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山洞

  • 六界开元纪
  • 夕若悌
  • 3022字
  • 2022-03-19 20:26:49

那满地的破絮就向黑剑聚拢而来转眼间灰衣人又聚合成型。但灰衣人也伤重难支由其余灰衣人抢走。那六剑一人受伤一人力竭终于转身开始逃窜。钢铁巨人怒气更甚一路随灰衣人追杀下去。

众人一路向西翻翻滚滚出了山谷。

玄丘看了姬光羽一眼。机不可失。如果山洞那么重要也只能拼死一探了。

姬光羽轻喝一声:“走!”

刚刚跃起山谷里又跃出一名灰衣人。

第七剑!

谁也不知道这名灰衣人埋伏在那里多久了?

交战双方就在他周围以命相搏他却能隐忍到现在不被发现,可见此人的阴狠非比寻常。

他伏的地方不知遭受过多少次攻击。而那六剑又有多少次需要别人援应一下可他却能视而不见对人对己都狠毒到铁石心肠。

这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坚韧到了恐怖的地步。

姬光羽玄丘来不及思考对着山洞俯冲下去。

那灰衣人终究离山洞更近,而且付出巨大代价自然奔向目标的冲动让他速度发挥到了极致。

姬光羽玄丘正俯冲间看见那灰衣人已到了洞口不顾一切发力前冲。

就在这时灰衣人在洞口一停也不回头背后发出无数暗器。疾射姬光羽玄丘二人。他的暗器虽比不得钢铁巨人的弹丸但却胜在把握住了姬光羽玄丘发力奔跑的机会。

玄丘这段时间累经恶战看见灰衣人脚下一停心知不好。便看见灰衣人的暗器劈面而来。抵死撞向姬光羽。

姬光羽的速度原本快过玄丘只是刚才观战之时怕一身红衣过于扎眼便站在了玄丘侧背后。玄丘又先一步冲下去所以玄丘还在姬光羽身前。

姬光羽脚下加力刚要约过玄丘已看见玄丘合身扑来背后无数暗器紧随而至。

姬光羽急收前冲之势已被玄丘抱个满怀两人向一边倒去。

噗噗噗!

顷刻间玄丘带着一背的暗器倒在姬光羽怀里。

这些暗器霸道至极玄丘出山以来多次负伤却都没有这一次惨烈。

多数暗器已没入肉中,只有一部分暗器还留着尾部兀自晃动。有几支一如体便把周围血肉染成墨色。

姬光羽刚想催动五雷正法为玄丘疗伤。

玄丘缺已坚持不住显出狐狸本相痛的满地翻滚。

姬光羽两手化出金光压在狐狸脊梁两侧。

此时玄丘已半昏半迷喉头发出呜呜的悲鸣,牙齿不自觉地咔咔打颤。突然间玄丘体内一股巨大的力量荡开姬光羽的双手。

玄丘恢复了一点神智。从腹中嘶吼一声“快让开。”

姬光羽懵了一下向一侧连退几步。

玄丘的体内一股真气爆裂开来发出龙吟一般的声响。那些暗器啪啪啪向远方急弹出去。

玄丘伏在地上缓缓恢复人形。只是整个人虚脱一般动弹不得。过一会又大口吐着黑色的血液。

姬光羽看的心惊胆寒。

玄丘努力抬起眼皮嘴角勉强扬起算是微微笑着。

“我爹据说是一位白狐,我娘是一位火狐。可是到我这却成了一只杂毛狐狸。丑吧?”

姬光羽愣了半晌忽然莞尔一笑:“你现在的人形也不怎么样。”

这一笑如一缕春风吹皱一池春水般荡漾出无限的温暖与柔情。

玄丘腰间的葫芦忽然不安分地跳动起来。白蛇和捆仙草感觉不到玄丘的气息急不可待准备冲出来。

玄丘温柔地摩挲着红葫芦如游丝般的声音:“我没事。”那葫芦便又安静下来。

姬光羽看到这里不知为什么眼眶发红背身擦拭一下,回过头来玄丘已又昏了过去。

姬光羽想用五雷正法为玄丘疗伤。又知玄丘体内有一种强大的力量不是自己可以抗衡的。有心冲进山洞看个究竟低头看见玄丘还在昏迷一时不知所措。

片刻玄丘睁开眼睛:“你能不能不要这样看着我?”

