。

“不能过去。你们先退后,趁这些机器和三苗人分开。我先攻下去你们跟上,我们一起再攻击三苗人一次。突出去,你们就去和炎帝汇合。”

一向孤高的风师只看了那人一眼便低下头,恭恭敬敬说了声:“遵命。”

那虚影纵身跃到山头仔细观察着机器的行动。弹雨打在那虚影的身上直接穿了过去。虚影不为所动静静地站在那里等待时机。

如果不是八卦阵可以共享视野那二十四子一定以为风师于吉在和空气说话。因为只有于吉的功力才能看见这道虚影。

山下的三苗人还在胡乱射击所以机器也不能直接爬山而来否则就会被打成筛子。它们选择分两队绕山包抄。

虚影终于等到机器被山体挡住看不见三苗人的一瞬间,对于吉做了一个一百的手势。

于吉明白那虚影让自己在一百弹指后从正面发动攻击。这一次不再有按阵法远程打击的从容。二十五人将分散到各个堡垒沟渠里与三苗人肉搏。

五十弹指,一声巨响那个虚影掀掉了一个地堡。

七十弹指轰隆隆之声不绝已渐行渐远。

九十弹指所有的三苗人的武器都转向了另一个方向。

所有人深深吸一口气。大阵落在山下。

“杀!”

与此同时山背后转圜处两队机械战士同时触发了爆炸物。这些机械战士的探测装置足以对付这些陷阱所以损失并不大。

机械战士身经百战被优化了无数次马上意识到它们扑错了方向。转而往山顶攀去,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虚影吸引了三苗人的火力。但是他似乎只能攻击几次便要重新积蓄能量。风师和二十四子的加入时机把握极佳。只一瞬间就在三苗人的背后连续攻击了十余处堡垒。于吉更是一人锤杀了数十人。

虚影轻轻在于吉耳边说:“快撤!”声音透着虚弱。

于吉本就对虚影极为尊敬。现在想想刚才合二十五人之力也不过打掉了一个机器。如果真的去袭击一小队机械战士未必能讨到便宜。那两队机械战士已经出现在山顶只得呼啸一声。二十五人趁乱再次发动八卦阵。往来路反方向极速追随虚影而去。

炎帝带着一千名战士分散埋伏在金胜寨周围等待着时机。风师及二十四子已经退了回来。

赤松子找到炎帝的时候。所有人都死死盯着绑在炎帝量天杖上的牛尾。只要牛尾一举就是攻击的信号。

炎帝却在一个僻静处对着空气细语。

赤松子手里捧着装有仙丹的玉匣,激动的微微有点颤抖。

虽然炎帝只聊了一小会但在大多数人眼里却是漫长的得天荒地老。

炎帝转过身来:“黄帝果然言而有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