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内战

  • 六界开元纪
  • 夕若悌
  • 3048字
  • 2022-03-22 14:27:45

自己的每一个想法好像都会先进入他的脑袋在咀嚼过后给出一个自己称心的答案。过去自己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现在才觉察到自己不过是相的傀儡,相通过每一次解答和建议操纵着自己进而控制着濂纤之境。

我的本性又是什么?

蚩尤暗想:这一眼时间太长了。

信息!

穆兰气泡团异动。

穆兰气泡团是濂纤之境曾经的最神秘的存在。

濂纤之境战乱频仍。可就在最惨烈的厮杀之外穆兰气泡团却从没进入交战各方的视野。直到发生了一件诡异的大事。

穆兰气泡团由二十三个气泡组成。从空间来说并不是所有气泡都相互靠近。

不过显然他们之间有神秘的通道相连。

蚩尤还记得那一天自己的军队和波动一族交战。双方渗透到对方气泡内混战。谁都不愿以毁灭气泡的方式来终结对手。

那是一场让蚩尤后怕的战斗。自己的战斗机器还不成熟。而那时波动一族还只能用较低能量来驱动的波束正好适应这种战斗。

增援的岚努力去连接气泡间的通道。有几次已经非常接近成功了。可是波动一族用共振打碎了蚩尤的一切努力和希望。交战的气泡内己方士气低落只能象征性的挣扎一下便等着被屠杀。

然后波动一族向更多的气泡攻击而来。

蚩尤不再犹豫消灭那些被污染的气泡吧。

也就在这时濂纤之境发生了巨大的爆炸。如果这次事件叫做爆炸的话,过去所有的爆炸最好换个名字。因为在它面前都是个笑话。

一个直径接近百万丈的气泡就突兀地出现在战场中间。就像它的出现,爆炸也只在一瞬间。

倾濂纤之境所有的能量也不过如此。

交战的,未交战的无数气泡瞬间缩成一个小小的弹丸向无底的气态核心坠落下去。

更多的喷射物有如螺旋的阶梯直冲向无边的宇宙。又像一把发出耀眼光芒的长剑要把濂纤之境的天空搅成碎片。伴随着最后的嘶吼光柱明灭几次,把周围的气泡带动着疯狂旋转。

炸力所及那些较远的气泡内部也都没有任何具有形体的东西可以幸存。

蚩尤看着这段传回的信息时脚下已开始震动。他所处的这个方圆近万里的气泡此时就像一叶孤舟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

无数的岚已经放弃了抵抗甚至放弃了生存意志,瑟缩地躲在薄膜了。

蚩尤也被抛起又落下,撞到别的岚的薄膜上,再反弹。气泡内每一个固态物都发出刮擦心脏的巨大开裂声。

信息在跳动,每跳动一次就是一个或几个气泡被打进了万劫不复的深渊。蚩尤挣扎着稳住身体死死盯住信息墙。他要看看自己的生命会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

终于,终于,终于。天梯缓缓地熄灭了。这条狂暴的巨龙抖动着鳞爪般撒落下各种碎片。

余波不息。大爆炸处留下了一个漩涡。翻翻滚滚的气流在疯狂的吸食着周边的一切,气泡一旦被抓住就不可逆转地落进去,落进去。

这个时刻被约定俗成叫作“凉拌”,漩涡“欲望之眼”。

“相”跪在开裂的大地上双手高高举过头顶。“伟大的先王庇佑,长胜的蚩尤福荫。我们战胜了!”

“我们胜利了!”

“胜了!”

“万岁!”

度过惊天浩劫的岚跟着欢呼。

蚩尤依然冷汗涔涔他在想如果喷射是对着这个气态行星的核心那该又是怎样的一种结局?

“相”给了蚩尤一个加密的信息简单介绍了穆兰气泡团。对于如此神秘的存在他知道的也不过是只言片语。

现在的穆兰气泡团被蚩尤一个个找了出来。最大的气泡纵横近两万里。可是,每个气泡都没有任何生命迹象。

穆兰气泡团究竟有什么秘密。没有解释,没有痕迹。这些最近接近宇宙真相的文明消失在迷雾里。

蚩尤不放心。他们制造的那种恐怖破坏实在不是能够遗忘的,就如同那个漩涡永远刻在这个气态行星上。

蚩尤曾去寻找过吟游诗人想得到哪怕一缕线索,可是那个吟游诗人也不知道去到了哪里。

只能靠监视这些气泡团来安慰所有惶惑不安。

没有一个岚敢对这个工作有一丝懈怠。

又是一场大战穆兰气团又有了奇怪的动静。这个消息本身就如同一个炸弹让所有的岚浑身一震。

必须要有一个可靠的人去那个气泡看看。

蚩尤看了看“相”。

“相”老得连包裹身体的薄膜都开始褶皱将要脱落了。尤其这段时间的连番大战“相”更是被从薄膜内抽干了生命的能量连脚下的气态身体都无法支撑那即将倒下的上半身了。“相”把身体向前挪了挪。

“相”总是给自己一个建议一个答案一个方向,让他有了一个理想和打成这个理想的动力与意志。现在他和“相”之间有一个问题需要自己去解决。

也许!

