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穆兰气团

  • 六界开元纪
  • 夕若悌
  • 3050字
  • 2022-03-22 21:13:19

趁这个时间蚩尤仔细观察了一下四周。

这个通道是由巨大能量开启一个时空的裂隙一旦建立就可以稳定传输,这个能量巨大到每次传输的消耗都不值一提。每一次传输之后又能把传输能量回收用来稳定这个裂隙,所以理论上通道的能量取之不竭。

蚩尤能够理解时空裂隙大致的开启方式却不能理解时空的裂隙要如何才能关闭。要让这种生生不息的能量消失于无形并能在下一次挥手间调集这股能量再次开启,设计者匪夷所思的能力强大到可以把整个濂纤之境玩弄于股掌了。

蚩尤不敢细想却又不能摆脱对这个问题的思考。自己的一生殚精竭虑付出无数代价想要得到的濂纤之境至高无上的权力,在穆兰气泡团里的家伙却弃之如敝履。这是大法力者对他的嘲讽?侮辱?还是彻底的不屑一顾?

浑身上下被一种莫名其妙的不适包裹着挤压着,蚩尤想要挣扎。那种力量透过薄膜直透到身体内部搅动着蚩尤身体的每一个组织机构。

颠倒,幽远,消散,飞驰无法修饰的古怪境遇蚩尤似乎从一个扭曲的角度看着自己的身体在翻翻滚滚。

猛然一惊,蚩尤强行让自己清醒过来。

两个观察者尴尬地急急背向着蚩尤。

这次梦境来的突兀消散得迅捷。蚩尤有点后悔不该让自己过早摆脱这个梦境也许继续下去就会有不一样的体悟。或许那个发了疯的机器没有骗自己,气泡真的能托梦?

蚩尤不受控制的胡思乱想着。

那三个观察者似乎还需要很久才能回来。蚩尤脱缰的思绪里隐隐有一种不安。

不知道是出于对权力的占有欲还是对“相”的猜忌蚩尤立刻转身就走。他要赶紧回到濂纤之境的权力中心去一刻也不能耽误。

两个观察者没有迟疑的驱动飞行器一个在蚩尤的左前方一个在右后保护着蚩尤,往回疾驰。

光通道上笔直地站立着一排排观察者。所有的观察者都集中在通道入口等待蚩尤的归来。没有焦躁没有懈怠这支精英团队在沉默里潜藏着令人生畏的力量。

自从光通道能够穿透气泡间的空间稳定传输以来能够攻击这个通道的也只有波动一族。他们被自己消灭了。

可是今天这个通道就是一道生死门。

没有时间停留,哪怕只是些微的停留都要用生命作为代价。

蚩尤没有任何停顿径直地向通道的另一头加速冲过去。

负责保卫的两个观察者按照平时的习惯刚开始减速就发现蚩尤的异状再想追上去已经被落下很远的距离。

五千观察者都集中在光通道靠近穆兰气泡团一侧。他们立刻感觉情况不对,有些已开始自行撤退打算追上蚩尤。在那两个飞行器后更远处急急尾随而来。

蚩尤发来了信息简短却具有催命符班般的震撼。

“‘相’有异心,不可久留。”

蚩尤只求飞行器从光通道里接受更多的加速能量。拼命把飞行器的加速度开到最大。

光通道设计时就是能把飞行器加速到百分之一光速的。没有岚试过这种残暴的加速度蚩尤在进入通道前已经把自己强行把身体外的薄膜以及薄膜内的一切气体强行压成气凝胶保护住至关重要的上半身。

巨大的加速度依然把他死死的按在飞行器控制台的一个角落。

噗噗啪啪的声音来自蚩尤的身体和飞行器的每一个角落。

就在此时另一个平行的光通道就向着他们的通道猛然撞了过来。

嘶的一声通道与通道的碰撞发出如同撕开两匹布的脆响。

在以高速逃逸的岚,谁也不会听到这一声毁灭性的惨叫。

巨大的气泡间压力推着行星气体灌进通道。在观察者的后方光通道被持续撕裂。

碰撞点从穆兰气泡团一侧飞快的往前推进。

蚩尤没法回头去看现在的每一个动作都可能决定自己的生死。

在这个光通道里每一个飞行器都能被通道的能量加速到百分之一光速。飞行器自身的推进力根本起不到效果。蚩尤依然保持着引擎的惰转千钧一发的关头就要把细节做到最好。

就在蚩尤觉得身体就要粉碎前加速度骤然降低了。

随着飞行器变得平稳加速段结束了。飞行器也只到了五百分之一光速。

危机却紧紧咬住蚩尤的后背。在通道被粉碎的同时无数的观察者被拉进了行星引力的深渊。

与光通道里近似真空的环境不同。这些跟在后面的飞行器先是撞在数十倍压力的大气上。而行星大气被飞行器和光通道破裂形成的气流相互作用变成了无法预知方向的切变风。这些切变风如剪刀般从四面八方交错而来带着腐蚀性气体和摩擦产生的高温。瞬间搅碎了气化了这些观察者。

