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械斗
  • 六界开元纪
  • 夕若悌
  • 3119字
  • 2022-03-27 22:14:39

赤松子一直留心着山顶山顶人影一动,赤松子双掌一推二女被送出丈二。自己翻身上蹿也离开了刚才藏身之处。

金光落地一片火光,满地的杂草呼的飞腾而起再在半空中烧成一团火球洒落下来。

那刚过去的几个九黎人并未走远,见山顶已然发动攻击回身拿出背后铁管对着三人就发出道道闪光。

与此同时背后又有数名九黎人包抄上来。

赤松子情知中了埋伏。招呼一声轮起宝剑对着背后几人也是一道金光划了出去。

那几人拨弄机簧发出数道闪光。

赤松子双手合剑。暴喝一声:“天雷!”

那剑尖立起碗口粗细的金芒撞向闪光。轰的一声天雷与闪光相撞山川为之震荡。乘着这一声暴响赤松子已靠近那几个九黎人剑光一亮一暗。赤松子剑已归鞘,那几个九黎人站在那里人头忽然掉了下来。

另一边翩翩闪转腾挪不敢硬接,索性那些九黎的武器不是每一次都能射出闪光。

洛婴身形不及翩翩山顶那人也发现洛婴最弱不停地往这个方向发出闪光。

一时间险象环生。洛婴不得已用手中刀激起一道蓝芒荡开一道闪光自己也被震得倒翻出去。长刀险些脱手自己摔在地上。

赤松子脚下加力已到了刚才打洛婴的那个九黎人身边。一脚踹出那个九黎人手中武器被提飞出去。赤松子抓住他飞扔向洛婴。

可怜那个九黎人在半空中已被自己人打成了蜂窝。洛婴手中刀劈出嚯的一下把他凌空劈成两半。

九黎人看出赤松子厉害纷纷一边后撤一边用手中铁管攻击。

赤松子担心山上有人暗袭一会又会有更多敌人增援。不敢恋战喝了一声快走。

赤松子回身杀散这几个九黎人掩护二女后撤。

山头上又多了几个九黎人,推出一个更大的东西。

赤松子知道不可小觑。

沿着山脚死角带着二女一路狂奔。

就在此时哗啦一声巨响。一个八脚铁兽自地底钻出险些把三人掀下山去。

赤松子抬头观看,铁兽跃出地面,高有四丈有余浑身被着锈蚀看上去却无比狰狞。

此时八脚铁兽对着三人轰出一记巨大闪光自己踉踉跄跄歪斜了好几步方才站稳。

赤松子奋起用剑气劈开闪光刚想往前冲近,却不想脚下虚浮身体不由自主往后欲倒。赤松子急忙跨步沉腰方才拿桩站住。那八脚铁兽从身体里伸出无数弹头,砰地欲攻向三人。

忽然八脚铁兽似乎一脚蹬空子向山坡下滚去。那无数弹头如烟花般向四周漫无目的地射出去。

饶是这样那威力也不容小觑。

赤松子左手一拉二女右手在剑尖逼出惊雷凌空画圆,一环套一环。环与环相互碰撞发出连串爆响。如同在三人头顶支起一把金色的巨伞。

那些弹头本已往高空急飞似乎发现失去目标各自掉头百鸟归林式直扑三人头顶。

赤松子不敢怠慢手上加力剑圈密密匝匝和弹头碰撞在一起。爆炸之声震耳欲聋。

洛婴瞅了个空档趁着八脚铁兽还未站起合身从高处扑击而下。手中长刀劈出一道弧线在爆炸声中刮出一道凛冽的破空之风。

哪知那八脚铁兽果然厉害一只脚对着洛婴胸口猛然踹出。这一脚只要擦着人体脚上钢爪必能开膛破肚。

赤松子一惊手上压力巨大想去救援已是不及。

翩翩不及细想已双脚点地想要撞开洛婴依然慢了些许。

洛婴半空中把刀一横噹啷一声长刀硬撞在脚上。

借着一脚之力洛婴反弹而起手中长刀甩出叮叮当当连续砸中八脚铁兽的那支脚。可惜只砸出一道道火花伤不到铁兽分毫。

翩翩本打算去救洛婴没想洛婴已经闪了出去。随势落向八脚铁兽。

八脚铁兽刚刚翻转身体就被人落在背上心里不爽。蹦起来想把翩翩扔下去。

翩翩两手一翻叮叮叮数支银针钉在八脚铁兽背上。翩翩紧了紧银针所带红线把自己固定住。虽一时不会掉下去但是细线银针对八脚铁兽却没有半点伤害。

洛婴见状也落在八脚铁兽后背。可惜八脚铁兽坚硬无比洛婴的长刀左砍右剁也只能划出几道白痕。八脚铁兽上蹿下跳洛婴一时站立不稳也只得在跃回到一边山坡上。

翩翩从嘴里吐出含着的玉管说了声小心。便呜呜呜地吹了起来。

起初洛婴还能听见玉管的呜呜之声,心中一阵翻腾。渐渐的玉管的声音听不到了但是恶心之感更甚。

洛婴坚持不住捂着耳朵向后退去。

翩翩再提高玉管的震动频率低下头把声音集中攻向八脚铁兽。

