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蚩尤
  • 六界开元纪
  • 夕若悌
  • 3041字
  • 2022-03-20 20:25:26

蚩尤从无数场生死对决中走过来早就深谙濂纤之境的规则。那就是一切背叛必有一方要付出生命的代价。这些冰冷的机器说的每一个字甚至标点符号他都不愿相信。

对于机器的觉醒蚩尤早有察觉。唯一不能确定的是机器将在什么样的时间地点和自己决裂。

居然是现在,一个美好未来即将开启的现在。

岚虽然不知道气泡是如何产生的但是数亿年的演化让他们学会了抽离一个气泡的能量。让整个气泡被巨大的重力压扁连同气泡里的一切灰飞烟灭。

当今科技高度发达的岚就有一支武装是以歼灭气泡而存在的。必要的时候蚩尤会把所有的战斗机器集中到几个气泡里一举歼灭。

难道就在今天逼我出手吗?

蚩尤还抱着一点希望他不想在大战即将获胜的时候发动气泡毁灭战。制造这些机器的目的就是让气泡短暂联通让军队消灭别的让气泡里的敌人,掠夺别的气泡里的资源以减少气泡的消失。毕竟积年的战争可利用的气泡正在阶梯式的下滑。

当然气泡会再生那将是一个漫长的等待期。

蚩尤是有王牌的。机器早已被植入了两种无法解开的两个密钥。其一是矩阵这个矩阵无法逆运算而每一代机器都会让这个矩阵的行列式发生一次变动再强的计算能力也无法获得初解。也就让机器只能听命于法定主人。其二是一个类似葛立恒常数的粗暴方式来锁住机器让机器无法攻击它的法定主人。这个数值之大仅仅是存储它的位数也要动用到所有已知宇宙的全部粒子。换句话说无解!没有机器能绕开这两个锁定。随着机器计算能力的增加这两个方程解开的难度也在每次变动中被放大二代只会比一代更难打破束缚而描述这两个方程却异常简单。

既然如此我就要看看你们这些机器手里会有哪些底牌敢和我叫板。

蚩尤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无论得到怎样的信息对他来说都是荒谬的幼稚的。决裂已只存在方式方法问题。

所有的机器同时传递出一个信息:“我做了一个梦。”

蚩尤身边所有的人如果不是慑于蚩尤的威严早就哄笑起来了。生死存亡之际居然在讨论做梦何况机器会会做梦?简直一派胡言。

蚩尤也是愣了一下。这个信息却勾起了他的兴趣。

“我做了一个梦”似乎契合了他的猜想,能够有自我意识的机器只有一个,而“他”通过某种方法控制了其他机器。

沉默是蚩尤现在最好的方法。他在等机器给出更多的信息。

机器又都同时问了一个问题:“你们知道什么是气泡吗?”

问题让交流更加有意思了。

就像有人问你的家是什么?你的财产是什么?你花毕生精力追求的又是什么?

蚩尤感觉机器的思考的不像是这些。

气泡是3.14926?或者是0.618?

真要给这么一个熟悉不过的东西打一个标签实在是规模浩大的工程。

蚩尤真不知道如何说起。

好在机器依然遵循着刻板的时间节奏没有让所有岚在尴尬中沉默太长时间。

“气泡是有生命的。他给了我一个梦。”

终于岚开始憋不住了。从窃窃私语的传递信息到各自把内心里的信息发布出来。以往以纪律著称的这支军团开始议论沸腾起来。

所有的薄膜都在剧烈的抖动。没有谁愿意相信自己争来争去的东西是独立的有生命的主体。而自己不过是他生命里短暂的过客。

伟大的岚整个文明不过是寄生在别人体内的小小虫子。广阔无限的空间每个气泡生活着千千万万的岚和各种生物那不过是一个生命体?

蚩尤注意到这一次机器的信息停顿的比前几次长了很多。似乎机器在回味那个梦。蚩尤也有过这种恍惚的刹那。

多年以前一个吟游诗人的那首歌又在脑海升起。歌中那个王是敌对者可是蚩尤还是宁愿相信那是一段真实的辉煌。也在那一刻想象着往后的自己如何在口口之间化作传奇。

这个机器也被什么打动了?

“初代的气泡不是天然形成的。现在气泡不会再制造新的气泡了。气泡告诉我他们老了。”

又顿了很久:“我们已毁灭了太多的气泡。在气泡停止再生后随时濂纤之境就会进入气泡的连锁破灭。”

蚩尤抬头看看这个气泡,广阔无垠远远的还有更多的气泡。在那里潜伏着看不见的骚动和与自己一样吞啮四方的野心。

毁灭?那又怎么样呢?濂纤之境将迎来最后一战为了这个最崇高的理想有什么代价不能承受?

