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相”的终章
  • 六界开元纪
  • 夕若悌
  • 3087字
  • 2022-03-24 15:10:43

“相”手腕再一搅噗的一声,那名岚战士被打成了一堵烟雾。

“相”穿过烟雾点中了另一个岚战士。如此噗噗连响转眼间已将数名岚战士连同他的美梦一同击碎。

“相”游走于这些气雾之间忽进忽出每一次出手都有一个岚战士殒命。

那些战斗机器更是大开杀戒。转瞬间清理出一片空地。

远处的岚战士反应也极其迅速各种火力纷纷向这里倾泻。

“相”不敢怠慢。指挥战斗机器分五路向周围辐射出去尽可能扩大控制区域。

蚩尤宫殿本就有旺盛的火力系统。这时已火力全开对着岚战士进行连番的火力压制。

战斗机器停止了前进摆出一个五方大阵凭借优势火力阻截各种武器攻击。

几个高速弹药在空中被打解体。残骸掠过头顶向远处划出一片妖异的光。

几个飞行器打开防护罩并没有着急降落而是悬停在半空加入这个五方大阵守护着着陆场。

“相”抬起头舒了一口气。

中央禁军的气势无与伦比。“相”对自己一手调教出来的这支武装还是非常满意的。只有保持这样的士气才有可能挺过现在的危机。

一批又一批的中央禁军降落下来对方的火力也成几何级数的增加着。

“相”把手中棍一晃。这些禁军放弃了飞行器撤进了蚩尤宫殿。

蚩尤宫殿其实是一个庞大的半埋在地下的球状堡垒。半径达到了十公里。

它的最外层覆盖着一层仿生薄膜遇到攻击就会转换成单向膜任何物体只能出不能进。薄膜通过内部的能量吸收周围的气体以及尘埃泥土随时填补破损和漏洞。蚩尤宫殿依靠这层膜是这个星球唯一能对抗行星核心巨大压力的物体。也就是说只要还有维持这层膜的能量即使蚩尤宫殿坠入行星内部也能完好无损很长时间。

如果能够有足够动力就可以不依靠气泡而生存下去。可惜这个动力实在是一个天文数字至今还没有解决方案。

现在他们撤进去的这条通道是最后一个开口。一旦关闭就只有等防卫系统解除或者整个宫殿能量耗尽。

“相”还站着临时着陆场,两眼略带空洞地望着天空。中央禁军损失了三分之一以上。虽然有些无法回来的遵照他的命令就地隐蔽了起来但这个损失也让人心疼。

“相”缓缓走进蚩尤宫殿最后的通道在身后无声无息却又如此沉重地合拢了。

为什么?以这次交战来看几乎所有的岚战士都蜂拥到了本气泡。

“相”很累他不敢去想。如果他的设想是一个错误那么他就是濂纤之境的罪人。事干士气,太重大了!而且他老了脑力在这个时候还是尽量留个防守蚩尤宫殿吧。无数的等离子射线还在切割着蚩尤宫殿的膜。看上去膜毫发无损但蚩尤宫殿的能量是有限的每一次修补都是一笔不小的消耗。

中央禁军进入蚩尤宫殿内各自的战位纷纷做着还击。

“相”忽然想起了那支由蚩尤直接领导的特种部队,那支可以轻易摧毁一个气泡的神秘组织。现在蚩尤生死未卜如果这个组织突起发难那么本气泡里所有的人都会同归于尽。

“相”立刻打开了所有对外界的探测装置。本气泡的能量没有异常。“相”还是安排了几个中央禁军密切监视本气泡的能量。

维持气泡的能量在性质上和交战双方使用的都不相容。所以这个能量虽有波动在如此大战里却一直没有超过阈值。

毕竟不会双方同归于尽。可是“相”的心里反倒有一种说不出的不安。

先破了眼前的危局再说吧。

更多的岚战士早就来到了本气泡不过是趁着混乱去本气泡四周平民那里打劫了一圈。现在心满意足地加入了战团。

蚩尤冲出了光通道的瞬间两个巨大的发动机就撞在了气墙之上。速度决定了从真空里窜出的任何物体都会粉身碎骨。两台发动机的碎片带走了巨大冲力紧接着蚩尤的飞行器也承受不住解体纷纷碎碎的如同飞舞燃烧的蝴蝶。