这一招果然有了效果。八脚铁兽体内自然不是铁板一块。被这声调击中如遭雷轰。体内噼噼啪啪的爆起一团火花。发出刺鼻焦臭。

赤松子已清理了弹头炸的漫山遍野都是熊熊烈焰。此时看洛婴承受不住这玉管魔音。一拉洛婴退到一旁手中长剑急振抵消着魔音伤害。

洛婴方才觉得胸中一口邪气散出舒畅了不少。这才得暇看了一下形势。

赤松子前番酣战真气损耗过巨已经浑身微颤汗水打湿了前胸后背。

翩翩的玉管魔音此时不敢稍停。

八脚铁兽挣扎愈烈只怕缓得一缓便能奋起反击。

赤松子抹了一把汗水。撒一把土口中念念有词使一土遁之法钻入地下已到了八脚铁兽下方。

手中惊雷剑再次炸起一道剑圈在八脚铁兽腹部开了一道口。

那八脚铁兽也已找到破解玉管魔音之法体内发出嗡的一声闷响。

赤松子气血翻涌两颊赤红就地一滚让到一边。

翩翩被震得嘴角一缕鲜血滴滴答答洒在铁兽背上。

三人没想到八脚铁兽如此强悍脸上变色。只怕这一战绝无善了。

赤松子向翩翩和洛婴喊到:“快走!去报告炎帝。”

合身化一道剑光撞向八脚铁兽。

翩翩浑身酸软站立不住收起银针摔了下来。

洛婴伸出长刀以刀背接住翩翩身体手腕一翻把向后翩翩向后送了出去。自己本想去助赤松子却看见翩翩双目紧闭脸如白纸。一时愣在那里。

赤松子声嘶力竭的喊着:“走啊——!”

洛婴只得背起翩翩发足狂奔。

就在这时八脚铁兽忽然身体震颤本已熄灭的体内火焰突又蹿了出来。而且越烧越旺。赤松子收了手中惊雷剑头也不回追着翩翩洛婴去了。

洛婴听到背后一声爆裂那声音惊天动地。她不敢回头看只怕看到赤松子有什么不测。

不由得眼泪夺眶而出。

自己从小习武本以为在族里已是后起之秀。今日看来不仅和雨师赤松子没法相比就连从小一起长大的翩翩自己也相去甚远。甚至在这种级别的战斗里自己连一点忙的帮不上。

忽然背后一支手伸了过来搭在翩翩腕上只一带一卸,翩翩已被那人接了过去。

洛婴才看到是赤松子追了上来抱走了翩翩。

赤松子嘶哑地说道:“翩翩没有手太重的伤,只是内力消耗太大晕过去了。”

赤松子本想挤出一点笑容,话还没说完脚下一软两人跌倒在一个坑里。此间道路纵横交错刚才仓促奔跑显然这条已经不是昨夜雾里经过的道路了。

坑内异臭扑鼻。洛婴双手一撑感觉黏腻湿滑。

两人定睛一看这个坑里竟满满都是尸体。

与其叫做尸体不如叫残肢。每一个尸体连衣服都被细细地割开早已辨不出最初的形状无论男女老幼俱是如此。

洛婴一阵胸闷一口酸水吐了出来。

赤松子拉着洛婴出了大坑。一拳砸在地上。

“看服饰这个坑里都是莫氏一族。和九黎仇此一定要报。”

洛婴想起自己的老爹生死未卜又想回身看个究竟。

赤松子拉住她:“快走,一会九黎人就可能追上来了。这个坑里最上面的人也死了一月有余了。”

洛婴也不知是该喜是忧。九黎人如此残暴只怕老爹也凶多吉少。

自己绝不能这样空手回去。洛婴玉贝一般的牙齿深深地陷入自己的朱唇。双手合刀反身冲向金胜寨。

刚才还有翩翩的牵挂,现在洛婴只想冲向金胜寨。生要见人,死要手刃仇人。

刚才的交战赤松子真气消耗过巨。此时双手还抱着翩翩来不及拦阻洛婴。

赤松子大急:“回来!”

洛婴去意已决,又岂是一声呼喊就能回头的?

赤松子看看怀里的翩翩,正不知所措间。洛婴满脸泪水地走了回来。

谁也不知道那一段短暂的时间里洛婴看到了什么或是想到了什么。

一切发生的太快纵然赤松子才智过人也百思不得其解。何况对猜度女孩的心思赤松子实在是不在行。

赤松子只得蒙头蒙脑地跟着洛婴往回走。好在两人刚往回走了没多久就看到炎帝带领各氏各家的首领往这里搜索而来。

赤松子的报告简短但足够震撼。炎帝久久没有说话。各个首领有人错愕有人愤怒更多的还是不信。

莫家在部落里地位极高,而且高手辈出。族长莫正准在部落里也是赫赫有名的高手。当年九黎人和炎帝部落大战双方实力相当全靠各部族的修仙者才能一举战退九黎人。而莫正准居功至伟。莫家又紧邻着炎帝的主城各部族与炎帝都有秘密通信的渠道。如果现在九黎人能无声无息地消灭一个这样的家族那实力简直难以想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