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险境
  • 六界开元纪
  • 夕若悌
  • 3053字
  • 2022-03-27 22:15:13

洛婴一把抱住白衣女孩。“翩翩。好久不见。”说着竟有些哽咽。

翩翩是炎帝的小女儿。洛婴的妈妈很早就过世了。炎帝就让精卫照顾这两个姐妹。那时精卫也和她们现在一般大慈爱得就像她们的母亲。两个小家伙也天天缠着精卫直到有一天精卫再也没回来。

部落里没了精卫的消息。洛婴和翩翩问遍了所有人却没人告诉她们精卫去了哪里。

炎帝命令老爹把自己接回了洛氏。老爹告诉自己以后不许再提精卫。可是每当洛婴独自一人的时候洛婴都会想起精卫和翩翩。

今天洛婴见到了翩翩眼泪止不住涌出眼眶。会不会老爹从此和精卫一样没了消息?

翩翩扶着洛婴的肩膀还带着兴奋:“我早上和赤松子去采药了。今天立冬我们采了很多桑叶。回来的时候听说洛氏来的人是你。我就四处找没想到你却躲在这里。”

洛婴抹了一下眼泪说:“老爹失踪了。”

翩翩被这句没头没脑的话说的一愣。炎帝部落洛家战力最强。作为洛家首领的老爹怎么可能失踪?而且连炎帝都没得到消息。

洛婴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翩翩也一皱眉毛:“你刚才想去莫家?”

洛婴点点头。

翩翩说:“还是和炎帝说一声吧。然后我陪你一起去。”

洛婴说:“别麻烦了炎帝还在忙。我去看看就回来。”

翩翩不放心:“还是叫上赤松子吧。他现在是炎帝的雨师。”

洛婴想了想点点头。

赤松子不仅法术高强而且精明干练到哪里都足以代表炎帝。总比自己冒冒失失闯到莫家要好得多。

赤松子正在整理药材。翩翩也顾不得许多,一把抓住赤松子的手腕。说了声:“走。”

赤松子被这一拉只得跟着翩翩往外走。

翩翩走了两步想想,一回头挥手一招。一把暗红色的剑连着鞘从一堆药材里蹿了出来。

砰!翩翩的玉手芊芊抓剑的时候简单而粗暴,洛婴想不到翩翩这一抓能发出这么大的声音。也不知是因为翩翩可以隔空招物还是被这一声惊了只愣愣地看着翩翩。

那剑在翩翩手上兀自颤动。翩翩喝了一声,老实点。

似乎剑能听懂翩翩的话瞬间停了下来。

赤松子苦笑了一下。

他想不明白一个如此温婉可人的女孩子怎么一到自己面前就变得刁蛮起来。

不但自己被她治的服服帖帖就连自己这把上古宝剑也不敢得罪她。

可怜一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赤松子连要去哪里都没机会问出来。

翩翩还来了脾气。“你能不能走快一点。”

洛婴看着脸涨得通红的赤松子也不知道能帮他什么。

好不容易等到翩翩开口了:“洛婴的老爹在莫家失踪了。莫家前两天也失火了。今天莫家也没人来参加大典。”说着一指洛婴“我们打算去莫家看看。”

赤松子大吃一惊一族之长失踪这件事非同小可。

“你们告诉炎帝了吗?”

洛婴红着脸摇摇头。

翩翩急着说:“父王现在忙着等我们打探清楚了再向父王禀报。你快走。”

赤松子感觉这里总有些事不太对劲只是莫家一向对部落忠心耿耿先去看看似乎也未尝不可。

何况自己的列缺剑是炎帝所赐。代表着这个部落的最高权力。莫家也没胆量和必要对自己隐瞒什么。

赤松子无奈地点点头,眼睛却盯着那把列缺剑。

翩翩噗嗤一笑“看你小气的样子。拿去。我还能把你的剑弄坏了不成?”

赤松子肚子里却在想:“你弄坏我的东西还少了吗?”

三人借星光向东一路奔行。看起来翩翩身法最快,实际上一进入莫家地界赤松子便几次变换自己在这个小小队伍里的位置以查探周围的情况。

赤松子越往前走不安的感觉就越强烈。

莫家在此一带虽不算炎帝部落的外围但是也不可能如此大意。三人走进莫家地界许久也没有一个莫家子弟出来打招呼或者向莫家报信。

几处必守的险峻地方也空无一人。

赤松子低低向两女示警。

翩翩心思细密也有所察觉招呼一下洛婴三人聚在一起。

翩翩道:“莫家怎么没有暗桩?”