玄丘现在虽是狐狸本相但衣衫已被撑得七零八落狼狈不堪。

姬光羽不由俏脸一红,背过身去。

玄丘已恢复人形从腰间拿出准备好的衣服换上。

“快。进去。”

刚才交战的两波人马都不是他们能对付得了的时间已经不容任何延误了。

玄丘姬光羽奔到洞口略做观察。灰衣人着急进洞没再布置机关,两人迈步进入洞口。

突然间一道强光照的二人一阵眩晕。

只觉身体被撕扯开来一般。玄丘只觉得自己再沿着一个诡异的轨迹向一个方向移动过去。不是游不是飞也不是滑行和奔跑。却切切实实感觉自己在以一种无法形容的方式在移动。

幸亏移动前玄丘抓住了姬光羽的手否则两人只怕在这比潮水还要猛烈还要极速的通道里被冲散了。

姬光羽只感觉眼前明亮到乌黑一片即使闭上眼睛也到处都是亮到极致的黑暗。

紧接着身体象被人拿走一片片地把痛苦感觉传到大脑。只有痛苦口耳眼鼻舌身意都失去了存在感。

一道清明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让姬光羽感觉自己还活着。那是手少阴心脉被人护住了。

姬光羽这才想起用五雷正法周行任脉督脉,继而带脉冲脉。呼!姬光羽在光通道里了有了第一次呼吸。

终于两人脚下一轻似乎踏到了实地停了下来。只是玄丘苦于两眼被强光所炽无法看到任何东西姬光羽六识皆闭还在浑浑噩噩中。

玄丘感觉到周围有什么东西在旋舞不敢有所动作只能听天由命。抓住姬光羽的右手控制住姬光羽不让她受到伤害。

渐渐的玄丘看见自己身处一个长廊。长廊里有一些金属制成的象臂膀一样的东西在旋来转去。有时前段还有类似尖爪的东西在开合。更多的机器倒在地上锈迹斑斑。

玄丘回头看看姬光羽,姬光羽也恢复了六识。她对眼前的景象也一片茫然。自从在姜丞相的麒麟阁见过简行之玄丘就连续地遇到各种人型机器。

玄丘和姬光羽走出长廊不约而同抬头看向远方天空。

姬光羽回头错愕地看向玄丘。玄丘的面色也变得灰白。明亮的眼睛里也只有水。

水。

到处都是水。散发着瑰丽并且不停变换的色彩。在头顶在脚底身前背后,那景象奇异而妖艳。

人处其中根本分不清上下左右。他们所处的空间仅仅是一个水中的气泡。而更远处一串串气泡由于光线折射分不清远近方向。

玄丘可以感觉到这些气泡正在缓慢地移动。上升下降触碰又分开。只是没有一个气泡旋转和翻滚。

万花筒般奇幻的美景落在两人眼里却有着说不尽的恐怖。短短的时间里一件又一件离奇的事情冲击着两个人的大脑。

玄丘从看到峡谷大战开始就从心里升腾起一种不祥的彻骨的寒意。现在这寒意几乎把他的人结结实实冻在那里。

这里是濂纤之境?

世间有无数的秘密,知道的人不愿透露偏偏又有很多捕风捉影的传说淹没了原本的真相。

在轩辕坟有一段被刻在岩石上的文字图画。那是黄帝大战蚩尤的记载。

蚩尤并不来自神州大陆而是来自一个遥远的地方濂纤之境。

身体过度的安逸和发自灵魂的无方向感组成一个空洞。

大融合后的濂纤之境。

蚩尤突然之间成了濂纤之境的首领。

那是一场极度混乱的后的平静。

自古以来,濂纤之境是一个气态行星由于体积极为庞大,巨大的重力把空气压缩成固态。

在这个行星上依然产生了生命。逐步开始有了智慧他们称自己叫岚。。

岚开始建造了第一个气泡。让自己不再受到巨大压强的影响。岚改造了身体,依然被一层如水的薄膜包裹住。以抵抗这个星球巨大的重力。

漫长的岁月岚有了实质形态的身体不再是薄膜下翻滚的气体。道德经第十三章:“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

欲望伴随着身体如孪生兄弟一般。

薄膜渗透进薄膜气团吞噬着气团。当意识产生的时候吞噬变成了掠夺。

若干世代后。

战争再一次接近尾声。

蚩尤看着属于自己的机器大军深深地吐出一口气。这些机器不但拥有无与伦比的杀伤力而且已经能够复制自己。

再也不需要那么多岚了。作为岚的一员蚩尤非常了解岚的本性。贪婪,自私,没有信义。即使臣服于自己的岚也充满了变数。

机器军团对蚩尤来说也不是没有隐忧的他们每一次复制都会似有似无的发生一些变化。这种变化是可见的外观更可能是不可见的那部分属灵的东西。

不要在意那些细节了。对付机器的办法在这些机器产生之初就已经被植入到机器里。现在只要进攻,进攻再进攻。向着濂纤之境最后的角落雷霆一击。只要这个星球还在就是最完美的结局。

指令已经下达。蚩尤的平静的薄膜下存储的气态物质不由自主地翻滚沸腾。

等待是不是总是和期盼成正比?期盼越大等待也会越长吧?

可是任谁都已经感觉到事情并没有按照他的预想而发生。

控制系统只简单显示一些信息。“放弃吧,战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