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风雨
  • 六界开元纪
  • 夕若悌
  • 3099字
  • 2022-03-27 22:13:55

炎帝脸色凝重。两个家族一个全军覆没一个族长生死未卜。炎帝实在找不出一个理由来原谅自己。

终于炎帝缓缓站起来:“升平日久我们都忘了一句话。忘战则危啊。”

三年前就已经有了警讯可是自己一直寄希望于不战,这两天卦象也有了征兆。怎么就会觉察不到呢?

以九黎人的实力来说绝没有可能让雨师都这么狼狈。

自己每天用五彩旗和紧邻的几大家族联系。莫家的五彩旗从没出过错。而这种联系方式只有莫正准知道。以九黎人的智商绝对不会看破这个秘密。

那就是那股力量来了。该来的终究会来。

只是不明白为什么雨师没有遇到那股力量。而九黎人只是偷偷摸摸停留在莫氏的地盘做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九黎人凶横残暴在我们部落里搞一些阴谋诡计。雨师神勇无敌为什么没能活捉一个三苗人回来严加盘问?”说话声极尖锐刺耳。

翩翩已经醒来正垂头坐在一边听见这句话本打算跳将起来。转而又盘膝坐了下去。

“人说风师可缚虎擒龙,小小九黎人自是入不了您的法眼。”

风师于吉倒没在意翩翩的挖苦。

接着对炎帝插手施礼:“我愿带风师二十四子再去金胜寨,必把此事查个水落石出。”

赤松子一直也低着头只是与翩翩不同,他思索着今天激战的经过。很多事情在他的心里纠缠成一个个疙瘩没办法穿连在一起。太多太多细节让自己迷惑。太多的疑问只留在当时电光火石般的一瞬间。自己又说不出有多少不对劲的地方。

忽然听到风师于吉要带领风师二十四子再闯金胜寨连忙站起来:“于兄不可。那些九黎人已经今非昔比手中武器威力巨大就是我的惊雷剑也难以取胜。”

于吉更是大怒:“你的惊雷剑怕九黎人我的破天锤可不怕。”

于吉话一出口又后悔不迭。那惊雷剑是炎帝所赐自己随口一说已是对炎帝大大的不敬。

于吉心念急转补了一句:“你的功力也就能用到惊雷剑威力的二三成。”

话一句话顶得赤松子脸颊赤红。

翩翩按捺不住腾地跳了起来。

刚要说什么炎帝一声轻咳,顿时谁也不敢再说一句话了。

炎帝铎地一下用手杖顿地站了起来。

“三年前黄帝部族得到警讯。邀我去了黄山密谈。我与黄帝二人在黄山炼丹峰推演周天之数。得到一谶:天地翻覆,坎水行于乾,离火流于坤。我与黄帝都着手开始准备抵御场浩劫。”

炎帝停下来目光扫过每一个人,这些面容炎帝要牢牢记住。炎帝又把每个族长的兵器抚摸了一遍。

一共三十二件加上雨师的惊雷剑,风师的破天锤,翩翩的涤尘自己的无量刚好合天罡之数。

可惜就连洛婴的长刀都是凡品。余下各人的武器材质更加不堪。

炎帝接着说:“神州大地这场浩劫可能比你们每个人想象的还要浩大还要残酷。每一个家族都可能遭遇灭顶之灾。但是我们不能躲避也没办法躲避。无论代价有多大我们都要保住子孙的血脉不能让他们被别人无端地宰杀而且要让他们堂堂正正地活着。赤松子你去联络黄帝部落,让他们同我们一起应战。”

炎帝停了一下拍了拍风师于吉的肩头:“风师二十四子每一个都是部落后起之秀。也是我们的希望。”

炎帝再转向众人:“今天各位就在这里休息,要打就打一次大的。我们不能等着黄帝部落来救我们。马上派人调集所有战士三天后攻打金胜寨。”

众人还是有点迷惑。木宗的木大显挠了挠头:“我们还要向黄帝部落求援?”

炎帝表情凝重:“只怕这一次连东昆仑也难逃劫数。”

炎帝五心向天对着一片黑暗却在寻找着那一丝丝光明。光明需要一个契机去点亮。他在等那盏灯。

洛婴轻轻地走进来站在炎帝宽阔的背后。

“你看见她了?”

