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炎帝
  • 六界开元纪
  • 夕若悌
  • 3045字
  • 2022-03-25 13:48:21

五十死士分散在岚战士里谁也不知道其他死士的存在。

他们开始了屠杀对着昔日的袍泽。

手里的离子剑切黄油一般把一个岚战士分成两半,身随枪转呲呲呲几个岚战士被背后的致命一击打成了碎片。

一时间岚战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任由这些死士疯狂地清除。

不过岚战士也都身经百战。幸存的岚战士找到依托开始反击。

五十死士身形太快,一击之后又归入队中犹如鬼魅。岚战士也没想到这个最不起眼的家伙会是自己的催命鬼。兀自向着自己臆想的敌人射击。反倒打倒了够多的岚战士。

直到死士被彻底暴露出来他们也毫无惧色。五十死士在岚战士中前后纵横势不可挡。

“相”也把手中枪的输出发挥到了极致。双枪翻翻滚滚如同神魔般收割着生命。

远处一架架中央禁军的飞行器开始坠落。

“相”的方寸不乱在密集的火力网中穿行。他不如五十死士可以藏身在混乱之中。没有一个岚战士不认识他而蚩尤的信息直指“相”谋反所以对他的攻击到了风雨不透的程度。

“相”终于倒了下去。仰着脸看向远处一架飞行器正刺破气泡的苍穹。

蚩尤来了。“相”从没有如此迫切地要看一眼蚩尤。眼前又是那么黑,残存的星星点点金色的光也一个接着一个熄灭了。

濂纤之境终于恢复了平静。自上而下蚩尤几乎清理了一切。

“相”,观察者,中央禁军以及大量的岚战士被清理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幸存的岚战士绝大多数放下了武器被拆散后随机分配到各个气泡内。

这才是蚩尤要的和平。

机器开始创造一切,也监视着每一个岚。

三个最后的观察者回到了濂纤之境。

在时空裂隙的另一侧是一个蓝色星球。大小比最大气泡的还要开阔。资源丰富,空气含氧较高。濂纤之境生产的机器可能会大规模生锈。

有文明似乎并不强大。绝大多数部族还刚刚进入刀耕火种。没有穆兰气泡团的消息。他们似乎去了别的地方。

蚩尤看似很认真地研究这些信息。当他看到现有机器无法使用的时候就失去了兴趣。

难道要他再武装岚战士?何况现在的濂纤之境完全没必要去别的鬼地方去没事找事。

这一段时间岚都安逸地连基本劳动都不需要了。对普通的岚来说甚至都不记得自己还有一个高高在上的王。

光通道就那么开着却没有什么飞行器非要忙忙碌碌地穿越这些通道。

蚩尤懒散地看着宫殿之外已经整修一新的专属自己的辽阔疆域。

为了得到这样的权力又岂止是万骨枯啊。

要是让“相”能看到今天呢?蚩尤又懒得去假设了。

信息:濂纤之境一个气泡莫名其妙地坍塌了。

蚩尤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气泡塌缩的震动也传到了本气泡。在百万雄师进攻中都岿然不动的蚩尤宫殿都被震动得让蚩尤立足不稳。

本能让他想起翻看了一下那个特种部队的记录。

摧天这是他们这支队伍的正式名称。道理很简单。只有气泡才能吸收那种维持气泡的能量所以摧天用特异之术在气泡内部能量最集中的地方制造一个新气泡。

新气泡就会大量吸收能量并且用自己体积推动原有气泡膨胀直到原有气泡能量不足以维持自身体积而崩塌。

摧天共有四十六人都在战后被自己以庆功为名集中杀死了。另外摧天是秘术外人不得真传无法修习,自己训练摧天也耗费了大量资源和时间绝没有可能再有人知道这个秘密。

如果是摧天干的也会有很多痕迹。比如气泡先膨胀后塌缩。这些都和摧天对不上。

不用怀疑自己的手段。摧天已经不存在了。

蚩尤想起发疯的机器曾经警告过自己。心头一凝。

对气泡的全面调查并没有太大成果。

各种参数详尽到了小数点后的上万位也没有一点意义。

“把这些都给我扔出去!”蚩尤暴跳如雷。

一个机器咕噜噜地滚过来抱起了蚩尤面前的资料。哗啦啦地又滚了出去。

蚩尤的薄膜几乎要被气炸了。

然而第二个气泡坍塌的消息就传了进来。

一时间濂纤之境流言四起。各种假说即使在发布封口令后也一样象虫子般嗡嗡作响。

其一是波动一族的余孽作祟。

其二是天谴。

蚩尤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天谴。分明这些别有用心的家伙把矛头指向了自己。

无论如何焦急,气泡还是在塌缩。蚩尤一筹莫展。

谁也不知道应该躲到哪个气泡才会安全。因为气泡的塌缩是随机的无论年轻还是年老。也不管那里的岚居住的数量。

蚩尤不能再等下去了。

连山的名字取自八卦。艮为山,为险。把艮卦作为八卦之首是为了不惧艰险开拓更广阔的世界。这种排序的八卦就叫做连山卦。连山后来有了新的名字叫做炎帝。而他自己更喜欢神农这个称呼。