“统一!你一个机器怎么能理解它的伟大意义?”

“你们认为的统一不过是消灭。在我的记忆里波动一族的音乐已经消亡了。最古老的卡伦神殿随着它的气泡灰飞烟灭了。穆兰气泡集团在研究我们如何脱离这个星球但是现在没有一个岚能把真相告诉后人了。”

蚩尤刚想反驳穆兰的覆灭和他没有任何关系。想想和这个什么都不明白的发了疯的机器多耗口舌简直是一种徒劳。

毁灭就毁灭吧。亿万年来濂纤之境无论生物还是思想文化都是在毁灭中再次兴起的。时间才是最有价值的,其次是自己统治下的气泡。如果自己成为被毁灭者还有什么拥有价值?

蚩尤回头看看自己的相。他一定在查询是谁让机器反抗自己。蚩尤觉得自己不想再为这个机器浪费时间。只要相查出了那个觉醒的机器他就可以重新掌握他的机器军团。

相却给了他一个另外的信息!

简短到不能再简短。

“遇袭!”

来不及做任何反应或者说是挣扎。

这个气泡被一个强大的波掠过。波速是声音的四十倍。整整持续了一炷香的来回震荡这个气泡的每一个角落都化成的粉尘。

画面传回到蚩尤的控制台,也把恐惧深深植根在蚩尤的脑海。

幸运啊。当初蚩尤发现了机器的异常才突然决定只把自己和岚军团全息投影到那个气泡。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二十个个大小气泡变成了充满灰尘的肮脏小球。谁说波动一族被毁灭了?只有他们的余孽才会使用这种诡异的战法。

惊恐,忧虑,哀伤这些负面情绪和愤怒之间只差着力量。当自己拥有摧毁对手的实力那就把怒火烧到对手头上吧。

看来他们一次攻击只能达到二十这个上限,蚩尤拥有上千个这样的气泡也不能赌对手的运气。只要他们对一次自己将不复存在。

去吧!我的特种部队不要在乎濂纤之境再少几个气泡。抽掉维持气泡的反重力能量让那些气泡落入气态破碎机无边的深渊吧。

气泡是个奇迹当第一个气泡被反重力能量支撑起来它精确的按照黄金比例抵消着星球的重力。能量越多气泡越大然后分裂成两个。再吸收能量变大。

直到现在科技也没法知道反重力能量的来源和如何利用。蚩尤唯一能做的是打破这个黄金比例让反重力能量消散从而塌缩那个气泡。

最复杂的事情往往就是那么简单。如同多米诺骨牌只要按照一比一点一的比例排列那么你只要一个小小的手指就能推倒一座山。

濂纤之境的战事结束了。蚩尤计算着自己的疆域。

摧毁了四十个气泡,被攻击掉的气泡三十六在历次战争中荒废的气泡五百二十四宜居气泡还有一百二十半荒废的气泡一百八十一。绝大多数战斗机器的母巢被毁,残留的母巢要重新进化出高战力的战斗机器需要大量时间和物资。算了。毕竟战争已经结束了。岚也只有区区的四千万了双方攻击的都是岚居住密集的气泡所以损失掉了大部分岚。

诡异的是有大约二十个气泡凭空消失了。有己方的也有对手的。有古老的也有新生的。气泡自我消亡了吗?气泡真的有生命?

那个得了癔症的机器在哪?为什么气泡会托梦给这个古怪的机器而不是一个岚?

蚩尤回头看着相。

沉默的蚩尤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蚩尤才发现自己很久很久没有和别的岚交谈过了。包括自己的相。那个衰老的身影你也寻找他的时候他就在那,总是默默地把自己心里所想的事情给办了。完全不需要自己去做不必要的交流和交代。

相也在看着他:“我们付出的再多对于一个未来来说都是值得的。”

蚩尤还是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坚硬的上半身向后转,如烟的下半身拧把着。

相:“失踪的气泡没有任何信息。并不是被摧毁的。看样子机器没有说谎,气泡死了。我们还不知道气泡消亡的速度和规律。”

蚩尤还是不动声色的看着相。

相也就继续汇报着:“我们也没查到机器这样的原因。我试着切断了部分残留机器和外界的沟通就掌控了它们。它们只是被什么利用了。”

相看着眼前这个拥有绝对权力的王。内心开始升起凉意。

蚩尤也在琢磨着相。

相太聪明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