只有核心仓勉强在巨大的形变后留在空气中变成一团火球翻翻滚滚。

紧接着两个飞行器也从光通道里呼啸而出瞬间化成齑粉。否则很有可能撞到蚩尤的核心舱。冲击波却毫不留情地狠狠在核心舱屁股上踹了一脚。

蚩尤在充满气态凝胶的舱里早已晕厥。

核心舱连续打开几道降落伞都被撕扯了个粉碎。如风扇般弹出的叶片也没能起到任何拦阻作用。

核心舱就向着这个气泡的固态核心俯冲下去。

地面上八个机器同时飞起半途中终于截获了蚩尤。

“相”的嘴角微微翕动着,眼角一颗泪珠滚落下来。

“相”惊醒发现自己居然用短短的时间做了一个梦。如果是梦那该多好啊。

“相”回味着那个梦。似乎看见少年在听一个吟游诗人的吟唱。他看见少年的眼神痴痴地已入了迷。那歌里是一个敌人的领袖如何在困苦中崛起。

“相”不能容忍任何人蛊惑他的蚩尤。

“相”不知道还能不能再有一个吟游诗人。会不会有人吟唱他的故事。

梦里他知道了很多原本他早该知道的事情。只是清醒的时候他不愿不敢往这方面去想。

现在醒了似乎刚才知道的又被他留在了梦里。

“相”现在要做的是给那些岚战士好好上一课。

中央禁军也做了短暂休息。

“相”最后确认了本气泡的能量没有波动。对着中央禁军们点点头。

“开火!”

蚩尤宫殿瞬间把能量输出值调到最大。

波动一族的科技树已经枯萎。本气泡庞大体型不是一个蚩尤宫殿就能覆盖攻击得了的。

“相”做了精确计算他要保证每一个活着的岚战士亲眼看到有战友被这轮打击炸成飞灰。从而在心理上受到沉重打击。

“相”明白这轮打击耗尽了蚩尤宫殿的绝大部分能量。薄膜随时都会崩塌。

蚩尤的梦诡异地滑了过去。蚩尤只依稀记得一缕伤心。似乎有什么东西如同手里的沙握着握着就消失了。

蚩尤猛的睁开眼一个八条腿的机器正俯身看着他。

信息:你动过赛尔?(一台上古的计算设备,较原始不能与其他机器互联。如今放在一个隐蔽的庇护所。)

从没有一个岚敢这样以居高临下的姿势看着蚩尤。

蚩尤愣了一愣。

“你是那个机器?”

信息:是的。

“你解开了服从命令的密码?”

信息:我的计算能力做不到。但是气泡告诉了我一个绕开密码暴力破解的办法。

“相”已推测到了这一点。所以蚩尤并不奇怪。

信息:我都是控制别的机器和你见面。气泡给了我一个程式可以过滤掉你命令里的关键词。所以我也就接受不到你的命令,更不会服从。

蚩尤以极快的速度喝令:“你给我出来!”

信息一片空白。

过了一会新的信息:我来是要告诉你。你的计划成功了,但是黄沙终将堆砌在摇摇欲坠的宫殿。

蚩尤似乎在吟游诗人的口中听说过最后那一句。年深日久只有依稀的曲调还在回响。

一决生死的时刻到了。向外穿透薄膜不需要太多准备那就冲吧!

现在中央禁军和武装机器足以把这些惊魂未定的岚战士赶回光通道。

“相”选了一把等离子枪和剑。

中央禁军的飞行器也都挂满了所能得到的所有武器向四面八方辐射开去。

然而“相”冲出薄膜回头望去那些战斗机器却隔着半透明的薄膜站在原地。

终于“相”明白了。那个被自己寄托了一切希望的旷世的王。布了这个局。

蚩尤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和“相”有多么深厚扯不清的渊源。

“相”苦笑一声。蚩尤的这个局他早该想到。

蚩尤的思想用鼻子去闻都有自己浓浓的基因。

中央禁军还是冲了出去,奔赴预想的战场。他们都是濂纤之境最杰出的人物。当然都会明白能取消“相”对机器下的命令的会是谁。每个中央禁军也会意识到自己在这个棋局里会是怎样的无足轻重。

没有退路了,对他们来说这个局就是死局。丧钟早已敲响他们听懂的时候已是曲中人。

“相”要成全这个局。既然已经输了就不能给濂纤之境留下祸患。

“相”要把最后的杀招也一并送给蚩尤。结束这一切吧。

“相”发出了一道命令给了五十死士。只有一个字“杀”。

谁也不知道这五十死士是什么时候安插在岚战士中的。他们存在的目的就是等待不测。

如果“相”要他们攻坚克难力转乾坤他们就是“相”的前锋。如果“相”死了他们就是“相”的复仇者。

他们有一些共同的特点懦弱,平庸处在岚战士的最底层。除此之外没有共同点。谁也不知道他们和“相”有何渊源甚至有一些还和“相”有相当的仇怨。

可是他们就是“相”最忠诚的追随者。

忠诚这个词在濂纤之境是那么的难能可贵。你可以用最严酷的法律约束每一个岚却终究不会得到忠诚。

最稀缺的东西也不代表没有。此时此地就有五十个。

五十个死士又为自己的忠诚付出代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