洛婴没说话,只轻轻地抽泣了一下。

两人就这么静静的再没发出任何声音。

天终于亮了。一缕朝阳的光折折转转射在炎帝座前。

炎帝缓缓站起来:“位尊者多要付出非人之代价。为民者如此,害民者亦如此。”

炎帝部落的大军还在集结。炎帝很少下命令。所以炎帝的命令没有人敢去更改。

现在炎帝改了他的命令二十个氏族的族长被命令到指定地点会合自己氏族的军队。

另有二十个氏族分散在金胜寨的周边所有战士刻时取齐。不再有新的命令人齐以后自行攻击。

奇怪的命令违反所有兵家大忌的战法。混乱疲惫相互之间的失调全然不考虑了。

炎帝这几天行事乖张甚至连辩驳的机会都不留给别人。

洛婴背上长刀向炎帝施了个礼就立刻离开了。

风师二十四子三人一组以八卦阵型环绕着于吉。二十五人同起同落向着金胜寨极速移动过去。

炎帝又分出五十名战士带着部落余下人员向山里去了。

自己就领着一千战士向金胜寨出发了。

众族长第一次看见如此阵仗。不敢再有任何犹豫各自受命离开。

炎帝停在在一个山头回头看着那个曾经的家园。

无数的如同流星般坠落的巨大弹丸或临空开花,或坠地后把一大块土地掀到半空再天女散花般洒下,或者落地变成一个火球满地翻滚遇者立燃。

家园就这样灰飞烟灭了。这曾经是他最大的幸福,在这里有他的梦想与骄傲。那些安逸和满足轻易的被人剥夺走还用脚狠狠地碾压到地下。过去他阻止了部落对九黎人的追杀这一次九黎人连同他的善良也一起埋葬了。

炎帝没去再看一眼。他知道有的战士在愤怒有的还有点颤抖,没关系,只需要唤醒他们对战斗的记忆他们就依然能让敌人付出更惨痛的代价。

翩翩走了过来。与九黎人的一战翩翩已经对九黎人的超前技能有所认识还是没想到九黎人能这样轻易把如此大片的土地瞬间化成焦土。握剑的左手青筋暴起指节也微微发白。

“赤松子赶去黄帝那里,来不及多说只提醒我去想几件事。我回忆了一下确实和赤松子说的一样。”

炎帝点点头等翩翩说下去。

“九黎人的长管武器似乎不是为他们身材制造的。原本用这个武器的身材要高大许多,大约有两个普通人的高度。九黎人为了够到机括截断了后面一半所以那种长管前面精细后面极为粗糙。九黎人用起这种武器显得过于笨重难以掌控才被我们战败。另外山顶的武器要大了很多威力也……”说到这里翩翩回头看了看身后的火海。这句话已经没必要说了。威力比当初想象的还要巨大。

“对了,赤松子还说那个八脚怪突然从土里钻出来我们三个都措手不及。它之所以会翻倒以及最后爆炸都似乎有高人在一边帮助我们。”

说到这里翩翩紧紧地盯着炎帝就像在寻找什么答案。炎帝只点点头唤过来长子炎居轻声交代几句。

炎居得令吩咐下去就要接近金胜寨时所有战士开始散开。起先百人一队变成二十人一队再化为五人一队。避开大路沿山形平铺开去。

“赤松子求见黄帝。”

话音未落一道金色闪电自天空直击下来。

赤松子脚步倒错闪过一旁。同时剑气护体随着闪电即起即灭。

一人身穿黄色长袍原本盘腿坐在一棵松树之下转眼间已到了赤松子面前。依然盘腿坐姿浮于空中全不靠半点助力。“雨师兄修行又大有精进啊。哈哈哈。”

“应龙兄过誉了。你的坠星术小弟是无论如何不敢硬接的。”

“雨师兄此来不知有何事要见黄帝。”

赤松子道:“炎帝吩咐必当面与黄帝说明。小弟不敢违令。”

应龙本与赤松子熟识每见赤松子木木讷讷脾气又随和便喜欢惹点事捉弄他一番。这点倒是和翩翩如出一辙。今日本以为赤松子是丰收节后部落间寻常走动,不想赤松子说的如此严肃。赶忙收起笑容,领着赤松子急急去见黄帝。

炎帝带来的口信不过五个字:“那东西来了。”

黄帝长叹一声:“还是比我们料想得要提前了不少。”

黄帝听完赤松子对和九黎人初战的介绍。黄帝微微皱眉,转身对岐伯说:“我要去一趟东昆仑。你代我调集全部落战士一起协助炎帝,先到金胜寨和炎帝汇合。务必在他们有所行动之前一举击溃九黎人。”

说完黄帝坐上龙车腾空而去。

赤松子虽然不知道“他们”是谁但是从黄帝的语气来看。自己判断没有错,九黎人不过是被一股力量利用而这股力量提供了九黎人一些武装。

炎黄二帝似乎对“他们”都略有了解。

如果九黎人都具备了这样的实力。想来“他们”必然更加不可思议。想到这里赤松子渐渐担忧起来。

“既然黄帝已有准备在下就此告辞了。”

岐伯伸手虚虚一拦:“三年前炎帝来此带来了百种珍稀药材。黄帝亲上黄山开炉以百药炼丹每百日一炉,,百日后黄山万物凋敝只得歇炉百日,待万物复苏再炼一炉。合计已炼出四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