作为一个部落的首领。每天神农都会早起为部落演上一卦。

这几天卦象就是艮卦但是变卦以后竟是蛊卦。蛊为祸为混乱。

连山仔细地看着自己的推演很久也没能作出合理的解释只怕卦相里包含着一种危险。

没有时间再去想这个卦相了。

今天是庆丰收的重要日子。部落各氏各族都要来此地聚会。总首领已经陆续到来了。神农走出去要出去见一见他们。

对于各氏各族的首领来说那几间石头屋无疑是一个圣地。众人静静地围在屋前等待炎帝拄着神杖走出来。

那熟悉的神杖顿地声立刻让大家目光汇聚过来。

炎帝年纪看起来刚刚三十岁,手里拄着一根非金非玉的乌黑手杖。健硕的身材真的就像一座巍峨的山支撑着整个部落的兴衰荣辱。

那柄手杖是上古至宝。在神农的手里可识万千草药。据说只要让它触一下万物便可知其性。杖首发出红光为火性可入心经,耀出白光为金可透肺经,乌蒙蒙内里翻腾滚动的光是水性入肾经,青翠可人的是木性主肝经,温润的黄色主中央戊己土入脾经。

神农总是在这一天非常忙。各氏各族来的目的一是向他供奉各种礼物同时也把各氏族间的纠纷带到炎帝面前让他做一个公平裁决。而神农还要根据推演的来年天象为大家准备药物以便带回去防患未然。

匆匆间炎帝看见人丛中有个柔弱的身影却背着个大大的刀似乎在东张西望寻找什么。那是洛族族长的女儿洛婴。

这个女孩从小就留在了自己身边和自己的两个女儿在一起。有三年没见了吧?长这么大了。

洛婴独自一人走到路边远远地望着东边。

两天前老爹突然失踪了。

那一天老爹带着族人去猎野猪。这些猖狂的家伙四处破坏庄稼有时也会攻击族人。

老爹是洛氏的族长也是炎帝的左膀右臂。按理老爹只有自己一个女儿因为没有儿子是没有资格做族长的。但不仅因为炎帝的赏识也因为老爹做事公允三年来让全族和睦。就是一些分出去的小宗也都不愿离开宗家。幸好老爹的一个妾室已经有了身孕如果是男孩那该多好啊。

可是老爹就在莫家的地界那里再也没回来。

以前也有过围猎进入他族地盘的事情但是炎帝治下没有哪个氏族会为这点小事发生摩擦。老爹也常会把在别人地界里打到的猎物送过去。所以这种地界的冲突并不会发生。

当老爹带人刚刚进入莫氏地界就起了一团浓雾。那雾来的迅捷很多走进雾里的族人急急退了出来还又喘又咳。都说雾气有一股酸味。

等大家缓过来雾就像起时一样没来由就散了。

这时大家才发现光天化日之下老爹失踪了。

大家回到族里很多族人怀疑是莫氏搞的鬼。年轻气盛的就要带着刀去莫氏问个清楚。

今天洛婴和族里几个长老来这里就是要当着炎帝的面问问莫氏。可是莫家到现在还没有一个人来。

莫家和洛氏都在东面,洛婴来的时候听几个路人说昨天莫家那个方向好像失火了。洛婴一直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夕阳已经抹红了天空她不想再等下去。如果这事今天没有没有一个说法只怕族里的长老也压不住年轻人的冲动。到时洛莫两家冲突就在所难免了。

洛家的刀就在背后。洛家人自小被刀顶着腰杆做人。洛婴整了整腰间牛皮带刚要往莫家方向走过去,一道白影已到了洛婴的背后。

洛婴虽然只有豆蔻的年纪但自小就随父亲和炎帝习武反应极快。本能地往前一跃那白影一个起落反而贴得更近了几分。

洛婴急转身前扑来不及拔刀只得用高出头顶尺许的刀柄撞向原本在背后的那个身影。

忽听噗嗤一笑。一支玉手已搭在刀柄上,另一只温润细滑的手在她脸上摸了一下。

洛婴这才看清来人是个和自己一样大的女孩。

“翩翩。”

那女孩风姿绰约只是一身粗布衣服微微还泛着黄却遮不住她挺拔的身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