赤松子摇摇头。洛婴从背后拔出长刀握在手里。

赤松子低声地说:“再往前就是莫家一处连庄金胜寨。到那里我们打探一下。”

三人继续前行却不敢象刚才一样走在路中间。

这冬夜雾气已经慢慢升腾,远远传来一丝血腥的味道。

刚过满月月亮今晚的月光似乎也没那么明亮。惨惨的白色只是敷在雾的表面浅浅地镀了层光晕。

“咕噜噜”冬夜里没有什么生命四处乱窜。只有一只夜枭含混混的从喉头里发出人咳嗽的声音。

越往前雾越浓。

三人都不约而同停了下来。如果不是三人目力超强这时已经在雾里迷失方向了。

洛婴老爹就是失踪在一场莫名的大雾里所以洛婴不敢怠慢,一边后退一边双手轻轻抖动长刀发出嗡嗡呜呜的声音向翩翩赤松子示警。

三人聚在一起时雾已浓到伸手不见五指。

翩翩按记忆拉着两人钻进一个浅浅的山洞。洞不深刚刚够三人盘膝而坐,赤松子顺手砍了些树枝掩在洞口。遮挡夜半冬日地风寒也挡住一行三人的身形。

洛婴把长刀刀口向外插在树枝里。如果有什么东西想偷袭三人很可能自己就撞在刀口上。

翩翩看布置停当轻声问:“是这种雾吗?”洛婴摇摇头:“据说那雾有一股奇怪的酸味闻到的人都止不住咳嗽。”

三人常驻此地从没见过如此诡异的现象。一时也商议不出什么结果三人只好打坐静等天亮。

赤松子微闭的二目突然睁开“有人。”

二女也仔细听着却没发现动静。赤松子说:“走了。”

翩翩撇了撇嘴鼻子微微哼了一下。搞得赤松子脸色通红。压低声音说了句“真的。”

冬至的夜如此的漫长。三人被奇怪的氛围包裹着。

翩翩突然看着赤松子嗤的笑出声。

这一笑如同一缕春天的风吹走了赤松子的不知所措的尴尬。

赤松子忍不住也跟着呵呵笑了起来。

翩翩轻轻地说:“也不知道是什么人。还是等到天亮再做打算吧。”

赤松子点点头。哎,自己多年道行竟挡不住眼前小姑娘的一声轻哼。

洛婴在一边看着两人一个表情就能百转千折地折腾个翻江倒海一时间手足无措。只好装着打坐不去理会。

太阳的光映在雾里那种红在三人眼里是那样的纯粹。转眼有把大地染成金灿灿的黄色。三人修行不惧寒暑也感到了那种温暖。

金胜寨周围的大片庄稼没人收割萎顿的和杂草一起倒在地上。而且日已三竿依然没见到一个莫家的人。阳光的温暖立时转换成了一股寒意。

事态越发严重了。

要不要回去先禀报炎帝,这次出来没有其他人知道他们三个确切去向一旦有失后果不堪设想。洛婴一时进退两难。

翩翩倒是很看好赤松子对洛婴说:“我们去了金胜寨就回去,也不能白来一趟。何况还有赤松子。”

赤松子被翩翩说的没有办法反对。只得拔剑一挥在一棵白桦树上削下一块皮。“我们三人分三路保持距离。彼此呼应。”

说着把剑一弯一松,那剑嗡嗡作响。翩翩把一个玉管叼在嘴里轻轻一吹如寒蝉凄切。洛婴把刀往地上一顿声传十数丈。

赤松子点点头:“如果一会有危险我们不得恋战到此树下会齐,如果此地不可留就再退到昨晚的山洞。”

洛婴暗想这个唯唯诺诺的赤松子果然厉害。

三人分拨停当分看四丈逐波逐次往金胜寨方向走去。

金胜寨在面南的半山腰上山顶另有一堡。

他们从西而来。为防过早被人发现,赤松子每看好一个藏身之处才极速奔行过去。

后面二女等赤松子停下来才分别跑到他刚才藏身之处,赤松子于是又向下一处掠过去。

就这样波次进发已看到南坡。三人不由得都愣住了。

南坡哪有金胜寨的影子?

一条山涧被引到山脚。通到无数的如烧砖的窑口一样的土疙瘩里。又从土疙瘩里冒出滚滚的蒸汽。

翩翩说:“难怪昨夜那么大雾,难道莫家在炼丹?”

赤松子摇摇头:“你看那些不是莫家的人。”

翩翩和洛婴仔细看下去虽然还看不清人脸但是那些忙忙碌碌的人看打扮居然是九黎人。

翩翩和洛婴大吃一惊:九黎人居然在莫家的地头大摇大摆烧窑做事?

赤松子轻声说:“九黎是我们的世仇。他们进入这莫家金胜寨只怕莫家人凶多吉少。可是我三个月前才去过莫家还一切如常。怎么三个月的时间九黎就能悄无声息地闯进来还搞出如此声势?”

刚说完背后就有人走了过来。三人找一旱沟隐身其中。

不大一会一队九黎人推车挑担走了过去。

赤松子说:“你们看到没有他们每人背后都背着一个管子。”

翩翩洛婴点点头。

那管子比人高出不少却不知道做什么用的。十分诡异。

突然间从山顶土堡一道闪光袭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