这就是宿命。他和“相”的宿命。

他和“相”终极的宿命。

良久,蚩尤摇摇头还是我去吧。这里还需要你主持大局。如果我回不来我的儿子还需要你的辅佐。

穆兰气团的任何秘密都太重大了不能让任何岚更早知道更全面的了解。最可靠的只有自己。

去往穆兰气泡团的通道是一道光。光柱慢慢变粗逐渐光的中心变成空心的通道。

蚩尤带着一千观察者准备进入那个异动气泡后由观察者分散开进行搜索。

这个气泡的体积足可和月球相比。所以探寻这么大的区域必须要一个转职观察的队伍才能胜任。

濂纤之境的气泡会从周围气泡外部吸收物质让它们变成固态堆积在核心周围。越古老的气泡越大堆积的固态物也越多。穆兰气泡团则与众不同你很难从体积去推出气泡的年龄。比如现在这个气泡所有的特性都显示它相当古老但体积如同一个侏儒。

蚩尤还是动用了大大超过需要的观察者只为了最快找到穆兰气泡团里的秘密。何况战争已经结束了这些战士闲着也是一种危险。

观察者相当于岚军团的大脑。控制了观察者就相当于牢牢地控制了所有岚的武装。蚩尤不放心把这些岚放在自己控制之外。

观察者的飞行器列出整齐的队形等待蚩尤通过后从后面跟上。

这种仪仗在每次蚩尤穿越气泡的时候都会上演一次。

他要第一个踏上穆兰气团当然不仅仅是显示自己的权威。

穆兰气泡团里的风景和所有蚩尤控制下的气泡不同。

空旷,上下纵横五千里的空旷。

没必要再来那么多观察者了。蚩尤让五个自己最信任的观察者跟随其余的待在光通道里。

原来空旷也会这么美。从这个气泡看出去濂纤之境的一切都那么清澈。无论气泡内的岚如何勾心斗角怎样血流成河。气泡本身却是祥和的,即使气泡间偶尔的碰撞也如情人间的触摸。

那五个观察者似乎感到有什么极其柔软的东西塞进了体内堵的有点难过。甚至有一个观察者忘记了尊卑非常失礼地叹了一口气。

蚩尤也在出神并没注意到他。五个观察者又都在同时看向蚩尤。都在想着以后是不是就不会再有战争了?原来一无所有也是一种享受。

不用刻意去寻找观察者都发现了这个气泡的一个角落里还残留着一个建筑。

五个飞行装置护卫着蚩尤的飞行器,一行人早早地关闭了动力滑翔降落。这里的力场诡异过多的扰动很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后果。没有必要指挥这些久经战阵的最强兵者落地就显示了各自的实力。

除两个观察者护翼着蚩尤,另三个品字形控制了建筑的前后左右。薄膜已经瞬间固化成胶质,武器伸出薄膜之外,感官调整到最灵敏的程度。

没有危险甚至没有生命存在的任何信号。

只有几个残破的机械臂徒劳地挥舞着。

成对的机器尽头一个大门打来着。

不不不,这不是门这是一个入口。却不知道这个入口通向哪里?

难道是通向气泡之外或者……。

蚩尤想到这里不由一阵激动。

是的,现在一切都解释通了。这是一个通道它通向的地方是濂纤之境的外面一个未知的世界。

这个通道是一个时空的裂隙。蚩尤建立的光通道与之简直没有可比性。

一些穆兰气泡团里的岚刻意把自己隐蔽起来把能得到的所有物质转变成了能量。只为了打开这个通往异世界的通道。

而上次大爆炸或许就是穆兰其中一次转运。只是不巧遇到了他们与波动一族的大战。大战干扰了传送导致了史无前例的大毁灭。唯一没法解释的是这个气泡已经被查看过了多次。这个通道一直都不存在是谁再次打开了这个入口?其他的穆兰气泡也会有这样的入口吗?它们目的地又是哪里?

既然没法解释那就先探查一下这个通道通向哪里吧。

蚩尤回头看了看五个观察者。除了两名护卫,三个观察者早已按耐不住各自往前跨出一步。

蚩尤默许了他们的行动。三个岚鱼贯而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