蚩尤感觉到自己被稳定住立刻开始了反向减速。

虽然死亡的碰撞在背后追逐着他的飞行器但是以现在的速度冲出真空的光通道无疑是死路一条。

两个引擎开启到最大功率指向前方。这种扰动让飞行器象被扔进搅拌机一样沿轴线翻滚划出无法预估的螺旋线。蚩尤身体再次向飞行器前撞了过去。啪的一下束缚住全身的固定装置再也经不起这样狂暴的力量断成数节。

蚩尤在飞行器里如皮球一般划着诡异的弧线。好在气凝胶牢牢的封住了蚩尤的身体。

幸好光通道的力场足以把所有飞行器控制在中心轴线附近,但巨大的离心力几乎让飞行器当即解体。光通道里的蚩尤勉强控制住身体。另一个固定装置抓住他的身体。

蚩尤拼尽全力向各个气泡发出一条指令:“‘相’谋权篡位,诛杀之!”为了不打草惊蛇唯独没有发给代表权力中心的本气泡。

这条指令其实有点多余。光通道发生如此重大事件的消息早已传遍整个濂纤之境。指令如同往滚烫的油锅里又洒下一瓢凉水。

同一时间本气泡里的“相”也知道了蚩尤几乎全军覆没的消息,一下子跳了起来。

没有时间考虑任何事情。“相”冲进本气泡最高指挥中心。果不其然无数的光通道指向了本气泡,一场大战总是这样让人猝不及防。

蚩尤的太子全副披挂闯了进来。小家伙对蚩尤并不担心倒是如此大阵仗让他兴奋不已。

“相”皱了皱眉挥挥手几个禁军架起他去了安全密室。

“相”飞速地盘算着。调集禁军先分别去了几处最先到达的光通道出口。

大批岚战士失去了观察者的管束摩拳擦掌从各个气泡向本气泡云集。

对外的战争已经结束。岚战士一下子失去了存在的意义。现在又一个伟大功业就放在眼前让这些岚战士兴奋莫名。这趟浑水里不知道能有多美妙的机遇等着自己。

过惯了刀口舔血的日子没有一个岚战士相信死的会是自己。本气泡的诱惑就像一个赤身的美女向色狼招手一样。

第一批的岚战士数量并不多。

“相”的计算是极其精准的。

于是刚刚从光通道出来的数百岚战士就面对着上千把等离子枪。

中央禁军的火力超乎这些这些冒失鬼的想象。于是他们就去做了鬼。

纷纷碎碎的鬼。

没有停留,中央禁军立刻赶赴“相”指定的下一个光通道。

这个时候时间就是一切。每一个禁军都知道现在的危机随时能把他们碾成粉末。

岚战士的洪流终于让中央禁军发生了迟滞。而他们一旦被拖住也就意味着别的通道将成为不设防状态。岚战士都经历了无数次出生入死,没有一个可以轻视。

“相”不敢再恋战。必须在被合围之前把禁军撤回来。

没有观察者约束的岚战士显得混乱没有章法,战斗力被大幅削弱。

中央禁军都是从岚战士里选拔出来的最强战士在这生死存亡时刻借助最精良装备在这些打算浑水摸鱼的岚战士中左冲右突开始还算顺畅。

但是岚战士有着绝对的数量优势。绝大多数集中扑向本气泡的中心——蚩尤宫殿。

所以中央禁军回撤必然会迎面撞上越来越多的岚战士。“相”必须为他们开辟一个着陆场。

“相”已把所有机器人武装了起来。自从机器拒绝执行命令以后,“相”仔细研究过整个过程。大致判断机器被屏蔽了一切外界指令,并非都意图谋反。

只是在缴了机器的武装以后一直没有再给机器使用武装的权力。这些机器本就是为战斗而生武装起来非常强大。

现在正是使用这些机器的时刻了。蚩尤宫殿的防卫系统打开后所有飞行器都无法直接飞回来。

“相”带着机器大军突然冲出蚩尤宫殿。

一个岚战士刚从飞行器上走下来就遇到了“相”的合金长棍。

岚战士的身体都由气态凝聚物包裹坚韧无比,而且打击速度越快反弹力也越大。一般钝器很难击穿这层薄膜。

“相”却偏偏喜欢用棍。而且棍去如一道闪电刚遇到这个岚战士的身体“相”的手腕一抖棍在半空中顿了一顿已进入了气态薄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